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_敵人與盟友_第一節

 

由於莎紗夫人沒頭沒腦的發言和早起,璽克的心情差到極點。他命名儀式也沒去,直接找地方看書看到早餐時間。

餐廳設在地下室,因為在沒有陽光的地方有些品種的惡魔會比較活躍。

在這裡用餐的成員有三分之二不是人。

餐廳是少數有好好整修過的地方,雖然同樣是石壁但是乾淨整潔,一個由巨大光流形成的的魔法陣在他們頭上飄浮。星星、月亮、太陽和風火水的圖騰緩慢旋轉照亮了這個廣大的空間,每隔一段時間就變換一種顏色。

璽克算是早到的,大部份位子都空著,他選了個最角落的位置。

一些長著羊駝身體和蝙蝠頭的魔獸穿梭桌間擺放餐具,脖子上綁著圖案花俏的蝴蝶結,其中一隻替早到的璽克送上一份布丁。就在他努力用小湯匙挖布丁時,教師們領著新生進來就座,舊生也帶著他們的使魔從樓梯上三三兩兩走進來。

奈莫和莉絲娜走進餐廳時東張西望,專找角落,一下子就看到了璽克。奈莫笑了笑,摟著使魔的腰到最前排坐下。

蜜姷院長和教師們都坐在主桌,他們旁邊的使魔是最可怕的,有臉色蒼白,嘴像水管的吸血魔、渾身冒出火焰的惡魔,學生的使魔都不敢正眼看牠們。

蜜姷院長看起來已經恢復鎮定,和平常一樣對學生露出誇張的微笑。

魔獸開始上菜,桌上有蜂蜜和全麥麵包這類簡單食物,也有烤羊肉這種大魚大肉。

早餐時間學院有三分之一的人在睡覺,三分之一的人處於剛睡醒或正要去睡的昏沉狀態,所以蜜姷院長總是會讓大家先吃喝點東西提神過再說話。

璽克叉起一片羊肉,打開脖子上的小銀匣說:「小灰,吃吧。」一陣淡淡的灰霧從裡頭湧出蓋過羊肉,羊肉就憑空消失了。

在璽克吃掉半個麵包和四片羊肉之後,蜜姷院長站起來大力拍手示意大家安靜,餐廳裡嗡嗡響的說話聲一下子靜了下來。

「各位未來的神聖戰士們——」蜜姷院長的演說總是以這樣的話作開頭:「今年又有十二個同志投入我們偉大事業的訓練。」

璽克從後面看到那個在鍊刀儀式上哭著叫媽媽的女孩肩膀動了一下。

蜜姷院長繼續說下去:「為了榮耀我們的主,他們也得到了新的名字,他們分別叫作——」

璽克根本沒在聽,他只看到那個小女孩垂下了頭,好像在啜泣。

當蜜姷院長講到那個蜂蜜色頭髮的小女孩時,璽克稍微注意了一下。蜂蜜色頭髮的小女孩現在開始名叫「艾夢達.莉爾。」璽克知道涵義,是「以荒淫居於眾人之上」,一點都不適合。蜜姷院長的命名方式璽克很不喜歡,特別是女孩子的名字,一個比一個沒品味。當初璽克剛到這裡的時候,他們是請示大惡魔來命名,那時的名字好多了。後來好像是因為那隻惡魔被外面的敵人「聖潔之盾」殺了,蜜姷院長就趁機把命名權攬到自己身上。

「祝大家有美好的一天。」蜜姷院長結束她簡短的演說,在眾人的鼓掌聲中坐下。

璽克瞄了一眼奈莫,奈莫也正好回看他。奈莫挑起一邊眉毛,璽克用點頭回應他。

餐廳裡響起一聲恐怖的哀嚎。

坐在教師席右前方一名淺黃色頭髮的男子站了起來,他的姿勢很奇怪。兩腳夾緊,腰往前推,手臂也夾緊,雙手舉起抓著自己的鎖骨附近,頭往左邊偏,脖子卻往右邊伸。從他嘴裡發出不間斷的慘叫聲。他在原地顫抖著站了三秒,往後倒下,整個人縮成一團。

餐廳裡立時騷動起來。許多人低聲討論:「又是那兩個人!」「璽克.崔格又動手了!」「只有他們敢在教師面前殺人!」「才在想說他們安份些了就……」「他到底是怎麼下毒的,還是沒人知道嗎?」

兩個教師從位子上跳起來,衝向倒地的男子,對他施展各種救命的法術,但都沒有效果。

蜜姷院長仍舊坐在位子上,冷眼看著兩位教師忙碌。大約一分鐘後,兩位教師抬起頭,對著蜜姷院長搖搖頭,表示沒救了。

蜜姷院長點點頭,站起身大聲說:「各位未來的神聖戰士們——你們剛才看到一個極為骯髒汙穢的行為!對自己的同志動手是絕對不能容許的行為!」

璽克兩手藏在袖子裡看著自己的布丁空碗。

蜜姷院長深吸一口氣,目光在餐廳內遊走,沒有人敢抬頭看她。蜜姷院長的目光最後停在璽克身上,微笑了一下,說:「希望這件事不會再發生!」然後她就坐回位子上,等兩位教師把屍體抬走後,餐廳又回到事情尚未發生以前的樣子,所有人繼續吃自己的早餐。奈莫走向璽克,眾目睽睽之下兩人互相擊掌,和莉絲娜一起走出餐廳。

 

離開餐廳夠遠之後,璽克低聲問:「這次的宣傳效果夠好了吧?」

「我希望可以再多幾秒,不過拖太久惹毛蜜姷院長就不好了。算是恰到好處吧。」奈莫說。

「這次冒的風險已經夠大了,我看院長有點在考慮要不要放棄我。」璽克搖搖頭。

「她欣賞你,沒問題的。要是她決定追究,你就宣布你要侍奉她,包你沒事。」奈莫勾起一邊嘴角,低頭繼續往前走。

「別鬧了。」璽克嘆氣說。

「莉絲娜覺得主人的判斷是對的。」莉絲娜偏了一下頭,用食指輕點臉頰:「璽克大人可以再大膽一點行動。」

「我寧可膽小一點,免得被處死示眾。」璽克深深的嘆氣。

「嘴上這麼說,你幹的可是全學院最囂張的勾當。」奈莫看璽克的腳步落後了,就抓住璽克的肩膀把他拉到旁邊來。

璽克用頭碰了一下奈莫的頭:「能讓其他高年級生暫時別騷擾你,這樣的風險很值得。」

「哼。」奈莫用喉嚨發出一個音。

他們走進中庭,繼續往前走就會看到處刑台。因為常常被死者的血和排泄物浸透發臭,這座木造台子經常重建。台上有個類似絞刑架的架子,用來懸掛處死的屍體。

現在那裡的七個架子上掛著三具屍體,還有兩具已經掛到腐爛,頸部斷裂而落下。對於這些屍體是怎麼來的,璽克記得清清楚楚。

最左邊那一具是入侵西邊塔樓打算殺害同學,反被制伏,於是處以穿刺在木樁上至死之刑。

中間那一具對同學下毒,毒性不夠,對方沒死,蜜姷院長追究下去,查到是他,就把他的四肢都砍掉流血至死。

右邊那一具失去理智,竟然在眾多同學面前撲向另一個人,想掐死對方。多人目擊他犯下「攻擊同志」的罪行,於是處以剝皮至死之刑。

在這地方殺人的原則是:不能留下證據、不能有目擊者、不能失手。

還有凌駕於一切之上的最高原則:不能讓教師不高興。

殺人本身則沒有什麼不行。

璽克轉頭看向奈莫,奈莫正蹲在地上研究那兩具爛掉的屍體,看上面能不能採集到有點用處的蟲類。

才一周以前,奈莫左手上臂到頸側,還有一半的胸前皮膚全都被法術削掉,幹出這件事的就是剛剛在餐廳中毒而死的那個高年級生——沙蒙骨朵。

那時候奈莫半身都是血,跌跌撞撞的衝進璽克的工作室,璽克把他花了一個月時間存下來的法術材料全都用在奈莫身上,才把人救回來。

那時璽克就決定他要當眾報復。

奈莫是他在這個地方惟一的盟友,他們是同期生,打從剛進學院的那一刻起,就一直互相支援。少掉奈莫,璽克就得孤軍奮戰。

所以誰敢動奈莫,就等於和璽克為敵。反之亦然。

奈莫檢視完屍體,說:「我們太慢了,腦子和肚子都挖空了。」

「我想也是。」璽克兩手收在袖子裡:「這次,沙蒙骨朵我們不能搶輸。」

「那當然。」奈莫勾起嘴角,只露出一邊的牙齒笑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