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_墨墨熊魔藥鋪再次開張





奈莫按了門鈴,等了一下,對講機接上了。他對著對講機說:「是我奈莫!」門就打開了。

這是一棟平凡的公寓,他爬樓梯上去。

樓上的門也已經開了,他直接進去,順手把門帶上。

裡頭是很普通的住家。只有一些最基本的家具,客廳放著許多大紙箱,有些已經打開清空了,有些則否。

璽克從裡面的房間走出來,從紙箱裡拿出一堆盒子,又走進房間裡,奈莫跟了上去。

這間房間裡滿是簡單的木頭櫃,璽克把盒子分門別類一一擺上去。

奈莫又去別的房間轉了一圈,回來說:「這地方還不錯嘛。」

璽克手上動作不停,回應:「嗯,瑟連介紹的。很乾淨,環境也單純。」

「舒伊洛奴回去了?」

「嗯。招牌畫完了。」璽克抽空用下巴比了一下角落的三角立牌,上面畫著一頭開心的墨墨熊。

「我也可以幫你介紹房子的。」奈莫自己找了椅子坐下。

「你那是給人作特殊營業用的地方吧。」

「我也是會認識正當出租的房東好嗎?」

一隻蕈傘上有焦痕的迷你可愛蘑菇精走過奈莫腳邊,在角落的專屬小墊子上坐下。它抬起頭看著奈莫,以類似磨牙的方式顫動傘蓋,藉此發出猛犬威嚇人類時的嗚嗚聲。

奈莫不知道該不該提醒璽克,他的蘑菇精有凶暴化的跡象,想想還是算了。

距離墨墨熊魔藥鋪燒毀,已經過了三個月。

為了決定該怎麼處理這件事,在璽克周圍起了很大的騷動。





三個月前,在法師執業管理局辦公室,璽克的親友一個個到了。

「我想了又想、想了又想,璽克,跟我回龍巢市吧。」安派特說:「人類社會太危險了,還是住在龍附近安全。」

璽克無精打采的坐著,沒說話。

「也有其他有龍的城市吧。不一定要回龍巢市。」奈莫代替他說話。龍族很團結,安派特收養了璽克,所有龍都會保護他。

「應該接受騎士團庇護,徹底根絕被尋仇的危險。」瑟連說。

「你有沒有想過騎士團裡就有不少人想找他尋仇?」還是奈莫回答的。雖然以騎士團的紀律,不太可能真的對璽克動手就是了。

小碴說:「璽克,還是你要住到我家來?」

「然後天天跟萊爾諾特女士打照面嗎?那會得胃潰瘍的。」奈莫說。

舒伊洛奴握著璽克的手,也沒說話。她在等璽克自己開口。

「我在想,」璽克緩緩的說:「我那塊地怎麼辦?」

所有人沉默的看著璽克。

「房子燒了,還有貸款。」璽克小聲說。地他是買下來的。

「以你的財務狀況,也只能轉手賣掉了。理賠可以讓你不破產,但是你付不起後續貸款。」小碴說。

「如果你還在這裡開店,哈娜就一定會再次找上門。」瑟連說。

「如果一定要開店,我的窩,庭院可以讓你開店。」安派特趕緊說。

璽克沉默了。

奈莫站起來,站到璽克前面,把他戴著的,天青色黏上白雲團的尖頭寬沿帽放在璽克頭上,遮住了璽克的臉,說:「你還不想放棄,是吧?」

帽子動了動,可以判斷應該是璽克點了頭。

「這股頑固勁到底要到幾時才會改——」奈莫搔了搔頭,嘆口氣,接著兩手扠腰,說:「我放心了,你還是老樣子。

「沒問題的,這次有很多人幫你,你想做什麼一定能辦到。只是你必須清楚的告訴大家,你到底要什麼?不然的話,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幫你。」

帽子停止了一段時間,才又開始動。帽子底下的人說:「我想要平平凡凡,隨處可見的魔藥店。」

「那麼,我們會全力幫你。」奈莫抓著帽沿,把帽子往下拉。

大家分頭行動。璽克沒回龍窩,住進了聖潔之盾在這座城市的據點。

五天後,莉絲娜跑來告訴璽克:「你不用擔心那個女人了。」

璽克當時愣住了。隨即明白莉絲娜說的人是哈娜。

「不用擔心了,她不會再出現了。」莉絲娜又說了一次。

璽克用狐疑的目光看向一起來的奈莫。

「我不知道根據在哪,不過她是惡魔,我想她大概知道些什麼。」奈莫說。

「你覺得怎樣?」

「你就相信她吧。」

雖然沒有證據,但璽克的確放心了。不是從奈莫告訴他相信莉絲娜的時候開始,而是最初,莉絲娜開口告訴他不用擔心的那一刻,他就沒有原由的安心下來了。彷彿在莉絲娜說話的同時,還有另一條管道,用語言以外的方式告訴他最重要的事情。

於是璽克不賣地,也不離開這個城市了。

瑟連聽到璽克這個決定的時候,問他:「奈莫怎麼說?」

「他不反對。」

「那我也不反對了。」瑟連說。

璽克不知道瑟連知道多少,但他覺得瑟連應該多少知道一些事情。

小碴先是嘆氣,然後笑了。安派特讓璽克抱著長長毛毛的脖子安撫好久。





如今,在瑟連介紹璽克租下的公寓裡,璽克準備讓魔藥鋪再次開張。

「這個。」璽克忙到一個段落,拿出一份文件給奈莫:「小碴擬的投資契約。」

「都跟之前談的一樣,沒有偷改哪裡吧?」奈莫掏出筆,搖著筆桿笑說。

「你當然要自己確認一遍。」璽克笑說。

靠璽克自己的財力,已經沒辦法再次開店了。

奈莫決定投資璽克的魔藥鋪,當他的合夥人。他本來就在準備離開黑市了,璽克這件事正好給他一個機會。

「想不到,我們還有並肩戰鬥的時候。」奈莫檢查完兩份合約,簽好名,交還給璽克檢查。

「我們真的拆夥過嗎?」璽克笑說。

「你說沒有就沒有囉。」奈莫聳聳肩。

璽克繼續整理東西,奈莫開始在屋子裡東摸西摸。

他摸到窗戶上嚴嚴實實的防禦魔法,當中有不少游走法律邊緣,可說是已經踩線的東西。

之前的墨墨熊魔藥鋪,並沒有用到這些魔法。那裡的一切哪怕是私人空間也絕對合法。

那一天,哈娜燒掉魔藥鋪那一天,同樣也燒掉了璽克心上的某些東西,那些東西有許多是奈莫認為不需要的。

如果那一天,哈娜在現場多待一分鐘,再和璽克交手哪怕只有一擊,璽克必定會殺了她——就算現場有很多人會看到這一幕,會徹底粉碎他作為平凡魔藥師的形象,如果事情鬧大,璽克的先天死靈師和前邪惡法師身份很可能會跟著曝光——就算璽克已經不想殺人了。

離開黑暗學院以後,璽克一直在追求的,和他真正想要的,其實還是有差距的。為了保護真正要的東西,什麼時候應該堅持道路,又該在什麼時候捨棄掉一直以來追求的東西,璽克在那時候學到了這件事。

如今的璽克,已經能對這樣的事情作出判斷。

仔細想想,奈莫覺得,他其實一直在等這一刻。等這個傻傻的傢伙醒悟的時候。只有到了這時候,璽克才追上了奈莫,他們也才能恢復為對等的夥伴。

璽克沒有變,他只是成長了。

不過,奈莫覺得幸好璽克不用出手殺人。否則,這樣的成長代價未免太大了。在這件事上頭,璽克難得運氣不錯。

「我說啊,我們偷偷的來賣愛情靈藥怎麼樣?」奈莫轉頭,對璽克說出這個很久以前的提案。當時璽克還是法師助理。

「那違法,不可以。」璽克擺了一下頭。

奈莫大笑。





接近黃昏時,璽克和奈莫提著招牌和一箱箱的商品下樓。他們碰到住在一樓的老先生。那個柱著拐杖的老人,開心的和璽克談論,璽克送給他的痠痛藥是如何的好用。

談話的間隙,奈莫和老人目光相接了一下,他心裡某個地方起了反應,彷彿被針輕輕碰觸了一下,沒有刺傷,但感覺到危險。

這老人肯定是聖潔之盾的一員。對方也知道奈莫的身份,所以故意透露給奈莫知道。

奈莫沒有表現出來,只是想起璽克剛剛才說這裡環境單純,現在看來也不完全如此。

還有其他人,也和璽克一樣醒悟了。

奈莫嘴角掛起微笑,轉身慢慢走。璽克追上來,問:「怎麼了?看你笑的。」

「沒什麼,時間的力量太強大了。」

他們看到路上的行人。坐在嬰兒車裡被推著走,對著世界咿咿呀呀的幼兒;穿著制服,下課回家的學生;畫了漂亮的妝,在路邊等待情人的女子;一對夫妻懷中抱著小狗,有說有笑的走過;一個老人坐在輪椅上,讓人推著走……

「我在想——」璽克開口說。

「嗯?」

「我一直都在追求平凡的人生,可是會不會,其實所謂『平凡的人生』根本就不存在?

「會不會,我一直都以為,過著和平日子的這些人,他們也都在自己的生命裡作戰?

「其實沒有人的人生是平凡的。

「每個人都掙扎著,努力贏來平凡的每一天。

「他們的故事如果寫下來,也許也是有著驚濤駭浪吧。」

奈莫沒有正面回答,他說:「如果有人的人生是從頭到尾平凡,沒有任何波折的,我還真想見見那個人。」

璽克微笑:「真有這種人嗎?」

兩人後面跟著一隻蘑菇精走在路上。

在曾經有著獨棟魔藥店的地方,已經整平的空地上,一架簡單的攤車在那裡等著他們。他們會掀開覆蓋著的帆布,立起招牌,擺好商品,墨墨熊魔藥鋪開張了。


(完)

碎禦劍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d4140803
  • 超驚喜的番外!!起點明明顯示多了這一章但點進去一直顯示書籍不存在==,好在這裡有(抱歉發錯在另一篇,有點太興奮了)
  • 小事,多的留言我刪掉就好:D
    很高興有帶給你好心情:D

    碎禦劍獅 於 2015/12/12 05:10 回覆

  • Darkhomo
  • 这么好的小说腰斩了真可惜,这是我在网文里看到最好的小说了,作者 加油。
  • 謝謝:D

    碎禦劍獅 於 2016/02/15 15:28 回覆

  • 映德
  • 平凡
    往往只存在自己的想像中

    往往
    自己才能真正看到真正的自己
    只是
    因為與相像的落差太大
    而建構出一個完美的幻想
    並且陶醉不已
    反而錯過了很多

    也許
    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英雄
    只是
    拯救的人應該是自己
    不是別人
  • 映德
  • 祝璽克重新開張
    堅持下去,也許,長路漫漫
    一個人,走得快!兩個人,走得遠!

  • :D

    碎禦劍獅 於 2016/03/03 13:52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