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聖潔之盾與光明之杖聯合營地裡,騎士和法師們也在準備行動。

「肩、胸、腰帶通通不及格,給我脫下來重穿!」班納圖看了一眼全副武裝的瑟連,立即開口罵了他一頓:「穿成這樣,你想死啊?」

瑟連被罵也沒多大反應,閉嘴縮脖子,把班納圖說的地方都解開重綁。他們今天穿的不是平常的執勤制服,也不是代表騎士身分的騎士裝束,而是黯淡的灰色,布料特別厚卻很輕,裡外滿是防禦魔法的附魔戰袍。一層全身隔絕戰袍、一層重點物理反彈布甲、最外面再加上一件附有頭罩的泛用魔法防禦披風,鞋子和手套也是成套的特殊裝備。一堆引導法術能量,將其卸除出體外的束帶,全都要在規定位置確實綁好,著裝過程相當繁複,這是他們面對法師大軍時,重要的保命手段。

班納圖在部隊裡跑來跑去,到處抓著裝不實的傢伙出來罵。等他罵完,等一下列隊的時候,八成還會有一群人被更高等級的騎士罵回來重穿。他正在努力減少那些人的比例。

等他兜了三圈回來,瑟連也重穿好了。

「稍微像樣一點了,你給法師檢查過了嗎?」班納圖皺著眉頭問。

「事實上,法師把我整套裝備都拆了,讓我從襪子開始重新穿。」瑟連說。

「我必須說那位法師做得好。這可能會救你一命。」班納圖手叉胸口,用視線再把瑟連從頭到腳檢查一遍:「像你這種只靠蠻力當上騎士的不良品……」

「嗯、嗯。」對於班納圖連珠炮似的批評,瑟連只是微笑點頭。

把瑟連從裡到外通通數落完之後,班納圖說:「……別死喔。」

「你也是。」瑟連笑說。

半小時後,集合的鐘聲響起。瑟連和班納圖這一隊由萊爾諾特女士親自帶領,負責最危險的先導任務。他們到營地前面的廣場上集合,列隊。沒多久,萊爾諾特女士從帳篷裡出來,走到他們前面。

她穿著同樣的附魔戰袍。明明就是一樣的裝備,穿在她身上卻顯得無比威武。她雙眼掃過這些騎士,每個人都確定自己和她四目交會,她的注視為他們注入勇氣和所向披靡的力量,剎那間,他們從一群只是會舞刀弄劍的烏合之眾,變成讓敵人聞風喪膽的真正騎士。

「我們每個人都應該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上扮演什麼樣的角色。」萊爾諾特女士朗聲說。她的聲音具有強大的穿透力,像一口大鐘,鐘聲一響,所有人都醒了。她說:「有的人在田間忙碌,為大眾生產糧食;有的人把貨物運送到需要的人手中;有的人在工廠裡,製造每個人所需的器具;有的人把生命奉獻給家庭;有的人為大眾謀求進步;至於我們——是保護這個國家,和活在這個國家裡所有生命的存在!

「我們是騎士!我們站在平民的前方,我們在戰爭的最前線,我們救援身陷災難的國民!我們是對抗邪惡的防線!我們的聖劍,只為了和邪惡作戰而生!

「今天,就在我們不遠處,有一座邪惡法師的堡壘。他們是正義的仇敵。他們殺人獻祭、綁架幼兒,他們的邪惡超乎想像。

「今天,我們要殲滅他們!不要浪費你們的仁慈。對他們手下留情,就是對受害者的背叛,同時也汙辱了你們的劍!

「我們是聖潔之盾,我們為手無寸鐵的人們戰鬥!在正義的名下,今天,要肅清黑夜教團!讓他們為殘忍的行為付出代價!

「讓我看到,你們的聖劍染上惡徒的血!」

瑟連和班納圖感覺自己的腳底下好像生了一把火,一路往上燒,讓他們恨不得立刻衝出去,和邪惡來場戰鬥。萊爾諾特女士呼喚她的聖劍,她靈魂的一部份。

聖劍是騎士的證明,同時也是只有騎士才能運用的力量。萊爾諾特女士舉起手,從她的手中冒出艷紅的珊瑚,形成長劍的形狀,上面出現一個又一個,不同形狀、色彩的貝殼,劍環上一顆大法螺,更是光輝閃亮。那就是她的聖劍。

隨著她的動作,騎士們也一個個呼喚聖劍,有人的聖劍是紅磚、有人的聖劍是藤蔓。瑟連的聖劍是一枝發出金光的樹枝,上面有黃金般的枯葉。班納圖的聖劍是劍型的布偶,上面滿是補丁。

騎士一個個舉高聖劍,一時間,現場幾百把不同的聖劍都高舉向天。

萊爾諾特女士一揮聖劍,指向遠方的東方學院所在地,宣布:「所有人跟隨我,前進!」

 

璽克並不知道騎士們的行動。教師們知道聖潔之盾和光明之杖已經盯上東方學院,也因此才變得怪里怪氣,但他們並沒有把這件事透露給學生知道。

璽克和奈莫準備好,下樓前往前往教師選拔的會場。一路上到處都是學生,各種年級的學生,有些人手上拿著花,也有人把祭刀指向天空,噴出彩色的光點。他們是特地到璽克和奈莫前往會場的路上等他們的。

璽克看到那些人眼裡滿滿的羨慕以及憧憬。璽克是他們的偶像,他們透過璽克去夢想他們也許能達到的境界。力量與特權,讓人欽羨的一切,凌駕於其他同學之上,就是此地的榮耀。

璽克是七年級生,所有學生的目標。今天,他要去追求更高的地位、更多的權力,然後就會有更多人對他馬首是瞻,認定他就是榮耀的化身。

包括了那個不知道存不存在的黑夜王者,祂將以璽克為榮。

璽克帶著沙蒙骨朵的屍體,奈莫帶著莉絲娜,他們到了位於法院附近的廢棄建築群。這裡以前可能是舊市集之類的地方,這些石造建築本來應該都有兩三層樓,現在都塌得只剩地基和幾面牆。教師們把這些屋子的地下室挖開,貫通,做成一座龐大的地底迷宮。

他們稱那是「試煉場」。

教師選拔,就是讓七年級生通過這個迷宮。教師在裡面設了很多陷阱、放了很多怪物,但是最危險的還是同學。並非第一個出來的人就會成為教師,而是「從活著出來的人裡面挑一個當教師」,所以確保自己會成為教師的最好方法,就是在試煉場裡,把其他人都殺光。

整個過程都處於教師的窺視魔法監視下。在試煉場裡面,殺害同學是「合法」的作為,不管用什麼手段都沒關係。甚至可以說,透過殺害同學,竭盡所能的對教師展示自己比其他學生強大更多,更有資格成為教師,就是學生在選拔中的主要目標。

七年級生全體列隊走向試煉場的入口處,那只是一個在地面上,僅夠讓一人通過的木板門。他們後面站著無數學生,裡頭也包含了舒伊洛奴,她手上拿著花束,滿臉緊張,大眼裡滿是淚水,就快哭出來了。

經過她旁邊的時候,璽克摸了摸她的頭。

七年級生站好後,蜜姷院長站在眾人面前發表演說。她臉上掛著微笑凝視這些學生中的菁英,璽克和奈莫表面上恭敬的看著她,其實只不過是眼睛對著她的方向,完全不把她放在眼裡。

「每個人都應該清楚自己在世上的命運!」蜜姷院長說。她穿著黑色禮袍,款式比任何一個學生都要華麗,那身衣服顯然比她這個人有價值多了。她的聲音尖銳刺耳,刻意的抑揚頓挫在璽克聽來絲毫沒有鼓舞人心的效果,倒像是幼稚的孩子在哭鬧,要大人注意她:「有些人生來就是奴隸,有些人就是身份卑賤,有些人本來就屬於玩物,有些人本應為別人的偉大目標犧牲。而我們——是要統治世界的人,屬於我們的位子是在全人類之上!

「我們是黑夜王者的選民,我們追求凡人無法理解的境界,我們掌握他們無法擁有的力量,我們是為了替黑夜王者管理他的財產,也就是管理這整個世界而生!

「今天,你們要向黑夜王者證明,你是你兄弟姊妹裡最強大的一個。證明你配得上無上的榮耀、權力、以及遠大的目標!

「全力以赴吧!各位!今天是你們邁向人上人之路的日子!」

全場熱烈鼓掌。

接下來蜜姷院長介紹從其他黑暗學院過來的評審們。為了公平(璽克十分驚訝他們還打算考慮這東西)起見,雖然全體教師都會看到學生的戰鬥過程,但是最後要選誰成為教師,由這些外校教師決定。

這六位教師都穿著不同顏色樣式的禮袍,他們也輪流致詞,內容雖然有些小差異,但是主軸都和蜜姷院長的演說相同,頂多有的人謙遜一點,有的人比較強調努力,有的人則認為學生絕對不可能滿足黑夜王者的期待,以此要求他們拼死作戰。

璽克對這些人沒什麼興趣,只有一個人不同。那個女人大約二十五歲,她留著一頭蓋住耳朵,很有光澤而且柔順的淺棕色頭髮。再加上與眉頭齊平的劉海,看起來就像是頂光滑的蛋型帽子。她的皮膚蒼白,面帶憂鬱,充滿了這地方大多數女人沒有的柔弱。她穿著白色禮袍。

輪到她致詞的時候,她只說了一句:「但願你們的願望都能實現。」就連這句話她也說得有氣無力。璽克覺得她很奇怪,但又說不出來問題在哪裡。她身上有種特殊的氣質,似乎只有他這種同類才能辨識出來。

隱隱約約的,背叛者的潛質。

致詞結束,在隆隆鼓聲中,七年級生依照排名,依序進入試煉場,每個人中間間隔三分鐘。第一個是萬魔之首伊蓮翠、第二個是煉獄之首瑪法妲,殺戮之首璽克是第三個。奈莫排在第二十一個,是最後一個。等輪到他進場的時候,璽克已經進場快一小時了。

先進場的人,有能伏擊後進場的人的優勢。

 

璽克爬下木梯的時候沒看到人,也沒聞到血腥味。璽克的看門屍——沙蒙骨朵的屍體——跟著下來以後,入口的木板門關上,鼓聲也變小了。

伊蓮翠不會直接在入口埋伏殺人,因為以她的實力要在三分鐘內收拾掉瑪法妲十分困難,三分鐘一到,璽克再下來,一次面對兩個四首,她會招架不住。通常先下去的人會盡力往前移動,在一段距離外設陷阱等人到。

試煉場的空間是由很多房間和走廊串起,牆壁只有泥土和石塊,還有木頭做的支架,房間頂部很矮,沙蒙骨朵如果再高一些,它的角就會戳進土裡。牆上掛著許多火炬,純白色的魔法火焰看起來不像火,比較像是用布做成的假火舌在那裡飄動,但它確實照亮了這個地方。

眼前有五條路可走,每條路上都有白色火焰的火炬。璽克決定走左邊第二條。

頭半個小時,他的對手只有怪物和魔法陷阱。他殺了八隻腳的雙頭鱷魚、身體兩側會分泌毒液的巨蛇、還有幾乎佔滿整個走廊的粉紅色巨蟲。也拆除了鳴爆咒(爆炸同時發出巨響,讓每個同學都知道這裡有個肥羊正處於被炸到頭昏腦脹,無法作戰的狀態下)、雜術螢光咒(讓中了法術的人發出綠光,還會干擾他施展的法術效果)、異常洞穴術(觸發的同時產生大洞,洞的出口不知道在哪,也可能是乾脆把人活埋在地底下)等各種奇奇怪怪的法術。

這些對他來說都還是雕蟲小技的等級。他還有充份的餘裕設下更難解兇狠的魔法陷阱,招待後到者。

接下來半個小時,他快樂的聽陷阱在遠方爆炸,把同學一個個消滅。

在奈莫進入試煉場後又過了大約十五分鐘,璽克總算在複雜的試煉場裡遇到同學,那個女孩子把自己變成一張木桌,打算等璽克走過,背對她的時候再動手。這個判斷錯誤要了她的命,她應該全力躲藏,避開璽克這個對手。璽克在她解除變身到一半的時候,干擾了她的法術,讓她成為一具半人半桌的屍體。

另外一個敵人缺乏創意,解決的過程簡直不值一提。璽克甚至沒有動手,直接交給看門屍收拾。

之後,璽克思考著:會出現四首以外的同學,是不是代表他走錯路,往入口走去了?這裡的道路有多處互相銜接,除了出口只有一個之外,每個地方都是岔路。他很可能不小心離出口越來越遠。

果然,他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發現很多新的交戰痕跡,還有新鮮的人類碎肉,顯示他已經被在他之後下來的人超前了。

璽克在岔路停下,不曉得接下來該往哪走好。突然,他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刺了他一下,是追縱的法術,有人在找他!璽克從裡頭隱含的敵意裡知道不是奈莫,現在的問題是,他應該迎戰好對評審展示他的力量,還是避戰保留力量?他確定那不是萬魔之首伊蓮翠,這不是伊蓮翠的作風。

那麼,敢找他下戰帖的人就剩下煉獄之首瑪法妲了。

璽克決定避戰,因為伊蓮翠肯定還活著,他不想多對付瑪法妲。

但是,隨著璽克選擇往另一邊走,探測的刺痛感卻越來越急切,那個人在追趕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