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_入侵者不是人

 

 

 

 

 

十二點五十五分。

天上飄來許多雲,月亮有時候藏在雲後面。雲夠厚時月亮彷彿不存在,雲一走,又明亮到不可能忽視。

璽克覺得自己聽到低語聲,但搞不清楚是哪裡傳來的。有時候,那個聲音又會藏在風聲裡,讓璽克覺得自己其實沒有聽到任何聲音。他無法判斷那是什麼語言。過了一段時間,他聽到裡面混著一個聽起來像是妖魔在說話的聲音,有很多喳喳喳的音,但可能是妖魔的方言,而不是妖魔標準語。璽克無法辨識內容。那個聲音慢慢變大,彷彿說話的人正在靠近。

他用食指輕點脖子上的銀匣,問小灰有沒有發現其他妖魔。小灰還沒回答,他就看到有一道手電筒的光,從山下慢慢的晃上來。

他看到那是一個上了年紀的男子用手電筒照路。他外表看起來是普通人,有一種缺乏運動的瘦,既沒有脂肪也沒什麼肌肉。他的頭髮稀疏而長,已經全白了,可以看到頭皮。他穿著單薄老舊的灰色衣服,腳穿草鞋,走路時步伐穩健。身上斜背著一個磨損嚴重的舊帆布包包,裡面塞了很多空麻袋。手上又拿著一個大麻袋,用單手把袋口收攏握在手中。看起來裡面裝了一點點東西,體積大概一個拳頭那麼大。

他走到公墓標誌前面,停步,咧嘴笑著用艾太羅標準語問璽克:「我可以進去嗎?」

要不是那些寫鬼故事的小說家在作品裡一再告誡大家,不要隨便答應別的東西「可以進來」,璽克可能順口就答應了。

璽克閉嘴不語。

「唉,最近的收穫不多呀。老頭兒走到這裡也挺辛苦的。我可以進去嗎?」那個老人又問了一次。他把手電筒關了起來,彷彿他本來就不需要這種東西,使用手電筒是為了讓人以為他需要這東西。既然璽克已經知道他並不需要手電筒了,就沒必要繼續偽裝了。

「不行。」璽克說:「我也知道這年頭你們不好覓食,但還是去別處吧。」

「唉,我看你身上帶著個我們的同類,才問你的。」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請你吃肉乾,但別的事情我不能答應。」璽克說。這個老人是食屍鬼,是這個時代相當難碰上的妖魔。璽克對自己的運氣有了更深刻的體悟,不過這次相遇對他來說不算壞事就是了。艾太羅食屍鬼只吃屍體不動活人,只要別試圖殺掉他,他們就是安全的妖魔。

老食屍鬼垂下眉毛,失望的看著璽克,過了好一陣子才說:「好吧,有總比沒有好。」

璽克經過設在入口處的土地公像,走出了公墓的範圍,把包包裡的牛肉乾拿給老食屍鬼。

老食屍鬼接過牛肉乾,拆開包裝拿出一片放進嘴裡嚼。璽克買的肉乾是相當有名的,他覺得挺好吃的,但老食屍鬼嚼肉乾的樣子就像是在嚼無味的橡皮。

老食屍鬼在路邊的石頭上坐下,跟璽克閒聊:「今天在鐵軌上撿到一些,自從那個什麼『防自殺擋牆』出現以後,大站就撿不到了,以前大站才好撿呢。上個月運氣不錯,比警察先發現一個上吊的,這個月還沒碰到這種好事。」

「你有遵守米納規矩嗎?」璽克問。法師米納是艾太羅歷史上建立人類和妖魔共存模式的重要人物。

「當然。不然我拿完肉就跑了,不必報警,讓人類把剩下的部分交還家屬。」老食屍鬼說。米納規矩是光明之杖決定要不要獵殺特定妖魔的標準。只要有遵守這些規矩,光明之杖對他們那些會讓人類不舒服的生態就睜一眼閉一眼,聖潔之盾也會尊重光明之杖的決定。

米納規矩有許多好處,其中一種是可以讓光明之杖專心壓制邪惡法師,而不用浪費力氣處理只是一直存在,不會減輕也不會惡化的妖魔問題。雖然妖魔很少上新聞,現在也少有著名法師的使魔是妖魔,但他們的力量從來不曾減弱過。

「我說啊,你們把街道掃得那麼乾淨什麼呢?」老食屍鬼用特別大的動作嚼爛肉乾,最後把肉渣吐在路邊,說:「以前的時代多好啊,到處都可以填飽肚子。」

「時代進步了吧。」璽克說。他可不想活在食屍鬼吃到發福的時代。

「進步?才不呢。光會把屍體藏起來銷毀可不叫什麼進步。現在的人類都不想知道死了多少人,這是人類的一大退步啊。以前人類會急著想知道哪裡死了人、怎麼死的,不追求這些知識就保不住自己的命。現在這種『不知道還可以過得比較好』的世界根本不正常。每次人類出現這種傾向,就會有浩劫趁機長大。」

「這我不否認。」

「反正到時候吃苦的也是人類。喂,有些人類說以後地球會變成一個所有人都不會死的地方,那是怎麼回事?」

「真神教說的吧,說神的王國會降臨。」璽克搖搖頭。他們還說將來所有肉食動物都會吃素,顯然這會讓地球嚴重沙漠化。另外有一大堆新興宗教也複製了這一塊,似乎是傳教時很好用的教義。

「喔,邪教啊。」老食屍鬼說這句話的語氣,好像是在說「喔,是隻阿米巴原蟲啊。」

璽克說:「是世界級的正派宗教。」

老食屍鬼說:「不喔,我上次站在一個傢伙後面聽他跟同伴聊了四個小時,我肯定這些傢伙的某些同伴一定在某個地方殺了一堆人,只是不知道屍體在哪。抱持那種想法的人類只要時機到了肯定會殺人的,他們那麼積極擴張,肯定在某處會有同伴碰上機會的。」

「他們以前殺了很多,現在不殺了。」

「老頭我不相信。你一定可以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找到他們造就的亂葬崗。我可以用我今天撿到的新鮮腰碎肉跟你對賭,還有肝臟喔。」

「算了吧。那個我拿了也沒用。」

璽克讓老食屍鬼坐在入口處繼續啃肉乾,他回去巡邏。只要他沒准許,這個食屍鬼就不會進入墳場範圍。

巡了一陣子,璽克又拿出木板寫信:「墓園就像是社會的另一面,在這裡出沒的,都是在社會光亮那一面看不到的傢伙。在白晝兩個世界有短暫的交集,但在各自『回家』之後,那些傢伙就出現了。那個世界的人看到的事情,與在這個世界看到的絕對不一樣,但兩邊看到的都是同一個世界。

「我是屬於這一面的,還是屬於另一面呢?還是我所在的地方,就是在兩個社會間游移?我看過太多另一個世界的景色,即使我回到這個世界,我仍然不會和一直在這個世界的人看到同樣的事物。」

璽克回憶他和凱巳間的閒聊。他曾經問凱巳,有巫師之眼是什麼感覺?

「就是會看到,很奇怪的,多出來的東西。」

璽克聽不懂:「多出來是什麼意思?你看到的時候會知道那邊應該沒有才對?」

「不是。如果一張正常的圖有個地方怪怪的,像是所有人都很正常,只有一個光影不對,那在你發現那裡哪裡不對以前,你眼睛就會先主動聚焦在那裡了。」

「是會這樣沒錯。」有些人可能找很久都找不到是哪裡奇怪,那種例外。不過會發現的人,往往是先感覺怪怪的,然後才發現是光影不對。

「看到的如果是那種東西,眼睛會自動捕捉。所以會看得特別清楚,好像額外貼上去的一樣。」

「額外貼上去?」

「嗯,額外貼上去。」凱巳看起來很認真:「如果站的全是人類,目光隨便掃過去不會看清楚任何人。但是有非人類在裡面,剛好『接上了』的時候,會看得特別清楚。就算沒有故意停下來看他,腦袋裡還是浮現出就算花時間凝視也不會看得那麼清楚,細節全都顯現的影像。」

「好像直接把定格影像打到你腦袋裡那樣?」璽克努力想像那是什麼感覺。

「差不多。所以就算是我的動態視力捕捉不到,速度很快亂竄的幽靈,我還是會看到他長什麼樣子。」

「聽起來在這個過程裡,眼睛只是個指向工具,是用別的東西在看的吧。」眼睛只是用來決定那個能看到的東西要「掃瞄哪個區域」罷了。

「大概吧。不過每個人的巫師之眼情況又不一樣。有些人能看到天使和魔鬼,有些能看到幽靈,有些人看到的是活人的氣場,或是過去的記憶。這個東西本來就不穩定,也會受到身體和心理狀況影響。謊稱有看到東西的人很多,不過也很多人可以不必串供,就看到同樣的東西。有的人體力不好的時候更會看到,有的人卻是相反。」

璽克回憶自己目前的靈異體驗。黑暗學院裡的太多了,不可能一一清點,就別管了。殭屍太多了,也沒法算。開始工作以後,在第四焚化爐拍過靈異照片,在艾太羅魔信接過幽靈魔話,在龍的魔書館看過生靈。這幾年算是比較少撞鬼了,雖然讓他想大罵「見鬼了」的情況是一點也沒少。

撇除先天死靈師的問題不算,璽克覺得自己的通靈情況應該還算在正常人範圍裡。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