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22 Sun 2014 10:48
  • 後記

後記

 

 

 

故事到這裡完結了。雖然璽克的故事還沒結束,但我就寫到這裡了。這裡是我最初預定的結束點,除非有什麼情況,否則接下來的部分我當初並不打算寫完,既然目前的情況就是沒有出現會讓我寫下去的條件,那就該在這裡收尾了。

這部作品挑戰了太多已成定局的正確答案,和太多已成常態的政治正確。既不遵守小說要比現實『更』合理」的基本法則,也完全不把引起廣泛共鳴的基本技巧「(只)批判已經廣為人知的錯誤」當一回事。

賣點什麼的,除非我會寫得很高興,不然還是閃邊去吧。批量製造的劇情樣板,除非我喜歡,不然好用也不干我寫作的事。

聽起來我應該寫得很輕鬆,不過實在不是這麼回事。

之前有讀者說這部的更新速度不科學,他說得對極了。

我是直接帶著破七十萬字的積稿開始連載,才能一天一更的。

這部真正的創作速度是四個月一集(十萬字上下)。即使在這種速度下,還是有腦力耗竭,需要休養生息的感覺。

總而言之,這是一部相當讓作者費心的作品。能夠在書中呈現,讓讀者看到的東西,只是我所準備東西的冰山一角,其他部分都成了熬湯頭的材料,形成滋味但看不到實體。

在台灣出版過,腰斬了。在電子書城上架過,書城倒了。如此這般的重複證明,我的運氣果真是從小到大都沒有改變過。惟一改變的,應該是我本人變得越來越頑固,越來越不肯一不走運就放棄。

能夠把他寫完,對讀者,對璽克,和對我自己來說都有了個交待。

 

 

 

 

 

既然是最後了,就讓我囉嗦一下吧。有些東西對某些讀者來說沒有必要知道,但是某些人會想要知道。以下全私貨。

我想,進行一個小小的測試,問:裹小腳是中華文化的一部分嗎?

我想很多人都會回答:是。

但是改成問:把懂醫術的女性定罪為女巫,然後燒死,是西洋文化的一部分嗎?

我想大多數人會說不是,還有些人則會陷入猶豫,不知道能不能說這是文化。畢竟從來沒人稱這是西洋文化。

事實上,前者在華人社會裡已經普遍認定為錯誤的,也就是所有人都認為,這部分即使是文化,也是該剷除的部分。但是後者,在西方社會是有不小的一群人至今還在維護他,導致為女巫洗清污名的運動窒礙難行。

中國人可能會想像,女巫清洗汙名運動一定超容易達成任務,紀念碑申請書交上去就一切順利了,事實上,這些運動者不斷碰到各種明的暗的妨礙,他們的請求經常石沉大海。

一個已經被拋棄乾淨的東西算是文化的一部分,一個還黏在上頭清不乾淨的東西卻不算是文化的一部分?

對我來說很容易就可以看出來,當代人在討論中西文化時,並沒有用同一個標準看待雙方。西方人只有美善的部分算是文化,中國卻是全部,包含惡劣的部分都算是文化。顯然,「西洋文化」和「中華文化」這兩個詞裡,當中的「文化」字眼,使用了兩種不同的涵義。

在這種情況下做文化比較,並不公平。

總之這個問題引發了糟糕後果,這導致了把河豚當成香魚料理的場面。西方文化裡其實存在著猛毒內臟,像是暴力經文(砸爛異教徒的嬰兒之類的),但是因為把這條河豚當成香魚,告訴大家:「這條魚全身都可以吃,而且一定要連內臟一起煮才能吃到美味之處。」導致滿地都是被毒死的屍體,居然還沒人發現問題出在那條魚的料理方式不對。

那些吃了河豚兩千年的西方人,他們自己會用熟練的手法把內臟清得乾乾淨淨才下鍋,他們已經被毒死夠多人了,知道哪裡不能吃。

但我卻看到同胞們還在堅持要整條下鍋。

為何會如此,有一個可能原因是那東西真的太爛了,所以當初把西方文化引進東方的那批人都跳過那東西,不想引進,覺得引進好的部分就好了。結果不知不覺的塑造了西方文化好像只有好東西的形象。再加上正在講道理的西方人用到不證自明(以及其他所有劇毒內臟)的機會很低,即使用了通常也是作為「顯而易見」的涵義在使用(這是不證自明的一個常見衍伸用法。所以即使看到有人用不證自明這個字眼也不必馬上強烈反彈,他可能是覺得這個字眼是西方人在用的,感覺很潮,拿來代替顯而易見使用而已),而中國人對沒在講道理的西方人不感興趣,所以接觸的機會也少。

然而隨著「西式不講道理」流行起來,這東西出現的頻率會逐漸增加。畢竟這是個終極解答,能夠解決一切思維上的「阻礙」。不想講道理的人很難拒絕他的吸引力。

由於這種東西不會直接進來,我是先在各個不同的領域發現微小的,共通的異樣思維,才注意到西洋文化背後和中華文化思維有巨大差異。為了找出這個巨大差異到底是什麼樣的差異,我在知識上兜了很大的圈子,到處在各個不相關的領域撿拾碎片,一個不小心就挖到了一堆我過去沒在書上讀到的東西。

西洋文化的真面目和一般人對西洋文化的印象差很多,那個文化有很多彼此矛盾的面向,透過積極相互攻擊來維持平衡。這種模式和尋求集大成之道的中華文化是完全相反的。

他們是由多個互相衝突的(各自的)中心思想交鋒構築起來的。依照交鋒的結果,去決定那個時代的中心思想(這也使得每個時代的中心思想大相逕異,很多情況除了用同一個字眼去稱呼中心思想之外,內涵根本是兩回事)。

所以結論,我反西化嗎?錯,我覺得有很多好東西該引進來。比方說假說和定律的概念(這個是有固定涵義的東西,惟一的問題在很多人不知道其涵義),很多受西式教育的人都沒搞懂這點,但這是超好的東西啊!(還有很多人故意不讓別人搞懂這兩者的概念,好利用種種不可靠的科學理論控制他人。很多人會故意把假說稱為「理論」,加以混淆。那些人不讓民眾知道,假說不過是科學家提出的「可能答案」。假說大可以天馬行空,也不要求經過任河驗證。定律才要求嚴謹驗證)

河豚肉相當鮮美,但我不想連劇毒內臟一起吞下肚。

更何況,直接連到西方人的地盤去翻文章就會發現,把河豚當香魚賣並不是全體西方人的共識。

有一群西洋人,他們覺得是寶物的東西,在自己的文化圈裡節節敗退,認同他們的人越來越少。因此他們急著找還沒學會教訓(吃河豚的人不夠多,還沒被河豚內臟毒死大半人),還不知道這東西多毒的新天地,把他們的「寶物」在那裡紮根。

有一群西洋人,則是很清楚自家內臟有多毒,而且覺得滿地屍體的新天地有助於供他們掠奪操弄,所以故意協助把河豚當香魚賣。

還有一群西洋人,他們看的很清楚,自家文化中惡劣的影響力正在全球擴張,因此他們要阻止這件事。他們知道,如果不阻止這件事,他們遲早要承擔後果。

有一群西洋人,在異文化裡找到自家文化裡沒有的智慧。他們希望異文化能在這個全球化的時代裡保住自己的瑰寶,反過來分享給全人類,為此努力。

那些從崇洋媚外裡得利,為此打算維持這股風潮的人會說,批評西方文化就等於討厭洋人的全部並且全面裹小腳。錯。

我和前兩者為敵,和後兩者為伍。不只是讀自家的書,西方漢學家與哲學家的觀點也給了我很多幫助。

正如道無處不在,因此人人都可能發現道。文中的諸多批評都有複數(而彼此間並無往來)的提出者,包括許多西洋人。

甚至有我自己想到,寫完發表以後,才發現原來有人早我幾十年就發現這件事了,真的不要以為世界上眼睛雪亮的人只有自己一個啊。

所以,就算叫我閉嘴也沒用的。假如現在看起來好像只有我一個人這麼說,那不過是時間還沒到罷了。

若非西方人在文章裡提到相關事情,我恐怕不會發現(或是要再過很久才會發現),在道教廟宇裡能拿到佛教經典,如此異教共生景象,在地球上竟然不是常態。對過去的我來說,這件事習以為常到根本無法想像這種事不存在的地方,也覺得理所當然到根本不會花費精神去使這個情況得以長久持續。

在很多人身處的環境裡,異教(以及同宗教的異教派)之間盡一切可能消滅對方,只能靠法律避免他們互相屠殺。情況嚴重到他們甚至會認為,世界上不存在沒有排他性的宗教,所有宗教必定都把指責別人拜假神視為信仰必須的一部分。

 

 

 

 

 

在這個西化的時代,到底是要選擇繼承達爾文(提出演化論)的精神,對當代佔據重要地位但錯誤的觀念提出挑戰,還是要繼承歐文(達爾文的對手,捍衛神創論)的精神,因為那東西在西洋文化(在某些人嘴裡稱作人類文化,並且說成和歐文眼裡的神創論一樣不可挑戰)裡佔很大位置,就盲目支持到底?

許多歐文的繼承人現在還在西方社會盡一切努力想取回往日榮光(在達爾文的繼承人和他們爭鬥的過程裡,產生了達爾文魚和飛天義大利麵神教/Flying Spaghetti Monster。我很建議人們去了解一下這些事。之後應該就會明白一件我很清楚的事情:我在本書中對西方文化的批評,跟他們自家人比起來,根本是小巫見大巫),所謂的現代化,難道意味著把這些傢伙也一起引進,並且讓在西方遭到圍剿壓制的他們,在我們的地盤上繁榮昌盛?

是達爾文還是歐文?我選擇了哪個已經夠明確了。

 

我為什麼會有這些想法的部分說完了,再來說「為什麼我把這些東西放進小說裡。」這是兩件完全不一樣的事。畢竟我也會寫論說文(部落格上才有,大陸讀者要翻牆才能看到),我大可寫成論說文就好。事實上我的論說文讀者搞不好比小說還多。

這都是璽克的錯!(用力指)

我不能接受的,是為了讓小說好看,或是為了作者自己方便,就扭曲人物個性。

偏偏璽克的個性就是會去鑽研這些事,擋都擋不住。讀者們只能透過我的描述去了解璽克,所以可能會以為是我把璽克寫成這樣的。但身為作者,我很清楚,璽克他就是這樣,我拿他沒辦法。

他就和地球上各個角落和我得出相同結論的人一樣,他是會憑自己的力量挖到這東西的那種人。我不能為了讓自己好寫一點(璽克不是時時刻刻都和我意見相同,但總的來說,他是我會願意交流意見的那種人),就扭曲他的個性。

他是會發展高度理論,將所處世界理出條理來的人。我不可能阻止他這麼做。

假如我能寫完黑暗學院篇,之後才來寫求職篇,這些特質也許更明顯,但既然寫作順序已經是這樣了,就算了吧。

以他的個性,又被「宗教」摧殘了七年,不會對真神教有意見才奇怪。

換個主角就不會有這個問題了,但是我在選了璽克當主角以後才發現這個問題,來不及了。

假如這套書沒有腰斬,是收費作品的話,我會不會收斂一點,至少把本書的走向商業一點?或許、可能、大概,未必會吧。畢竟不管是我還是璽克都很頑固的。

總之璽克這種個性的人是主角已成定局,這套書腰斬了,也已成定局。想寫商業作品,大概要重頭寫個新作才有可能了。下次要記得選一個比較少用腦,比較少花時間思考的主角。

這部作品能不能和網站簽約之類的,我不是很在乎,在確認簽約一定要交出(比完整還要完整的)完整版權後,想到交出這些版權會導致的種種發表上的不自由,以及假若三度腰斬將會後果嚴重,整個書中世界都失去的風險,我決定不簽了。(所以不要破費打賞了,我收不到的)

 

再來講寫作手法的問題。很多時候我可以寫得更好看,但是為了配合作品,我不去那麼做。比方說全書最囉嗦的那一段,道的概念,其實我也可以用現代的方式去解釋,但是我選擇了古人的解釋方法,盡量忠於道德經的原始面貌。因為那一段璽克本來就是在講艾太羅文化是怎樣的。我所能提供的思維方式,不是璽克的思維方式。

這是作品賦予作者的限制,我不能打破他。

要以現代的方式重述這個古老的概念,以後,哪天,也許有機會吧。

在第三集裡,我根據不同的反廢死人士對廢死的不同看法,讓每個角色說出以他們的個性,碰到這種情況會有的想法。裡頭其實只有一個人是和我看法相同,讀者可以猜猜看是誰。不是璽克。

闊啥和戴姊也呼應了支持廢死派內部的基本分裂。一派無止盡的往前衝,一派則察覺路線需要修正。現實中哪一派佔了上風應該不用我說了。

這個時代有一派人認為,好的小說意味著遠離現實的小說。我想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心目中好小說的標準,每個人看書的口味不同(並多多少少為了捍衛自己的口味付出努力)是正常的。

對我來說,每個故事各有其標準,就像每顆種子本該長成不同的植物,法師三定律的標準就是這副樣子,而我不打算把他當成別的作品(其他品種的作物)來寫(栽培)。假如他不能像別的作品,那正是他的價值所在。

這套書的作者一直都只有一個人。編輯幫我校稿,但是對要放什麼內容並沒有提供任何意見。一個人的能力畢竟是有限的。取水滸傳的書評來說:「若非世間先有是事,任憑文人面壁九載,嘔血十升,焉能至此哉?」

曾經有過我把小說寫好以後,現實中那些傢伙居然幹出了超乎我想像的誇張事情,只好修改內容來配合他們的程度。

就科學的角度來說,人只有在機率極低的情況下會這樣連續倒楣,也就意味著,只要人類夠多,就會有人連續倒楣。

璽克住的那顆地球人很多。我住的這顆也是。

璽克碰到的事情不是薩拉法邑朵的常態(如果是常態就不會上報了),但有人碰到並不奇怪。

雖然好像還有很多話可以說,但一時間也想不到。

我再說一次出版第一集時說過的一句話:「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有一件事,從讀者給我的留言內容看來,這對他們來說是常識,應該不需要我來說,但看在完結的份上(以及看在這麼基本的道理,居然還有一堆推銷自家神聖經典的人拿「真理」反對上),讓我在後記裡留下本書最大的廢話吧——

——讀我的書的正確方式,就是不要只讀我的書。

我們有緣再見。

 

 

 

 

(以下開放登入留言)

碎禦劍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偽善
  • 作者您好,我是大概兩個月前開始接觸這系列的,很開心能看到這個兼具壯闊和本土味的冒險故事。
    能在今天看到璽克的冒險告一段落讓我非常高興,在最後呼應回前面幾集的手法也令我相當驚訝(不過我幾乎忘記闊啥是誰了,有點汗顏)。總之,璽克這個不幸的善人能在最後有個好收尾,真的是作為讀者感到最欣喜的事。
    期待您的下一部作品。
  • 謝謝:D

    碎禦劍獅 於 2014/06/22 22:33 回覆

  • 米諾斯
  • 作者大大您好。
    自從我在國三那年買了實體書第一集,就一直(斷斷續續)追到現在。
    現在我要上大學了,這個故事也告一段落了,感覺好不捨 QWQ
    總而言之,謝謝您給了我一個那麼好的故事,在這些年陪伴在我身邊!
  • 也感謝你陪璽克這麼久:D

    碎禦劍獅 於 2014/06/22 22:33 回覆

  • 悄悄話
  • paril
  • 希望有緣能再見,謝謝你的揮灑,讓我有更多的想法與火花。
  • 謝謝:D

    碎禦劍獅 於 2014/06/22 22:32 回覆

  • 悄悄話
  • 羅俐纖
  • 在璽克出版第一集時,被副標題和簡介吸引,猶豫再三後還是決定買下來,之後一直追到現在,能看到這部作品的結局真的很高興。
  • 謝謝:D

    碎禦劍獅 於 2014/06/23 13:47 回覆

  • 一三 伍
  • 我很開心是在今年接觸到這本書

    有幸看到完本

    謝謝你寫出這麼精彩的故事

    內容都很值得省思

    希望有機會再看到您的新作品

    並對於無法購買此書,
    以做為感謝創作這事深感遺憾

    謝謝
  • 謝謝:D

    碎禦劍獅 於 2014/06/23 22:07 回覆

  • graynight
  • 恭喜完結
    我是今年中才看到的讀者
    作者的思想和批判很吸引我
    有許多能深度討論的地方
    話說真的沒有出版社願意?
    想收藏實體書......

    蓋亞感覺還不錯
    之前追的某作者也是合約跟出版社有問題
    後來是蓋亞整個接手
  • 謝謝支持.
    目前沒有繼續出實體書的計畫ODO/

    碎禦劍獅 於 2014/07/14 21:03 回覆

  • bighth17751
  • 可以用鍵盤打字真是太開心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www\
    很早就想來弄個無所謂的感想了,不過還是想等到完結了以後再說點什麼。
    青菜蘿蔔各有所愛。對我來說,《法師三定律》絕對算是輕小說界中的神作之一。所以這篇書評必然是用大篇幅來講它和作者的優點的www

    從冒天開始追,<璽克•崔格>用它如同西方奇幻作家的文風吸引了我。它擁有不輸任何暢銷輕小說的故事情節與一般輕小說沒有的獨特宏大世界體系。
    BOOK11的<再臨>開始,能看出獅獅已經開始解開了一些鐐銬。文字依舊明瞭易懂,但已經走出了輕小說一般用來速讀的親(ㄖㄨㄛˋ)民(ㄓˋ)風。私貨越帶越多,變成了主要特色之一。
    蕭邦的音樂有個名號,「花叢裡的大砲」,我覺得獅獅可能就是輕小說這片後花園裡的修竹,在茫茫雜草與氾濫的繁花間突兀而立。
    或許人們來到花園裡不會想看竹子吧。古時候一般人也大都賞花,只有文人雅士才觀竹,古今無異。
    輕小說這種東西,對我來講是用來放鬆用的。想睡覺的時候看一點能振奮精神,看書看累的時候看一點能轉換思考。不過現在的許多輕小說(尤其是網絡小說)只能說像是垃圾食品一樣,對人造成壞處(中二病之類的?w)但因為啃起來很方便又刺激大家還是喜歡吃。我覺得,如果能在赫塔米勒跟課本之間能有本《法師三定律》那就再好不過了。(對我來說具體一點就是,因為書中的內容很豐富,所以看起來很過癮,一天一點就夠了,不會上癮或者一定要看完才能睡影響學習w)

    艾太羅的世界,與現實世界有許多相似之處,卻又獨立於現實世界。含有魔法等迷人的背景因素只是這種獨立的一點原因,更重要的是它的虛幻性。這是一種根源於小說本質的魔力。我認為,不管是什麼小說,採取怎樣的方式去構築怎樣的虛擬世界,最終都是要通過虛幻來反映現實。很多輕小說作者與讀者都已經忘記了自己的世界,靠著虛幻的養分生存,我覺得這有點危險。
    所以我希望,迷失在花叢中的人,能抬起頭看到更多的竹子。
    我更希望,能有更多的竹子能讓我啃~(咱是熊貓啊嗚嗚~

    以下是個人意見(以上也是w),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所以才要說出來~
    獅獅比較擅長通過人物的交流談話來表現一些觀點,比如吵架、寫信、聊天等。有些時候會覺得某些部分過於生硬。(雖然你上面有說到,不過我覺得不是內容而是表現手法的問題)不過這種不藝術化的直白也蠻可愛就是了(什麼跟什麼啊)
    另外,能夠融合政治、法律、時事、宗教等主題當作配菜,我覺得這是台灣人的專利唷w


    最後感謝獅獅,即使這本書如此難產還是給他產完了!
    也希望能看到更多很棒的故事~要加油~www

    PS.一開始看到換了書名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是冒天的簡介:「沒錢、沒車、沒房」。/w\我對不起闊霍蓋姆凱惹勒等有錢法師~
    再PS.真的只有我覺得闊佬的名字很好記咩......
  • 熊貓啊ˇˇˇˇˇˇˇˇ
    我也覺得那是台灣人的專利,這座島不管是歷史還是位置都很獨特ODO+

    碎禦劍獅 於 2014/08/01 17:00 回覆

  • 林佑昕
  • 真的很好看,好看到想推作者去集資網站出版實體書...
    好書就像是不起眼的神器一樣。
  • 謝謝:D

    碎禦劍獅 於 2015/07/21 18:58 回覆

  • Zhunhan Tsai
  • 前面幾集是真的滿好笑又好看

    我喜歡這種日常生活中的荒誕與滿滿的嘲諷感

    不過到了後期的某些橋段 我自己的閱讀經驗是這樣

    會突然讓人看得很「出戲」 有種突然被抽離開來

    沒辦法完全投入在作者的故事中的感覺

    這實在是很可惜的一點 不過整體來說 還是很棒的小說!
  • 謝謝:D

    碎禦劍獅 於 2015/10/12 18: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