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_另一組人進入王谷

 

 

 

 

舒伊洛奴和雅莫薩搭火車到達藍湃恩境內,中途換車並穿過關口。因為觀光客多的關係,下火車之後很容易就能轉搭公車去妖精自治領。

到了那個說是「妖精自治領」的地方,舒伊洛奴一隻妖精也沒看到,只看到許多背著照相機的觀光客。四周的山和森林是滿漂亮的,空氣也不錯,不過就只有這樣而已。

義工忙著教大家和妖精相處的注意事項,提醒垃圾桶位置,還有注意阻止部分特別沒品的人在植物上刻字。

舒伊洛奴拿了一張傳單。上面用簡約的大頭風格畫著綠皮的小矮妖,手裡拿著個大木槌,槌頭上釘著很多生鏽鐵釘,不知道該說這幅圖可愛還是恐怖。

傳單上寫著:妖精不理會人是正常的。不把人類放在眼裡是他們的傳統。切記他們並不在乎人類的美德,不要以為自己常行善妖精就會比較熱情。如果被妖精罵不要回嘴,從來沒有人辯贏過。如果與妖精辯論而輸了,或是惱羞成怒動手,很有可能會被變成老鼠。如果發生這種情況請向「王谷觀光交流協會」求助,不要試圖用偏方解開,不然可能會變成青蛙。如果已經變成青蛙了,請向……如果仍然執意尋求偏方,最後可能會變成阿米巴原蟲,那時候就沒救了……

上面寫的東西一點都嚇不到觀光客。他們還是搭好帳篷在入口堆起水果山,期待會不會有妖精降臨。這裡是國際級景點,有相當多外國人不奇怪。奇怪的是居然有奇裝異服的魔鬼崇拜者出現,跟他們同國的人都露出「丟臉丟到國外了」的表情。

真神教屬魂派說妖精是魔鬼,不過舒伊洛奴還以為不會有人把那種話當真。畢竟在魔鬼登上垛洲的歷史舞台之前,妖精就已經在全球活動很久了。

舒伊洛奴嘆了口氣,很能理解那些外國人的困窘。她就有個親戚是跟魔鬼崇拜者用詞相反、本質相同的瘋子,每次看到路口的土地公廟都會說那是魔鬼。那個瘋子親戚從來不會根據對象的情況作判斷,只要跟她的神名字不一樣就是魔鬼,連正神土地公也不放過。

那個親戚在路口發作時,她也覺得很困窘。很不想承認這個以無知偏狹為榮的傢伙跟自己有關係。

在舒伊洛奴嘆氣的時候,雅莫薩去跟義工說話,過了十分鐘,她走回舒伊洛奴旁邊說:「已經向官方通報我們要入境了。另外我們還多了個行李。」

舒伊洛奴一看,在雅莫薩後面跟著一個大個子垛洲人。

對舒伊洛奴來說,即使不看人種,也可以很容易分辨出因洲土生土長的人,和垛洲人、垛洲長大的人、在垛洲唸書的人。艾太羅人的眼神是內斂的,垛洲人的眼神是外放的,當然會有個人差異,但還是看得出來。

那個男人有一頭茶褐色的柔順長髮,相當隨便的綁在腦後,在這個季節穿著上面印著可愛貓咪圖案的短袖上衣和短褲,背著一個帆布大雙肩背包,對舒伊洛奴露出一個可說是在展示牙齒般的笑容。本地男性只有運動員會穿短褲,但這個男人身上的肌肉比例並不高。他的背包上掛著一大串本地各個廟宇的護身符。還有五把旗子。都細心的用塑膠袋包好,似乎是基於一種嚴肅的,或許是學術上的理由,他必須保護這些東西完好。

因為眼神的關係,他那雙半透明的藍色眼睛顯得特別亮,他靜不下來似的在原地小跳。

「這位是凱巳先生,從歐米迪拿國來研究法術的。他簽證快到期了,不能等到月圓,所以跟我們一起進去。」

「她是舒伊洛奴。」

凱巳用走音嚴重的艾太羅語對舒伊洛奴說:「妳好!」

「你好。」舒伊洛奴也微笑回應。

月圓時達國法師可以帶隊進妖精自治領。舒伊洛奴沒有去想為什麼雅莫薩能把她這個普通人帶進自治領,凱巳是法師卻還要等月圓時跟著參訪團。她對法師世界的規矩不清楚,因此沒有起疑,沒想到雅莫薩曾經代表騎士團來過,所以裡面有認識她的人。

雅莫薩帶他們離開人群,鑽進森林深處。他們走了一陣子小路,來到一棵大樹前面。

雅莫薩指著樹問:「你們看到什麼?」

舒伊洛奴回答:「很美的神木。」

「夢爺魔種榕,樹齡推測六百年以上。」凱巳用垛洲通用的羔恩地語說。

「很好,看得到表示你們能進去。」雅莫薩點點頭。她帶兩個人繞到後面,那裡在樹根底下有個像是動物挖出來的洞穴。她拿出一根藍色的繩子,一頭綁在自己腰上,再綁在舒伊洛奴腰上,尾端綁在凱巳腰上,然後帶頭鑽了進去。

「不管發生什麼事,絕對不能解開繩子。」雅莫薩非常嚴肅的指著凱巳說。凱巳猛點頭。

接著雅莫薩看向舒伊洛奴,舒伊洛奴眨眨眼,雅莫薩笑說:「女孩子比較聰明,我不擔心——」

 

 

 

 

舒伊洛奴有點擔心凱巳會卡住,但他似乎沒有問題。洞很深,走沒多久就什麼都看不到了,樹根搔著舒伊洛奴的頭,過一陣子也沒了。兩邊本來還可以摸到潮濕的洞壁,後來空間大概是變寬了,兩手伸直也什麼都碰不到。

什麼都看不到,也沒有聲音,只有腰上繩子的拉扯提醒自己往哪裡前進,慢慢的,開始會懷疑腳底下真的有踩到東西嗎?自己真的有在前進嗎?一直覺得應該有聽見東西,凝神細聽卻什麼都沒有。無法掌握四周情況使人緊張,感官癱瘓和判斷力混淆的恐懼,能夠讓習慣靠外在刺激確認自己存在的人瘋狂。

舒伊洛奴讓自己的心靜下來,聽自己的呼吸。

她平穩的走過黑暗。

他們魚貫走出樹洞。眼前是一座綠色的庭園。不管是矮牆、山形高牆還是旁邊的屋子全都是綠色的。參天巨木擋住了陽光,因此出口這裡相當陰暗。

舒伊洛奴看向雅莫薩,卻發現她被凱巳纏上了。凱巳拿著筆記本,縮著脖子作出紀錄預備姿勢,問:「這條路有什麼象徵意義嗎?」他等了一下,雅莫薩不回答,於是他又問:「純然的黑暗是一種考驗嗎?」雅莫薩還是不回答,他問了好幾個問題:「會有人迷失在裡頭嗎?裡面有岔路嗎?」

雅莫薩眼睛轉了一圈,說:「我哪知道妖精在想什麼。」

雅莫薩把凱巳腰上的繩子割斷,留在他身上那一截就被拿去當紀念品了。凱巳把繩子解下來,綁上寫有時間地點的小標籤,鄭重捲好放進背包。接著他毫不氣餒的,用原子筆把四周景物速寫下來。

雅莫薩笑笑的對舒伊洛奴說:「這裡已經在妖精自治領裡面了。我們先去打聲招呼再幫妳找人。」

「嗯。」舒伊洛奴點點頭。

地上鋪著半透明的淡綠色小石子。舒伊洛奴覺得這些石頭在陽光下一定會更漂亮。在陰影裡,舒伊洛奴幾乎不會發現到他們,直到踩上去聽到聲音才知道腳下是碎石地。但是偶爾,在這麼陰暗的地方有幾道微光躲過阻擋照在地上,微弱到人眼看不到的照明,卻讓地上的石頭反射出光點。

「雖然覺得不太可能,不過這裡——難道是綠城裡?」舒伊洛奴問。她聽人說過這個地方奇特的裝飾風格,特別閃亮的東西總是放在黑暗裡。

「對啊,我們是走外交道路進來的。」雅莫薩回答。

凱巳發現如果是舒伊洛奴的提問雅莫薩就會回答,於是開始煽動舒伊洛奴:「快點問她山牆的排法是不是按照天地四象表?」他這句話是用羔恩地語說的。說完他趕緊換成艾太羅語再問一次。但他才發出艾太羅語的第一個音,舒伊洛奴就開口問雅莫薩了:「凱巳先生想知道山形牆的排法有沒有什麼依據。」舒伊洛奴的外語很強,就專業用語聽不懂而已。

雅莫薩看了凱巳一眼,別過頭不理他,對舒伊洛奴說:「這裡建成的時間比埃文薩爾的時代還早一些。殭屍不會攻擊妖精,被惡魔所驅使的人類卻會。那時候妖精和妖精使者們為妖精創造了一個避難所,躲避席捲艾太羅的戰火。不知不覺間,他們封閉了超過五百年的時間,只和外界保持最低限度的接觸,外界沒有人知道『王谷』這個地方。直到大戰的時候,妖精使者決定收容人類的戰爭難民,這裡才再度開放。

「所以,這裡用的工法和格局依據,都是超過七百年前的東西,比天地四象表要老多了!」雅莫薩繞了一大圈回答凱巳的問題。她用艾太羅語說話,但說得很慢很容易聽懂,最後一句還用羔恩地語說。

舒伊洛奴點點頭,凱巳猛記筆記。

雅莫薩帶著舒伊洛奴往陰影深處走,凱巳自己跟上。

舒伊洛奴聽到鳥叫聲,也看到涼亭桌上有茶壺和杯子,但沒看到任何人。她問:「這裡不是皇宮嗎?怎麼都沒人?」

「很多人啊。」凱巳訝然說。

舒伊洛奴兩邊眉毛都抬起來了,她把凱巳的筆記本拿過來,看到她剛剛才看過的那些景色,在凱巳的筆下竟然熱鬧無比。路邊全是穿著大蓬裙,長著兔耳或雞冠的妖精,樹枝上有尾羽長達半公尺的鳥。把碗反扣在頭上,戴著遮住臉到處跑的細瘦小妖精;騎著貓,穿著盔甲的妖精;還有用長竿子扛著整隻烤豬的隊伍……

雅莫薩也過來看凱巳的筆記本:「你看到的比我還多啊。」她挑高一邊眉毛盯著凱巳的藍眼睛:「你有雙好眼睛。」

「我有『巫師之眼』。」凱巳說。

「難怪王谷會放你進來,小心別被拐去當使者了。」雅莫薩說。

凱巳咧嘴傻笑。

他們走過一扇對開木門,上面有銅製的大型猛獸頭像,嘴裡咬著門的拉環。他們走進一個廣闊的八角型大廳。頭上的天花板是一層層像花瓣形狀的木雕彼此堆疊而成,形成像是一朵花朝下開放般的形狀。十六根圓柱上都有螺旋爬升的紋路,像是覆滿了藤蔓。柱子和地板相接之處總是裝飾成一大叢植物的樣子,彷彿柱子是從那裡頭長了出來。地磚每一塊都不一樣,刻著各種舒伊洛奴不認得的植物圖樣,還有她看不懂的妖精語名稱。陽光透過綠色玻璃從鳥禽側身剪影形狀的窗戶照進來,在地上留下相同形狀的明亮區域。

從大門走進來,跨過門檻後就會踩上一片金色和綠色交錯織成的地毯,一路延伸到大廳深處的台階上。三層台階呈半六角型,緊靠著最深處的牆壁,上面有一個類似木頭櫃子的東西,表面滿是走獸的鏤空雕刻。兩扇門現在是開著的,裡面的空間是一張椅子。包括可以靠的椅背和擺著柔軟坐墊的椅面,都跟櫃子一體成型的藏在裡頭。

雅莫薩看著那個櫃子,凱巳也是。

這裡的空氣有森林的香氣。舒伊洛奴看雅莫薩單膝跪了下來,低聲唱著她聽不懂的歌。那個旋律很簡單,卻不固定,在每一段的最後一句作出起伏變化。舒伊洛奴和凱巳跟著跪了下來。雅莫薩的聲音彷彿在空氣中融化,變成一陣陣暖意。舒伊洛奴聽見牆壁和天花板上隱隱約約有和善的說話聲,她聽不懂,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用耳朵聽到的,卻知道那是一些關於生命的勸誡。

不知道過了多久,舒伊洛奴覺得好像只有短短的幾分鐘,雅莫薩站起來說:「可以了,我們可以在王谷內自由行動。」

舒伊洛奴正準備站起來,就在這時候,她感覺有人摸了她的頭,親了一下她的臉頰,在她耳邊說:「當妳的第一個孩子出生時,我會去找他。」那個觸摸、親吻和聲音都非常微弱,舒伊洛奴覺得可能是自己的錯覺。

雅莫薩帶著他們走出大廳,在陰影裡鑽來鑽去,從小門離開綠城。

在底下的城鎮裡舒伊洛奴就有看到一些妖精,但還是比另外兩人看到的少。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