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訓導主任和校長都趕來了,指示他們在教室裡等待。叫到名字的學生出去,到另外準備的房間和警察談話。

他們的數學老師和一個警察坐在教室裡監視剩下的學生。老師叫他們看課本自習,不要交談。

小碴在座位上轉頭張望。

避雷針桌上放著參考書,拿筆的手一直寫個不停,他自動展開學習。

排骨把生物課本打開來放在桌上,但眼神空洞,顯然沒把字讀進去。

教室裡的課桌椅數量和學生數量一致,所以有人沒來一看就知道。除了被叫出去問話的兩個同學之外,還有一個位子是空著的。

小碴和那個同學沒什麼交集,應該說,班上和那個同學有交集的人幾乎不存在。因為那個同學「怪怪的」。小碴雖然動不動就把事情怪罪到恐龍復活上頭,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說著玩的,他不是真的認為恐龍復活了。但是那個同學也常常滿口跟恐龍復活相差不遠的東西,給人的感覺卻是認真的。

那個同學空著的位子上連書包都沒有,今天根本沒來上課。

上一個去和警察說話的同學回來了。因為是男女分別照號碼叫的,接下來該叫到那個沒來的同學了。

結果警察喊的是下一個同學的名字,跳過了那個同學,迦絲爾的名字。

 

據說迦絲爾以前成績很好。這是小碴聽來的。他不認識以前的迦絲爾。和迦絲爾同班至今,她的段考分數排名一直都是最後幾名。小碴還要再增加許多年紀才會知道,學習和工作能力大幅下降,是精神生病了的症狀之一。

小碴對她最近的印象是上周體育課打桌球。要兩兩一組,避雷針那傢伙忙著跟預定上體育系的同學上演高速殺球對決,排骨也有伴了。小碴懶得再去找人,看迦絲爾一個人,也許是心生憐憫,就決定跟她一組了。

對方是女孩子,看起來也不太擅長運動,於是球理所當然慢吞吞的來回彈,充滿了聊天的餘裕。

在避雷針和他的對手火藥味十足的叫囂聲中,小碴和迦絲爾聊著奇怪的話題。

「爆熱殺球!」

「颶風反擊!」

「那個啊,昨天,我和倫英一起去約會喔。」

倫英是現在當紅的偶像。一個普通的高中女生實在不太可能和這種人約會。

「喔,這樣啊。」小碴隨便回應。

「音速殺球!」

「核彈反擊!」

「他買了九百九十九朵的玫瑰花束給我,說他一定會娶我。」

「喔,是嗎。」

「隕石殺球!」

「銀河反擊!」

「楠卡也幫他保證,一定會幫我盯著倫英。他說我就像他女兒一樣。」

楠卡是現任總理的名字。一個普通的高中女生實在不太可能和這種人有交情。

「是喔。」小碴繼續敷衍回應。

「恐龍滅亡擊!」

「幽浮墜落殺!」

「米絲莉還說我幫上她很大的忙,說她的書等於是我寫的,想在新作品上掛我的名字。」

米絲莉是外國人,現在世界有名的富豪之一。特別的地方在於,她有錢是因為她寫的小說全球大賣,加上電影改編、周邊商品、主題遊樂園等收入才成為富豪的。

一個普通的、薩國的高中女生根本不可能和她有任何關係。

「人類終結炸裂!」

「世界末日絕殺!」

「她還說……」

小碴沒聽迦絲爾說完。他轉頭對著避雷針和他的對手笑著大喊:「你們會不會太誇張了啊?」

然後他就和避雷針他們玩去了,沒再聽迦絲爾說話。

 

到了下周,也就是現在,小碴思考著迦絲爾和這些警察有什麼關係。雖然他在這個年紀還不甚明白迦絲爾的情況,但他的本能足以告訴他迦絲爾的特殊情況可能會造成什麼結果。

上一個同學回來了,老師喊出下一個人的名字:「碴.莫恩斯坦.薩耶弗農!」

 

和警察談話的房間只是普通的教室。窗簾拉上,冷氣打開,弄成封閉而舒適的樣子。大部份桌椅被推到牆邊去,只留下一張大桌,一邊坐著警察,另一邊擺著一把空椅子。

小碴的腦袋裡立刻浮現出他在電視上看過的偵訊室樣貌。一時間連頭頂上的普通電燈看起來都變刺眼了。

他突然意識到他對這種情況毫無準備。他對國家司法系統的了解僅限於電視情節。因為是騎士的孩子,他從來不需要擔心被司法系統攻擊,但是如果真的碰上了,除了像迷路幼兒一樣哭叫「我要媽媽!」之外,他毫無抵抗之力。

他決定之後要在這方面下點功夫。至於要下多少才夠,他還要思考。

負責「偵訊」小碴的警察是男性,稍微有點年紀。小碴就像所有的高中生那樣,對年紀大自己很多的權威人士都不太友善,停在門口警戒的看著對方。

「坐吧。坐下。」警察揮揮手說。

小碴遲疑的坐下。

警察翻了一下資料,問:「你的名字是?」

「碴.莫恩斯坦.薩耶弗農。」

「沒有擔任幹部。」警察說。

薩國的國情並不注重社團活動,所以警察提都沒提這部份。

小碴瞄到警察放在桌上的文件。裡面有他們入學時上交給老師的自傳。小碴記得那東西大家都很開心的亂寫一通。

「對。」

「為什麼?」

小碴心想:這種問題有必要問嗎?「就沒當啊。」當幹部的本來就只有一小部份人,其他人沒當是當然的吧。

「那你平常都做什麼休閒娛樂?」

「看漫畫。」

「都看些什麼漫畫呢?」

小碴突然領悟到,這些看似漫無邊際的問話,其實是旁敲側擊的想描繪出他的性格。

他正打算回答的時候,警察注意到他父母的職位了。

「啊,你的媽媽是騎士啊。」

「是啊。」小碴皺眉,有點困窘的回應。

警察的態度頓時友善起來,露出可說是燦爛的咧嘴笑臉:「真是不好意思,把你跟其他人混在一起。」

「這樣很好啊。」小碴稍微嘴硬的回答。小碴就像所有的高中生一樣,不喜歡自己和同學被差別對待。

「你不可能涉入什麼非法活動的——」

不過警察也沒有就這樣讓他離開。小碴的媽媽是騎士這件事,讓警察把小碴當成他那一邊的。

「不過,你有沒有注意到,班上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沒有。」小碴馬上回答。

之後警察又問了幾個表示關懷的話題,像是小碴成績怎麼樣,有沒有棘手的科目,就讓小碴回教室了。

 

漫長的自習時間繼續下去。

他們沒有下課時間、不能交談。要去廁所也只能一次一個在監視下去。可能是為了不讓其他班的人透過窗戶和他們交流,窗簾拉上,開了冷氣。

到這地步,任誰都看得出來他們被當成某種嫌疑犯了。教室裡的靜默越來越讓人難以忍耐。開始有人傳小紙條被老師喝止。

避雷針還算是撐得久的。但他也開始不耐煩了。

「老師,我可以發問嗎?」避雷針依照高中以下校園的課堂禮儀,舉手發問。

「不要說話,讀你的書。」

「但是我數學解不開,請你教我。」避雷針有點動怒了。

數學老師用眼神向警察取得許可,然後走到避雷針座位旁邊一對一教學。

他壓低聲音教學。彷彿靜默是不能打破的禁忌。

這時候教室門開了。全班同學正心浮氣躁,全都往那邊看去。只有數學老師和避雷針執著的專注在數學題上。

進來兩個裝備更誇張的警察。先到的四個警察只是配鎗而已,這兩個居然穿了防彈衣和鋼盔。

後到的重裝警察和監視的警察說過話,看過監視的警察手上那份附有照片的學生資料,指著避雷針說了兩句話,然後後到的警察就走到避雷針旁邊,確認他的姓名後說:「請你跟我們去警察局一趟。」

避雷針在座位上僵住了。

警察拿出手銬,正要伸手拉避雷針的時候,數學老師大喊:「才教到一半而已!」

兩個警察都愣住看著數學老師。

數學老師義憤填膺,彷彿自己的終生偉大志業遭到妨礙,對警察說:「我是他的數學老師,我不能讓他練習題解不開就離開教室!」

聽起來莫名其妙。小碴還要再增加許多年紀才能明白,大人的做事方法之一,是用比較可行的藉口掩蓋自己真正的目的。數學老師其實是想阻止避雷針被警察帶走,但是他要是直接說不准帶走避雷針,他會和警察正面衝突,正面衝突數學老師毫無勝算,所以才變成這麼奇怪的理由。雖然不算高明,數學老師其實是盡了力在保護學生。

兩個重裝警察討論著是不是在局裡給他們一張桌子繼續上課,兩個一起帶走就可以了。

小碴想起自己被警察叫去談話那時候,警察那些漫無邊際的問話。

「避雷!」小碴站起來大喊:「走之前,昨天的飲料錢還我!」

包括避雷針在內,所有人都驚訝的轉頭看小碴。

反正自己是騎士的孩子,絕對不會有事的。小碴鼓起勇氣繼續說:「我們說好今天放學要一起去漫畫店,你這樣還能去嗎?」

其中一個重裝警察問小碴:「你們是玩伴?」

「不管幹啥都一起的,對吧,避雷?」小碴大聲說。

「是、是啊。」避雷針回答。

「他是騎士的孩子。品德沒問題。會不會是搞錯了?」先到的警察和重裝警察說。

「可是線報說——」警察們低聲交談。但是現在正是上課時間,校園裡本來就安靜,這間教室更安靜,同學都聽得很清楚。

「你們是不是想問避雷下課都去哪裡玩?我全都知道喔。我們是好哥們。」小碴說。

「要把他也當成嫌疑人帶走嗎?」「不要把騎士的孩子上銬。」警察繼續交談。

「跟你們借一間空教室一用,我們想在這裡問話。」年紀最大的警察對數學老師說。

數學老師聽到沒有要去警察局了,立刻答應。

 

大家新年快樂!小碴篇和安派特篇會陪大家過年。初六開始第三集,回到故事主線。祝大家新的一年平安健康,萬事如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