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_相會

 

 

 

 

 

阿灑說:「不要跟妳最親近的人比較,因為他也不會和你計較。」

舒伊洛奴拍拍自己的臉頰,她今天發現了一個她自己過去不知道的缺點。

阿灑手肘放在膝蓋上,手肘捧著自己的臉頰:「當年王谷收容了許多人類,因為戰爭不會那麼快結束,他們就要在王谷裡成家立業。結果,那是我們第一次見識到人類所謂的『家庭暴力』。我們發現在人類的世界裡,有很多事情即使兩人相愛也無法解決。

「如果某人放任內心的恐懼控制他,那他就會壓迫自己的另一半,定下不合理的規矩、要求不合理的完全佔有、要求對方證明不可能被證明的永恆不變,就算讓對方窒息,也仍然無法解除內心的恐懼。

「如果某人只在意外界的標準,他就不會用另一半想要的方式去照顧對方。他會試圖用浮華不實的物質去滿足心靈需求,而那是不可能的。他也可能會要求另一半壓抑自己,放棄人生,去讓別人以為他們是完美的一對。或是把別人無心的一句話,看得比另一半的多年陪伴更重,用外人的言詞去譴責自己的另一半。

「如果某人不知道所有慾望,包括正面的慾望都要付出代價,他會拋棄自己的另一半,甚至是把另一半當成成就自己的墊腳石而自己一無所覺。他會勒索、壓榨自己的另一半,卻始終不懂為什麼另一半不覺得這樣很好。

「如果某人不懂得自我約束他的暴力,他就會對對他沒有敵意的人造成傷害。而且越是常陪在他身邊的人,被他攻擊的機率越高。到最後他會把全副精力放在攻擊愛他的人上面,還認為都是別人背叛了他。

「如果某人無法坦然接受別人的幫助,他的自尊就會被自己另一半的美好所傷,最後這些情緒都會化為利箭,射向最親近的人。不要懷著自卑感接受幫助,也不要有『我一定要付出得比對方多』這種想法。盡力而為,不要強求,世間任何事情都是如此。

「我們發現,有這些問題的人類,不管我們再怎麼去教導他愛人,就算他的另一半如何愛他,他都會一直傷害周遭的人。愛情之中還有許多問題,但這些是愛情無法解決的。人必須自己先有能力解決這些問題,他才有愛人的能力。

「所以我們讓人們跑愛情路,後來我們自己也開始跑愛情路,通過考驗,我們可以提早知道自己可能犯下的錯誤,提早思考。那麼當生命裡的考驗來臨時,我們手上已經有了答案。」

舒伊洛奴微微的點頭。她不再嘗試站起來,地面就不再晃動,也不再下陷了。

璽克和凱巳兩個人慢慢跑到這裡。舒伊洛奴在草地上轉身,看到璽克稍微等了一下,發現扶持石完全沒有要考驗他的意思,這才朝舒伊洛奴走過來。

舒伊洛奴伸長手,在地上耍賴:「抱我過去。」

璽克挑起一邊眉毛,稍稍偏著頭看舒伊洛奴。他在看舒伊洛奴的神情,看她的氣質,看她朝他笑的樣子。然後他一手攔腰一手伸過膝蓋下方,用公主抱法抱起舒伊洛奴跑過扶持石底下。

凱巳用力拍手,妖精們又開始扔花雨。天色完全暗了下來,月光變得明顯。

舒伊洛奴好像看到狐狸妖精往月亮的方向飛了上去,但很快就不見了。

 

那之後,一夥人繼續在王谷參觀。夜裡的王谷飄著果凍的香氣,吸引大批發光蟲停在柱子上。一根根被蟲包覆,亮得像燈泡柱一樣的木柱照亮這座城市。璽克和舒伊洛奴用薩幣消費,買各種食物嚐鮮。

有一種水果很像魚卵,是一層薄皮裡面都是汁。比葡萄大一些,吃的時候整顆放進嘴裡咬破。璽克問過商人才知道那東西本來有硬殼,要用抽絲的方式慢慢把硬殼剝掉。

舒伊洛奴喜歡上了這種水果,於是璽克就採購了一堆種子,他還買了很多其他罕見的種子,大概得先寄回去請安派特幫他保管。

在兩人拿著裝在小碗裡,上面放著醃漬魚片的果泥坐在路邊吃時,舒伊洛奴問璽克:「我可以陪你走一段嗎?」她停了一下,又說:「我的寒假還有一週。」

璽克點頭,兩人牽起了手。

大約十分鐘後,璽克眼尖的看到遠遠有個頭髮閃亮的人走了過來。那個高大的身材跟反光強烈的頭髮,璽克看出那是瑟連。瑟連邊走邊左右張望,不時停下來跟小販說話,看起來像是在找人。

在璽克發現瑟連後五秒,瑟連也看到璽克了,他朝這裡揮手,走了過來,對舒伊洛奴說:「妳找到他了。」他對意料之外的相遇並不驚訝,反正他的人生裡經常有這種事。

舒伊洛奴握著璽克的手露出笑容。

「你在找人嗎?」璽克問。

「我得走了。」瑟連說。他走了兩步又停在璽克旁邊說:「對了。你有什麼話要對舒伊洛奴說嗎?」瑟連記得,這是舒伊洛奴的父親蘭特大人要他去問的。

璽克愣住了。瑟連腦袋又跳躍性思考去哪了?肯定不在地球大氣圈範圍內!

「你直接對舒伊洛奴說好了。我先走了。再見。」瑟連說完就趕緊離開,繼續去找雅莫薩。

「再見。」璽克獃愣的舉著手。

舒伊洛奴稍微收下巴,好奇的看璽克。璽克發現他好像非得對舒伊洛奴說些什麼不可了。他想起他對靠近舒伊洛奴這件事有什麼顧慮,而他又想起了他曾經走過的考驗,突然覺得那些顧慮都不重要了。

璽克說:「我可以當妳的男朋友嗎?」

舒伊洛奴摟住璽克的脖子,臉貼近璽克的臉說:「可以。」

 

 

 

 

 

凱巳跟著妖精跑掉了。雅莫薩到她常去的店裡吃麵。那是一間木造的小棚子,架在兩棵金龜樹中間。地面盤根錯節,桌椅全都特別針對這裡調整過腳的長度,每隻腳都不一樣長,不能挪動位置,一放到別處就會不平。店裡只有一張可以坐三個人的桌子,區隔開內場和外場。

在她到之前已經有別的客人了。那是個白髮蒼蒼的老人類。雅莫薩沒怎麼在意,直接走到旁邊位子坐下。

她自從黃昏之後就有種奇怪的感覺。她覺得今晚的月亮她似乎很久沒見過了。她應該經常能看到這樣的白色月光,但她卻感覺她有好長一段時間都沒看到這樣的白。她發現各種東西在她的視野裡慢慢變得更有份量。以前她很少注意到的種種細節現在都會出現在她的意識裡。她注意到這間店天花板邊緣重複打洞的痕跡,看到招牌上油漆脫落的邊緣。以前她就只會看到是天花板和招牌而已。

這個世界在慢慢靠近她,也可能是她開始靠近這個世界,或者說,是她和世界之間的牆壁正在融化。

她心想,該不會她真的搞丟了自己的零件,而那個東西回來了?阿灑並沒有解釋,雅莫薩熟悉妖精事務,知道她不會解釋的。她只是單純的感受,感覺到隨著外面的事物進入她的心中,也有什麼東西從她內心深處走了出來。

一些之前模糊不清的感情慢慢變得清晰可見。

她一坐下,點完菜,突然旁邊的人抓住她的手腕。那個人動作很快,而且逮住了她轉頭時的死角。那個人在她動手防禦以前解除偽裝,抹去臉上的妝和身上的幻象,是班納圖。雅莫薩通過國境的時候有留下紀錄,班納圖想想目標應該是這裡,就坐飛船直接趕來了。

班納圖咬牙切齒的說:「總算抓到妳了。」

雅莫薩的反應連她自己都覺得驚訝,她大笑起來,覺得看到班納圖很讓人開心:「你怎麼不待在總部裡?」以前她總是作出可以預期的反應,而她現在發現自己的心是不可預期的。

班納圖看她沒有想逃的意思,放開手說:「來逮妳的。妳怎麼隨便扔個辭職信就落跑,團裡規定至少要提早——」

「呦——我可不覺得你有資格講規定怎樣又怎樣。」雅莫薩聳聳肩。這種尖刻的回嘴方式,是她遞出辭職信以前從未有過的。她回想著,她的改變應該是從那一刻開始的,而在今天抵達了某個分水嶺。

班納圖頓了一下,他覺得雅莫薩好像有點不一樣。他把這歸咎於任何人只要出去旅行都會有所改變。

「切,妳的回答呢?」班納圖低頭喝他的藥草茶。

「什麼回答?」

「原來妳根本沒放在心上嗎?妳當我副手那件事!」

「喔,我想起來了。」雅莫薩笑說:「就算了吧。我感覺,我想要建立的騎士團跟你想要的應該是不一樣的,所以我不能當你的副手。」

「啊?」

雅莫薩發現過去那些時光她並不是沒有感覺,而是感覺不到。現在她錯過的一切慢慢回到她身上,於是她知道自己在團裡的想法了:「比方說,我覺得十階以下可以開放給沒有聖劍的成員,這樣人力就不會這麼吃緊……」

「才不行!妳讓他們進來卻不能升遷,他們遲早會心理不平衡出事,騎士團不能允許這種可能性……」

「我覺得是你的精英主義太過排外,只要上下溝通管道暢通,升遷不是惟一的獎勵辦法……」

「階級是自然產生的,再怎麼設立管道也有極限……」

「麵來了!」

「妳聽我說啊!」

「我在聽,我覺得……」

 

 

 

 

 

等璽克結束旅行回到龍窩的時候,夏天都要結束了。他曬黑了,鞋子換新又穿舊了,背包換了更大的,上面掛著出發時沒有的大草帽。

他到家的時候,安派特正在門口幫璽克的草澆水。一天到晚企圖逃跑的草在綠色罩網底下不安份的扭動。

看到璽克走來,安派特露出大大的笑容問:「晚餐想吃什麼?」

「烤肉。」璽克回答。

「好。我等一下就把烤架跟木炭拿出來。今晚餐桌上有四個人了。」安派特相當高興,不小心把整罐水全灑在草上頭,草用力甩葉子把水珠甩掉。

「還有誰?」璽克打開門,站在門口問。他、安派特,吉祿瑪來了嗎?那也才三個啊。

「吉祿瑪上上個月搬進來了。」安派特說:「還有凱巳。」

「啊?」璽克發出非常大的聲音。是他認識的那個凱巳嗎?

「一群妖精把他撿來給我,說是他跟你約好了,他們要幫忙他完成約定。」安派特眨眨眼。

凱巳聽到樓下的騷動,從二樓窗戶探頭出來對璽克揮手大喊:「璽克師兄!」

「你的簽證呢?」璽克朝上大喊。

「申請到啦!是修學簽證,可以待兩年!」凱巳咧嘴笑說:「感謝師父幫忙!」

「好說。」安派特慈祥的笑。

璽克挑眉看這個場面。安派特對巢裡有越來越多人類定居這件事情非常開心,不管是哪一洲的人都好,所以璽克也不會反對。

吉祿瑪聽到聲音,從三樓的窗戶探頭出來,有點害羞的對璽克揮手。就像璽克被安派特收養以後的變化,他也比璽克之前看到他的時候多長了點肉。

璽克揮揮手,搖頭走進屋內。安派特在他後面說:「有你的信,我放在兩層櫃上。」

璽克放下行囊,找到那封信。那封信裝在非常普通的平信信封裡,但是上面的發件人地址是惡魔文。

璽克狐疑的撕開信封,倒出來一些硬幣,璽克點了一下,那堆硬幣剛好是他在「最魔的角落」的日薪。裡面還有一張惡魔語小紙條,寫著:「我親愛、充滿工作熱忱、永遠微笑面對客人的食之饗宴共同創作人,你沒拿薪水就跑了。下次有機會再來打工啊。颯米浩特」

璽克把信封往地上摔:「才不去呢!」

璽克邊把腳踩在信封上面轉,邊把他的薪水收進荷包裡。這次旅行並沒有讓他想休息一段時間,相反的,他有了一些想要趕快實行的計畫,接下來的日子會很忙了。

 

 

 

 

 

本集完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