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_海膽頭、奇茅、瑟連、凱巳

 

 

 

 

 

第四焚化爐還是沒有重建。當年的主管已經病癒回家了,據說那段時間的事情什麼都不記得了。

當年在第四焚化的三台擬獸魔器,鳥身女妖、蜘蛛精、噴火龍,在調查完畢之後無處存放。警方正在煩惱的時候,當初解散的那個馬戲團人員跑來把他們領了回去,賣給遊樂園展示用。因此那三台魔器已經不會被拆解了,得到完善的維修和照顧,每周有兩場拆人形布偶的表演會。每場票都賣個精光。

這些表演中所使用的人形布偶是特別訂製的,都長著鳥喙一般的臉。

街上的騷靈作亂情況越來越嚴重,還出現了騷靈感染問題,以至於出現了新行業:騷靈獵人。

璽克在王都的時候正好目擊了其中一場經典事件。一級古蹟整個騷靈化,變成浮空要塞從都市上空飛過。

當時璽克正在路邊買烤番薯,他聽到有鼓聲傳來,然後天空變暗了。他抬頭看到頭上是一大片厚重石磚組成的地基。他還可以看到底下沾著的泥土。這個龐然大物一面發出鼓聲一面飛遠,璽克這才看到熟悉的城牆、火砲、瞭望台在地基上頭,但卻又跟他熟悉的樣子不太一樣。牆壁冒出淡淡的青煙,屋瓦像是跳舞一樣的起起伏伏,砲管也自己轉來轉去。雖然沒能從上面看,但是整座城池的格局似乎也變了。變得像是迷宮一樣。璽克很肯定那裡面本來沒有一大片戰旗海,現在卻滿滿的都是。

他瞇眼看到瞭望台上面好像有很熟悉的海膽頭在揮舞古戰旗。一群法師騎著各種魔獸,拿著網鎗之類的捕捉工具從璽克頭上飛過去。想靠那些東西抓住一級古蹟應該是不可能的。

一周後那些騷靈獵人總算讓古蹟迫降了。而且並沒有弄壞東西。之後又花了四個多月的時間才把古蹟弄回原地。

 

 

 

 

 

諾皮格.史桑的事件有人想拍成電影,還想直接在艾太羅魔信開拍,但是依舊擔任艾太羅魔信安全部門主管的奇茅大哥拒絕了。最後出爐的是一部以諾皮格.史桑事件為藍本的改編作品。

裡頭並沒有殭屍大遊行的橋段不知道是編劇沒發現殭屍大遊行也是相關事件,還是被光明之杖勸說不要放那個橋段。總之登場人物裡並沒有死靈師。

因為璽克不適合曝光的關係,當初功勞主要都歸於安全部門人員,璽克只是當成有功的人之一,頒獎時也不出席,都由奇茅大哥代表領獎。璽克覺得這樣也很合理就是了。畢竟他只是搶到最後一擊,沒有奇茅大哥的團隊長期抵抗,並在關鍵時刻突襲,他是不可能贏的。反正他很公平的分到了一份賞金。

誅殺諾皮格的人是奇茅大哥率領的安全部門人員,以及幾位魔信公司「一般員工」。這樣就夠了。

闊啥幹過的好事在電影裡如實呈現了。在國內票房大熱,而廢除死刑團體高呼媒體汙衊他們,還說這部影片破壞了薩國的國際形象,讓外國人對薩國留下負面印象——不是因為這部電影讓外國人知道闊啥這個薩國人多麼可惡,是因為這讓外國人知道,薩國人不認為支持廢死的人一定是大善人,也不認為廢死是不證自明對的事情。

這部作品完全沒機會參加任何國外比賽。導演對此很看得開。反派是廢除死刑支持者的作品,想也知道不可能得獎的,就算是跟劇情無關的特效獎也不可能。

璽克有收到法師執業管理局轉寄給他的兩張票,那時候很掙扎要不要去看。他是滿想看的,但又有點怕受到傷害。結果是舒伊洛奴說她想看,拖著他去看了。

拍得很好,特效完美的重現了史桑家血案,還有諾皮格那炫目的轉換術每一個細節。接線室裡狂飆小平台追逐惡魔的橋段讓人激動不已。

主角是奇茅大哥,故事從他和家人間的相處開始,一點點家庭危機,然後面臨生死交關的危險,抵抗惡勢力,最後在擊殺諾皮格後和家人和好。是個非常古老卻又歷久彌新的主題。諾皮格的家庭、奇茅的家庭,闊啥殺害枕邊人的行為,彼此對應探討到底什麼是幸福。

雖然裡面沒有死靈師,不過可以看到一個代替璽克位置的角色。一個看起來愣愣的,關鍵時刻卻很有辦法,還拿出一堆奇怪道具幫助奇茅的接線生。當奇茅的角色問他,為什麼有這麼多稀奇古怪的本事,卻還來當一個連非法師都能作好的接線生時,那個角色晃了下腦袋,回答:「我更想知道,為什麼有本事就不會淪落到做這個工作?」

 

 

 

 

 

璽克計算他的店鋪開張需要的錢,還有開張以後持續營運的預備金。奈莫警告他預備金一定要是他預估值的好幾倍,才會符合實際需求。

他算過以後,確定了他需要盡量節約經費。於是他決定店裡能自己做的地方就自己做。

瑟連聽說了這件事,就消耗假期跑到璽克的店來幫忙。

當時璽克正在切門口的山形裝飾板。他明明就是個法師,要把材料切成一致大小毫無困難,卻搞不定這塊木板,切得坑坑巴巴的。圓滾滾的饅頭山丘都要變成刀山了。

瑟連提著一大袋名產(都是吃的)進來,看到璽克的樣子,就走上來笑了笑,伸手說:「給我。」

璽克乖乖的把鋸子交給瑟連,然後就坐在旁邊一面吃一面看瑟連漂亮的沿線鋸開木板,再打磨光亮。

現在他們挺常見面的了,所以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對方一出現就嚇一跳。對現在的璽克來說,瑟連沒預告就冒出來是生活中很平常的一部份。

他們一起敲敲打打,直到黃昏,然後坐在門口吃晚餐,看夕陽。

瑟連指著設計圖,問璽克:「你的櫃檯打算怎麼辦?」

「自己釘釘看。」

「以你的手藝,不要嘗試比較好。我知道有個地方二手家具很便宜,狀況也很好。我去幫你找找看。」

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周圍人們的事情。筍子決定長期留在涅庫卡密納不回來了。阿寇兒調離了班納圖底下,進到專門的戰鬥團隊裡,表示他以後要專精這一條路了。班納圖和回鍋的雅莫薩持續為了幾乎所有的團內事務針鋒相對,跟以前比起來,他們作出相同結論的比例雖然降低了,合作一起把事情完成的比例卻提高了。

班納圖似乎有了合意的副手人選,但是對方是個完全不輸給班納圖自己的棘手人物,這件事還有很多好戲可看。

太陽下山了,瑟連說了再見,璽克也揮手回應,瑟連就回騎士團據點去了。非常自然,而且即使沒有約期,他們也都覺得很快就會再見面。

三天後,瑟連開卡車把璽克的櫃檯送來了。那是很漂亮的原木櫃台,正面有花草的浮雕裝飾,只有一點點磨損,放幾張小卡就能遮住了。璽克相當驚訝:「這多少錢啊?」

「給你當開店賀禮。」瑟連笑容燦爛的說:「放心,不會很貴的。」

 

 

 

 

 

某天凱巳在信裡告訴璽克,遊俠的內部碰到了一些問題,以至於他們可能要像那些一神教一樣面臨分裂。

在他們花了許多時間建立一個以守護多元文化為目標的組織以後,這些當初因為受到真神教摧殘而脫離真神教的人,開始想要摧毀世界上所有的宗教。

由於他們這些人,從來沒搞清楚過艾太羅文化和他們文化的常識差別,他們不明白仙道教是出世宗教,跟激進干涉世間、以凌駕政治為目標的真神教大不相同,仙道教對多元文化並無威脅。於是仙道教也列入要摧毀的名單了。

更糟的是,由於他們搞不清楚艾太羅文化中家和教的差別,無法理解羔恩地文化沒有的「家」的概念,一律視作為「教」,九流十家中好幾家也當成宗教一起攻擊了。最後竟然連光明之杖和聖潔之盾必須消失以「自宗教的蒙蔽中解放艾太羅」的言論都出現了在把埃文薩爾視為假神這點上,他們跟真神教倒是意見一致

那些人說只有沒有宗教的世界才能夠保持多元,所以有必要在全人類的範圍內排除所有的宗教。

凱巳的老師已經說了重話,如果他們想讓自己成為一個沒有宗教的教會,在人類的世界蓋一座最頂端那塊是「科學」的金字塔,他會反對到底。凱巳跟他的老師站在同一邊。

正好與他們相反的,在遊俠之外還有別的多元文化組織,保護多元文化的手法是力挺一切宗教活動,甚至把教徒殺害指出他們宗教缺失之人的行為都合理化成是文化。他們發送最不現代化的經文註釋本到信徒手中,協助逐漸非暴力化的宗教返祖。

他們的行為又刺激遊俠裡的反一切宗教派變得更加激進,凱巳他們雖然還是多數,卻已經無法阻止一些人離開遊俠團體了。

多元文化本來很單純,看似是解決文化衝突的好辦法,現在卻分裂成至少三個以上的「多元文化」,為了哪個多元文化才是真的多元文化而彼此攻擊。

凱巳告訴璽克:「似乎有什麼非常邪惡的東西,比要我們相信這個世界是真神所創更加邪惡的東西,寄生到了我們每個人身上,讓我們每個人都憧憬一個非善即惡的世界。這個傾向即使在我們成為無神論者之後仍然會留存,讓我們到處找藉口成立新的宗教法庭——惟一的差別只是指控巫師換成指控宗教而已。

「他們希望能有一個新的字眼,能夠像過去的『魔鬼』一樣,刺激人們為了遠離那個字眼,去親近『科學』或『理性』(取代了過去神的位子)。他們認為宗教的問題在於非理性,他們要把非理性當成下一個魔鬼去追殺,但這個『非』字同時也剷除了所有可能既非迷信亦非理性,而是處於他們認知之外的文化型態。

「那個邪惡甚至勝過真神的東西,使每個離開真神底下的人,恐慌的尋找一個重新壓在他們金字塔最頂端,可以視作完美無缺,不接受思考檢驗不證自明的真理。這次他們選擇了『多元文化』,等他們因為這條路走到盡頭而拋棄這個尖端時,又會找什麼來重演歷史?

「你說過文化像是森林。我告訴他們,對於一個如同森林一般的文化,不可以因為認識其中幾種主要物種,就說自己能夠『動手把森林改得更好』。但他們堅定的認為所有文化都是金字塔,他們必須去置換最頂上的那一塊——這顯然意味著必須把森林剷除。我擔心,在他們輾碎每個地方,在這個世上再也不剩任何一棵樹木之時,他們都會認為這個世上沒有森林,只有無數座缺乏尖端的金字塔,等著他們去拯救。」

凱巳寫了一個真神教重大聖人的名字。這個人在艾太羅也很有名,但幾乎沒什麼人知道他說過凱巳接著寫下的這句話:「——說:『既然神在和我們說話,那麼思考對我們來說已經沒有必要了。』

他們只是換掉了句子裡『神』這個字眼。就算把神換成無神論,如果他們還是遵循著真神教的邏輯,那他們只是換個教廷統治而已。

璽克寫回信,在信裡告訴凱巳,由於道的性質,艾太羅人在聽到別人說:「只有我們才是真理。」的時候會反感,並且本能的知道,這個人知道的東西不可能是真理,才維持著到現在一神教還成不了氣候的局勢。以這些外國人道家、仙道教不分的情況,這一剷下去,道的概念被視作該拋棄的舊日迷信(這點他們也和真神教意見一致)曾經降臨在垛洲的黑暗時代,才真的要換個名目降臨在艾太羅了

璽克並不覺得一個繼承真神教思維的所謂「科學」能夠贏過一神教,就算真的贏了,幹出的劣跡也不會差上多少的。

不證自明的概念可以散播的比這個字眼本身還快。畢竟本來就是先有概念才冠上字眼的這個概念可以靠潛移默化轉移,不需要字眼。甚至可以說,不證自明這個本來只是數學領域理論的字眼,是被某個已經成形了的文化領域概念挪用來當標記的。是那個概念把不證自明發展到了如今這個不講理的地步。璽克隱約感覺到,躲在這個字眼背後的概念本體,會比這個不證自明更龐大而無理,但現在他還看不清那東西的完整輪廓。

璽克憶起,他和小碴討論廢除死刑議題的時候,小碴告訴他的那些久遠前的事情。廢除死刑運動發源於垛洲,在起跑點上的時候,曾經除了善意之外別無他物,以良知和人類的幸福為理念,如今卻成了把無辜孩子割斷喉嚨獻上廢死祭壇,席捲全球的災難。

凱巳說得沒錯,盤據在那些人心中的邪惡已經不只存在於真神教裡了。這份邪惡並不必然以達尼薩之名以行。即使不再有人信仰真神了,這份邪惡也將持續下去。

碎禦劍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