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_找到了,然後跑了

 

 

 

 

接近黃昏的時候,阿灑、璽克跟黑髮女孩逛了愛情路一圈,回到一開始的地方。這裡是一小片草原,中間有兩根深深插入地裡的三公尺高大石柱,每根石柱上頭又斜放著另一根石柱,這兩根石柱彼此互相抵著,在插入地底的石柱上面形成「人」字型。看起來很危險,但是從上面相連的雨水痕跡看來,這個柱子已經保持這樣很久了,可能還經歷過幾場地震都沒事。

這些石柱是「扶持石」,愛情路的起點。

當璽克他們要離開扶持石的時候,舒伊洛奴他們正好從山坡上下來。舒伊洛奴遠遠的看到了璽克。

「璽克!」舒伊洛奴大喊。

璽克一轉頭,看到舒伊洛奴站在斜坡上。夕陽從她的左前方照過來,將她染成橘紅色,瞬間竟然有點不真實的感覺。

舒伊洛奴快步跑下山坡,馬尾在身後飛揚。璽克回過神來,真的是舒伊洛奴,她竟然跑到這裡來了。

他的第一個想法是舒伊洛奴有事要到這裡來,第二個想法是舒伊洛奴不慎被妖精拐到這裡來(他知道妖精喜歡活力旺盛的人),第三個想法是舒伊洛奴在進行觀光之旅。當舒伊洛奴跑向他時,他看到舒伊洛奴的表情,才猛然明白,舒伊洛奴是來找他的。

除了打算送他進監獄和打算害他的人之外,從來沒有人像這樣追過他。他覺得心裡有什麼東西在騷動,覺得有點難受、有點新奇,他也搞不懂這是什麼。

舒伊洛奴本來想了很多要說的話。像是裝出賭氣的樣子唸他為什麼就這樣跑掉了;或是一臉感興趣的樣子問他一路上好玩嗎?但是看到璽克的瞬間,這些預先準備好的腳本全都從腦袋裡消失,自然而然的露出笑容。問出口的問題連她自己都想不到:「你要去哪裡?」

璽克搔搔腦袋:「嗯——接下來應該會往南走。我剛出發那幾天,在公路上碰到一群大學生腳踏車隊,跟他們聊過以後,我想乾脆繞薩拉法邑朵一圈好了。」

「環薩一圈?」舒伊洛奴驚訝的重複一次。

「嗯。我本來只想出來大概半個月、這樣。結果發現外面有好多事情值得花時間了解。」璽克抓抓後頸,有點不好意思。

「你都碰到了哪些事啊?」舒伊洛奴失笑。拉著璽克到旁邊草地上坐下,用薩幣(確認妖精會收)跟妖精小販買了果汁,兩個人聊了起來。

璽克想起旅途中的一些收穫,眼睛頓時亮了起來:「我在深山裡碰到一對夫婦,他們教我種旱山蓮。他們的方法跟書上寫的完全不一樣,我都沒想到原來可以這樣解決崩葉蟲的問題……

「我在迷月湖上釣魚,差點被魚吃掉!船長告訴我他的家族和迷月大蛇糾纏了幾十年了,他的人生目標就是要政府承認迷月湖裡有大蛇……

「我發現藏在巷子裡的異國菜攤子,他們賣的烤餅好好吃,有二十種以上的配料可以選,他們料理雞肉的方式……

「我跟活動會場附近的乞丐聊天,他們告訴我他們去過的地方,竟然比我還多,他們常常巡迴全國去大眾聚集的活動現場……

「我碰到一個退休教授在教小朋友書法,他告訴我他提早退休的原因,教育界實在是……

「我看到那棵千年古木了!真的是超震撼,可惡的山老鼠居然給祂挖一個洞,我們應該要更重視山林的問題……

「我碰到明達爺的出巡車隊,他們的旗子上面繡有保佑地區的所有物產。光那面旗子我覺得就夠資格收進博物館了……

「我看到人家說是最美建築的那棟屋子了,可是我沒什麼感覺。老實說那像是拙劣的大型玩具……

「我買了一把山笛,不過還不太會吹,聽說這個可以召喚山神,不過要夠美妙的音色才行……

「我剛好看到車禍,人就這麼走了。

「我誤入別人的私人花園,被保鑣追……後來被抓著手腳扔出去……

「我看到在錯誤季節開放的花,雖然跟四周景色完全不配,可是還是好美……

「我碰到新的科技產品首賣日人潮……

「我走了一整天,什麼人也沒碰到,連牛也沒有……」

璽克說了好多故事,舒伊洛奴靜靜的聽,不時提出幾個問題,她的眼睛捕捉璽克雀躍的神情,把他因為吸收了大量資訊而變得靈動的目光看在眼裡。這些事情璽克今後要花上好幾年,也許是一輩子的時間,慢慢消化。

「呃、跟妳說這些,妳是不是沒什麼興趣?」飲料喝完後,璽克有點困窘的停了下來。

舒伊洛奴輕笑一下:「看你說話的樣子很有趣。你不會把事情分成有趣和無趣的,你似乎覺得所有事情都是有趣的。聽你那樣形容東西,就好像這個世界永遠都探索不完。」

璽克一時語塞,腦袋裡卡了一下,恢復運轉的瞬間,吐出了他難以置信自己居然會說出口的話:「我也覺得看妳說話很愉快。」

舒伊洛奴一下子臉紅了,低下頭去。璽克也低下頭去。於是兩個人一起看到有一個身高大約一公尺,頭上綁著粉紅色大蝴蝶結的妖精站在他們兩個旁邊。他穿著大紅色拖到地面的長禮服,上面繡著滿滿的「囍」字和成雙的喜鵲,看起來像是用兩隻腳站著的雪白狐狸。

狐狸妖精對他們說:「嘛,雖然現在季節不太對,不過人類似乎不在乎季節的。既然不在乎季節的話,有沒有裝花環、戴花冠應該也沒有關係吧。擇日不如撞日嘛,良緣不能錯過啊。你們兩個誰比較主動?」

「我。」舒伊洛奴說。

「她。」璽克說。

「那好,女孩,妳先把身邊的重物放下來。」狐狸妖精說。

舒伊洛奴狐疑的把背包交給雅莫薩。

接著狐狸妖精指向扶持石說:「快跑!」

舒伊洛奴看到腳邊出現很多金色的小蝴蝶,然後腳就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她跳起來衝過扶持石底下,還一路往前衝。

「男孩,快追啊!」狐狸妖精說。

不等他說完,璽克已經追了上去。

凱巳大為興奮:「運氣太好了,居然能看到跑愛情路的場面!等等我!」他追了上去跑在璽克旁邊。

雅莫薩拿著兩人份的行李站在原地。剛剛舒伊洛奴和璽克說話時,她一直在教凱巳一些妖精基本知識,她想等那些人跑完一圈就會回來,這時阿灑扯扯她的衣角說:「妳的行李掉了。」

雅莫薩看看自己的背包,沒有開口也沒破,她搖搖頭:「我的東西都在啊。」

「妳弄掉了,只是自己不知道。沒關係,還有我們在,這就把她還給妳。」

雅莫薩聽不懂阿灑在說什麼。她看不到就在她旁邊,那個穿皮衣、黑色頭髮的女孩露出微笑,跳向她,然後消失。

 

 

 

 

璽克正在全力往前衝,一轉頭就看到一個老外雙眼放光的跟自己並肩前進,忍不住驚呼:「你是哪來的啊?」

「歐米迪拿。我叫凱巳,很高興認識你!」凱巳用燦爛的笑容對璽克說。

「我是璽克。」

「請當作我不存在,繼續進行你的儀式。」凱巳用艾太羅語說。

「這麼大隻怎麼可能當作不存在!你好歹也穿個迷彩服、插上幾根草或塗泥巴偽裝吧!」璽克說。就像科學家靠近野生動物時那樣。

「等我準備好就來不及了,你把我當成會跑路的木頭吧!」

跑路跟跑步並不通用啊!

妖精看到有人在跑愛情路,全都拿出各種顏色的絲巾對他們揮舞,凱巳開心的揮手回應。接著就是一大堆花劈頭蓋臉的扔了過來。那些是法術造出來的暫時的花,一碰到地面就會消失。但是一時間視野裡什麼都看不到,全是像大雪一樣的花朵。

璽克用手去擋,而凱巳張開雙手擁抱花雨。跑著跑著,他又拉開外套,像飛鼠張開皮翼一樣的伸展開來,一面接住花一面歡天喜地的往前衝。

雖然以前在首都工作時常看到外國人,不過都沒有正式交談過,凱巳是璽克第一個真的認識了的垛洲人。雖然璽克以前不認識垛洲人,按理來說沒有「正常」的案例可以讓他對照,但他立刻明白到,這傢伙是個怪胎!

舒伊洛奴跑過草地,來到一個環型池塘。池塘的外環和內環各有一圈金色的地磚。最中央的圓形台子是雪白的。在舒伊洛奴快跑到的時候,水飛了起來,像是倒過來的瀑布一樣朝上流。舒伊洛奴在池邊一跳,從水瀑中穿過去。她覺得身體奇異的變輕了。不是那種魔法性的變輕,而是她的力氣變大了,身體變靈活了,於是就覺得變輕了。她身上有點潮濕,但沒有滴水。她在中間的圓形台階上停了一下。腳邊的金色蝴蝶變多了。

舒伊洛奴再一跳,輕鬆的穿過第二層水瀑往前跑。水瀑隨即落下,恢復原狀。

璽克和凱巳衝到了池塘旁邊,水又激烈的翻攪起來,凝聚成類似巨蛇的形體,周身纏繞閃電,對著兩人發出警告的嘶嘶聲。那條蛇的頭形狀不定,有時看起來像狼,有時又看起來像牛,有時甚至會像人。牠要是能固定下來的話,不管怎樣都不至於會讓人害怕,但是就因為牠不停的變換,在變化時那個瞬間,牠看起來像是某種熟悉的東西崩潰的模樣,又像是另一種自己應該要認識卻無法分辨的物體,讓人感到害怕。

璽克記得之前通過這裡時阿灑有介紹,這裡是恐懼之湖。水會反映出事主的恐懼。

璽克看著大蛇的眼睛,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人生中許多恐懼的片段。小時候父母過世的時候,恐懼不可知的未來。在村民一個個因為瘟疫死去的時候,恐懼自己最後會獨自剩下。在黑暗學院裡,無止盡的害怕死亡。在街頭流浪時害怕凍餒。

現在恐懼仍然存在於他的心中。他害怕看起來順順利利的一切會突然崩潰,就像他曾經以為安全的家園在一次季節變換裡就永遠消失。

任何東西都有可能突然來襲。他過了許多年才知道,他家園消滅的那一年對整個薩拉法邑朵來說都不好過。氣候異常加上新品種高傳染力瘟疫,就這麼消失掉的地方多不勝數。

誰能保證這一切不會再來一次?除了存心騙人的神棍之外,誰也不敢掛保證。

但是他必須往前走,即使滿懷恐懼,也必須前進。知道自己要作什麼,就能克服恐懼。

璽克深吸一口氣,往前走穿進大蛇裡,奔流的閃電沒有傷害他。他穿過水中抵達池塘另一頭,繼續往前跑。

璽克通過以後大蛇就不見了,凱巳追了上去。

「聽說在心理測驗裡,蛇代表金錢。」凱巳說。

「你的意思是說我最大的恐懼就是沒錢嗎?」璽克邊跑邊喊。

「你沒錢嗎?」

「沒有!」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