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日是第一集完結倒數第三天!

 

不知道過了多久璽克才醒過來。他覺得全身發痛,皮膚和骨頭都不對勁,一動就眼冒金星。

璽克發現自己躺在地上,後腦放著一個布包,莉絲娜和奈莫坐在他頭旁邊。

「醒了醒了。」奈莫上半身探過來,從璽克臉上方看著他,咧嘴笑:「你把瑪法妲幹掉了吧?」

「對,可是看門屍也沒了。」璽克用手臂撐起上半身,低頭,他看到自己的右腳已經大致重生了,但是燒掉的鞋子不可能變回來,現在光著右腳,褲管也只有一半,新生右腳的皮膚泛紅。璽克完全坐起,奈莫也坐回原位,笑吟吟的看著璽克。奈莫臉上有個小擦傷,衣服上有血跡,莉絲娜的袖子也破了。

「笑什麼?」璽克皺眉說。

「這戰功太好啦。」

「你居然在教師選拔的時候救人,不是應該趁機把我做掉嗎?」璽克轉轉腳踝,奈莫幫他重生的右腳狀況還可以,動起來不算很流暢,應該過幾天就會好。

「你死了誰來收拾伊蓮翠?她堵在出口處,同學來一個殺一個,我看她是下定決心要把所有人都殺光才會出去。」奈莫聳聳肩:「我是最後一名,心計比硬拼重要多了。」

璽克站起來,先閉眼一陣子,讓身體適應,才睜開眼睛問:「你知道出口怎麼走?」

「我的方向感不管在哪裡都百分之百正確。」

「帶路。」璽克不想在這底下混了。

 

奈莫帶著他們往出口走。奈莫沒畫地圖,也沒有在路上做記號,卻記得所有他走過的路,方向感也絲毫不受岔路和不見天日的環境影響。璽克在這底下晃了超過一小時還找不到出口,奈莫頂多花半小時,就把整個試煉場路線都摸熟了。他們沒花多少時間就到了出口附近,途中收拾掉一個同學。照奈莫說的,是因為有璽克在,他不需要迴避戰鬥,才這麼快到出口。

他們不需要多靠近就知道伊蓮翠在前面。地上都是被啃食過的屍體,至少有六具以上。莉絲娜指著其中一副完全無法辨識的骨頭,說那是腐敗之首——四首之一的屍體。

璽克在最前面,他往前又走了兩步,從轉角處吹出一陣帶著硫磺味的熱風,一隻體型龐大的惡魔爬了過來。牠的頭像拳師狗一樣扁,卻有鱷魚般的表皮和長牙,粗短的四肢往內彎,撐著牠沉重的身體。牠身上還爬滿了小型惡魔,每一隻身材都像是竹節蟲,卻有一張人類男子的臉。

奈莫拉著莉絲娜往後退。

璽克已經把魔藥拿出來扣在指間,敵人一現身,他就把藥扔出去,同時投出一道咒語。暗紫色的魔藥裝在窄口大肚瓶子裡,飛到惡魔頭上時咒語生效,擊碎玻璃瓶,藥淋了惡魔一身。剛開始,那隻惡魔好像沒什麼感覺,只是獃住。漸漸的,牠的眼睛開始變紅,裡頭溢出鮮血。

惡魔開始吼叫,用力抓自己的皮膚,抓出紫色冒煙的血痕。牠用力甩頭,把牆壁都撞碎了,身上的竹節蟲型惡魔也有很多隻被他壓死。牠失去理智,眼裡已經沒有璽克他們了。

惡魔開始把身上的肉大塊大塊的撕下來,腥臭的血液到處噴濺。璽克的使魔小灰在空中盤旋,所有噴向璽克的血液都被牠吞掉,消失在灰霧中。

惡魔把身體撕裂到露出骨架,突然化成一陣紅霧消失了。殘存的竹節蟲型惡魔紛紛掉落地面,貪婪的舔著地上的血跡。

伊蓮翠在紅霧中現身,她走到惡魔本來的位置上,兩手收在袖子裡,怒目看著璽克:「你做了什麼?」

「恕難奉告。不過我勸妳把剩下的惡魔通通召喚出來,這樣我才可以收拾掉他們。」璽克兩手放在袖子裡笑說。

「惡魔免疫心靈操縱,不受心靈毒素影響——」伊蓮翠冷聲說。

「恕難奉告。」璽克又說了一次。這是他特別調的,針對惡魔用的毒藥,連教師都不知道有這種配方。就像狗不能吃巧克力一樣,對惡魔有效的配方卻對人類無效。很多法師都理所當然的認為惡魔抗毒性比人強,對人類無毒的東西,肯定對惡魔無效,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弱點。

「你不可能對我所有的惡魔下毒。」伊蓮翠說。

「過敏反應,妳知道嗎?」璽克略為抬高下巴,瞪大眼睛,展現絕對的自信。接下來他說的話,跟他的魔藥一點關係也沒有,但是足以引起伊蓮翠的疑慮:「引發目標物的體內防衛反應,讓免疫系統攻擊他自身。在這種情況下,過敏源多或少不是問題,只要有,就會造成死亡。只要接觸到就是死,跟藥量一點關係也沒有。妳看。」璽克用這番話告訴伊蓮翠,雖然她的惡魔很多,但是不管叫再多隻出來,下場都一樣。假使璽克用的是這套方法,他能殺死的惡魔數量就是無限的。那些猛舔血的惡魔正好在這時候翻白眼,把腸子從嘴裡吐出來,一個個死去,呼應璽克說的話。

「吶,妳殺腐敗之首,失去了幾個使魔啊?」璽克咧嘴笑說。

「恕難奉告。」伊蓮翠抬起下巴說:「你的樣子挺好看的啊。」

璽克知道她是指璽克光著一隻腳這件事,他笑笑,沒說話。

兩人都沉默不語,兩人都把手放在袖子裡,不讓對方看到自己有沒有在施法。

這是和瑪法妲那時完全不同性質的戰鬥。奈莫護著莉絲娜,不敢插口。這樣的戰鬥,只有和伊蓮翠同為四首,對她具有威脅性的璽克才能進行。

沒人說話,伊蓮翠的血紅雙瞳,和璽克的墨黑雙瞳彼此瞪視。

伊蓮翠的眼裡完全看不到生者的身影,只能看見死亡,總有一天會降臨在每個人身上的殘酷死亡,而且那雙眼裡的饑渴就像是在宣告:這一切將由她來造就。

璽克的雙眼是無法看透的黑夜,只有他選上的人才能擁有照明。其他人必須在其中無聲無息的消滅。沒被選上的人最好要有自知之明,繼續深入的話,他將逃不過璽克給予的命運。

這場不用魔法的戰鬥,是心理的戰鬥。璽克能不能讓伊蓮翠覺得和璽克戰鬥不划算?伊蓮翠會不會因為和璽克戰鬥消耗太多力氣,導致自己被後面的同學殺害?

「不,我不會放你走。我可以收拾你——可以——」伊蓮翠的眼睛越瞪越大,眼白的部份也開始變成紅色,她背後的景色扭曲,像是有一層不平整的玻璃,裡頭伸出大量畸形的惡魔之手、或是爪子和嘴,無數惡魔即將現身。她腳底下也有紅光構成數不清的魔法陣,每個魔法陣裡都有一個惡魔探出來。

萬魔之首伊蓮翠,沒人知道她究竟有多少隻使魔。她一個人就是軍隊。

璽克沒有後退、沒有施法,他只是把手從袖子裡抽出來,每根手指中間都夾著藥瓶——那個讓惡魔瘋狂的紫色魔藥,裝在窄口大肚瓶裡——璽克抬起手,用小指勾著披風,像蝙蝠展翼一樣拉開。

他的披風內側全都掛滿了同樣的魔藥,起碼有上百瓶。

璽克笑笑對著伊蓮翠說:「多叫一點。讓我見識見識。」

伊蓮翠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惡魔全都嗚嗚低鳴。璽克身上魔藥瓶互相撞擊那輕脆的響聲,掛在披風上,導致披風變形的微妙重量感都非常真實,那些不是用幻覺變出來的,璽克真的有那麼多魔藥!

一瓶魔藥就消滅了那麼大的惡魔和一整群附屬小型惡魔,這麼多瓶藥,伊蓮翠要犧牲多少使魔才能獲勝?在這麼狹窄的地方,惡魔越多,要閃避毒藥就越難。下毒者比惡魔大軍有利多了!

伊蓮翠咬牙,背後和腳底下的召喚陣都停止運作:「你滾!」

「多謝。」璽克一彎身,手往內一揮,行了個禮。臉上的笑容無比燦爛。

他並沒有那麼多相同的魔藥。他不可能都帶同樣的魔藥,那樣無法應付伊蓮翠以外的敵人。更何況這魔藥煉製起來還異常困難。他的披風裡的確是掛滿魔藥沒錯,但是是各種不同的藥,他用幻術讓他們看起來都一樣,騙過了伊蓮翠。

 

一通過伊蓮翠守著的最後叉路,璽克就站到一邊,對奈莫說:「你走前面。」

「啊?」奈莫一臉驚訝的聳肩。

「如果你不肯走前面,我現在就殺了你,把你的祭刀折成兩半。」璽克面無表情的說。

「被發現了啊。」奈莫雙手從袖子裡抽出來,他的波浪刃祭刀拿在手上,刀刃發紅,上面的魔法蓄勢待發。

「我太瞭解你的為人了。」璽克說。因為另外兩個四首都死了,伊蓮翠很可能可以把剩下的同學都殺光,教師資格就會落在璽克、奈莫和伊蓮翠其中一人身上。

伊蓮翠被璽克唬騙過去的事情評審都看到了,這會讓她扣分不少。這樣一來,奈莫最大的對手就是璽克。

奈莫想解決璽克好確保自己的教師資格。更何況,他打倒了璽克這件事也可以讓他大為加分,更提高他贏過伊蓮翠的機率。

相反的,璽克因為和瑪法妲那場戰鬥裡說了太多可疑的話,評審對他的信賴下降,他覺得自己成為教師的機率微乎其微,他就不想把奈莫解決掉。說不定在未來一年裡,在下一次教師選拔之前,他還需要奈莫的幫助。

「快走。」璽克把手放在袖子裡,用下巴比比前方。

「好好。」奈莫聳肩,領著莉絲娜往前走。

解除了最後兩個複雜的魔法陷阱,十五分鐘後,奈莫打開木板門回到地面,接著是莉絲娜,最後是璽克。

奈莫跳出地面同時張開雙手,對著圍觀的同學擺出燦爛的笑容。璽克回到地面只是挑挑眉就走開了,兩隻魔獸捧著毛巾、水盆、包紮用具和新衣服追過去。

一個多小時後,有一名女同學不知道用什麼手法避開伊蓮翠,成功回到地面。又過了一段時間,教師宣布試煉場裡只剩下伊蓮翠一人,在教師派去的使魔帶伊蓮翠回到地面之後,歷時五小時的教師選拔結束。二十一名參加者裡,四人存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