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_通往店長大人的正常道路

 

 

 

 

 

璽克只有去龍的魔書館借書時會碰到葉茲。她仍然是一副深陷在黑暗的知識泥沼裡挖掘光明的模樣,應該也會一直保持那個樣子,彷彿永恆。璽克對她這樣的生活型態有點羨慕。

她會一個又一個無止盡的確立定律下去,直到得道。

「朝聞道,夕死可矣。」這句話也許是艾太羅法師精神的最佳寫照。璽克當然想更珍惜生命一點,但他完全明白,這是他和葉茲,還有其他古往今來無數法師的心之所向。

 

 

 

 

 

於是在大馬路旁邊拐進去的巷子裡,有一間魔藥鋪開張了。

魔藥鋪招牌上畫著一隻黑色的熊,雙腳站立,手捧魔藥瓶靠在頭旁邊。熊的胸口掛著一個下弦月,黑色的毛皮上畫著星辰。像是夜空框在熊的形狀裡。

魔藥鋪的名字是:墨墨熊魔藥鋪。

店裡所有的熊熊圖案,身上的星星數量都是三的倍數,這是璽克指定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在艾太羅文化裡,三表示無限。

這間店是木頭色系的。店面潔淨玻璃的下方,是一片切割成連綿山巒形狀的裝飾木板,最高處大約到腰。透過玻璃部份可以看到櫥窗裡放著的藥材和各種動物的木頭雕刻:鶴、龜、鹿等等。

門的旁邊有一個兒童用的畫架上放著小黑板,上面寫著特價項目,還畫了另一隻墨墨熊,從右邊探頭伸手進來露面。大字寫著:龍族認證過的安全魔藥。還貼了一張安派特龍形時在店門口和璽克的合照。

門邊掛著一個葫蘆。再往內看進去,深色的地板,原木櫃檯上擺著一台電子稱。幾個不到人脖子高度的矮木頭架子,上面放著一瓶瓶魔藥,也有藥膏。有些魔藥裝在透明玻璃瓶裡,用星星緞帶綁上藤蔓圖案鑲邊的小標籤。有些魔藥裝在深色玻璃瓶裡,瓶子外面貼上一圈跳舞的熊貼紙。有些給小孩吃的零嘴,裝在防摔破的特殊熊熊抱紙筆造型瓶子裡。出乎璽克意料的是,成人也喜歡這個熊熊瓶,還要求加錢換成這個瓶子。

一隻新的第十代迷你可愛蘑菇精(跟初代的重要差別之一是會自己刷牙洗澡)在店內散步。蘑菇帽底下的置物籃裡放了仙楂糖,如果有客人來就跑上去送糖。

牆邊的書架上放著一些關於瀕臨絕種動物的自取保育文宣,新的魔藥學和毒物科期刊。軟木公布欄上釘著一些像是睡覺時間之類的養生守則,依季節更換。

空氣中有艾太羅魔藥鋪的味道。

更往內有一個玻璃包圍的區域,是魔藥的製作區。牆壁上整片都是木頭格子抽屜,整齊的樣子本身就有種美感。上面的黃銅小名牌裡塞著紅色小紙卡,上面用書法寫著藥材名稱,還有一片架子上都是光明之杖檢驗合格的玻璃瓶。

一道凹痕都沒有,乾淨閃亮的石製工作檯,煮魔藥的壁爐和悶魔藥的櫃子,掛在頭上的不鏽鋼工具架,有輪子可以拖行的檢測工具櫃……站在這種種事物中心,正忙著摘草莖,有一頭黑髮的男人就是店長璽克.崔格。他穿著穩重的草綠色法師袍,上面有白色和淺黃色的花草圖騰。

現在是上班時間,客人不多。要等到大家都下班、放學了,客人才會變多。店裡現在除了璽克以外沒有別人。

璽克擦過架子,拖過地,決定休息一下。他坐在櫃檯後面,邊吃饅頭夾蛋配豆漿,一面翻一本過期雜誌,臉上露出一點笑容。

這期雜誌上有刊出墨墨熊魔藥鋪的專訪。

璽克也不知道消息是怎麼傳出去的,這種東西好像自己會長腳。總之在他開店一段時間以後,有魔藥雜誌要採訪他。璽克本來還很擔心是不是新型態的詐欺,結果是真的。而且對方信譽還不錯,並不屬於那些在採訪前就已經寫好報導內容的媒體。

雖然只有四分之一頁那麼多,但璽克很滿足了。攝影師相當努力的把璽克拍成了一個正直向上的好青年。穿著有墨墨熊商標的圍裙,站在架子邊露出笑容。

專訪真的有影響,縮短了這間店需要賠本撐過去的口碑建立期。

但璽克不知道的是,有非常不妙的人看到這則報導了。

他在這個社會上的第一個上司,哈娜小姐。

七年前,哈娜被警方逮捕,身背殺死二十二個人的罪嫌。

如果依照薩國過去的判決,犯下這種重案的人只可能處以死刑,而且從判決確定到執行不會拖多久,至多一年半。

但是因為薩國司法界充滿了廢除死刑支持者,這些人口稱「法治」的原則,雖然法條一個字都沒有修改,判決結果卻已經大不相同。

本案主犯是優蘭夫人,依照哈娜的參與程度,她應該列為共同正犯,但是在廢除死刑風潮吹起之後,「共同正犯」這種會導致受重罰的人數增加的作法,已經被法官們廢除了。

因此本案只有優蘭夫人犯下殺人罪(優蘭已死,無法出面證明哈娜是否有參與殺人環節),重要幫手哈娜犯下的不過是毀損屍體罪。

毀損屍體罪可處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她毀損了多達二十二具屍體,有重判必要。

考慮到哈娜本身有前科而難以就業,為此不能失去優蘭的經濟支援,她協助優蘭是有理由的。

哈娜只不過是一個找不到工作的窮法師,因為面臨餓死危機只好在壞人手底下工作。

因此重判有期徒刑四年。

她已經自由了。

她看到了璽克的專訪,上面有這間店的地址。

璽克坐在店裡,哈娜赫然出現在店門口。

他嚇了一跳,立刻站起來。

薩國監獄以犯人出來時會比進去以前更胖聞名,哈娜也成了實例之一。她現在的樣子,比起當法師助理時那個枯瘦的璽克,好了不知道多少。她穿著乾淨的衣服,但不是法師袍。她的執照總算是被拔掉了,終身不准考照。法院要放過她,光明之杖不會。

「你過得不錯嘛?」哈娜用尖酸刻薄的語氣說。璽克看她的臉皺成一團,好像寫壞了扔掉的廢紙,而她整個人的氣質也像是廢紙。她不能再當法師了,她的學歷就只是廢紙了。

哈娜吸吸鼻子,走到藥品櫃前面伸手摸璽克的商品。

璽克立刻提高警覺,哈娜離開以後他要把那一整櫃的藥品都扔掉換新的。還是關店大消毒好了,天知道她會對璽克的商品做什麼。

迷你可愛蘑菇精走到哈娜腳邊,打開蘑菇帽秀出裡面的糖果,被哈娜一腳踹飛,糖掉了滿地。撞上牆壁以後,跌進璽克飼養水生魔草,也順便當成店內裝飾的大水缸裡,很快沉了下去

璽克決定走出櫃台把她轟出去:「出去,這裡不歡迎妳。」

「你沒有資格決定要不要歡迎我!」哈娜用力一推,把櫃子推倒,魔藥瓶都撞碎在地上。哈娜驕傲的等待魔藥們起交互作用,卻發現那些魔藥液混在一起,什麼事都沒發生。這是「收尾」的效果,璽克精準限制了魔藥的作用情況,因此不會和其他魔藥起交互反應,不管在什麼地方打翻魔藥都不會有危險。

收尾動作是魔藥的基礎,卻也是最難的,璽克做得非常完美,這讓永遠做不到的哈娜怒火燒得更厲害了。

哈娜指著璽克大罵:「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的關係,優蘭夫人就不會死,我也不必!不必過這種生活!」

妳過得還比當年的我好太多了!璽克心想。他知道那些喜好原諒的人會特別照顧哈娜這類草菅人命的人,因此還沒聽過這種人窮愁潦倒的。

璽克低吼:「我也有帳要跟妳算!」他後來才知道哈娜的詐欺前科是怎麼回事。她在艾太羅魔藥裡面摻西藥。「就因為有妳這種人!都是妳害魔藥學處境這麼辛苦!」璽克對這件事非常憤怒。

哈娜繼續罵:「這世界上那麼多壞人,你們幹嘛針對我?不過是混點吃不死人的東西,哪有那麼嚴重?」

璽克已經知道跟這種人講道理是沒有用的了。他不和哈娜爭辯道德問題,直接下令:「給我滾出去!」

「你要負責!你沒有資格不歡迎我!」哈娜衝著璽克一直嘶吼。

璽克只是看著她。很久以前,她對哈娜這種人的存在會非常憤概,並且因而激動,如今他卻發現他還是非常憤怒,但異常的冷靜。就像是火焰從紅色轉成了看起來非常冷澈的藍色,其實溫度比紅色的火焰更高。

也許是因為他終於明白,哈娜這種人在這個時代,將會一直活下去、一直享受下去、一直被社會用納稅人的錢保護下去、一直過著不必被指責的生活、也永遠不必知道什麼是良心。

那些外國人是怎麼說的?公義使邦國高舉——這是個人權使哈娜高舉的時代。

璽克一句話都不說,直接走向魔話籠,打算警察局的報案專線。他才剛轉身,一顆火球就打了過來。哈娜的法術進步了,居然沒有唸咒聲。

那是複合的法術,不是只有火焰。璽克驚險的扭轉身體閃開,火球擊中櫃台。魔話籠被壓扁,櫃台當場碎成兩截,噴飛的木塊打到璽克側腹。他痛到彎腰後退一步。還好緊急護壁有發揮效果,只有撞擊傷,要是插進去就糟了。

他沒想到哈娜會出現。小灰正放在沼澤地裡培養,祭刀不在手邊,他的隨身藥材包裡也已經不放戰鬥用的魔藥成品了。

他抽出法杖一揮,架出護壁。第二顆火球又噴了過來,撞上璽克的護壁居然不是消散,而是往旁邊滾開,把三排藥品櫃都吞進火焰裡。牆壁也燒了起來,

「住手!」璽克忍不住大喊。

「我就是想看你這樣子!你活該!」哈娜高聲大笑。璽克工作室的玻璃爆碎,裡面的石製工作檯被劈裂。

火焰在店裡蔓延。璽克明明就上了很多防火的法術。聽說坐過牢犯罪能力就會上升果然是真的。犯罪者在牢裡會跟其他犯罪者交流犯罪手法,哈娜一定是跟專業的縱火魔學來這些法術。

璽克猛咳,濃煙慢慢充斥這個空間。哈娜擋在門口,把門邊的招牌踢倒,踩在吉祥物熊熊的臉上。

再不出去會死的!璽克好久沒感受到這種危機感了。他連續施法給自己新鮮空氣團,再次加強護壁,然後往門口衝。

「這才是你配得的下場!」哈娜凝聚法術,對準璽克發出攻擊。

璽克用他平常不會用的法術,在自己的右手上附魔,對準哈娜揮出一拳,法力流構成的閃電擊碎哈娜的法術,把法術碎塊反濺回哈娜身上。哈娜衣服上馬上多出很多個燒焦的洞口,她慘叫起來壓住傷口。璽克趁機從她旁邊衝出去,滾到對街人行道上。

已經有很多人出來圍觀了,也有人叫消防隊了。群眾走到璽克旁邊,遮住了璽克。

哈娜找不到璽克,尖聲大叫:「我永遠不會原諒你!」

哈娜施展最後一道法術,伴隨著轟然巨響,璽克的魔藥鋪炸出大量火花,燃燒著的傳單和架子碎片被火焰引發的上升氣流刮上天空,再慢慢飄下來。火舌穿透屋頂,然後把屋頂拉下去吃掉了。

哈娜一面大喊大叫一面跑掉了。她是法師,這裡沒人攔得住她。

而璽克全身都在痛,他勉強坐起來看著曾是他的魔藥鋪的火柱,腦袋裡一片空白。

碎禦劍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