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_入侵者應該是人

 

 

 

 

 

兩點四十一分。

璽克在跟入口方向相反的山坡旁邊發現一批入侵者。兩個垛洲老外,兩個本地民族,一共四人。璽克看到他們身上都戴著真神教的天使項鍊。

領頭的男女老外都長得非常好看。雖然璽克聽說艾太羅人看垛洲人,很容易把他們裡面的醜看成是美,垛洲人看艾太羅人亦然,不過璽克覺得他們應該至少都符合那種別人在辦聚會時,可以臨時加入不會被轟出去的體面外表。後面的兩個艾太羅人也都是一臉老實相,足以卸除人的戒心。

引起璽克注意的是,那兩個老外和其中一個穿白上衣的本地民族,身上或強或弱都有那個真神騎士那種缺乏人性的純粹美的氣質。彷彿他們可以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家人親友在酸液中冒煙哀嚎,也不會急忙到處找工具把人救出來,而能繼續端坐在原地向神祈禱,對神所賜的這一切不間斷的感謝。

兩個老外都穿著洋法師袍,或者該說是神輔袍和修女袍。

「你們要掃墓嗎?」璽克推測應該不是。他們的表情在璽克看來就好像他們不是爹娘生的,是神用一道光把他們送到地上,應該沒有掃墓的需求才對。他們手上拿著雙手持的大錘子,這也是掃墓用不上的東西。

神輔和修女好像沒看到璽克一樣,只顧著跟那兩個艾太羅人說話。他們用艾太羅語說:「這裡是拜鬼的祭壇,我們要毀去它以彰顯神的榮耀!」

「喂。你們想進警局嗎?」璽克上前大聲說。

兩個艾太羅人一個接著一個的唸誦手中的書:「世上只有一個神,就是達尼薩!除此之外都是魔鬼!凡祭祀他神與死者,不單只祭祀達尼薩的,神必將滅盡他們所有。凡有其他信仰者,神必不憐惜他們,你們也不可。」

璽克疑惑的皺眉。他們手上拿著正在唸的書,封面上寫著「聖經」兩個大字,那就是「神諭經」沒錯——真神教最為重要的核心經典。據說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這本書是很多垛洲人家中惟一一本書。

本來那本書書名原文語源是紙,頂多就是「書」的意思,經算是尊稱,跟聖沒有關係。而「聖」這個艾太羅文字,在艾太羅文化中是艾太羅人努力的目標,光看一本書是不會懂的,必須要看很多很多書並在社會中累積大量經驗才能找到成聖的道路,因此沒有任何一本經典名為「聖經」。當年傳教士發現了這件事,就用這個字來替他們的《書》命名。

本國眾多學者對傳教士的作為非常不滿,他們覺得真神教根本就是迷信,和本國的「聖」這個概念扯不上任何關係。於是許多人都不叫這本書是聖經,勉強給了個「神諭經」這種符合(真神信徒說的)來歷的名字。

那些真神信徒唸的這些神諭經段落璽克都沒印象。大多數艾太羅人,應該也沒聽過同一本書裡的這些篇章。

這的確是神諭經的內文沒錯。只是傳教士知道這些經文不容易被人接受,所以從來不會主動提起。

這些文章聽起來跟黑夜教團的祈禱文根本就一樣啊!

璽克說:「你們最好離開,不然我要叫警察了。」

那些人無視璽克,繼續唸他們的「聖」經:「他們的嬰孩必在他們眼前摔碎,他們的房屋必被搶奪,他們的妻女必被玷汙!」

璽克大聲說:「你們不可以破壞墳墓!」他想起真神教人文派是如何解釋掃墓行為的,就試圖用這種觀點說服他們:「這是追思故人的地方!」

神輔說:「艾太羅人都是小偷和妓女,都是要受審判的,不需要在意!」

在這世上的所有體驗裡,種族歧視肯定屬於最讓人覺得糟糕的那一塊;而比這更糟糕的,是在自己祖先世世代代居住的國土上,體驗別人對自己種族歧視;糟糕到極點的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又發現自己的同胞竟然贊成這些種族歧視的觀念。

那兩個艾太羅人居然點頭稱是。

璽克覺得心都涼了一半。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種難過的感覺。他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塞住了他的喉嚨,他的所站的地方突然變得不可靠了。侵略者活生生的站在他眼前,以一種傲慢的姿態,絕對美、絕對對的形象,宣布璽克以及璽克重視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們而存在的。

修女揮手指過所有墳墓,又指著璽克對那些艾太羅人說:「就是因為他們不信真神,才那麼墮落,才會都是小偷跟妓女,一個正義之士都沒有。」

璽克心想:真神教真是越看越像邪教。他還在黑夜教團的時候,那些老師也是用各種理由要他們相信只有他們有美好的未來,他們以外的人都活該慘死。

真神教認為達尼薩造了世界,又造了最初的人類雅沙跟娃寧,賜與他們統治世界的權力。但是女人娃寧跟蛇一起誘惑男人雅沙,使人類違背了神的心意,於是雅沙跟娃寧從天堂被流放到地面上,繁衍出如今的人類。由於雅沙跟娃寧背叛神的罪,他們的子子孫孫都被達尼薩詛咒,身上帶著原罪,除非得到祂的恩賜,否則死後都要下地獄。後來因為人類在地上做出種種祂不喜歡的事,祂就放了一場大洪水把地上的生物包括人類幾乎殺光,只留下祂喜歡的那一家人繁衍後代。

艾太羅人的傳說則說,在人類出現很久之前世界是一片渾沌。之後陰陽分離,有了天地,化成萬物,蛇身女神央后用泥土做成了人類。人類增加後,有水和火兩個巨神打架弄斷了天柱山,引發大洪水。央后為了在這場浩劫中保護人類,斬殺了危害人類的兇猛惡獸,又熔化石頭補好天柱。當時因為青色的石頭不夠而放了些顏色不同的石頭,使得天空有了不同的色彩。

央后還創造了嫁娶之禮,讓人類不需要祂幫助也能繁衍下去。

科學家考證,地球上的確出現過大洪水。因此世界各地的神話都同樣有大洪水的故事。在這兩則神話裡,一個神弄出了洪水毀滅人類,一個神為人類抵禦洪水災難。很能代表這兩種信仰迥異的本質。

璽克舉起手,指著這群真神信徒說:「你們流著罪人的血,我沒有。我是央后用土捏成的。只有你們才被詛咒,只有你們不信朗盈才會下地獄,我不會。」既然艾太羅人都可以信真神,可以自認為是達尼薩造物的後代,他當然更有理由自認為是女神央后造物的後代,身上沒有雅沙跟娃寧的血,也沒有這種血帶來的原罪。

修女說:「這世上所有典籍只有聖經是出自真神,只有聖經才不會錯,央后只是個原始宗教迷信,是人類的錯誤幻想。央后沒有創造人類。人類是真神創造的。真神是真實的,所以絕對不是迷信。人類是達尼薩造的,這才是對的。」修女示範「因為蘋果派裡放蘋果,紅豆餅裡放紅豆,所以蘋果派是對的,紅豆餅是錯的。」的邏輯該如何應用。

修女繼續說:「聖經裡有世界上所有問題的答案。你不應該讀那些不是出自上帝的書!就是因為你接觸了魔鬼的書,才會產生世界不是達尼薩造的這種錯誤觀念!」

「你們到底要不要離開?」璽克用低沉的聲音說。

「你要知道,我們的一切所為都不是因為我們的意志,而是因為上帝的意志。」神輔說。

璽克大聲說:「所以你們不過是一群沒有思想、沒有自我意志的,達尼薩的傀儡。跟你們說話沒有用,叫達尼薩來!」

神輔說:「『真神的傀儡』對我是讚美。你會見到祂的,就是在你受審判的時候!」

直到這一刻,璽克還是相信真神教是正派宗教,他們不會像邪教一樣對異教徒動武。畢竟他常聽聞真神教是如何的做公益,他也看過真神信徒熱心助人……就像其他宗教一樣,差別只是真神教特別愛強調他們這麼做是因為真神而已。

璽克說:「你們那些教義根本亂七八糟,你們想想,如果是個人說出這種話,你們會相信嗎?那些下地獄的條件,你們覺得合理嗎?」沒信真神,不管做多少好事都要下地獄。地表上的恐龍法官已經夠多了,連死後都要繼續碰到那種傢伙嗎?

「就因為人不會這麼說,就因為不合理,才證明這是神說的、更顯得上帝偉大!」神輔說。

 

 

 

 

 

三點整。

璽克右手手背一陣劇痛,旁邊的草斷了一片。他舉起手,看著自己流血的手背。血一直流過他的手臂,染紅他的袖子,從手肘的地方滴到地上。他冷靜的拿出魔藥滴上去,血就止住了。

那個神輔突然用法術攻擊他。要不是璽克反射動作擋掉,傷勢會更嚴重。

「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是受神譴的同性戀!」神輔惡狠狠的瞪著璽克說。

「啊?」因為這個指控實在偏離真相太遠,璽克一時間還無法反應。他可是有女朋友的男人!既然舒伊洛奴是女的這件事無可懷疑之處,那他就確定自己喜歡的是女性。

璽克注意那個神輔的視線方向,這才想起自己現在裸露胸膛,不但兩點出來見客了,濕衣服還貼在身上,身體線條畢露。但是要對「同性戀」過敏到什麼程度,才會只因為一個男人衣服沒穿好就認定別人是同性戀啊?為什麼不說他是想誘惑女人啊?真相不過是他沒有別的衣服可以換而已!

神輔像中邪一樣,瞪著璽克,為其他人背誦神諭經裡其他少為人知的篇章:「如果男人與男人交接,他是捨棄了神配給他的妻子,這是神所譴責的。他必付出流血的罪責!」

「想見血是吧?我會讓你們流個夠!」璽克拔出祭刀,用刀鋒接了一滴他自己的血,作為最初的引導力量。然後他站著全身放鬆,只對著雅沙跟娃寧的後代稍微舉起拿著祭刀的手,眼睛緊盯著這群人。

那兩個老外開始施法,用唱的唱出咒語:「祢是善良,祢是愛,祢是陽光空氣和水,祢如此美麗如此美妙如此耀眼奪目,祢就是我所需的一切,有祢就足以使我飽足……」

整首歌都在堆砌讚美詞彙,別的什麼都沒有。讓璽克想起他曾經在複寫世界看過的,空空如也的嬰兒床,周圍飛揚的標籤。這一次,空蕩蕩、被標籤圍繞的是某個神的祭壇。

神蹟法術是來自於達尼薩,而艾太羅魔法是來自於大自然運行的道理。也有垛洲法師說神蹟術其實不需要達尼薩也能使用,任何信仰都可以作為神蹟術的來源,到底誰說的才對,他今天應該可以知道答案。

兩位真神教法師的腳下投影出一幅藝術圖案的線框。璽克記得那好像是垛洲某間著名教堂上著名藝術家的作品,有名到連非美術界的艾太羅人都知道的名畫。畫著眾多真神教故事人物站在雲朵上,還有很多天使飛來飛去。兩位真神教法師站的位置是中間下方的雲。

接著他們頭上又出現很多白色發出微光的羽毛緩緩飄落。

這個場面讓璽克想起涅庫卡密納賢人葛朱奧的故事。他曾經為了讓皇帝可以用眼睛看就知道他很厲害,只好浪費法力製造根本沒有功能的巨大法陣,在自己頭上和腳下轉。

璽克還是比較認同他的異世界筆友洛菲司說的:「強力的魔法都很樸素。」搞這麼誇張除了唬外行人之外還有什麼功能?

怪的是,璽克仔細觀察,發現隨著這些圖案逐漸成型,那兩個真神教法師的法力也逐漸增強,而且他們顯然很用心在欣賞這些圖,搖頭晃腦的對著地面露出笑容。璽克領悟到,這些表演同時也是演給他們自己看的,他們靠著這些圖案營造神性氛圍,使自己精神亢奮,提高所使用法術的威力。

現場颳起怪風,像是妖怪出現的前兆。璽克織好幾道咒語,捏著最後一個動作準備好反擊了。

群聖畫發出白光,冒出像滾燙金屬一樣的白色火舌,攻擊法術即將襲來。

這時璽克聽到腳步聲往這裡過來,小灰也提醒他有必須注意的目標靠近,他只好側轉身體,瞄了一眼後方。

神蹟術發動了,白色火焰在這時候聚集成火之巨蛇(璽克覺得看起來很像,不過他們大概不會喜歡這個形容),朝璽克撲過來。

在璽克把捏住的法術全部扔出去之前,來者一個箭步衝到璽克前面,直接衝向巨蛇。

那個人穿著真神騎士服,銀白色閃亮的披風隨著他的動作飛了起來。端正到像大理石雕像一樣的臉,是璽克早先碰到的那個真神騎士。

真神騎士手中有狀似聖劍的白色閃電柱。他揮動閃電柱,由上而下撕紙一樣的把巨蛇劈開。巨蛇中間的法術結構被破壞,一下就散了。

然後真神騎士站在璽克和那幫人中間,舉劍對著那幫人,明顯是在保護璽克。

碎禦劍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