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_奈莫與莉絲娜

 

 

 

 

 

幾個月後,薩拉法邑朵某座城市的某個角落,天上飄著一層淡淡的、薄紗般的綠色霧氣。雖然還可以看到藍天,但稍微變了顏色。

兩邊是色彩鮮艷的樓房夾著狹窄的巷道。道路兩邊還有整排攤販。這裡販售的商品幾乎都不合法,就算是商品項目合法的,管道也不合法。

這裡的顧客一個個絕非善類。身上掛著攻擊法器,或是有戰鬥的疤痕,在這裡十分尋常。

在這之中有一個人,他看起來就是個「常人」。他穿著最常見的平民服飾,雖然不是名牌,卻也不是劣質品。他把西裝外套拿在手上,站在攤位前面挑撿商品。要不是他腰上掛著一個藥材包,應該沒人會發現他是法師。他的脖子上用皮繩掛著一個漂亮的銀匣,是身上僅有的飾品。

他有一頭長度合宜的黑髮,雖然很不安分的亂翹,但是修剪後再梳順,卻也不會讓人感到凌亂,反而顯得親切。一對柔和的黑眼珠機伶的轉來轉去,似乎常常冒出惡作劇的念頭。他的膚色有書桌工作者常見的偏白情形,但是透著健康的血色。他很有精神的抬頭挺胸,落落大方的和人交談,不時露出爽朗的笑容。他姿態放鬆的樣子,就好像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需要擔心的危險。關節分明的手給人踏實的感覺。

這個人名叫璽克.崔格。雖然這不是他父母為他取的名字,但是是他現在的名字。

他把老闆開的價砍到二十分之一,以實惠的價格買到一大包甘魔根,開心的扛在肩上走了一段路,碰到三個年輕人從正面走來。

雙方正要擦肩而過時,璽克非常漂亮的一扭上身,雙方完全沒有沾到,就這麼錯身而過。

那三個年輕人本來故意要撞到璽克,見狀驚訝了兩秒,往回走幾步,張開手擋在璽克面前:「等等,你撞到我兄弟了!」

璽克偏了一下頭。他的表情就好像對方擋住他,只是為了把他不小心弄掉的東西還給他,而沒有任何敵意。他用溫和的笑容說:「剛剛我們並沒有碰到,你太過保護你兄弟了吧。這樣他沒辦法長大獨立喔。」

對方沒料到會是這種回答,愣了一下,又說:「不對,明明就碰到了,你錢——」

那個青年話還沒說完,有人從背後用附魔過的粗木棒敲在他腦袋上,當場把他打得不省人事。那個人的女伴抓住另外兩個年輕人的腦袋互相一撞,然後把站不起來的兩人扔在路旁。馬上就有人摸上來把他們的錢包拿走。

是奈莫和莉絲娜。

奈莫的頭髮用樸素的黑繩綁了起來,襯衫和彈性西裝長褲。

莉絲娜穿著一件長度直到腳踝,從臀部開始裙襬越往下越寬大的咖啡牛奶素色連身裙,尖領無袖,露出優美的臂膀。頭髮乾淨的盤在腦後,露出她修長的頸子。

奈莫說:「真是的,最近這種沒水準的勒索犯越來越多了。」

「啊,原來是勒索啊。」璽克恍然大悟。他還真沒被人勒索過。他興奮的眨眨眼:「對了,這種場面我在小說裡有看過,小混混對吧?」

奈莫皺眉:「你都沒自覺的嗎?以前你在這裡會被當成是我這種人,所以不會被勒索。」以前小混混不敢惹璽克。就算是過街老鼠狀態的璽克也不會有遭小混混盯上的危險,生活太和平,不會判讀戾氣的人才敢嘗試騎到他頭上。

奈莫說:「你以後別再來這裡了。」

璽克不解:「為什麼?」

璽克和奈莫併肩走,遠離這個黑市市集,莉絲娜跟在後頭。現在的璽克看起來就像是從和平世界誤闖進來的良民。對識人功力不夠好的傢伙來說,看起來很像肥羊。

奈莫對璽克說:「你看起來已經不是『這邊』的人了。」

璽克聽懂了,他問:「那如果我想買『這邊』的東西怎麼辦?」

「別買了!要從良就給我徹底一點!」

「好吧。」璽克咧嘴一笑。

「少露出一副很想偷跑的笑臉。就算是為了舒伊洛奴,你也得改掉這個往危險地方鑽的習慣!」

璽克抿嘴:「好吧。」

他們步出黑市的屏障之外,天空變回了正常的藍色。

奈莫邊走邊說:「我還以為你會在外面等,結果你居然直接鑽進來。正常的良民聽到是約在這種地方,應該要躲得遠遠的才對。」

璽克裝作認真的皺眉說:「我會記住的,下次記得照做。」

奈莫搖頭晃腦的說:「想徹底的偽裝成良民,你還有很多要學的。」

「我希望不只是偽裝啊。」

 

 

 

 

 

 

之後他們到了奈莫家。那是一間看起來非常正常的公寓。

奈莫埋頭鑽研一大疊外語雜誌。照他的說法,從這裡面對成功企業的歌功頌德裡,可以推測出該企業倒檯的大概時程。

璽克在廚房操作果汁機跟菜刀,他加了幾種水果,又加了堅果下去打。

「活見鬼了!」奈莫看著雜誌罵出聲來。

「怎麼了?」璽克問。他拿著兩杯果汁到奈莫旁邊,看到奈莫正在看的頁面上有一張照片,裡面的大樓看起來挺眼熟的。他想了一下才想起來,那是他在具神鯨背上時,銀白色頭髮的小男孩指給他看的,鑽出一大堆黑糊的地方。

「這什麼報導?」璽克問。

「次貸風暴。」次貸風暴是一場起源於歐米迪拿,把全世界都捲進去了的災難。這場災難導致全球富豪大量破產,專攻上層消費者的商用魔器業受到衝擊。中下層社會也受到相當大的影響,那陣子關了好多商店。

當時隔壁的達藍湃恩國人因為沒有工作可做,而養成了去海邊釣魚加菜的習慣。本來從漁獵發展到農牧,再從農牧發展到工業,又發展成國際級高科技產業重鎮的社會,居然回歸漁獵階段了。

奈莫花了很多時間,向璽克解釋這棟大樓跟次貸風暴有什麼關係。次貸風暴是啥,舒伊洛奴已經有教過了,那是一套需要矇著眼睛才會覺得這樣很好的制度,最後引發的結果。璽克本來還以為那是人們又克制不住自己的貪欲,才會放著這樣的制度不管。奈莫解釋過以後,璽克才發現,事情沒有這麼單純。

那棟大樓裡的人到處宣傳,說只要自己不覺得壞事會發生,壞事就不會發生。只要自己覺得好事會發生,好事就會發生。這不只是貪欲失控而已,反向思考的理性和察覺危機的本能都被刻意抑制了。據說這叫「正向思考」。

「世界不會為了人類而改變。」璽克皺眉說。好事壞事才不管人類怎麼想。

「造成次貸風暴那傢伙深信,只要他不相信壞事會發生,這個風暴就不會發生。經濟大蕭條什麼的,都是人類自己想著這件事才會發生的!」奈莫說。

「哪來的商場邪教——」

「就是。」

之後兩人開始聊他們今天約見面的真正目的。

「就是這份清單。」奈莫把一本厚厚的書拿給璽克:「現在最多良民從黑市買的魔藥清單。」

「謝了。」璽克把書接過來就開始翻:「除了相對便宜的侵權藥之外——媚藥的銷售還是老樣子。」

「這種犯罪型態會一直在人類社會裡穩定存在的。」奈莫說。

璽克挑挑眉,沒回應奈莫這句話。他繼續看:「有一些是市面上沒有相同類型的魔藥,才會暢銷。這就是我在找的。」

奈莫指著書說:「有些是難度太高,一般法師不敢生產;有的次效果很難符合安全標準;有的用到非法材料,目前還沒有人找到合法替代配方。你能應付得來吧。」

「當然。」璽克咧嘴笑。

「又來了,犯罪氣息。」奈莫指著璽克說。

璽克正色,但不太正經的猛眨眼:「這些對我來說不成問題。」

「說到這個,你的工作室要蓋在哪?樓上?」

「照慣例藏在後面吧。」

在過去幾年裡,璽克斷斷續續的工作存了一些錢。其中最大筆的是跑船薪水。璽克規畫開一間小魔藥鋪。奈莫協助他做市場調查。

奈莫挑眉:「不要藏後面,露出來,最好是用透明的牆壁,讓客人一眼就可以看到。相信黑市法師說的話,遲早會有個大風波,讓製作過程透明化成為主流。消費者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市場秩序會在混亂和整齊中間不停輪迴,風水就要開始轉了。你最好開始預習怎麼在消費者的強烈質疑中證明自己的清白,到時候才能應付得來。」

璽克點點頭。奈莫對這種東西的預言可是很準的。在黑市可以拿到很多早一步的情報。

「以後你一定會看到開放參觀的製作工廠、攝影存證的製作流程。社會將會在監督上面花費非常巨大的成本。」奈莫說。

「我會照你說的做。不過我不可能成為那種需要開放參觀的大工廠。」璽克笑說。

「別裝了!你還是個男人吧!」奈莫笑說:「知足常樂可不表示沒想過那些東西。你是想了結果覺得要放棄太多東西,才乾脆說那不可能吧!」

「可能吧。」璽克喜歡的東西並不存在於那個地方。

莉絲娜在第三邊坐下。三個人邊吃邊聊。

「你這個工作打算做到幾歲啊?」璽克問。他可以「看到」屋子裡有很多不能被警察看到的東西。

「我已經越做越小筆了,再過陣子搞不好只買賣香菇而已了。」當然是沒繳稅的買賣,不過他指的真的是香菇沒錯。奈莫邊說還邊看雜誌:「這一行生活作息不正常,三十歲最好就退休了。以後還是作投資吧。」他在黑市裡也打滾了快十年了,考慮到這一行淘汰率超高,這算撐很久的了。

「金盆洗手。」璽克說。

「想退出來也沒那麼容易,只是轉到後面改作支援而已。以前我在前面冒著矢石之險忙碌,那些大老在後面等我們回來領賞,以後換我在後面嘲笑年輕人做事衝動,等著他們回來領賞。」

「才三十歲就在換代了——」璽克把拳頭靠在下巴上思考。

「法術黑市就是這樣。你看納林格大人現在也是不上船了,都在後面指揮調度。戰鬥法師的職業生涯遠比我們長得多。」

「納林格大人還好嗎?」

「好得很。他到處都打點的很好。他會幫良民剷除騷擾民眾的幫派,嚴格限制不准任何人用黑道的方法對付良民,所以現在連人民都喜歡他了,把他當成治安守護者。不過我想和他保持點距離了。他這人啊,放著不管就會開始把責任攬上身。我可不想不知不覺的成了非法運作的人民保母,黑市法師幹這個又沒有危險加給。」

「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璽克皺眉。但他看起來並不嚴肅,眼睛稍微偏著看奈莫,有點試探的意味。

「請說。」奈莫對璽克的這個表情有點好奇。

「你當初怎麼會想進法術黑市的?」

奈莫先沉默了一下,才縮著脖子小聲叫了起來:「你是誰啊?」

璽克也往後縮:「璽克啊,不然呢!」

「我認識的璽克不會問別人這個問題!你什麼時候八卦到開始探聽別人的生涯規劃了?不要有這麼像良民的興趣好嗎?」

「你不是剛剛才叫我要像良民一點的嗎?」

奈莫甩甩手,擠擠眼睛,過了十多秒才說:「我這個人沒辦法規規矩矩的過一輩子。那種生活對我來說太無聊了。」

璽克點點頭。

「所以我尊敬那些老實人。他們跟我這種到處打洞的人不一樣,他們才是撐起國家的主力,國家是靠他們撐起來的,不是靠那些只會打嘴砲的『聰明人』。」奈莫意味深長的挑起一邊眉毛看璽克。

「我算不上老實人。」璽克說。

「你算是那一邊的。你要走的傳統魔藥是萬年不死的行業。跟潮流一點關係都沒有。幾千年來一直都很穩定。這一行是年紀越大越有利。」因為要學的東西太多,活得久就有比較多時間學習,所以越老的越有利。奈莫稍微低頭,笑說:「想看到你的事業高峰還要二十年吧。」

「還有高峰就不錯了。」璽克說。這不只是他自己的問題而已,也是整個魔藥界的問題。

「你怎麼說的話老是和眼神對不上啊?」奈莫失笑。

「怎麼?」

「嘴裡說得像是要放任傳統魔藥式微的樣子,其實你根本不是這麼想的吧。」奈莫看到璽克嘴裡說著喪氣話的時候,眼神卻是閃亮的。

「哈哈。」璽克沒有否認。

「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奈莫說出一段古詩:「你肯定是這一型的人。」

「主人就是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如同煙火一樣燒完就沒了!」莉絲娜笑著說出另一段典故。

「我還要養妳好多年啊,不要這麼早唱衰我!」奈莫裝作生氣的說。

璽克笑個不停。

碎禦劍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