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明天很忙,沒空更新,所以提早更新

 

「其實也沒什麼事……」舒伊洛奴有些困窘的低下了頭,反倒是捷薏絲搶著開口說:「是關於黑夜王者的事,我們倆看法一致。」

聽見「黑夜王者」的名字,璽克跳了起來,拔出祭刀。舒伊洛奴睜大了眼,捷薏絲嚇得後退一大步。

璽克把祭刀在空中揮動,檢查有沒有竊聽法術,偵測暗處有沒有躲人,確定他們的對話不會洩漏出去之後,才說:「不要隨便提起那個名字,不敬罪是很重的!」

「偉大的黑夜王者。」捷薏絲往前一步,回到原位,再次提裙行禮,但是她沒有彎下腰,只擺了一下頭,隨隨便便的動作充滿諷刺意味。

「就是——在往水晶教室的樓梯間,不是有一座黑夜王者的雕像嗎?」舒伊洛奴說。

「我倆都覺得那座雕像很可笑。」捷薏絲說。

璽克坐下,挑起一邊眉毛。他去找莎紗夫人的途中也會經過那座雕像,他也這麼覺得,但是他不會對一個才認識不久的同學說這件事。

「教師們總是說,黑夜王者多強大、多厲害,可是,我們沒有任何人看過證據啊。」捷薏絲說:「尊貴的殺戮之首,您在這裡的時間比我長得多了,您難道沒有這樣的疑惑嗎?」

璽克把左手手肘放在膝蓋上,臉頰靠在掌心:「妳一直跟在煉獄之首旁邊,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您應該明白,在這個地方,虔誠信奉黑夜王者,僅僅是種手段,而非出於自願。」

璽克皺眉看著捷薏絲。捷薏絲現在的發言非常危險,只要璽克跟教師告發她,她就死定了。所有年級在她之下的學生都會覺得開心。

這次捷薏絲沒有躲開璽克的目光,她直視璽克的眼睛。那雙眼睛裡有必死的覺悟,不管有什麼後果,她此時一定要說出真心話的覺悟。

璽克隱約知道這份覺悟從何而來,但是他不想管這件事。

「——那妳更應該保護好自己,不要讓別人聽見妳說這些話。」璽克嘆了口氣。

璽克的回答不能算是責備,也不是否認,可以解讀成璽克多多少少同意她說的話。捷薏絲聽了,表情一下子亮了起來,露出比之前更燦爛的笑容。璽克太過含蓄的指示沒有達到目的,捷薏絲覺得自己受到肯定,反而繼續說:「因為教師的要求,我們將一切都奉獻給黑夜王者。可是我們的靈魂是屬於我們自己的。我們的良知不是用那些儀式和讚歌就可以抹滅的。」

「我的靈魂是我王的。」沙蒙骨朵的聲音說。

「就算身處在黑夜中,我們靈魂的光不會消失。」捷薏絲說。

「原來靈魂會發光喔?」沙蒙骨朵的聲音說:「那為什麼我眼前一片灰黑?」

璽克沒有專心聽捷薏絲說話,他忙著注意周遭,以免捷薏絲的發言為他和舒伊洛奴帶來麻煩:「妳怎麼想是妳的事,沒必要跟我說。黑夜王者是惟一真正的神,是一切造物的開始和終焉,除此之外都不重要,懂了嗎?」

「是,尊貴的殺戮之首。」捷薏絲第三次行禮:「天亮了,我也該回去了,很榮幸能和您說上話。」

「快滾吧。」璽克說。

捷薏絲深深行禮,又對舒伊洛奴笑了笑,這才轉身離開,走入破曉的陽光中,那個身影清亮得令人害怕。

璽克和舒伊洛奴一起上樓,爬樓梯的時候舒伊洛奴開口說:「我覺得她說得很對。」

「嗯?」

「我們人在這裡,這件事已經沒辦法改變了。可是,一定還有什麼我們能做的事情才對。」舒伊洛奴說:「只要不放棄的話,我們的良知一定……」

璽克沒有回應舒伊洛奴的話,只是在心裡想著:在這裡,就連「不放棄」也是太天真的想法啊。

沙蒙骨朵的狂笑聲在此時傳來,就像是在嘲笑這些滿嘴謊言的活人。

「我答應捷薏絲要去她家玩。」舒伊洛奴說。

聽見這句話,璽克的腳步停頓,鞋尖撞上上一層台階側面。捷薏絲的家不就是瑪法妲家嗎?

璽克皺眉盯著舒伊洛奴看,後者也停下腳步。

舒伊洛奴看起來是認真的。她說:「她說如果你願意賞光,也歡迎你來。」

璽克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不對了,回答:「我跟妳一起去。」

 

約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奈莫對璽克決定一同赴約這件事,表現出相當淡漠的鄙視。嘴裡沒贊成也沒反對,只是噘著唇,點頭發出哼聲。之後他默默的弄來璽克和舒伊洛奴能穿的禮服,像扔果皮似的扔在璽克床上。果皮當然不是應該扔在床上的東西,它屬於垃圾桶,不過這就是奈莫想表達的。

不需要擔心瑪法妲殺害璽克。璽克和瑪法妲同為四首,四首不會把彼此當成獵物。何況瑪法妲從來不會在宴會上殺人,別人也都不准殺人。所以璽克也不用想趁這次宴會獵點材料回來,主人瑪法妲不會允許的。

誰都不能動瑪法妲的客人。

捷薏絲的家,是這座黑暗學院裡極為罕見的和平區域。

那天璽克穿上禮服,提早去教室接舒伊洛奴,卻得知她和捷薏絲已經一起前往瑪法妲的據點了。於是他只好自己又走過去。

瑪法妲的據點和璽克的塔幾乎位於學院範圍的對角線,相距極遠。璽克平常都故意忽視這塊區域。這裡總是燈火通明,經常傳出美妙的樂聲,太靠近的話還會聽到笑語聲,聞到食物的香氣。和璽克層層防禦的塔不同,這裡大門總是敞開著。只要放棄彼此鬥爭,瑪法妲歡迎任何人臨時加入他們。

這讓璽克覺得非常不安。為什麼這麼舒適的地方會讓他不安,他也說不清楚。也許是因為黑暗學院裡不該有這樣的地方。

出現這種不該出現的地方,會出什麼問題,他想像不到。

璽克朝著讓他不安的地方前進。

在學校的這個角落看不到星星,因為地面的照明太強烈。無數光球在頭上飄浮,像是同時出現了很多輪滿月。真正的月亮反而顯得黯淡了。

瑪法妲的據點是佔地廣大的雙層豪宅。完全看不到任何破敗之處。東方學院裡能跟這棟屋子相比的,大概只有院長的住所。

璽克走近門口。看門的兩位女學生看到璽克,趕緊彎腰行禮:「尊貴的殺戮之首,崔格大人!主人派了車隊去迎接您,看來是跟您在路上錯過了。」

「那種東西不需要。」璽克冷聲說。昂首走進屋內。

屋內照明清一色是舒適的暖黃色。還有一大堆都是暖色系的壁紙、家具、地毯……大概只有餐具還是冰冷的金屬銀和白瓷色,卻也被燈光染色了。屋子裡到處都是人。璽克往前走。屋內被隔成很多大大小小的房間,全都放了沙發和桌子,用途就是讓人一群一群的坐下來,慵懶的聊天。的確也很多人這麼做。

璽克一面走,一面聽人們的談話內容。有很多人在讀黑夜王者教的經典。開讀書會,分享心得。

「就如黑夜王者在〈夜中警語.時曙紀〉所說,人的一生就如同從指間流逝的細沙一樣。在這麼短暫的時間裡,人類卻又浪費了太多時間去傷害他人。不去思考如何提升自己的能力,卻光是嫉妒別人。『那婦人割裂了別人的布,只因她自己織的布樸拙。』這是何其愚蠢的事情呢?她不知道每個人都有黑夜王者安在她身上的鞍,要負載黑夜王者給的使命。她不去提升自己,讓自己能得黑夜王者的喜歡,卻去破壞別人的工作成果……」

「讚美黑夜王者,祂賜與我們糧食,還讓我們擁有愛他人的能力!〈黑夜王者嘉言.鄰人篇〉:『要尊敬你的鄰人,因只有黑夜王者才知曉人們隱藏的美德。』我們絕對不可能知道別人的一切,所以我們不能對別人下判斷。誰知道他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行了什麼好事呢……」

「『那有美德的、忠誠的人,縱使他們誤信偽神,你們也應向他們學習。黑夜王者的恩典的確在他們身上。』《崇聖經》這段話說得太好了。『那善待你們的,你們也應善待他們。黑夜王者的確是仁慈的、是仁慈的、是仁慈的』……」

很多人因為看到璽克而中斷談話,但沒有人試圖跟蹤。

比較大的房間都有學生組成的樂團在演奏。優美絕倫的曲調,配上純淨的歌詞,取自《求恩書》:「黑夜王者的愛無遠弗屆,即使我身處牢籠,有祢就不害怕。有祢,我們從不饑餓,從不乾渴。祢就是我們的糧食和水……」

璽克穿過一道道樂聲和人聲交織成的牆壁,雖然他的腳步從來沒有受到阻礙過,卻覺得精神被阻礙了。

身為一個用功的學生,他們讀的那些書璽克都很熟。

在《夜中警語》中有一段是「不要為自己珍惜性命。因黑夜王者而死是蒙福的。若有人告訴你,你為黑夜王者而行之事將令你下地獄。你心裡明白,你是黑夜王者的子民,任何人世的法條不能審判你,惟有黑夜王者可以。」

《黑夜王者嘉言》裡則寫著「若是黑夜王者召喚你來戰鬥,要立刻履行。即使那人曾於荒漠中予你清水。你也必割下他的頭顱。因這一切都來自黑夜王者的恩典。那不是他的水,是黑夜王者透過他賜你水。他愚昧而不知此事。」

《崇聖經》裡至少重覆了兩百次「黑夜王者的確是仁慈的。」其中一次出現這句話的段落是:「若未曾嫁娶的孩子從父母繼承了偽神的汙染,你可殺死他的父母,將他帶至你的家中扶養,並為其與虔信之人匹配。如此他與他的後代皆可恢復潔淨。黑夜王者的確是仁慈的。」

同時,璽克也很清楚,黑夜王者既不能填飽肚子,也不能解除乾渴。如果篤信黑夜王者有這種效果,不得不吃東西和喝水,於是被璽克透過食物和飲水殺死的人不會那麼多。黑夜王者連去除毒性都不會。

璽克一直往深處走。在人聲、樂聲和餐具的撞擊聲中,他分辨出舒伊洛奴的說話聲。他往那邊轉,走進一間小房間,看到舒伊洛奴和捷薏絲坐在同一張沙發上,正在說話。

璽克沒吭聲,把背靠在一根柱子上,旁聽他們說話。舒伊洛奴看起來很愉快,捷薏絲也是。他們笑著,有時也會玩鬧,拍拍對方的手,拉拉臉頰。為了強調自己的發言,而用手掌畫圓,似乎是想在空氣中變出不存在的花朵。

他們聊了好一陣子才發現璽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