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_真神教和真神教和復活

 

 

 

 

 

「朋友,你沒事吧?」真神騎士轉頭笑問璽克。

璽克皺眉,擺手指指那幫人和真神騎士:「你們聯合演戲?」先派人找璽克麻煩,再出面解決,以便提升璽克對真神騎士的好感?

「什麼意思?」真神騎士一臉疑惑。

「算了。」

真神騎士和那兩個真神教法師用璽克聽不懂的語言,以很快的速度交談。

剛開始那兩個真神教法師似乎很不高興,真神騎士的語調持平。然後真神騎士的語氣聽起來有點像是在背神諭經,真神教法師也激動起來,最後雙方語氣都變得平穩。那兩個真神教法師還打算施展法術,真神騎士笑笑的把手中物舉高,白色閃電光芒一下子變亮好幾倍。

然後那兩個真神教法師就帶隊逃跑了。

「別跑!」璽克想追上去,把他們通通交給警察,然後那兩個真神教法師就會因為傷害本地人而坐牢,坐完立刻驅逐出境。

真神騎士卻伸手攔住璽克,用艾太羅語對他說:「為了你的安全,不要追。」

「你到底是站哪邊的?」璽克生氣的說。他只是頓了一下,那幫人就跑光了。

「我站在這裡啊。」真神騎士不解的說。他把手中的閃電柱垂下,閃電就消失了,剩下一個乳白色,像是槍的模型一樣的東西,或者該說是一端尖頭的長棍,棍身上有很多重複的文字雕刻裝飾。長度將近兩公尺。那東西的尖端其實也不算很尖,大概只能拿來刺橘子。這應該是朗盈系統神蹟術的附魔槍——對他們來說是祝福的聖槍。真神騎士兩手握住槍一使力,就把槍拆成兩根,然後塞進掛在腰上的帆布長袋裡。璽克注意到袋子裡好像還有幾根類似的東西。

「不是,我問你跟那些人是不是朋友!」璽克說。

「是啊。」真神騎士笑說。

璽克都忘了這傢伙初次見面劈頭就叫人朋友的。凱巳沒這樣,電視上的外國人似乎也不會這樣啊!倒是國內的強迫推銷會這樣!

「算了!」璽克非常不想跟這個真神騎士說話。

 

 

 

 

 

三點十一分。

璽克找不到兩個小孩跟骷髏。他拿出給舒伊洛奴的信,隨手又寫了幾句上去:「我聽見風的聲音,我踩在大地上,我看到石碑籠罩在深紫色的陰影裡,也看見他們在月光下好似結霜,我的周遭都是死去的人。在離世的人之中,肯定有人認為這個世界是某個大能的傢伙為他們準備的,但即使他們再也不能享用這個世界了,世界依然存在不是嗎?

「就算人類滅亡了,時空也會繼續依照法則運轉。那麼,即使人類這個種族從來不曾誕生過,世界也一樣會存在。即使創造了人類的神從來不曾存在過,世界也一樣會存在。

「人類想要相信自己的生命是有意義的,但假如沒有意義,這個生命難道就不會誕生?既然目前看來在生命誕生的材料裡不包含意義,那意義就不是人生的必需品。

「那是人出生以後,自己去追尋,為自己取得的。那不是某個更高的傢伙給予的,也不是理所當然是人就要有的東西。自己是為何而生,必須自己去決定。」

那個真神騎士一直跟在他後面走。

璽克把紙收好,轉身面對真神騎士,對方就開始自我介紹起來:「我叫歐黎爾。」

「我不想信真神,別對我傳教。」璽克說。

「真神可以讓你空虛的生命變得有意義。」

「我的人生已經夠『充實』了。」明明不知道璽克過的是什麼生活,居然能斷定璽克過得很空虛?神對人生還是少插手點好吧。在艾太羅文化裡,喜歡祭祀勝過辦公的君王,只能拿到垃圾級的歷史評價。跟愛好女色不管事的君王是同等的。

「難道是因為剛才那群人,所以你才討厭真神的嗎?」歐黎爾恍然大悟的睜大眼。

不,璽克從來沒喜歡過真神。

歐黎爾的手肘維持彎曲,手掌朝上張開手,作出強化發言內容和無防備的友善手勢:「他們是『歸信之家』,他們弄錯了真神的意思。真神是愛與包容,真神是和平,不是傷害。」

璽克壓低一邊眉毛看歐黎爾。照這樣說那些人之所以會動武,是因為他們是真神教裡面的外道。

說到「家」就讓璽克想到凱巳接到的魔話,凱巳的同伴大概就是來提醒他那些人到艾太羅了。這些暴徒如果在艾太羅獵巫,他也不會覺得奇怪。畢竟這個世界不管哪裡,治理的是教廷還是俗世政權,對他們來說都是神的國,差別只是已得(已被真神統治)或未得(還沒被真神統治)而已。就像歐黎爾認為璽克早就是真神的人了一樣。

總之歐黎爾的意思應該是,真神教仍然是個不會使用暴力的世界級正派宗教。那些傷人的傢伙不算是真神教造成的。

「如果你沒有要掃墓,就請你離開。」璽克說到一半,轉頭看到老食屍鬼正趴在旁邊的墳丘上聞嗅。

「你怎麼進來的?」璽克寒著臉問。

「他把土地公推倒,神輔把碑砸掉,我就進來了。」老食屍鬼指著歐黎爾說。

「我要以破壞公物的名義把你扭送警局!」璽克對歐黎爾說。這些傢伙居然弄壞了這裡的防護措施!

「那只是個偶像,沒有它你會更好!」歐黎爾說。

「土地公是這裡的公共建設!」誰跟他計較宗教的事了?這非常世俗!

老食屍鬼開始扒土,璽克只好放棄歐黎爾,轉身對付食屍鬼。他對老食屍鬼伸出手,手掌張開唸一個非常古老的咒語:「亡域陰界之屬,有請天兵天將驅之。人有其舍,彼行其道,殊途上下,不可為患。歸汝無盡方圓,勿入此窮禁監牢,速去!」

這個咒語早在仙道教成形之前就已經在艾太羅流傳很久了。仙道教成形時統整了艾太羅地區的民間方術,自然也把這個咒語納入他們的體系中。

於是不清楚艾太羅文化史的人,比方說歐黎爾,就會把這個咒語當成是仙道教宗教祈禱文。於是就會把璽克用這個咒語驅逐食屍鬼的行為,看成像他們對魔鬼唸神諭經一樣。只是璽克唸的不是神諭經,所以是魔鬼的經。

老食屍鬼的下顎一下子脫臼,張大到臉上的肌肉都開始撕裂,對璽克發出威脅性的低鳴。他的手在墳丘上抓出十道爪痕,和璽克僵持了十秒鐘,手腳並用的跳走了。

璽克鬆了一口氣,再來要修好土地公像和各處的碑,防止食屍鬼又回來。

 

 

 

 

 

三點二十二分。

歐黎爾一直在旁邊對璽克說:「不要跟魔鬼為伍,不要使用邪靈的力量,回到真神的羊圈吧!」

「閉嘴,等我有空就抓你去警局!」不知道破壞公物能不能判禁止入境?璽克把倒在地上的水泥土地公像推回基座上,把碎水泥塊塞回去,用魔法修復。

「艾太羅的『魔法』就是魔鬼法術的意思!你為什麼能這樣安心使用魔鬼給的力量?」歐黎爾居然真的露出擔憂的表情。

璽克的嘴角往下壓,鄙夷的看歐黎爾:「不是。這個詞是流荒時代出現的,指的是從惡魔那裡學來的法術系統,不是跟魔鬼借力量。」惡魔的法術和科技都比人類進步很多,在惡魔大舉入侵艾太羅的流荒時代,艾太羅人跟他們學了很多技術,魔法是其中之一。因為那個時期對整個法術史的影響太大,之後「魔法」這個辭彙就開始跟「法術」混用了。那時也開始有些法師會自稱「魔法師」,不過現在還是最早的稱呼「法師」是正式用法。

這些傢伙該不會一天到晚散布這種扭曲艾太羅文化的說詞吧?

「不要再信仙道教了,你想想,仙道教有那麼多個重鎮、那麼多種流派,而真神只有一個教廷、一種解釋,當然是真神才有真理啊!」歐黎爾這次示範「因為香檳的產地是香檳,米酒哪裡都可以生產,所以香檳裡才有酒精,米酒裡沒有。」的邏輯要如何運用。何況只有歐黎爾這種人才會相信真神教真的只有一種解釋。

「我覺得允許自由發表看法的宗教還比較好。」璽克說。真神教的各個教派會把有其他解釋的人都宣布為異端,加以消滅。於是變成一堆教派互相消滅的場面。

「你是中了龍的詭計!」歐黎爾說。

這次這句話真的戳到璽克的禁句了。

「卓梗不是龍!」璽克正要開罵,他又感覺到有入侵者出現。只好趕緊奔向入侵者所在的地方。

 

 

 

 

 

三點三十五分。發現死靈師!

三個全身都包住,臉也包住的男人已經把墳墓挖開了,棺蓋也撬開了,一股氣味飄在空氣中。法陣粉末畫過墓埕、爬過墓手,甚至畫到了草地上。璽克光憑那個法陣裡面蠢蠢欲動的能量,就能判斷那是有效法術。

本地死靈師怕被作祟,不會動反死靈術設施。都是那些外國人,才害得這些傢伙可以當場喚起屍體!

「滾開!」璽克邊跑邊拔出祭刀。

「守墓人來了!打倒他!」

一道風刃朝璽克的臉撲過來,這些人認真的想殺人!璽克身體一低閃過,撲進第一個人懷裡,手肘命中他的胃,把他撞到墓手外,倒在地上慢慢呻吟。

璽克沒時間考慮這是不是該逃的狀況,另一道風刃這次朝他的腳過來,璽克跳起來閃過,法術強化跳躍效果,順勢一個側翻,凌空一腳踢中第二個人。璽克腳順便勾住對方頸部,把他壓倒在地。璽克還算客氣沒直接割他脖子,只拿低等級的震撼術炸他的腦袋。

第三個人看到同伴兩人在幾秒內倒下,整個人都傻了,眼睜睜的看著璽克撿起一顆石頭,單手拋了兩下試試重量,然後砸在第三個人臉上。

對付戰鬥外行的法師,連護壁都用不上。

璽克拿出繩子準備綁人,歐黎爾卻在這時候拿組合好的聖槍朝璽克刺過來,逼得璽克放開繩子,一手拿祭刀刀柄,一手抵著刀背,放護壁格擋。

璽克兩腳撐住地面,整個人被衝擊力推得往後移動了三十公分。

歐黎爾後退一步,把聖槍豎直,槍柄尾端抵在地上,說:「不准你傷害復活的先導者。」

碎禦劍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