第十七章_分頭追趕

 

 

 

 

瑟連找到最近的魔話亭,讓舒伊洛奴在外面等。他用騎士徽章接通通話。另一邊傳來班納圖的聲音:「瑟連,那傢伙辭職了!」

「真的嗎?」瑟連的音量稍微提高了。他出發前之所以會遲到,就是因為接到這件事的相關魔話。

「辭職信都送進玫瑰廳了,還會有假?」班納圖說:「每個騎士團都有幾個辭職狂,我們團的就是她了,那個雅莫薩.蘭恩諾!」不過聖潔之盾不允許退團,所以辭職只是辭去在團內的職務而已,仍然是聖潔之盾的人。

「冷靜一點,我們要怎麼作?」瑟連問。

「當然要抓到她,把她逮回來!上頭傾向就這麼讓她去度假,我不允許。堂堂四階騎士哪有這樣說跑就跑的!」

聖潔之盾騎士分十二階,數字越小越接近中央,但不一定代表權威。團內的權威主要來自於實績,位階僅供分工參考,只對班納圖這種野心大的人來說才有意義。四階已經是高階騎士了,班納圖現在低她一階,不過應該兩個月後就會升上四階。

「班納圖,我覺得你是因為私怨才想逮她。」瑟連說。

「我不想聽你提醒我,那傢伙態度有多糟糕。」

「不,我覺得她很客氣了。」

班納圖沉默不語,瑟連不願意想像他的表情。

隨著大家的位階上升,聖潔之盾的年輕騎士一個個都開始碰到各自的升階瓶頸,自然而然的就開始形成派別,集結在會繼續升階,有領袖能力的騎士周圍。

目前年輕騎士很明顯的有兩派勢力特別龐大,實績也特別突出,一個是班納圖這夥人,另一個就是雅莫薩那夥人。如果照這樣發展下去,等這一輩騎士接管中央時,換代後首任團長一定會從這兩個人裡面選出來。

班納圖的目標是一階(團長)。於是他直接跑去找雅莫薩,請她擔任自己的副手。這件事如果能成,班納圖的團長路就十拿九穩了。

結果雅莫薩說她要考慮,之後就落跑了。

雅莫薩要是當面拒絕班納圖,班納圖反應還不會這麼大,他最討厭不乾不脆的人了!

換作在別的地方,瑟連可以用「這樣就少了一個敵手了」讓他轉怒為喜,不過這裡是聖潔之盾,他們不會因為比較容易掌握權力就高興。

「別管璽克了,去把雅莫薩逮回來!」班納圖下令。

「好。」

瑟連又和班納圖談了五分鐘,然後出來對舒伊洛奴說:「我必須退出了,團裡有狀況。」正確說來,是「班納圖的」團裡有狀況。

「很嚴重嗎?」

「不嚴重,只是趕時間。」

「可以問發生了什麼事嗎?」

「不可以。」聖潔之盾內規是不和外人討論工作的。瑟連接著問:「妳能自己回王都嗎?」

瑟連根本沒有必要問。舒伊洛奴說:「要我巡迴五大城都可以。你去吧。」

「注意安全。」瑟連向舒伊洛奴點頭,就大步離去了。

舒伊洛奴揮完手,轉向車站的方向思考自己該怎麼辦。她並不是那種「沒事不出門」的人,而是「出門了就要玩個痛快」的類型,要讓她直接回家還不太容易。於是她轉向書店,去找當地的旅遊指南書。

 

 

 

 

 

璽克恢復自由,曬著陽光伸懶腰,邊思考下一站去哪,邊走向人潮擁擠的街區。結果他看到路上行人有部分不是人。有整群一起散步談笑的的年輕人,全體帶著尾巴。坐在路邊攤位上邊喝飲料邊親密聊天的女孩子,說話時嘴裡露出獠牙。電視上的名嘴不斷吐信,背上還飄著怨靈鬼影。廣告裡的代言人背景寫著大大的黑字:我在騙誰啊?

他的眼睛還沒恢復正常,看到的世界簡直像魔視顯示出來的一樣。他還看到疑似魔界酒的宿醉效果,天上有城堡那麼大的黑色獨角鯨魚在飛,邊飛邊大口吞掉聚在空中,像成群蒼蠅一樣的黑字,牠身後還拖著長長的黑煙。大片白色雲霧圍繞著牠,像是從牠的皮膚冒出來的。因此同一時間璽克只能看到牠的頭,或是牠的頭藏起來了,只能看到牠的尾巴,永遠無法同時看到全貌。

他這次真的知道好奇是不好的了。他不該喝魔界酒,導致他的視覺變異更嚴重,但他就像所有學會這件事的人一樣,總是等到來不及時才學到。

他努力像個正常人一樣的在這個瘋狂景象中走動,他很正常的向連鎖速食店店員買了一份炸雞。店員是個徹頭徹尾,內外都是人類的人,看起來很正常很讓他安心。

這時旁邊發生了狀況,另一個客人買了好幾桶炸雞,店員一開始算錯錢,少算了很多錢,那個客人暗自欣喜,想不到店員馬上發現並更正,她就暴怒了。她對著店員大罵:「這麼點東西要那麼多錢嗎?」

店員不停道歉並強調價格就是這樣,但客人仍然一直罵一直罵,大量的黑字從她的頭髮裡跑出來,像潮水一樣瀰漫在店裡,不管往哪個方向看都是一大串的「妳本來要給我算便宜的,怎麼可以不給我?妳怎麼可以讓我失望?」隨著她的聲音越來越大,語調越來越尖,在璽克眼裡她的嘴裂開了,一直開到耳邊,皮膚變成瘀青般的紫色,頭髮豎了起來,手指越變越尖。明明還沒付帳,卻伸出兩公尺長的舌頭舔桶裡的炸雞。

一個可能是領班的男子出來道歉,並拿出折價卷給她現用優惠價,她這才停止大罵。但在璽克眼裡,因為欺負店員而最終得到好處的她,看起來已經連人型都沒有了,變成了彷彿是肉瘤堆積而成的長舌怪物,還不斷對著店面亂噴尖刺。

璽克拿著自己的炸雞逃出店外。

他受到驚嚇,快跑衝過半條街。他知道人類裡從來不缺壞傢伙,但並不想這樣赤裸裸的看見他們有多像怪物。

他跑到公園裡,看到許多正常的父母牽著孩子散步,細心注意孩子狀況,還有身心都很健康的年輕人在打球,總算安心下來,但一轉頭又看到樹後面有個眼睛又大又凸,皮膚不斷剝落的男子。璽克盯著那個男子看了五秒,他整個人突然崩落,變成一團黑黑糊糊、看不出人型的稠狀物。

璽克拔腿又繼續逃。

一不留神,他被樹根絆倒,直接撲倒。疼痛讓他回神。他趴在地上提醒自己,不管那看起來再可怕,背後意義又是如何的比看起來更讓人恐懼,他其實已經面對這些惡意生存很多年了,他們傷害不了他的。

恢復鎮定以後,璽克抬起頭,看到前方大約十公尺處有一台風格跟周圍景色不太搭配的馬車。

那是台能夠當小屋使用的大馬車,幾乎跟個貨櫃差不多大。璽克看不出來那是用什麼材料建的,整台馬車的外壁都有像珍珠一樣的光澤。仔細看,雖然車廂是長方形,但沒有尖角,每個邊都是圓弧形,每個角都是圓的,每個面也都稍微往外凸。馬車本身是淡粉紅色,橢圓窗戶裡充當玻璃的淡藍色材料看不出來是什麼,只隱約看到車裡面有金色和黑色的刺繡窗簾。

在車廂下緣,接近底盤的地方畫著很多小矮人。每個都戴不同的帽子。有艾太羅的斗笠,也有垛洲的絲質高帽,還有各種異國的包巾、圓帽……各種各國不同民族的帽子。小矮人畫得很簡單,幾乎像是孩子塗鴉,但神態生動。小矮人快樂的擺動肢體,跳著由心情編出的舞步。

馬車頂上有個花圃,爬藤植物從頂上垂下來,前後左右的爬在車廂上,開出紫色黃色喇叭形狀的花。馬車有八個大大小小的輪子,看起來像是人類使用的橡膠輪胎,但橡膠部分是金色的。中間的鋼圈是銀色金屬,卻有木頭紋理,除了接觸橡膠的最外圈是個圓之外,輪輻形狀不規則,整個鋼圈就像是一塊向四方八方伸展的樹根。

拉車的馬不在。一隻亮紫色背上有藍線條,尾巴尖透出紅色的小蜥蜴趴在車轅上。那隻蜥蜴不像一般蜥蜴那樣身材修長。牠的身體短短的,嚴重的橫向發展,而且看起來滿身肌肉,四肢非常粗壯。

如果這裡本來就有這個馬車,璽克跌倒前應該會看到,但他不記得有這麼醒目的馬車出現在他視野裡。

璽克爬起來,有點縮著脖子的走近馬車。一個身高只到璽克腰部的女性從側面的門走出來。

她穿著差不多是薩國初年風格的簡單長裙,連一點點改變都沒有。一張圓圓的臉,圓圓的眼睛,頭上綁了個圓圓的髮髻,頭髮是寶石般的藍色,眼睛是金黃色,小嘴嘴唇豐滿,皮膚看起來朦朧光滑,像是雜誌上那些女星打了所謂「蘋果光」以後的視覺效果。她的眼睛特別大,和整張臉的比例比人類裡大眼睛的人又大了那麼一些。

她發現璽克在注視她,驚訝的後退一步,用小手遮著嘴。接著又立刻前進一步,仍舊遮著嘴,另一隻手半舉,伸出一根食指,好像想指璽克又不打算指璽克,就這樣停在半途。

接著她轉身,蹦蹦跳跳的衝進車廂裡,璽克聽到裡面傳來妖精語的喊聲:「喂喂!阿灑,有個沒受過祝福的人類看到我了啊!」

裡面有另外一個人回答:「阿咪,不用太驚訝,妳不過是碰到了個悟性比較高的孩子而已,這種事常有的。」

「那不是個孩子,是成年人類啊!」

「哎呀,那這年頭就不常有了。以前這種成年人類就多了。」

從車廂裡走出來另一個長相很像的矮個子女性。璽克推測她就是阿灑。她的臉比第一個女性稍微瘦一些,稜角也比較明顯,但只有一點點,整體仍然是圓圓的臉。

她抬頭看璽克,跟璽克四目相對,說:「是個法師嘛。薩拉法邑朵的法師本來就沒有我們的祝福。」她轉身對著車廂叫:「妳是不是忘記我們已經跨過國境了?」

她朝車廂走了兩步,又轉回頭,稍微皺眉盯著璽克的臉看,接著大步走到璽克跟前,抬頭問璽克:「你怎麼了?看起來很驚慌的樣子?」

璽克趕緊揉揉臉:「沒事!」

「有事就說有事!你是不是想逃離這個地方,躲上一陣子直到你準備好回來的時候?」阿灑搖搖頭,接著把脖子更往後仰。她對璽克說話的語氣,就好像璽克只是個孩子。

璽克乖乖回答了,能不要看到那些怪物是最好的:「是。」

「那就上車吧。我們專門照顧你這種人的。」阿灑往馬車走了兩步,發現璽克沒跟上,又回頭對他招手說:「跟來啊!」

璽克發現他無法拒絕阿灑,就像他也沒辦法拒絕長輩塞給他的食物,於是乖乖跟上。

阿灑坐上駕駛座,指指她旁邊的空位要璽克坐下。

璽克坐下後,阿灑把兩根手指放進嘴裡,吹了聲口哨,車轅上的蜥蜴就跳到車轅中間,迅速變大,直到剛剛好套進連接車轅的鞍具裡,這時牠的尺寸已經像一台小貨車了。

蜥蜴往前爬了兩步,車子被牠拖動。前面是樹林沒有路,蜥蜴又爬了幾步,突然像是爬上不存在的陡坡一樣,朝著天空爬了上去,整台馬車就這麼跟著牠離地飛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