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看到這篇文章。裡頭聶永真說的話讓我心有戚戚焉。

http://finnandalso.blogspot.tw/2014/08/51.html

      ......關於評價,這幾年我終於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他是一種無論你想如何地活出自己,隨時都還是會有大便跟雞蛋朝你飛丟過來的「我思故你在」。
       
有時候我多希望世界是平等的,如果我們同是設計師、假設我們都具有很好的taste和能力、被放在同一條船上、同一時間做同一個案子有同一個客戶面對同樣的難題,這樣的輿論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讓我想到一些璽克結局時發生的事情。在將近結局時,我寫了一段日子和平歡樂滿足什麼事情都很順利的橋段,結果——

——有讀者跳出來宣布他不看了。

理由是「我知道作者想給璽克一個好結局,但是作者的思想改變了。」

等到結局出來以後,在許多結局評價(對廢死高級黑,結婚遁,璽克有保險嗎等等)中,又冒出來一個跟之前正好相反的聲音:「作者你就不能給璽克一個好結局嗎?非要這樣讓他幾近一無所有?」

很有趣。我寫璽克終於過上好日子,會有讀者不滿到拒看,我寫璽克回到倒楣人生,也會有讀者不滿。

說真的,世界上不可能找到一個美人,是全世界每一個人都說他美的。

因為不管怎麼結局都會有讀者不爽,有一陣子還流行開放式結局,讓讀者自己腦補,結果讀者又不爽開放式結局了,吵著還是要有真結局(也就必定會讓至少一群的讀者不爽)才好。

對我來說,讀者如果腦子裡已經很清楚他想要看到什麼情節,那還要我寫出來作什麼呢?他自己去做同人誌不就好了嗎?小說的創作門檻又不高。

我認為作者自己心裡要有作品完整面貌的概念,不能被讀者牽著走,到違反作品藍圖的程度(何況,對於讀者想看什麼,常常是編輯比讀者自己清楚)。發表小說畢竟是種讀寫同樂活動,完全不管是不行的,但卻不能看得太重。

有一種說法是,小說家心裡有一個完美的讀者形象,而他為了那個讀者寫作。我覺得這挺接近我的看法的。

女為悅己者容,小說家也是這樣。為了追求那個完美的讀者,所以費盡心思把一堆不會動也不會發出聲音的墨水,排列組合出豐富華美的面貌。

 

20140829

碎禦劍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