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_上帝與上帝與魔鬼

 

 

 

 

 

他們走到一個地方,房舍以一個點為中心往外倒塌,像是有顆炸彈落在這裡一樣。他們站在房舍碎片形成的大環上,看向那個中心點。

瓏達漠亞、歐黎爾跟三個死靈師站在那中間,地上有大大的死靈術法陣。他們已經取回了聖槍和施法工具。

他們都沒注意到璽克和玄,大概他們眼裡也沒有這一大片倒塌的房舍,只顧著說話。

「上帝將帶領我們前進。」歐黎爾說。

「上帝是宇宙的主宰。」瓏達漠亞邊畫法陣邊說。

「上帝的旨意超出人類的智慧,祂自有祂的安排,我們只能遵從。」歐黎爾說。

「上帝會賜福給有德的人。」瓏達漠亞說。

「上帝是全知全能的,我們的一切成就都不是自己的,是來自於祂。如果沒有祂,人類怎麼可能有今天呢?」歐黎爾說。

「上帝是我們的依靠。」瓏達漠亞說。

「我們不能猜測上帝的旨意,祂的考量我們無法理解。」歐黎爾說。

歐黎爾完全沒發現他和瓏達漠亞在雞同鴨講。他在說達尼薩,而瓏達漠亞在說艾太羅本來就有的上帝。

直到瓏達漠亞冒出一句:「上帝是諸神的領導。」

歐黎爾這才愣了一下。瓏達漠亞這句話暗示著有很多神,才會有領導。歐黎爾說:「只有一個神,沒有諸神。」

瓏達漠亞看著他笑了笑說:「你說的是『葛優狄』,不是『神』。」「葛優狄是羔恩地語裡,傳教士翻譯成艾太羅語的那個詞彙。

歐黎爾說:「艾太羅人很早以前就拜上帝了——」

「你說的是葛優狄,不是上帝。葛優狄是一個看到什麼就說自己創造了什麼,除此之外從來不動手做事的傢伙。」

「世界是上帝創造的!上帝早於一切就存在!聖經——」歐黎爾有點動氣了。

「『葛優狄』說嘴經。」瓏達漠亞冷冷的說:「你知道你是我創造的嗎?我兩千年前故意寫了那本書,想要你們誤以為自己是達尼薩創造的,考驗你們的虔誠。你還不快點感謝我對你的恩賜?」

在他們交談的時候,玄指著法陣中心一個扭動的塊狀物說:「那就是我們要抓的傢伙。」

璽克看了一陣子,花了點時間才辨識出那東西的外形。那是一個沒剩多少皮膚的滴血人類肉塊。那塊肉不斷顫抖著冒出黑水和泡沫。那些水一直滴在地上,水池卻沒有擴大。肉塊的四肢末端看起來像是從內部炸開來。很多像是蒼蠅或大塊灰塵、卻又不是的黑色團塊在那東西體內鑽進鑽出,密密麻麻的繞著它打轉。

「怎麼會變成那樣的啊?」璽克忍不住問玄。這一個絕對不是因為沒超渡才變這樣,這個樣子實在太恐怖了,超出璽克在古老傳說裡聽到的範圍。從沒聽過有古人碰到過這種東西!該不會是璽克沒聽過的法術炸出來的吧?

玄看著肉塊說:「活著的時候誰都有皮囊,還不致於變得太恐怖,心術不正和累積的因果在死後浮上表面,他們叫這是魔鬼。」

璽克問:「那我們叫這是啥?」

「需要條件適當才會變成這樣。這種東西是進口的,本土不產。沒人見過的東西,當然也不會有人替它取名字。」

「跟著真神教一起進口的?」

「真神教進來以前本土沒人見過、提過魔鬼這東西,你說呢?」玄似乎是故意不正面回答,要璽克用人的方式去思考。

以人的角度來思考的話,真神教稱為魔鬼的東西也太多了。

那個東西在歐黎爾腳邊爬來爬去。身體扭曲,用下巴和背爬行,作出活著的人類絕對不會作的動作,但歐黎爾完全沒有發現。

「我該怎麼幫你?」璽克問。

「讓那個真神騎士把注意力放在你身上,就算只有一瞬間也夠了。如果他不轉移注意力,我就必須先抽走他才能逮捕那東西。他還不到時候。」

璽克決定還是不要問「抽走」是什麼意思。他是艾太羅人,從小聽傳說長大,他知道大概是什麼意思。不要釐清,晚上比較不會作惡夢。

「好機會。上吧。」趁著歐黎爾把注意力放在瓏達漠亞身上,玄要行動了。

他和璽克一起往前衝。突然,所有房舍都不見了。景色一下子變得有色彩,滿山的墳墓出現在房舍的位置上。

歐黎爾看到璽克了,他抓起聖槍。璽克使用幻術,讓歐黎爾以為他其實是在偏離真正位置三十度的方向。這個法術當然被識破了,但已經爭取了足夠的時間。璽克閃過聖槍,衝進死靈法陣中間。

小灰形成一面牆,擋在璽克和歐黎爾中間,白色閃電打進霧中就消失了。

三個死靈師打算對璽克發出風刃,瓏達漠亞卻突然放出血浪攻擊他們,他大笑說:「把你們的行李交出來吧!」

璽克聽到響徹雲霄的金屬撞擊聲,那讓璽克想到他在電影裡看到的,銬鐐在監獄走廊上發出的迴響。歐黎爾也聽到了,整個人僵住。

璽克看到玄張開雙手,像是騎士使用聖劍一般,從他手裡放出無數銀色鎖鏈纏住那個魔鬼。鎖鏈絞緊,把魔鬼完全覆蓋住。然後這團金屬球的鍊子又往中心鑽,越變越小顆。最後只剩下一團單一鎖鏈打了一個小結。玄把這個結撿了起來,放進口袋裡,然後人就從璽克視線裡消失了。

璽克也想走,卻被歐黎爾用肩膀撞了一下,然後整個人把璽克壓制在地。璽克手被壓住,沒法掙脫

「你竟敢冒犯神!」歐黎爾怒吼。

「是你先開始的!」璽克罵。

瓏達漠亞慢慢的走了過來,璽克看到他臉上噴到了血。他對歐黎爾說:「放開我師弟。」

「你——該不會?」歐黎爾驚訝的看著瓏達漠亞,用羔恩地語說話。

「他把另外三個『復活的先導者』都殺了,你沒看過死靈師自相殘殺嗎?」璽克沒好氣的說。

歐黎爾僵住了,璽克踹了他下體一腳,趁他痛到往旁邊倒的時候,推開他,跑掉。臨走時他看到那三個死靈師用殭屍才有的步伐,歪歪倒倒的走向歐黎爾。

 

 

 

 

 

六點

玄完成任務就不見了。璽克邊跑邊確認,他已經回到陽世了,沒有在另一邊迷路。

璽克衝向墳場出口。這次他絕對不回頭,絕對要一路衝到城市去!

但他還沒出去,那四個「歸信之家」的人就先找到了他,手拿聖杖等他。

「魔鬼的工具,我們今天一定要毀滅你!」那兩個真神法師大吼。

「就那麼想死嗎?」璽克怒吼。

「快!快死吧,快死一死,上菜啊!」老食屍鬼的聲音傳來。

璽克轉頭看到老食屍鬼跟在歸信之家四人後面:「你們跟食屍鬼在一起做什麼啊?那也算魔鬼吧!」其實不算魔鬼的東西還比較少見。

「食屍鬼?」修女驚訝的轉頭看老食屍鬼。老食屍鬼適時的下顎脫臼,嘴裡牙齒變得像老虎一樣尖銳,衝著她笑。

「你不是想要信真神的——」

「我只是希望你們把土地公推倒而已。」老食屍鬼說。從這句話看來,里長大人又遭難了。

「消失吧!魔鬼!」修女對著老食屍鬼放出攻擊性的神蹟,白光之碟飛了過去:「下等的魔鬼奴隸,在真神的面前倒下吧!」

在垛洲,翻譯為艾太羅語「食屍鬼」的那種魔物,是吸血鬼的僕人。沒有智商,很脆弱。喜歡吃新鮮的肉,但殺不太死活人,才只好挖墳吃屍體。單挑時身體強健的人類不需要法術武裝,拿鋁製球棒就能消滅他們。碰到神輔時更是毫無抵抗之力。垛洲的食屍鬼是神輔彰顯神之大能的好對象。

但在艾太羅地區,艾太羅語食屍鬼所指的這種妖魔,具有超過人類的智能、遠勝人類的壽命和強韌的身體。他們如果認真起來,一爪一個法師不是問題。艾太羅人都知道碰到他們只能驅離,絕對不可以攻擊。

修女把艾太羅的食屍鬼跟垛洲的混為一談,輕率的挑起戰鬥。

老食屍鬼的手抬了一下,眼睛好奇的瞪大,嘴笑咧開來。

修女的頭不見了。老食屍鬼手上的第四個麻袋裡有什麼東西拉著袋子往下墜。

修女的身體晃了一下,倒在地上。上一刻還是個漂亮到彷彿不必吃喝的女人,現在血和各種穢物流了一地。

這時候歐黎爾趕到,於是老食屍鬼退了一步。

「真是無趣的傢伙。」老食屍鬼說。他扛著四個麻袋走了。把還在抽蓄的修女屍體留在原地。

歐黎爾走向神輔和嚇呆了的艾太羅真神信徒,用彷彿是在照顧純潔幼兒般溫柔的語氣說:「兄弟,你還好嗎?」

兄弟?璽克眉毛一跳:「等一下,『歸信之家』不是異端嗎?你怎麼對他那麼好啊?他想殺我耶!」

「真神是愛與包容。真神說『要愛你的敵人』。」歐黎爾用同等的溫柔對璽克說。

「但你們並不愛凱巳。」璽克。

「他是哪個教派的呢?」歐黎爾問。

「他是遊俠。」

「遊俠是真神之敵。」

「所以你們不包容凱巳。」

「他會下地獄。」

「你們不愛拒絕真神的人。」

「他們會下地獄。」

「你們根本不是愛!」

「真神之敵的罪已經定了!是神定的!」

「你們只要信真神的,做什麼都可以包容,就算要殺我也沒關係。不信真神的,幹什麼都要下地獄?就算救人無數,不信真神一樣是小偷妓女?」

「不信真神的人靈魂是死的,無法做出真正的善事!」

「神只有你們的是真的,現在連善事也只有你們的是真的了?這算哪門子包容?」

歐黎爾說:「歸信之家是因為沒有理解真神的心意,才會出錯誤的事,我們應該要把他們導回正途,而不是仇恨他們啊。」

聽他這麼說,璽克更生氣了:「我看是你們自己也想殺異教徒,只是這樣不方便自稱愛與包容,所以都交給別人做!你們根本就很高興有人迫害異教徒,所以才包容這些『只是誤解』的殺人行為!」

歐黎爾說:「你誤解了,真神是不會做這種事的。」他開始引神諭經裡比較常用來傳教的篇章。但這些篇章在教廷勢力壓倒性强大,淩駕于世俗政權之上統治了垛洲的時代,那個被現代人稱爲「宗教黑暗時代」的那段日子裏並沒有奏效過,完全沒能阻止獵巫行為。

「你同不同意不信神也不會下地獄?」璽克質問。

「所以我們才要向他們傳福音——」

「你同不同意不信神不會下地獄?」

「我們要讓他們回到神的羊圈——」

「你同不同意不信神不會下地獄?」璽克問了第三遍。

「這是為他們好!」歐黎爾說。

「沒害人的人為什麼要受這種處罰?」

「神的心意不是我們能猜測的!」歐黎爾說。一切人類的想法,對真神來說都沒有意義:「我們之所以堅持,是因為我們重視真理!」

「不相干涉才是世理!哪有愛是不聽話就殺了對方的?這不是愛!才沒有這種神!」璽克吼出小灰說過的話。

「沒有神」對真神信徒來說是最禁忌的話。

「不可以質疑神,神是不證自明的!」歐黎爾開始劈哩啪啦的背神諭經:「你必須敬畏上帝!不然上帝的憤怒會臨到你頭上!上帝是仁慈的,雖然你曾經背離了神,但只要你肯信神,祂就會赦免你!神是愛,的確是真正仁慈的!」

璽克覺得,「不證自明」不過是把「自以為是」換了個名字,好賦予它神聖的地位罷了。推崇這個字是心靈暴政的前置作業。用來貶抑作為人類應該要有的,獨立思考以及從不同角度看事情的能力。

就像進入宗教黑暗時代的垛洲那樣,不信真理是不證自明的人都會被消滅。

好一個把所有兩腳羊都圈在裡頭的人間地獄。

璽克只是說:「讓開,我要離開了。」

碎禦劍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