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_文化不全是金字塔

 

 

 

 

在墳場大遊行結束後過了滿長一段時間,璽克的生活終於回歸平靜。

把出門前沒看完的《翻譯謬誤:看不到的文化異形》看完了。所謂的《異形》,是一部非常有名的垛洲電影,講的是一種寄生在人類體內的外星怪物,吸收人體的養份成長之後,就把宿主人類殺死,破體而出變成獨立生命體,繼續殺害其他人類。也可以說,牠是犧牲了人類的存在,來成就自己的存在。

書中提到真神教有個概念音譯是「札斯弗沛梭拜費斯」,它對真神教來說非常重要,是真神教最基本的教義。

這個概念用到許多真神教的背景概念,比方說認為人是完全無能的、是完全罪惡低下的、是完全不能決定自己命運的……認為愛神是最重要的,其次才是愛人。若是為了神,就應當拋棄人。那些不愛神的人,就算愛人也不是真的……

「札斯弗沛梭拜費斯」這個概念認為,進天堂需要純潔無垢,不能有一點點罪惡,而憑人類自己是不可能達到這個目標的。人類從出生到死,不可能沒有犯過任何一丁點罪惡。被別人冒犯了,心裡生氣,就是不能進天堂的罪惡;為了方便,說了小謊,就是不能進天堂的罪惡;出門時心裡一急沒注意,撞壞了別人家的圍籬,就是不能進天堂的罪惡……人類不可能沒有罪惡,加上人類還有祖先留下來的血之原罪,所以不管怎麼行善都不夠,所有人類都是罪人,通通都會下地獄。

只有信真神,讓達尼薩赦免人的罪,才能夠上天堂。除此之外再無別的辦法。這同時也讓真神教相信,只要有了神的赦免,所有的罪都可以取消(包括撞壞的別人家圍籬),都可以上天堂。

看在艾太羅人眼裡,這就像是某人欠了別人債,跑去找法官(或是任何一個權力很大的傢伙),用下跪吹捧讚美拜乾爹等等任何手段,讓法官高興,然後法官就下令:你的債就當成沒有這回事,我還給你準備了豪宅美食,你就住進去吧!

看在艾太羅人眼裡,欠了債不還,是為背信;只求自己的好處,忘了別人受到的損害,是為忘義。艾太羅文化裡欠債要還,是天經地義的事。撞塌了別人家的圍籬,惟一一個處理之道就是賠償鄰居,沒有第三者可以取消這件事。

但這個「札斯弗沛梭拜費斯」,艾太羅人會認為那是背信忘義的東西,卻被傳教士翻譯成「因信稱義」。

背信忘義都可以翻成因信稱義了,整本艾太羅語版神諭經和所有真神教刊物,乍看之下是用艾太羅語寫成的,裡面卻都只剩異形,人類已經被殺光了。他們的信、罪、義、善、惡、正、邪、神、魔、聖、道……得救、恩惠、懲罰、公正、異端……眾多字眼沒有一個和艾太羅人想的是同樣的意思。甚至連作為主打的愛與包容,也壓根兒不一樣。

 

 

 

 

因為凱巳的關係,龍窩開始有外國人出入。薩國的遊俠們會來拜訪,看凱巳也看龍。

這天凱巳不在家,有個來自玳爾瓦國的遊俠來拜訪。這個人就是之前和凱巳一起舉牌抗議的老外。璽克讓他進來等凱巳。

當時還是早上,璽克想到他經常在薩國街上看到各國菜餐廳,但似乎從沒看過玳爾瓦國菜餐廳。他也不記得有什麼來自玳爾瓦的食物在薩國受歡迎。

雖然璽克不認為人類應該追求普世價值,但他認為吃應該是人類都看重的事情,至少活著的人應該都看重吧。

於是璽克問玳爾瓦的遊俠要不要作個家鄉菜一起吃?對方答應了。他們還特地出去一趟找材料。

當凱巳回來吃中餐時,他看到飯桌中間出現一個完全無法辨識的物體。

在凱巳阻止之前,安派特、璽克和吉祿瑪已經吃了。

吉祿瑪的額頭「碰」的一聲撞在桌上。璽克必須雙手按住嘴,好不容易才把那東西吞下肚。安派特以龍的樣子直接僵住,然後不停的舔鼻子,舔完鼻子還不夠,接著開始舔毛。

那東西創造了璽克對烹飪這件事的全新印象,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把那些他好端端買回來的材料弄得這麼難吃?

凱巳抓住那個玳爾瓦國遊俠的領子大吼:「你怎麼可以拿你的食物攻擊艾太羅人的舌頭?他們是世界排名前二的美食民族耶!」跟另一個一起爭奪第一名寶座的美食民族不分軒輊。

「這不是最好吃的。」玳爾瓦國遊俠拿著一大盤自己做的東西,面不改色的繼續吃。璽克懷疑他比較在乎餐後會有的喝茶時間。

吉祿瑪的後腦勺看起來在三十分鐘內是再起不能了。安派特舔毛舔到似乎有禿毛的危險。璽克覺得全身無力,他用最後一絲力氣爬到水槽邊漱口。

因為過度相信人類間的共通點,龍窩本日面臨了全滅的危機。

 

 

 

 

 

對凱巳而言,最大的文化衝擊發生在璽克準備離開龍巢獨立之前。當時凱巳告訴璽克,有個垛洲作家認為艾太羅文化裡地位最高的原始神明「天」具有人類的形象。艾太羅的「天」字寫成一個圓圈圖樣,底下接上一個「大」圖樣。他認為因為艾太羅文「天」這個字就是人形張開手的「大」圖案,加上頭部有個圓環,所以是個頭四周有光環人類外形。所以艾太羅文化也認為世界是由一個具有人形的神主宰。他以此證明艾太羅人跟全世界的人一樣,並不例外的也需要真神達尼薩

凱巳為此問璽克的意見。

璽克皺了一下眉頭。根據本地人證言,艾太羅人需要真神的程度,還不如他們需要泡麵的程度。

真神信徒很喜歡說別人需要他們的神,這讓璽克想到小碴曾經說過的(最初是嘉赫娜說的),關於賣鞋子的寓言。

璽克不怪外國人看不出來這個字到底是在畫什麼,跨文化時搞錯是很平常的,發現不對時努力更正就好。只是他覺得從以前到現在,自行誤解方塊字然後大驚小怪,還寫在書上用來詆毀艾太羅文化的外國人實在太多了。之前的「『動物』這個詞是不尊重生命」說法他後來查到,就是垛洲人起的頭,這還只是各種誤會的其中之一而已。

他們看不到艾太羅文化有什麼他們沒有的東西,就因為他們有的東西沒在艾太羅文化裡看到,就說艾太羅文化是不完整的。

璽克不確定為什麼會這樣。

也許這些人是因為從小就被灌輸說,真理可以在一本書裡就寫完,才無法想像別的文化竟然認為寫下來、說出來的真理不是真理。

因為這些人相信一個文化的重心就是金字塔頂端那一塊,才無法想像還有別的文化形態存在。

艾太羅文化是艾太羅人代代傳承而成,每代人都參與了形塑它的過程,它不是某一小撮人蓋起來的死寂金字塔,而是森林、是生態系。

那些認定所有文化都是金字塔的人永遠無法想像,他們所做的「補完」根本是畫蛇添足。

璽克拿紙筆把相關的字都寫給凱巳看。艾太羅人真要寫「人」字的話,寫的是只有畫出兩腳的樣子而已。艾太羅人站著的時候手習慣是收著、形象是內斂的,沒垛洲人那種發散性張手張腳的自我認知。

那個張開手的人是大的意思,那是人在天空下會自然比出的動作和情感。「天」字的本體不是底下那個人形,而是上面的。這個字是一幅圖,表現出一個人類張開手,去比他頭上的那個「天」。

因為底下的「大」而認為天有人的形象,就像是看到地圖角落的方位標記,而認定大地是十字形一樣。

「天」這個字不是解為「頭四周有圈東西的人形之物為天」,而是「人類頭上的無窮大空間是天」。

這讓凱巳大為驚訝。

艾太羅人很早以前就知道,人類所有的一切意義,都是以人類以自身為基點而建立的。天是如此,理所當然的,神也是如此。

碎禦劍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