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早餐後是上課時間。璽克和奈莫不必上課,於是就自由活動。

在北方學院校區的西側有一座公園,那裡是不用上課的人最喜歡待的地方,也會有老師把學生整班帶去那裡活動。

奈莫說他有事要去那裡,於是璽克也跟著去。莉絲娜理所當然的同行。

「你會不會黏我黏得太緊了啊?」奈莫和璽克並肩走在磨損輕微的石磚馬路上,奈莫用抱怨的音調這麼說,不過他並不是真的不滿。

「要是你想單獨去,說一聲就好。」璽克微笑說。

上課時間路上人幾乎沒人,兩人用只有彼此能聽到的音量交談。

「還是一起去好,不過你等一下在公園等我一陣子。」

「好。」

北方學院很和平,但是即使在東方學院,他們也不會為了防範危險而整天共同活動。

兩個人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但是他們不知道會不會被竊聽,所以他們並不開口討論這份擔憂,只是從彼此的行動都能看出來。

還有就是透過不著邊際的閒聊來商談重要的事情。

「蘭因今天也告訴我們黑夜王者的大能。」奈莫說。

「有黑夜王者,我們一定能獲勝,不知道現在騎士們是不是正在防空洞裡發抖啊。」璽克說。

奈莫和璽克一起大笑,嘲笑無能的騎士團。

他們真正要告訴對方的內容是,蘭因一直沒有提到聖潔之盾和光明之杖對黑夜教團的戰爭進行得怎麼樣了,蘭因隱瞞了外界的訊息。憑藉著多年的默契,兩人都能聽懂對方的弦外之音。

「這裡真的是個好地方,不用時時刻刻準備戰鬥。我到這裡以前差點被騎士殺掉,在這裡不用擔心這種事。」璽克告訴奈莫,這裡的人完全不備戰,考慮到外界的情況,這是異常的。

「是啊。在這裡的話,就可以安心的養育孩子。」奈莫說。

「孕婦也可以安心待產。不過好像沒有看到孕婦?」

「有啊。他們住在另一棟房子裡。在那裡接受無微不至的保護。」奈莫用柔軟的語氣說,彷彿他腦中浮現出了母親哺育胖嘟嘟嬰兒的祥和畫面。

「原來如此。」

奈莫不是會溫柔的說這種話題的人,所以他說的保護就是監禁的意思。

「很多人都是在這裡出生的嗎?」璽克問。

「幾乎都是。黑夜王者喜歡小孩,特別寵愛他們。」

聊著聊著,他們到公園了。

眼前是一片寬廣的綠地,至少上百人在這裡遊戲。鮮綠草皮沒有半根枯黃。公園裡除了很多給孩子玩的遊樂設施,溜滑梯、攀爬架之類的,還有很多巨樹,因此氣溫涼爽舒適。

璽克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就覺得有些樹怪怪的,許久以後他才發現,這裡有很多樹曾經用魔法加速生長,因此形狀和自然生長的有些差異,更直、更少彎曲和凹凸起伏,看起來沒有受過天氣和重力摧殘。

更久以後他才知道,靠魔法急速生長的樹需要一直追加法術才不會枯萎,所以這麼多綠樹的背後有龐大到可怕的法力支持。

奈莫叫璽克在一張石製長椅上和莉絲娜一起等待,然後就跑掉了。他沿著公園邊緣走遠,看起來是在觀察環境。

璽克聽話坐下。莉絲娜坐下後順勢靠在璽克身上。

有媚魔在身邊的好處是,所有人都像看到髒東西一樣,離他們遠遠的。璽克落得清閒。以前在東方學院沒有發生過這種情況。璽克想,這個地方大概沒有別的媚魔吧。他不知道奈莫剛到這裡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他到這裡時所有人已經是這樣對待莉絲娜了。

璽克和莉絲娜周圍清出了半徑三十公尺無人的空間。璽克聽著鳥叫等奈莫回來。這時,璽克看到一個高壯的男子朝他走來。

那名男子身高大約一百九十公分,月白長袍蓋不住一身精壯的肌肉。他有一頭米白色剛硬的短髮,眼睛是血紅色的,反射陽光讓璽克感覺裡面好像透出火光。還有他一身曬黑的皮膚,也充滿血氣彷彿會發光。

他走路的樣子不是普通的抬頭挺胸而已,他昂首闊步的樣子像是邁向王座。璽克覺得自己彷彿看到幻覺,好像他走過的草地都會燃燒起來。

莉絲娜跳了起來,張開雙手擋在璽克和那個男人中間。

反了吧。要作戰的話,應該是璽克比較強才對。璽克站起來要到莉絲娜前面,莉絲娜卻橫移一步,堅持要擋在璽克前面。

璽克感覺一股熱氣從莉絲娜身上傳來。莉絲娜發怒了。

米白頭髮男子在兩人前方一點五公尺的地方停下腳步,露出為難的苦笑:「我只是想找人聊聊天,這樣也不行嗎?」

「墮落之徒,滾到酷寒地獄去當冰棒吧!」莉絲娜怒罵。

「拜託了。」米白頭髮男子說。

米白頭髮男子看起來毫無惡意,但是莉絲娜對他非常有敵意。璽克思考了一下,決定躲在莉絲娜後面和男子說話。

「請問您是?」璽克從莉絲娜背後探頭說。

「抱歉還沒自我介紹。我是穆朗士。」米白頭髮男子態度謙恭,聲音溫潤。他微微頷首,手掌朝上張開,肢體語言極其友善:「我們曾經見過面。在多佐家的花園裡。」

璽克努力思考當時有這樣的人嗎?該不會是倒在地上的其中一人吧?

「璽克大人,不要被騙了。」莉絲娜說。

看著穆朗士的紅色眼睛,璽克猛然明白,是那個炎魔!他不由自主的縮了下脖子。

「請不要害怕。」穆朗士說。

「你的主人呢?是他派你來的嗎?」璽克繼續縮著脖子說話。

「這件事和蘭因無關。」穆朗士苦笑說:「璽克先生,我想和你聊天,莉絲娜小姐如果願意賞光也——」

「你應該識相點自己閉嘴!」莉絲娜低吼。

「其實我也希望能和奈莫先生交個朋友。不過他似乎很忙。」

璽克努力保持表面鎮定,但是開始注意自己的手和祭刀距離多遠。璽克不知道奈莫去幹嘛了,不過他猜肯定不是蘭因會喜歡的事情。

「你不用緊張。」穆朗士臉上的苦笑摻了更多的酸楚:「不管你的朋友在做什麼、我知道什麼,我都不會告訴蘭因。我不在乎你們要做什麼事情,就算是叛變我也不會主動告訴蘭因。」

璽克沉默的思考穆朗士這話是真心的,還是想釣他上鉤?

「你們掩飾的技巧很熟練,對人類來說你們算是高超的欺瞞家。不過對我來說就很拙劣了,我一看就知道,所以你們在我面前裝也沒有用。我是炎魔,你們身上一點細微情緒造成的溫度變化我都知道。重要的是,我並不想把你們的意圖告訴蘭因,這點請你務必相信我。」

璽克問:「莉絲娜,他說的是真的嗎?」

「是的。璽克大人。人類無法控制自己的體溫,所以在炎魔面前無法說謊。還有,炎魔也能感覺到你的脈搏。」莉絲娜回答。

璽克立刻叫小灰稀薄的包住自己全身。因為是非常稀薄的狀態,肉眼看不到差別,外觀看起來沒有變化,但是冰冷的霧妖隔絕了璽克朝外散發的體溫,就阻絕了炎魔觀察他的管道。

穆朗士覺得有趣而稍微挑眉,但並沒有被激怒,仍是苦笑著平靜回應:「你沒必要這麼做。不如這樣吧,我先展示誠意。」

突然一個半徑三公尺的火環出現在草地上,把三人圍住。火環的火接著往上竄升,化為火牆,又在頭頂上交會。三個人被包在蛋殼型的火焰裡頭。這件事發生的速度太快,璽克只來得及抓住祭刀,就無處可逃了。

火焰沒有發出聲音,火環燒過的草也沒有發出聲音,因此璽克得以發現人和鳥的聲音全都不見了。

「我設了隔音範圍,不用擔心我們說的話被外面的人聽見,當然竊聽法術也無法作用。」穆朗士微微偏頭微笑,打量著璽克:「你應該明白了,我要殺死你們兩個不過是一瞬間的事。但是我讓你們活到現在,還架設了你們想要的法術,這樣還不夠嗎?」

這種展示誠意的方式很奇怪,更怪的是璽克吃這一套。

無論如何,就算在火牆爆發的時候,小灰也沒有任何反應,表示小灰判斷穆朗士沒有敵意。

「我知道了,反正我也逃不了,就聊聊吧。」璽克的手從祭刀刀柄上鬆開。他也讓小灰退回銀匣裡。然後他發現火蛋殼裡的溫度竟然相當宜人。

莉絲娜深深的嘆氣,肩膀垮下來,也解除警戒姿態:「璽克大人,您想紆尊降貴跟這種東西聊天的話,注意千萬別被傳染了窩囊廢的惡疾。」

「窩囊廢啊。」穆朗士又露出了酸楚的苦笑,接著他換上燦爛友善的微笑,露出兩排白牙,從身後憑空拿出一捲塑膠地墊和一個蓋著方巾的提籃:「總之,還請您別嫌棄,和在下一起野餐吧。」

穆朗士掀開提籃上的布,裡面有好幾大塊火腿和滿滿的黑麥麵包,盒裝葡萄乾,瓶裝汽水和結冰礦泉水。璽克的眼睛亮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