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_天亮

 

 

 

 

 

璽克以最快速度遠離那群人,他走過倒在地上的土地公像,沿著石階往下走。

快七點了,天色開始變亮。

璽克抬頭看天空,他看到一個銀色的身影從遠方飛來,越過他頭上,飛進墳場範圍。

安派特。小灰告訴璽克:凱巳也在。

璽克拔腿往回衝。凱巳知道局長大人打魔話跟璽克談瓏達漠亞的事情。他還在家裡的時候有注意沒讓凱巳告訴安派特師父這件事,璽克猜得到一定是趁他不在的時候說了。

 

 

 

 

 

在躺在地上的土地公像旁邊,所有入侵者都到齊了。歐黎爾、神輔、兩個艾太羅真神信徒、瓏達漠亞。瓏達漠亞旁邊站著沒肉骷髏跟另外五具殭屍。在璽克離開的期間居然還增加了!

安派特飛太高了,大概要花點時間才能找到這群人。璽克先到了。他站得遠遠的,把自己隱藏好,在旁邊偷聽談話。

歐黎爾還努力維持著友善的神性笑臉,但是面對瓏達漠亞殺人再復活的行為,連他都有點動搖了。他很快的把這份不該有的感情交託給真神,恢復到純粹信真神的狀態裡。又變成了可以看著任何人哪怕是十個月大的嬰兒被綁在火刑柱上燒死,也可以看都不看一眼,只是感謝真神賜下這一切的表情。

歐黎爾要開口說話了。璽克以為他應該要說「真神還要在人間多考驗他們久一點」之類,就算是宗教觀點,起碼還是反對瓏達漠亞殺人的話。

但歐黎爾說的卻是:「你彰顯了真神的大能。」

瓏達漠亞笑著回說:「真神說祂要你去死,你何不現在就把自己獻給神呢?用那把槍自殺吧。」

歐黎爾一愣:「不,真神沒有這樣說。」

瓏達漠亞說:「祂『真的』說了。」

歐黎爾說:「祂反對自殺的。自殺的人要下地獄。」

瓏達漠亞說:「不可以猜測神的心意。」

歐黎爾說:「你是聽了魔鬼的話了。」

瓏達漠亞說:「是魔鬼叫你猜測神的心意。你不能聽魔鬼的話,會下地獄的。」

璽克覺得他好像看到新教派出現的瞬間。這個場面過去在真神教裡重演過無數次:以神之名,互相說對方信的是魔鬼。

「同樣是真神的子民,我們應該要在達尼薩的底下團結起來——」歐黎爾露出笑容。

「你的真神還是我的真神?」瓏達漠亞笑得很像妖怪。

「當然是真的那一位神。」歐黎爾有答等於沒答。真神是不證自明的,哪個真神才是不證自明的真的神也是不證自明的,哪個不證自明才是不證自明的也是不證自明的。

「不管你如何狡辯都沒有用。真神的話語是絕對無誤的。如果你仍然執意要違背真理,只好讓真神親自懲罰你。」瓏達漠亞說。那個「親自」顯然是他要代勞的意思。神諭經明顯是人寫的,但也聲稱是真神親自留下的。所以瓏達漠亞把代勞說成親自非常符合真神教的修辭慣例。

「我必須讓你明白自己犯了嚴重的錯誤,讓真神拯救你可悲的靈魂。」歐黎爾拿好聖槍說。

「我必須讓你明白自己犯了嚴重的錯誤,讓真神拯救你可悲的靈魂。」瓏達漠亞用和歐黎爾一模一樣的語氣重複歐黎爾說的話,拿好他的法杖。

一道銀光從天而降,重重摔在兩人中間。歐黎爾和瓏達漠亞都反射性的往後閃。

安派特趴在兩人中間,把身上的泥土抖掉。

「不要打架!」安派特顫聲說。

璽克記得他師父是非常愛好和平的。就連以前在異世界海島遺跡地底下,面對死亡威脅時,也都躲在別人背後沒有出手。他恐怕是想阻止這場戰鬥,但以他龍的身分介入只會刺激到那些宗教癲啊。

那些真神信徒馬上就開始尖叫一些魔鬼之類污辱龍的話。

瓏達漠亞就在眼前,安派特根本顧不得對那些傢伙生氣,他對瓏達漠亞爬了一步,龍的臉湊過去,舌頭就往瓏達漠亞臉上舔,一直舔。

凱巳從龍背上跳下來,站在歐黎爾面前,擋在他和安派特中間。

「師父!」瓏達漠亞伸手從兩邊抓住安派特臉的毛,阻止他繼續舔。瓏達漠亞臉上帶著驚訝,睜大的眼睛就像是收到出乎意料的禮物,那雙眼睛從璽克看到他現在,第一次映照出外界的事物。他把安派特的樣子看進去了。

凱巳緊張的看歐黎爾,也在注意瓏達漠亞。璽克決定走出去,站到凱巳旁邊。

「真是不聽話的師弟。」璽克低聲說。

「師父挺我就不用管師兄怎麼樣了。」凱巳低聲說。

「你怎麼這麼快就把艾太羅這套的精髓學起來了?」

「我還早得很呢。」

歐黎爾大喊:「你還說你信的是真神,你明明就信了龍!那是魔鬼的領袖!」

璽克不知道自己是應該警告歐黎爾小心被龍報復,還是乾脆現在就親自動手算了。

「就因為你們崇拜異教神,人類才會死亡!就因為你們不肯回到真神的羊圈,這世上才會有那麼多災難!為什麼你們不肯接受真神帶給你們和平、寧靜、充實和愛的世界?」歐黎爾沒有說人類是為什麼會死亡,所以他的意思應該是所有人類的死亡,不管是因為天災人禍還是壽命已盡,通通都是異教崇拜惹怒了真神才造成的。

這倒是讓璽克想起,他第一次看到歐黎爾的時候,歐黎爾看待凱巳的方式

「因為咖啡的材料是咖啡豆,而豆漿的材料是黃豆,所以喝咖啡對全人類有益,喝豆漿全人類的靈魂會受損。」璽克嘆氣說。

「呃?」凱巳發出一個帶有疑問的音。

「沒什麼。」璽克不知道瓏達漠亞會站在哪一邊。也許他會嗆歐黎爾,說這條龍是來找真神信徒的?又或許他會選擇照歐黎爾他們的方式看世界?璽克真的搞不清楚瓏達漠亞的行動原則。

凱巳對兩邊都同樣警戒,璽克覺得這樣是對的。

瓏達漠亞拍拍安派特的頭,說:「誰都不准把我的師父扔進地獄裡,哪怕是神也不行。」

他站在安派特這一邊。

「那你應該讓他順服神!」歐黎爾說。非常真神教的答案。

「不,我們應該宰了神。」瓏達漠亞說。非常艾太羅的答案:「你現在就告訴我那傢伙在哪裡,我去殺了祂。」

「你不可以挑戰神,你會……」神輔開始詛咒瓏達漠亞。

不出璽克所料,話題很快又開始不證自明了。

爭執越來越激烈,不知道是誰先挑起的,白色閃電跨過天空,歐黎爾動手了。所有人都被光照成一片白。閃電柱違反自然規律的,一直維持著類似的軌跡不斷顫動,璽克看了覺得眼睛很不舒服。這一刻,的確有著像是能夠劈開天地的氣勢,似乎是能夠讓一切事物順服的力量。

不過艾太羅有五千年歷史,什麼樣的騙子和惡霸都看過,他們可不是被嚇大的。

「滾回你們的天堂去!你們自己找個地方自己人高興就好,少來干預我們!」璽克說。

歐黎爾手一揮,閃電直接朝著安派特衝過來。璽克、瓏達漠亞和凱巳都架起護壁。這傢伙認真的想「除魔」,璽克的手都麻了。凱巳的眼周也跳了一下。瓏達漠亞往前一步,把閃電衝散。

歐黎爾還在喃喃說些什麼,而璽克已經不想再聽他的藉口了。

凱巳拔出一把亮橘色的玩具手鎗。在禁止一般民眾擁鎗的薩國,國家規定玩具手鎗要做成亮橘色方便辨識。凱巳在玩具鎗裡塞了附魔玩具子彈。

「嘗嘗魔鬼的大能吧!」凱巳故意這麼說。他射擊在歐黎爾後面製造聖像法陣的神輔。子彈靠附魔穿透護壁,打在神輔身上。那是漆彈,打下去顏料會自動形成各種魔鬼圖樣,神輔看到自己的衣服被汙染(各種意義上的)了,一下子慌張起來,法陣閃了兩下就消失了。

「好讚的精神攻擊。」璽克抬高眉毛。

「對白癡才有用,正好碰到白癡。」凱巳說。他順便也給了兩個艾太羅真神信徒一人一顆。穿白衣那個驚嚇到到處亂跳,另一個就只是驚訝。

歐黎爾和瓏達漠亞正面對上了。白和紅的閃光築出一座森林,裡頭所有的樹都交纏在一起。

安派特看著這個場面,不停的舔鼻子。

璽克清點現場人數,發現那幾具殭屍不見了。一轉頭,他就看到那群殭屍繞著現場慢慢走,每經過一座墓旁邊,就爬出一具殭屍。

「不好了!」璽克大叫。

「凱巳,幫我把這些殭屍都固定起來!」璽克喊。

「喔,好。」凱巳捲起袖子,熟練的換了附魔玩具子彈,這些玩具子彈射出去就變成黏性的網子,把殭屍固定在地上。

現場氣氛看起來非常的詭異。半暗半明的天空閃個不停,法術能量的火花亂炸,還點燃了幾堆草,彷彿擺著無數火盆的舞台。

歐黎爾用很大的動作,像是和敵人槍碰著槍戰鬥一樣,以全身拋出白色閃電。地上的草都被他的腳壓平了。

瓏達漠亞站的筆直,像根避雷針插在草地上,打在他身上的雷傷不到他。他只用手指動作就操縱血珠在空中打轉,再射向對手。

而璽克和凱巳一面叫,一面跳,一面閃避法術流彈一面努力追著殭屍跑。好不容易逮到一個傳染源,凱巳把殭屍固定在地上,璽克用祭刀指著殭屍準備放火,神輔卻衝了過來,一把抓住璽克的祭刀刀刃。

「你們這些迫害真神子女的魔鬼奴隸,你們必將滅亡!」神輔叫著,祭刀割破了他的手,血一直往下滴,滴到殭屍身上。他的臉孔扭曲,臉色鐵青。正如他們在敬神時沒有人性,他們在對抗魔鬼時也沒有人性。璽克覺得如果真要找一個東西算是魔鬼的,這個肯定算是。

璽克猛的抽回刀子,於是神輔的手受到二次傷害,他抱著手怒瞪璽克。

那個穿白衣的信徒看到神輔流血,大喊起來:「你竟敢傷害善良的真神信徒!我們沒有迫害其他宗教,你們卻做出這種事!」

另一個信徒看著這一幕,默默的離開了墓園,沒有人注意到。

「不好了。」璽克平淡的說。他連大吼的力氣都不想花了。瓏達漠亞做的這個殭屍吸了鮮血是會突變的。

殭屍面朝上,四肢直直的往背後方向撐地,整個彈起站好。凱巳的網也被彈飛,還蓋到璽克身上。璽克手忙腳亂的把網子從身上扯下來。那具殭屍朝天發出像是刮鐵器一樣的尖嚎。瓏達漠亞和歐黎爾聞聲都住手往這邊看。歐黎爾臉上帶著興奮的神態,而瓏達漠亞更多的是鄙視。瓏達漠亞說:「哪個笨蛋給殭屍餵了血?」

「你!一開始不要把這麼危險的東西做出來不就好了!」璽克罵。

凱巳正在和真神信徒吵架,對方終於承認他們有迫害過異教徒,但又說那些迫害異教徒的人是對經典錯誤解讀。就算字面上說要殺死異教徒,正確應該是解讀成——反正不證自明的是解讀錯誤就對了。

歐黎爾對神輔和白衣信徒說:「這裡有危險,你們先離開。」

那個神輔縮著脖子,帶著信徒跑了。這種時候他們就很識相,不會訴諸真神。

「鬧太大了,恐怕會有冥官過來。」罪魁禍首瓏達漠亞說。

璽克瞪了他一眼。如果是指玄的話,早就出現過了。

「死靈術研究常常有原因不明的失敗狀況,我們都說那是被冥官暗算了。」瓏達漠亞的語氣聽起來像是在開玩笑,大概跟自己東西亂扔找不到就推給小精靈借走了差不多。

璽克覺得這可不是鬧著玩的。那隻吸過血的殭屍表面乾枯的肌肉變得飽滿,還逐漸膨脹突出。整個身形都逐漸變得巨大,竟然連骨頭都膨大了。璽克開始一道接著一道的編織咒語。一團團法術能量球擱在他手中,準備發出。

這時,半臉骷髏現身,他衝了出來,擋在在那具骷髏前面,舉起雙臂作出格鬥的姿勢。

「危險!」雖然半臉骷髏早就死了,璽克還是反射性的喊了出來。

巨大骷髏揮動手臂,刮起一陣大風。半臉骷髏蹲低姿勢閃過,一個漂亮的滾翻轉到了巨大骷髏背後,只用三步就跳到巨大骷髏背上,一記手肘打碎巨大骷髏的頭蓋骨。

巨大骷髏伸手抓後頸,半臉骷髏又抓住對方的背,一甩到就閃到了巨大骷髏膝蓋後方,這次一腳踢碎巨大骷髏的膝蓋。巨大骷髏轟然倒地。

「守護神大人啊!」璽克想拜祂了。做得好!

突然一座墓碑飛了過來,把半臉骷髏壓碎在地上。

沒肉骷髏從雙手往前伸直的投擲動作,恢復到歪歪的站姿,眼眶裡燃燒著綠色的火焰,大喊:「命中啦!你休想阻止殭屍的未來!」

半臉骷髏的碎片掙扎著打算重組,而巨大骷髏爬行著轉向半臉骷髏,打算再敲他一記。

璽克想衝上去阻止,他放出所有準備好的法術,歐黎爾卻用白色閃電組成圍牆擋了下來:「不准你褻瀆真神的大能!」

「我看這更像魔鬼的大能!」凱巳換了子彈,朝歐黎爾射擊,歐黎爾轉動聖鎗,閃電化為圓盾吞噬玩具子彈。兩人纏鬥起來。

巨大骷髏舉高了手,走向還未能完全恢復的半臉骷髏,準備揮下,璽克已經來不及阻止了。

「停下來!」璽克大喊。他喊完才發現這下是真的非常不妙了。

巨大骷髏聽話了,整個僵住,彷彿一座雕像。

所有的殭屍也都聽話了,停住腳步,沒肉骷髏也停住了。

慘了,璽克不小心對死者說了話,用了先天死靈師的能力。

「呃——」璽克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瓏達漠亞現在沒對手了。他趁璽克慌了的時候,拍拍璽克的肩膀:「怎麼沒力氣繼續大吼了?沒睡飽嗎?」

璽克憤怒的轉頭吼瓏達漠亞:「你才是——該醒了!」

又是吼完才發現慘了。這句話有先天死靈師的力量。

在他們糾纏的期間,其他殭屍已經跑到墳場各處了。由於防禦死靈術的設施都沒修好,這一整晚所有戰鬥和儀式,累積下來所有亂七八糟的死靈法術魔法能量交纏在一起,本來屍體們就處於非常危險的狀態。璽克這一說話,即使是無意的,還是成了推開兩個世界大門的最後一把。

所有的墳丘都炸開來,屍體跳了起來。在剛剛冒出地平線,斜射的陽光下,可能有幾百個殭屍一起手朝前平舉跳起,拉出幾百道長長的影子。豎立的棺材蓋宛如成群的風帆。噴上天空的土壤瞬間畫出潑墨般的背景。場面壯觀到璽克希望可以忘記的程度。

歐黎爾輕聲說:「上帝真的很神奇,不是嗎?」

「這種神奇不要也罷。」凱巳說。

在他們聊天時,殭屍群對著他們走了過來,張大了流著血水的口。

「我建議所有人快逃。」璽克說。

歐黎爾居然第一個轉身就跑,凱巳追著他跑了出去,趁機在他衣服上畫了好幾個魔鬼圖案。

安派特在瓏達漠亞旁邊打轉。殭屍靠近時,他就朝殭屍噴小火。安派特把綁在脖子上的麵包給瓏達漠亞:「吃多一點,你太瘦了。」

瓏達漠亞抱住麵包,點了點頭,轉身就走,沒有再回頭。

特別飛了這麼遠的距離過來,卻只說這麼一句話,瓏達漠亞甚至沒有對安派特說過話。

「我去接凱巳。」安派特看不出來有沒有受到打擊,他拍拍翅膀飛了起來,在空中盤旋一圈以後離開。

剩下璽克和滿山的殭屍。

情況真的非常不妙。

璽克聽到很多吵雜的說話聲。他今天晚上一直聽到這些聲音,現在終於聽得比較清楚了。那些殭屍都在說話。原來屬於死者的地方,和屬於活人的地方,真的是有差別的。如果不是在這裡,璽克不應該一直聽到。他還注意到,即使是在很吵雜的時候,他還是可以聽到這些聲音。彷彿他的聽覺自動對準了那個頻道。這讓璽克想到凱巳說過的,巫師之眼的形容。

璽克深吸一口氣,他用力一揮手,大吼:「兩兩一組,一個躺回去,一個把土蓋回去。剩下的人再兩兩一組,以此類推!」天都亮了,恐怕很快就會有人來掃墓,必須在那之前恢復沒有殭屍的樣子。先讓他們躺回去,再修好土地公像。希望里長大人鎮得住這麼多殭屍。

恢復原狀的半臉骷髏揮手大叫:「聽話!全都回去睡覺!」

巨大骷髏傻站著。沒肉骷髏伸手指著璽克背後。

璽克轉頭往身後看,看到一個婦人牽著一對兒女,手上抱著供品和花站在入口處,臉上的表情不知道該說是驚嚇還是茫然可能是驚嚇過頭所以近似茫然。

璽克心想:工作第一天就被開除,這還是第一次。

碎禦劍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