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聖潔之盾的營地裡,指揮官帳篷中。萊爾諾特和佐羅克正在地圖桌旁邊說話。「盯上的嫌犯跑掉了不少。消息恐怕是從警察那裡走漏的。對警方內部的大規模掃蕩是一定要做的,問題是資源該投注在哪一邊……」萊爾諾特女士說。兩人都站著。萊爾諾特站在桌邊,彎腰,單手撐在桌面上。佐羅克離桌子稍遠一點,手叉胸前沒在看桌面。

「佐羅克大人。光明之杖有辦法支援行動嗎?」萊爾諾特抬頭問佐羅克。

「我想很難。魔法院內部掃蕩的規模越來越大。有多餘人力的話,會優先派到那邊去。」

萊爾諾特深深嘆氣,表現出她的煩惱。

最初會注意到黑夜教團這個組織,是因為有公眾人物在為這個組織拉信徒。知名藝人在公益活動上說:自己以前都只顧自己,非常自私,黑夜王者讓他學會愛與奉獻。

聖潔之盾的某些成員,對這個地球上最大的兩個宗教「真神教」和「真主宰教」有深入研究。這兩個宗教(以及自他們衍伸出的種種宗教)的特色之一,是只要虔誠教徒佔人口比例過高,宗教就會凌駕於世俗政府,使這兩個宗教的領導人成為該地真正的統治者。

黑夜教團的教義讓他們嗅到和「真神教」、「真主宰教」相似的氣息。引起他們警覺,開始調查。

一查之下才發現,這個宗教竟然在薩拉法邑朵境內搞出了「國中之國」的現象。他們信眾的聚居地居然不實施薩拉法邑朵國法,而是實施黑夜王者的教法。這種行為在薩拉法邑朵是不被容許的。

這麼多年以來,無數人代代努力,一步步建立、完善的法條,事關國家根基和人民福祉,居然可以為了宗教信仰這種只是人生輔助的玩意兒,說不實施就不實施。這種事聖潔之盾不可能坐視不管。

於是聖潔之盾決定將這個組織解體。

光明之杖明白情況以後,也決定加入行動。光明之杖長期致力於推廣教育。黑夜教團的事件爆發之前,他們正在努力推動全民義務教育,希望在未來二十年內,把國內的文盲比率降到百分之五以下,卻莫名其妙的遭到各種奇怪理由反對。在得知黑夜教團的存在以後,他們才知道這是為什麼。

黑夜教團信徒不想讓孩子接受國家教育,因為這樣孩子會接觸到黑夜王者教義以外的觀念。光明之杖打算將現有的推廣教育變成義務教育,此後國民有接受教育的義務,強制父母將孩子送進公立、或是國家許可的私立學校讀小學,於是黑夜教團煽動位高權重的信徒妨礙修法。

傳播知識一直是光明之杖的目標,這種事是光明之杖不能容忍的。

以此開始,兩個組織聯手深入調查,越查越是讓他們毛骨悚然。

最後他們斷定,黑夜教團對國家的威脅性太大,這個宗教的本質太過惡劣,不能只是勒令他們解散或改善而已。

必須清剿這些傢伙。就像給國家動清創手術那樣。於是有了現在這些行動。

行動代號是「青空」。

現在萊爾諾特覺得,比喻成清創手術或許還太樂觀了,她開始感覺像是在治療癌症。多年以後回顧這些事的時候,她也覺得,的確比喻成治療癌症比較貼切。

萊爾諾特是聖潔之盾高階騎士,她在青空行動中擔任前線指揮官。佐羅克是光明之杖的人,萊爾諾特的合作夥伴。

正確來說,佐羅克是「法師第一情報部」,又稱「魔法之手」的人。只是一般都認為魔法之手已經併入光明之杖了,法師第一情報部也是魔法院內部單位,所以還是稱他是光明之杖的人。

對騎士來說,法師總有那麼點搞不清楚在想什麼的感覺。萊爾諾特覺得佐羅克又更嚴重。並不是說佐羅克不可信任,萊爾諾特倒是肯定佐羅克是自己人,只是除此之外的部份都像一團謎。

這個男人比萊爾諾特年輕,到底年輕幾歲,卻連個大概都看不出來。既然法師大學畢業了,在法師第一情報部裡也有一定地位,應該至少接近三十,或是三十多吧。萊爾諾特只能像這樣推測。

佐羅克的外表和氣質也很難把他歸類於某一種人。

他可以輕鬆自如的和周遭人互動,在他身上卻又讀不到任何社會化的歷程軌跡,看不出背景,相當奇特。真要說的話,他給人一種「整潔」的感覺。萊爾諾特覺得自己接觸到的好像是個「櫃檯」,就是上面放著「接待處」牌子的那個,整理得乾乾淨淨,裝修得十分合宜,應對進退都有理有據,專門為了面對來客而存在的東西。

櫃檯的樣貌只會反映出他所接待的客人的需求。

至於櫃檯背後到底有什麼、設立這個櫃檯的是什麼東西,萊爾諾特無從得知。

此刻他穿著簡單合身的法師袍,好活動的程度剛好適合戰場。長髮經過修剪,同樣是容易整理,適合戰場生活的髮型。他維持足夠體面的外表,同時顧及場合。他不像其他人那樣,散發出為了配合環境不得不改變的窘迫氣息。這一切對他來說彷彿呼吸般自然。

「整理一下現狀。」佐羅克說。

萊爾諾特還注意到另一個點,佐羅克適應騎士行動方式的速度非常快。他一瞬間就學會如何和騎士合作,萊爾諾特甚至想不起來跟他在什麼時候磨合過。

佐羅克很快的把整體狀況爬梳了一遍,找出許多萊爾諾特沒考慮到的問題。

用簡單的方式形容,現在的概況是:黑夜教團正在設法重新站穩腳步,而青空行動要在他們站穩以前進一步打擊他們。

「這個人,你交給誰追捕?」佐羅克指著東方學院周邊地圖上的一個紅點說。

「那是班納圖的小隊負責的。那個人你有印象嗎?」萊爾諾特說。萊爾諾特記得之前在交待任務時,佐羅克應該有看到班納圖。

「他是個很容易給人留下印象的人。」佐羅克淡然說。看不出來他對班納圖有哪種印象,好還是壞。「行動開始也快半個月了,其他黑夜教團的成員有些都逃出國了,這個法師才移動這麼點距離,卻又抓不到。該怎麼評價這種對手呢?狡猾?還是古怪的笨拙?我想班納圖對付不來。」

「已經給他增派人手了。」

「都是些經驗不足的人吧。」佐羅克說。

「那是,要增派人力嗎?我覺得這樣的人手已經是非常多了。」萊爾諾特問。她不認為支援班納圖的那些人有經驗不足的情況。雖然不是像她自己這種超級老手,但也都有相當的戰鬥經驗了,並不是生手。

佐羅克微笑說:「沒關係,這樣就好。我想這也算是不錯的發展。」

萊爾諾特真的搞不懂佐羅克在想什麼。

 

有更多的騎士和法師,照理說應該可以輕鬆抓到璽克才對。班納圖肯定自己並沒有鬆懈,他不管情況對自己多有利,都不會大意,但場面就是被璽克給扭轉過來了。

此刻森林裡到處都是人類和妖魔的吼叫聲。隊伍被打散了。每個人都陷在各自的戰鬥裡,無暇顧及他人。

半小時前他們循著璽克留下的法術波動殘跡,追蹤他進入森林。他們謹慎的防範陷阱法術,也的確破解了很多道法術,逼近目標。

他們的偵測法術確定了璽克的位置,展開包圍網。

然後,隊伍後方遭到突擊。

班納圖有考慮到或許有同夥,要大家不可疏於戒備後方,陣型卻瞬間被突破。

將守住後方的騎士撞飛到空中,衝進班納圖視野中的東西,看起來像是一大團纏繞在一起的樹根,裡面張開一對黑溜溜的眼睛。樹根團用延伸出去的樹根當成手腳,靈活的移動。它一下子跳到樹頂上閃避攻擊,突然又把根全縮進去,變成球體滾動衝撞隊伍。朝它發射的魔法冰箭和聖劍鋒波都被樹根外殼彈飛了。

班納圖他們看都沒看過這種東西。好不容易破壞了那層殼,裡面卻空空如也。接著樹根從地底下鑽出地面,糾纏起來,變成另一隻一模一樣的東西。這次的殼更硬了。

眾人還在和第二隻樹根怪物戰鬥,班納圖一轉頭,發現隊伍有人不見了。他感覺到失蹤同伴的聖劍波動從幾百公尺外的遠方傳來,正在戰鬥中。

就在他大聲告訴其他人注意這個狀況的時後,他當場目擊一個身高是人類兩倍,像是披著樹葉製蓑衣的貘的怪物,從樹後面探身出來,抓了他們的人就跑。不過兩秒時間,被抓的同伴放出魔法的波動就到了幾百公尺外。

班納圖大喊要所有人重整隊型,然後一堆像鹿角的東西從地底下戳出來,他只能後退閃避。鹿角一直長,甚至連地面都開始動搖。本來還能行走的森林變成了荊棘叢。

班納圖揮動聖劍砍那些「角」,那些東西卻變成手的形狀,抓住他的劍。他用力抽出劍,同時削斷了「角」,卻又出現了更多的手。

「這到底是什麼?」「法術沒有用!」「不要過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