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_連續警報

 

 

 

 

「都沒有。你在擔心什麼?這裡是龍窩耶,誰那麼大膽敢騷擾這地方?」

「呃,外國人不知道我國龍的恐怖之處。在這裡騷擾龍會被全城居民圍捕,這種事他們無法想像。」

「凱巳對這裡惟一的威脅,就是害我們全家的國語都出現歐米迪拿腔。」因為凱巳需要快點學會艾太羅語,而璽克可以慢慢學羔恩地語,所以他們都用艾太羅標準語溝通,一個不小心就被傳染了。

「我不是說他。總之你小心一點。」

然後瑟連就掛斷了。

作為小說賣不掉的生活才是璽克想要的生活,所有威脅都沒超過嘴砲的範圍是最理想的,他可不希望碰到任何會讓讀者看到入迷的狀況。

他寫了一陣子配方表,又有魔話。他走去接,對方說:「請找璽克。」聽起來是奈莫的聲音。

「我就是。怎麼了?」

「最近小心點。」

「剛瑟連也打來說這件事,怎麼搞的?」

「死靈師活動異常。也許跟你無關,夏天死靈師本來就會比較活躍,但是魔法之手那些人也神經兮兮的,有問題。」

「謝謝你的通知。龍窩應該是安全的。」

「但願如此。之前那個倒楣法師小說出續集了,你看了嗎?」

「最近沒空看。」

「快去看吧。我還以為那是單元式的,原來還是有主線的,只是埋到根本看不出來。這個作者都沒想過他會在公開有主線以前就腰斬嗎?還是他根本就是擔心會腰斬才不讓讀者發現有主線?」

「意思是說主線出來就可以腰斬了是吧?」璽克說。

「可能吧,這集賣不掉要素數量創新高啊,這個作者非要這樣把銷售量往外推不可嗎?還是他覺得本來就賣不掉所以乾脆愛怎麼寫就怎麼寫?」

「怎樣都好。搞不好主線只是你的錯覺,其實他一直都是亂寫一通,湊起來剛好可以看罷了。」

奈莫沉默了一下,說:「你把小說家當成什麼了?」

「純屬機率性湊出可讀字串的打字猴子。」璽克故意這麼說。照科學家的說法,就機率上來說,把一堆字板拿給猴子玩,讓他們隨便拼成字串,由於他們可能拼出任何長度的任何組合,不限時間的情況下,總有一天會拼出整部傳世巨作。

奈莫大笑。

通話完畢,璽克回去寫配方表。魔話又響了,這次吉祿瑪剛好在附近,所以先接了。

「凱巳,找你的!」吉祿瑪大喊。

璽克坐在客廳,距離魔話只隔半個房間。他聽到凱巳跟魔話另一端的男人用羔恩地語說話,語氣聽起來挺緊張。璽克只聽懂一個什麼什麼「家」的字眼一直重複出現,還有「別讓他們抓到你」、「狩獵巫師」。

掛斷魔話以後,凱巳好像有點心神不寧,但也沒找璽克說話,就坐在客廳的另一個角落看書。

璽克繼續寫他的配方表,貫徹無趣的人生。

他差不多寫掉半本筆記,魔話又響了。他走過去一拉鈴鐺接通。

魔話另一頭傳來碳酸飲料開瓶的滋滋聲,還有法師執業管理局局長大人的說話聲:「請找璽克。」

「我就是。」

「璽克,要不要工作啊?」局長大人用開懷的聲音說。

「你給的工作就不要!」璽克在一秒內回答。

璽克聽到魔話裡傳來另一個女人的聲音,聽起來這個女人距離魔話比較遠:「不要讓他去,他會跟那些人聯手殺死我們!他們一定私下都有連絡!」

「難得我跟妳意見相同,妳也幫忙勸勸局長吧。」璽克說。

「璽克,就當成是幫我個忙,這個工作你就接下吧。」局長大人轉而用低沉的聲音說。

「什麼工作?」局長大人的語調打動了璽克,他想只是聽聽看應該沒關係。

「在墓場守夜。」

璽克眨了一下眼,然後說:「雖然你每次都邊吃吃喝喝邊跟我說話,但我還是努力相信你至少有分一部分的腦袋用在吞嚥以外的地方——」

「璽克,我不是在開玩笑。」

「那是腦筋燒了?」讓先天死靈師看守墓園?這誰出的餿主意啊?

鈴鐺發出砰乓聲,另一頭的魔話籠被搶了,那個女人對著鈴鐺大吼:「你不用假惺惺,你早就知道會有這種情況了對吧?反正你最後一定會答應的,現在只是希望我們以為你不知情而已!」

「可以請妳把魔話籠還給局長大人嗎?」

「我跟你還沒完呢!」

「在跟我沒完之前,請問我們幾時開始的?」

「從你第一次打魔話過來我就知道了,聽聲音就知道這絕對不是個好東西……」

凱巳走過來,狐疑的看著璽克。

璽克指指魔話鈴鐺,對凱巳說:「用羔恩地語跟她聊。」

凱巳狐疑的走過來,用真正老外口音的羔恩地語打招呼:「哈囉?」

魔話對面安靜了。凱巳繼續用羔恩地語說了一段話。

魔話鈴鐺傳出小小的喀喀聲,被遞回局長大人手上。

「局長大人,公務員的外語能力這麼差好嗎?」璽克回到魔話前問。

「反正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局長大人說。

「羔恩地語不是必考的嗎?」

「必考跟考過的都會說是兩回事啊。結果你要做嗎?」

「有什麼狀況嗎?幹嘛非要我來做?」

「現在是夏天啊,這是死靈師活躍的季節。」

「據說體溫有關係吧。」璽克說。謠傳死靈師都是些容易失溫的傢伙,根本就是冷血變溫動物,所以一到冬天活動力就下降。這個傳說也很適合讓人想像出一個手跟屍體一樣冰的死靈師形象。

「那是謠言啦。天知道是什麼原因,一到夏天墳場就跟死靈師廟會一樣。」每年夏天民眾都會聽到魔法之手相關新聞提到一個名詞:夏焱專案。有時也找騎士團一起來,就是集中火力掃蕩死靈師的意思。現在死靈師危害已經比以前少很多了,不過想讓他們永遠消失是不可能的事。

「然後你要把我扔進那個廟會中間?」

「唉,這陣子幫忙看墳場的人手不足啊,光明之杖借走了一堆人。安心啦,絕大部分死靈師都是些妄想自己可以操縱屍體的大外行,連顆火球也放不出來。像你這種專業的,一人打跑二十個不成問題。」

專業的什麼?璽克可以認為局長大人在暗示些什麼嗎?

「真正危險的死靈師也就那幾個而已,全國那麼多墳場,你運氣絕對不可能這麼差的!」局長大人強調。

「我覺得『我以外的人』才是運氣不可能那麼差的!」全國那麼多墳場,其他守墓人運氣絕對不可能比他差的!

「碰到特別危險的就逃走吧。屍體給他們沒關係。」

「啊?我不是要負責看墳場嗎?」

「不對,我要你去做的事,首先是自己別變成屍體,然後才是別讓屍體被帶走。你以為我會讓一個平民負責對付要犯嗎?你只要打跑大外行就好,真正的死靈師如果出現,你總該逃得掉吧?」

璽克想了一下。這似乎是他太高估自己造成的誤會。墳場裡只有死人,應該也不會發生波及活人的大爆炸之類,他難以坐視不管的狀況。

「我有透沙柏給我的蜜蜂盒子。」璽克說。這個東西可以用來聯繫魔法之手,通知他們璽克遭遇危險。

「那就更沒問題了。」

「真的很缺人嗎?」

「非常、非常的缺人。」局長大人用悲苦的聲音說。

璽克有點動搖。局長大人照顧他這麼久,基於人情他似乎非答應不可了。他經歷了總機小姐的無理打擊,和戰士與平民的身分轉換衝擊,加上局長大人的碳酸飲料冒泡噪音分心攻勢,差點忘了,他是先天死靈師,哪有人放狼去看羊的!

璽克說:「還是不行!」凱巳在旁邊聽,他不能提起先天法師的事情。

「唉,璽克啊,我派你去的地方,雖然也有死靈師騷擾的紀錄,不過那裡也傳說有守護神。」

「什麼?」

「守護神。會騷擾死靈師,有死靈師去那裡挖墳,結果嚇到立刻下山去警局自首。」

「搞不好只是傳說而已。」

局長頓了一下,又說:「那裡是瓏達漠亞最可能出現的地方。我們認為瓏達漠亞在你當班時出現在那裡的機率超過九成。」

璽克僵住了,這個名字他聽過。他指指凱巳,指指樓上,再擺擺手,叫凱巳上樓去。凱巳看了一眼璽克,轉身拿起書照做了。

璽克又看看四周,確定安派特跟吉祿瑪一起出門還沒回來,才繼續說話:「你們不會派人來抓他嗎?」

「別的地方有更危險的死靈師出沒警報。真的沒人手了。瓏達漠亞現在還不是個威脅,其他的死靈師比較要緊。你好歹算是他師弟,也許你能叫他空手離開?」

瓏達漠亞是璽克從沒見過面的師兄之一。在璽克拜入安派特門下之前,他和其他人就因為研究死靈術被發現而離開了。安派特提起這些事的時候總是很悲傷的樣子。

璽克覺得安派特還是——像個老外一樣直接用那個字去形容:他還是愛這些孩子的。

璽克咬咬牙,說:「好吧,這個工作我接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