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情誼

在生下第六個孩子,家中老么小碴之前,萊爾諾特的第二胎和第三胎都是雙胞胎。

第三胎的兩個孩子自小身體就不太好,長大以後才改善。

所以小碴還小的時候經常有的記憶,是爸爸整天為了二哥和三哥忙碌,盯著吃藥量體溫、配合他們的身體情況做特別的飯菜什麼的。他們打個噴嚏,爸爸就會緊張不已。

跟二哥和三哥相較之下,自己就有點被忽略了。

有一次感冒流行的時候,兩個哥哥先出現咳嗽和輕微喉嚨腫痛的徵兆,爸爸緊張的帶著兩個孩子趕去醫院,過了兩個小時,看完醫生回家後,才發現留在家裡的小碴發高燒了。

他們出門前就已經開始燒了,但小碴沒有機會說。

萊爾諾特工作忙碌,不會經常在家。大哥的年紀和其他兄弟差距比較大,會在外頭和年齡相近的朋友一起玩。大姊二姊雙胞胎是彼此的玩伴。

相較之下,小碴落單的情況多上許多。

常見的情況是,大哥在同學家玩(雙方家長打過招呼了);兩個姊姊佔據了一個房間搭建他們的城堡(有時會擴建到三個房間那麼大);爸爸忙著照顧二哥三哥或是辦公、做家事;小碴就帶著一本故事書坐在爸爸附近,等他事情告一段落,有空檔聽自己說兩句學校生活的時候。

說不寂寞絕對是騙人的。

小時候的他和成年以後的他大不相同,絕對不屬於「班上的風雲人物」那類人。雖然不至於被欺負,但朋友的數量也沒多到足以成群結隊。就是很普通的有著幾個在學校一起活動的同學,很普通的有著比平均值好一些的智育成績,很普通的在體育考試中合格。嘉獎跟懲戒都沾不上邊的普通的小學生。

甚至還被導師在聯絡簿上評價過:有點畏縮被動。

由於家教良好,即使家世極好也沒有驕氣,卻也不會顯得特別。仍然是很普通的氣質。

他想要的也不是拯救世界或統治世界(或兩者一起來),而是很普通的東西。

 

小碴七歲那一年的生日,說好了全家要一起去餐廳慶祝。七歲之前的生日是怎麼過的,成年後的小碴不太有印象,總之將滿七歲的小碴很期待那一天。那一天凝聚了他累積了不只一年的期待。

那天放學的時候,他非常快速的揹起書包就要往門外跑。同學驚訝的問:「你有東西忘在實驗教室了嗎?」

校車不會因為小碴比較快上車就提早發車,因此同學以為他是忘了東西,急著在上車以前去拿。

「不是啦!」揹著書包,小碴笑得很燦爛。

在校車上他也是坐立不安,一心希望校車能走快一點。腦中想著的全是到家以後,他要怎樣很快的把書包放下,換成他那個有耳朵的黃色小熊雙肩包;脫掉制服,換上他喜歡的一套模仿大人款式的兒童西裝。不過他還是會穿著上學的這雙皮鞋,因為這搭配西裝正合適。

在他的想像裡,家裡的人應該都已經準備好了(他忽略了其他也要上課的兄姊們還沒到家這件事),他們都已經換好衣服站在家門外,甚至車子都開出車庫了,就等他一個人而已。

好不容易車子到了他家,他幾乎是用跳的下車,跑向家門前。

家門前沒有站人,不過這沒關係,他的理智告訴他這本來就是正常的。等他拿了鑰匙開門,心馬上就碎了。

他看到在客廳,爸爸正穿著他趕去醫院時會穿的那件,舊舊的但是口袋很多的外套,忙碌的把包括水壺在內的各種零碎東西塞進口袋裡。二哥和三哥也穿著舒適(並不適合用來上餐館慶生)的舊衣,戴著口罩彼此依偎著坐在沙發上。

他們準備要出門。同樣的場景小碴看過很多次,知道他們為什麼要出門,二哥和三哥又生病了。

小碴從來沒有討厭過這兩個哥哥,他們身體不錯的時候會教他摺紙。他自己也有生病過,知道生病是很不舒服的事情。

什麼事情都要先放一邊,先讓爸爸帶他們去醫院。小碴的生日餐會當然不例外。

如果是大人的話,這種時候應該要體諒,但是他是七歲的孩子,而且已經過了這種日子七年了。對他來說,他忍耐得太多也太久了。

「弟弟,我們要——」爸爸還來不及把話說完,小碴就搶著開口了。

「晚餐呢?」小碴指的當然是他的生日餐會。

「晚餐在冰箱,你告訴哥哥幫你熱——」

「我不是說那個!」小碴的聲音變大了,他跺了一下腳:「你答應過今天要一起吃晚餐!」

「小碴,我現在沒有時間——」爸爸繼續忙著拿東西。他最後一個拿的是車鑰匙。把這個東西也塞進口袋以後,他就要出門了。

「你答應過的!」小碴反覆喊著這句話,但是沒有用。只換來爸爸嘆氣說:「不要鬧了!」

小碴閉嘴回自己房間去。晚餐沒吃,媽媽帶蛋糕回來也還是不出來。

 

那之後,小碴變得不像以前那麼喜歡回家。雖然他還是維持著比平均要好一些的成績,也還是有幾個一起活動的同學,但他變得比較沒精神,也覺得很多事情都變得不好玩了。

大人有注意到他的情況不對,但是大人很忙,也沒辦法為他特別做什麼。

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幾個月,有一天,爺爺跑來了。

他和小碴的爸爸談話的時候小碴還在學校,所以他不知道兩個大人間談了什麼。總之爺爺在他家附近找了房子住了下來,開始頻繁出現在他家。

爺爺和家中的每一個孩子都很要好。小孩子對於所謂的「大法師」只有模模糊糊「好像是偉大的人」的概念,比起爺爺的工作,更引他們注意的是爺爺每次都會帶來的各種奇怪的玩具。全都是市面上沒有賣,由爺爺自己製作的。像是會聽指令蓋城堡的木頭士兵、映照出觀看者後腦杓的鏡子、摺好以後會飛的紙鶴專用色紙……

爺爺的手很巧,雕刻繪畫都難不倒他,家裡什麼東西壞了都自己修,只有一件事對他來說特別困難:縫紉。這個用軟趴趴的線把軟趴趴的布連接起來(有時還要塞入軟趴趴的棉花)的作業他做不來。只有這件事他一律拿去巷子裡的衣服修改店委託專家處理。

在小碴說想要貓的布製手偶的時候,爺爺陷入了長長的沉默。

後來出現的成品已經是爺爺的全力以赴,還臨時起意加入了奇怪的材料,不過還是一點也不像貓。

在家裡全部的孩子裡,爺爺和小碴又特別好。出門訪友的時候經常帶上小碴。

爺爺的朋友並非全都和小碴家一樣富裕,甚至可以說,絕大多數家世都和他家差距很大。

剛開始小碴因為到了不熟悉的環境,還不怎麼敢說話,也總是躲在爺爺背後。爺爺也不會逼他出來打招呼,就讓他躲著慢慢觀察環境。慢慢的,他開始發現那些地方也很好玩,人們很友善,於是膽子大了、也逐漸習慣認識新朋友了。

他不再無精打采了。在學校的表現也開始改變,開始會搶著擔任引人注目的職位,一群人在一起的時候也會主動炒熱氣氛。

去朋友家作客的時候,爺爺經常會帶上肉和米、一些生活用品當伴手禮。通常會在朋友家吃飯,常常桌上主菜的材料就是他剛剛帶來的東西(他帶去的份量都夠吃,還會有多)。為此朋友家的孩子也都很喜歡他。大家坐在同一張桌子周圍,和樂融融的一起分享食物。

小碴很小的時候就學到,食物是聯絡人們感情的好東西。

小碴跟著爺爺看到的世界充滿愛。

只有一次例外。

有一次爺爺又帶著小碴出門訪友,就跟平常一樣。大家開開心心的吃東西,高高興興的聊天,小碴也和別人家的孩子一起玩翻天。

只有中間一瞬間,小碴看到那個家的一個男人,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下小碴。

那個眼神讓小碴印象深刻。他不知道那個眼神是什麼意思,總之讓他感到不舒服。那個眼神的主人似乎是在看著一件被搶走的東西。

回去以後爺爺告訴小碴,那一家人不能再往來了,叫小碴也絕對不要自己跑去找他們。

小碴知道原因,但無法以言語描述。

幾年後,那家的人殺害了對自己很好的雇主,盜取財物,後來還在法院上捏造事實汙衊死者聲譽。就是俗稱的「恩將仇報」。

這件事發生的時候小碴年紀已經夠大了,足以讓爺爺和他談這件事。

爺爺告訴他:「有一種人,他不需要別人對他做過壞事,他就會加害別人。然後如果被害者逃過一劫,他就會因此仇恨對方。這是真正的壞人。你無法改變這種人,只能避開。」

隨著年紀漸長,小碴明白了更多事情。有些人就算用上高級牛肉,也不可能變成朋友。正好相反,那種人會因為小碴給他高級牛肉而決定加害小碴。在那種人看來,小碴拿出高級牛肉和他分享,只不過是把屬於他的東西還了一部分給他罷了,非但不需要對小碴的友善報以同等善意,還顯示小碴欠他東西,他應該把東西要回來。

小碴一直都小心的避開這種人。

 

多年以後,爺爺過世了。

小碴休學到魔法焚化爐去工作。在那裡他認識了璽克.崔格。一個飢餓無比急需餵食的貧窮法師。

小碴用各種美食和他交朋友,同時觀察璽克。

當他將厚重甜美的高級牛肉擺在璽克面前時,看著璽克那孩子般純粹只有開心的目光,小碴知道了,這個人不是那種人。

這個朋友可以交。即使他們的家世差距懸殊,富裕和貧窮使他們幾乎可說是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

但是沒問題的。他們可以一直作朋友。

碎禦劍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