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快亮了,舒伊洛奴早該下課了,卻還沒有過來東塔。

這應該不干他的事,卻讓璽克感到些許不安。

這裡不是舒伊洛奴的地盤,他和舒伊洛奴之間也沒有任何契約,舒伊洛奴不過來是正常,天天出現在這裡才奇怪。

但是在舒伊洛奴每天來這裡度過白天這麼久之後,她今天沒出現,卻讓璽克感到不安。璽克知道他不應該在乎的,但卻不由自主的在乎起來。

奈莫翻過箱子以後就出門了,只剩璽克一個人在東塔頂。奈莫沒帶多少東西出去,璽克不知道他打算怎麼交易,但是就像平常一樣,璽克對此不過問。

璽克把課本闔起,塞到行李箱最底層,再抽出「屠宰禱文」和「凝結類魔藥材料」兩本書,夾在手臂下,往樓下走去。

璽克心想:我不是要等舒伊洛奴,我只是去樓下坐坐。

他小心避免在濕滑的階梯上跌倒,到了最後半圈,他看到沙蒙骨朵的屍體直挺挺的站在門邊,夜裡,璽克只能看見他有著長角和雙手尖爪的輪廓。

「我王,有什麼吩咐?」沙蒙骨朵的聲音說。他沒有回頭,一動也不動,但是他知道他的主人來了。如果有外人入侵,沙蒙骨朵會攻擊那個人,舒伊洛奴在很久以前就不算在外人裡了。

「沒事。」璽克呼出一口氣,他探頭看了一眼樓梯下的空間,沒有躲任何人。他也不知道自己期待在那裡看到什麼。

璽克用魔法把階梯弄乾,點起一顆光球擺在牆邊,面對著門外籠罩在灰藍色光線中的世界,坐下看書。

他先翻開「屠宰禱文」。對功力還不夠深厚的年輕法師來說,在施展大法術以前先唸頌祈禱文,鎮定心神,是提高法術成功機率的好方法。這本書收錄了許多古老的所尼語祈禱文,內容大多非常殘酷血腥,充滿死亡和殺戮。

在這個地方,所有人學的都是用「所尼語」這種語言施展的法術。

所尼語非常複雜,璽克低年級時吃過很多苦頭,現在已經不成問題了。

除了語言之外,所尼語系法術的另一個特色是祭刀和獻祭。雖然璽克在這裡沒什麼機會了解其他學派的法術,但是光就璽克對於別種魔法的淺薄知識,他也知道,隨身帶刀,而且還作為主要施法介質,幾乎都透過刀去施法的,大概只有所尼語系法師了。

所尼語系法術非常注重獻祭,也就是要消耗祭品去施展法術。

最好的祭品,在這所學院裡特有的「一般常識」裡,就是指人類。

就是所謂的「人材」,人體材料。

璽克約略知道這在外界是絕對不能接受的事情,因此他們教團在外界有很多敵人,但是他現在人並不在外界。

璽克隨手把書往後翻,有一頁因為他太常打開了,裝訂處有點變形,他一翻,就翻到了那一頁。

「月光照耀鮮血浸透的大地,

「幽靈在凝固的風中呢喃。

「他們的魔法為世界訂立戒律。

「不能留下活口,不要妄圖求生,

「這是死亡起舞的時代。

「我把桃樹當成劍刃,寒光要讓花瓣掩埋;

「盛行於大地的瘟疫,轉眼在火焰中消失。

「若夜裡還有月亮,請照亮我絕望的追尋。

「我的魔法穿過死寂大地,在災難的蹂躪下倖存。

「就拿屍體填海造路,腐臭是指引我的道標。

「我的魔法平息遍野哭嚎,賜予枉死之人慈悲。」

璽克用所尼語,斷斷續續唸出這一頁的內容,聽起來是一串含混的咕嚕聲。寫在這一頁的「死地之師」,是璽克最喜歡的一首祈禱文。雖然他已經背起來了,有時還是會想看看這些文字。書中關於這首祈禱文的作者,只寫了「佚名」。

不知道過了多久,天邊開始透出白光,璽克看到舒伊洛奴從陰影裡走了過來。她的旁邊還有另一個人,一個綁高馬尾,髮帶上裝飾著大朵花,長袍只蓋到大腿,大眼充滿笑意的女孩子。是上次在市場看到的女孩,「煉獄之首」瑪法妲的跟班。跟瑪法妲比起來,她的氣質要單純清新多了,但是同樣具備一種女性才有的優雅。現在這樣觀察她,璽克才發現,她並不像其他跟著高年級生的跟班那樣,長年的奴才生活帶來畏畏縮縮的氣質,她身上有種獨立自主的活力。

她的年紀只比舒伊洛奴大上一歲,年級卻是四年級,璽克直覺認為她是打算挾持舒伊洛奴跟他做交易,但是仔細一看,氣氛不對。

璽克聽見兩人一路談笑,等走近到璽克光球照亮的範圍內時,璽克看到舒伊洛奴笑到臉都紅了。她這麼開心的樣子,大概是她到這裡這麼久以來第一次。

璽克把書闔上,坐在那裡盯著她們看。

舒伊洛奴還沒發現璽克坐在樓梯口,一直走到門邊才發現,還吃驚的往後退了半步。

「交新朋友了?」璽克問。他注意到自己的聲音和平常不太一樣。並不是生氣時那種特別尖厲的聲音,正好相反,他說這句話時,聲音變得低沉和緩。

「顯然是這樣沒錯,我王。」沙蒙骨朵的聲音說。

沙蒙骨朵的聲音,只有喚醒他的璽克聽得到。璽克忍不住皺眉說:「閉嘴。」

舒伊洛奴本來想開口,璽克這麼一說,她就露出驚慌的表情把話吞了回去。

璽克只好抬起手說:「不是對妳說的,沒關係,妳說吧。」

「今天我們兩班一起上課,下課的時候捷薏絲找我一起聊天,所以就……」舒伊洛奴縮著脖子,小小聲的解釋。

璽克到現在才知道這個馬尾女孩叫捷薏絲,這幾個字聽起來像是名字。這個地方的人通常都是互稱姓氏,捷薏絲居然和舒伊洛奴混熟到可以互稱名字了。

捷薏絲注意到璽克的想法,開口用甜甜的聲音說:「早安,尊貴的殺戮之首,您喊我吳捺夫就好。」

捷薏絲.吳捺夫,璽克面無表情的記住這個名字。他頓了一下,才露出微笑說:「叫妳學妹就夠了。」

「是,我不該妄想尊貴的殺戮之首會記住我的姓名。」捷薏絲提起長袍下擺,對璽克欠身行禮。

璽克發現自己不知道為什麼不太喜歡她。這種不喜歡的方式不是她有問題,而是璽克有問題。

沙蒙骨朵的聲音再次響起:「捷薏絲.吳捺夫,煉獄之首的小跟班。他們感情好得詭異,住在一起,跟你和席亞各大人有得比,但是捷薏絲卻沒有能協助煉獄之首的本領,她如果想派上用場,哪怕是最最小的用處,也還早個好幾年——就像她和你之間的差距那樣。您難道不覺得這其中一定有問題?

「每次碰到煉獄之首,我王總是沒在看她,但她一直都在看你。因為這樣,煉獄之首才老是避著你,也讓小跟班避著你。

「你的跟班小學妹不知道,居然就這樣把她帶了回來,瑪法妲知道了會作何感想啊……」

「夠了,閉嘴。」璽克揉著臉說。

這次舒伊洛奴沒有受到驚嚇,而是一臉好奇的看著璽克,眨眨眼。

捷薏絲勾起嘴角,眼中滿載笑意,她的語調裡充滿了讓人愉悅的起伏:「久聞尊貴的殺戮之首是死靈術的天才,今天得以親眼見到您與死者交談的樣子,我深感無限榮幸。」

璽克把眼睛往上轉,第一次和捷薏絲對上視線。璽克刻意緊緊盯住她的眼睛,觀察她的反應。捷薏絲一開始還笑笑的看著璽克,有些想和璽克抗衡的意味,過了三秒,她就垂下眼瞼了。璽克不清楚這是因為害怕還是什麼其他的原因。

「欸?死者?」舒伊洛奴驚訝的轉向捷薏絲。

璽克長長的嘆了口氣,反手用拇指指著沙蒙骨朵的屍體:「這個啊。這不是魔獸喔。」雖然舒伊洛奴看這具屍體看很久了,不過璽克把它改造成這樣,舒伊洛奴根本不知道那本來是什麼。

舒伊洛奴看向沙蒙骨朵的屍體,同時腳微微往後縮,但沒有真的後退。璽克看得出來她正在掙扎,努力接受這是具屍體——還有是璽克把它弄成這樣的事實。

「看門屍,點個頭吧。」璽克扁扁嘴說。沙蒙骨朵的屍體依令慢慢的點了兩下頭。璽克輕描淡寫的說:「就像這樣。」他又把視線轉到捷薏絲臉上去,捷薏絲馬上把眼睛轉開。

「如果妳們兩個還想聊天,最好就站在那裡別動,再往前一步這東西就會攻擊妳。」璽克說。

「是的,沒錯!這是我王的命令!嘎啊哈啊啊啊!」沙蒙骨朵的聲音說:「只要我王下令,不管對手是嬰兒還是死人,我都會殺了他!我是我王忠實的走狗!」

這次璽克當作什麼都沒聽到,繼續和兩個女孩子說話:「我看妳們聊得很開心的樣子,有什麼好事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