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後,由於有七年級生在墓園喪命,學生排行更動,奈莫升上七年級。

這件事是在早餐時宣布的,當時璽克和奈莫都不動聲色,直到回到東塔房間裡,奈莫才跳起來大喊:「不用上課了!」

「所有七年級優勢裡這是最好的一項。」璽克也在一邊附和。

「一想到不需要再按照課表去見那些人,也不用擔心同學掌握行蹤容易暗算我,我就覺得——啊,無法形容啊!」奈莫走到大木箱旁邊,把他無法形容的一切化為一腳在上面踢了一下。

箱子裡傳來小小聲的:「嗚!」

三人沉默了兩秒,莉絲娜眨眨眼,開口說:「是舒伊洛奴妹妹。」

奈莫雙手掀開木箱蓋,果然看到舒伊洛奴縮在裡面,蜷起身體坐著,懷裡放著書包,手肘靠著身體兩側,搖動手掌對奈莫打招呼。

「這次又是怎麼回事?」奈莫維持兩手撐著木箱蓋的姿勢問。

舒伊洛奴先說一個四年級生的名字:「——學姊說我不幫她殺掉——」她又說出另一個三年級生的名字:「——學姊,她會把我攪成肉泥。」

「逼一年級生暗殺三年級生?穩死的嘛!最近的中年級生是怎麼回事?一個比一個沒出息?」奈莫把木箱蓋輕輕放下,轉頭就看到璽克用拇指在自己脖子前面騰空劃出一道橫線,比出砍頭的手勢。

「等一下,這是這陣子第幾個了?」奈莫手扠胸口,背靠著木箱說。舒伊洛奴想推開木箱蓋出來,被奈莫單手在木箱蓋上施力壓回去。

「第四個。」璽克說。這陣子每次有人找舒伊洛奴麻煩,只要是生命危險,不管有沒有得逞,璽克之後就會把那個人作掉。

奈莫大步走向璽克,面對璽克,兩手手掌分別放在璽克左右肩上,語重心長的說:「雖然你的獵殺數還是比不上萬魔之首伊蓮翠,我也非常樂見你大開殺戒幫學院削減垃圾數量,但是你總得讓她自己動手一次吧?當年我們可是你一個我一個輪流給最後一擊喔。」

「就算我把祭品手腳砍斷,整理乾淨只剩一條命放在她前面,她也會被祭品死前最後一擊作掉。」璽克指出非常實際的問題,實力差太多了。

奈莫靠近璽克,在璽克耳邊輕聲說:「她太引人注目了,找她麻煩的人數是其他人的五倍!你要讓她學會自己處理!」

「哈哈。」璽克用笑臉把奈莫的話擋回去:「今天我們來慶祝吧?慶祝你不用再上課。」

「你讓我懷疑你是不是不想讓她跟我們一樣。」奈莫最後在璽克耳邊扔下這一句,才伸直手後退。

「等時機到了再說。」璽克說。現在舒伊洛奴還只是個被獵殺的對象,總有一天她會學到殺人的手法,她會學到如何從別人的死亡中獲益,她會學到同學只有成為屍體才值得相信。不只從教師的課程中學,也從同學悽慘的死相裡學習,在每一次為了保護自己的命,或是掠奪別人的命的戰鬥中,學會如何成為一個高年級生。璽克覺得沒有必要提早這個過程。

奈莫挑起一邊眉毛,扁嘴看璽克,過了三秒才說:「好吧,看看你有什麼值錢的東西,我們去找地下室妖怪。」

莉絲娜已經自動把大木箱打開,扶舒伊洛奴出來。

「地下室妖怪是什麼?」舒伊洛奴跑過來,對著兩人睜大閃亮的眼睛。

奈莫伸手,五指扣住舒伊洛奴的腦袋:「妳是不是越來越不怕我啦?」

「想知道的話就跟著來啊。反正妳遲早會認識他們,只是早個幾年而已。」璽克笑說:「那是除了倉庫、廚房和同學的櫃子之外,能弄到最好資源的地方。」

奈莫放開舒伊洛奴,從他的箱子裡拿出一個麻袋:「我這邊有很多從同學櫃子裡拿來的好東西可以換。」

璽克接過麻袋一看,大部份都是卷軸,璽克認得上面圓圓的字跡,他說出那個在墓園被惡獸咬中而喪命的七年級生名字:「——的東西?」

奈莫賊笑:「正是,我趁別人還不知道她被吃掉以前,第一個搜刮她房間,拿到很多好東西。」那天晚上,璽克去處理沙蒙骨朵的屍體,奈莫就行竊去了。

「你沒被防盜魔法打到?這些東西都安全?」璽克問。

「我做事你放心,我鑑定能力就跟你製藥的能力一樣好。」

「這個我要。」璽克從麻袋裡拿了四個卷軸出來,才還給奈莫。

奈莫拿回袋子,束好袋口,一回頭就看到舒伊洛奴盯著他看。

「不行不行,剩下是我要換東西用的。不分給妳。」奈莫把麻袋舉高說。

「這個妳學過了嗎?基本防禦壁?」璽克把手上的卷軸拿了一個給舒伊洛奴,舒伊洛奴馬上點頭收下,放進自己的腰包裡。

奈莫深深的嘆氣。

 

這座城堡有兩道城牆,璽克、奈莫、莉絲娜、舒伊洛奴四人穿過倒塌的內幕牆,來到內外兩道城牆中間的外墎區。

這裡地面上沒有建築物,外幕牆也早就倒塌了,一眼就能看到整片黑暗的森林。這些樹的表面長滿巨瘤,乍看之下就像是人頭堆起來的,樹枝分岔的方式看起來像狼牙棒,姿態像爪子,讓人感覺好像一有生物碰到就會馬上抓緊。葉子上也都是一顆顆突起,不知道裡面寄生了什麼東西。

璽克等人站在外墎區,面對森林。從這個地方往外看,森林連綿不絕,把他們包在中心,看不到盡頭。

璽克低頭,看到舒伊洛奴一直盯著森林看,他開口說:「妳千萬不要嘗試穿過森林。」

「教師在裡面設了陷阱嗎?」舒伊洛奴抬頭問:「有沒有人試著離開這裡?」

聽見舒伊洛奴的疑問,璽克和奈莫都露出尷尬的笑容。

「來猜下一個是喵喵還是汪汪吧?」奈莫拍了一下手,突然興致高昂的喊。

「滿久沒玩了,我猜汪汪。」璽克聽了,笑著縮縮脖子,蹲在地上用祭刀刻出一個簡易法陣,用所尼語唸咒:「土之精魂,化為人型。」

「那我猜喵喵。」奈莫說。

簡易法陣中間的土壤隆起,四周則往下凹,土塊慢慢集結在一起,變成一個四十公分高的矮胖小人偶,它沒有手指和腳指,也沒有五官,十分簡陋。

「前進!」璽克用所尼語下令,操縱土偶走到森林前面半公尺的地方,在那個地方抬起手,左右搖晃。

舒伊洛奴好奇的伸長脖子看。

「誰扔球?」璽克問。

「餌你做的,球我扔。」奈莫說著,在地上撿起一塊拳頭大的石頭,抬手用力投進森林裡,一下子就看不到了。他們等了三秒沒有反應,奈莫就又拿起一顆扔進另一個地方,一直重複。

大概扔到第五顆的時候,舒伊洛奴忍不住開口問:「你們在做什麼?」

就在這時候,森林裡傳出一聲長長的野獸吼聲:「要——」同時一隻長滿黑毛的獸爪從森林裡伸出,一掌把土偶打碎又縮了回去。

碎裂的土塊噴到璽克腳邊,他瞇眼問:「你有看清楚嗎?我覺得是犬科的。」

「那個腳比較像狼,是汪汪沒錯,你贏了。」奈莫扁扁嘴。

舒伊洛奴嚇傻了,縮著脖子,手握拳夾緊不敢說話。

「靠近森林的話,沒多久就會跟那個土塊一樣下場。裡面有一大堆這種東西。」奈莫看見舒伊洛奴這個樣子,更加激起他欺負人的欲望。他兩手手指張開,手肘抬高,露出牙齒裝出怪物的樣子逼近舒伊洛奴:「牠會把妳從腳指頭開始一點一點的嚼碎——」

舒伊洛奴嚇得躲到莉絲娜後面,只露出半邊臉。

璽克只是嘆氣,沒阻止奈莫。奈莫和舒伊洛奴開始以莉絲娜為中心轉圈,搞不清楚是誰在追著誰跑。

當那三人團團轉的時候,璽克沿著地上的枯草堆緩步前進。這些枯草堆有的是風吹自然形成的,有些卻是有人把草挪過來堆成的,用來掩飾地道入口。

這些簡陋的地道不知道怎麼搞的,狀況比城牆還好。有些非人類的傢伙把裡面裝修過,住了進去。就是所謂的「地下室妖怪」。

璽克找到人工堆成的枯草堆,用腳底把草堆開,看見底下用樹枝做成的蓋子,他把蓋子也搬開,蹲下來,跳進洞裡。

穿過洞口的瞬間,璽克感覺像是穿過水面一樣,穿過了某種柔軟的東西,才進入洞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