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薩拉法邑朵的某個港口,巨大的水泥倉庫裡充滿驚叫聲。

大約三十名男男女女在成堆的紙箱裡奔跑。

「把門鎖上,不要讓他們進來!」「黑夜王者啊請保佑我們不受邪惡傷害,祢是弱者的保障,你是公義的——」「快點把東西轉送走!」

他們大多數穿著港口工人的服裝,少數人穿的是醫師或護士服,也有兩個人穿著西裝。紙箱堆得比人還高,箱子上大多寫著各種蔬果、麵條和產地的名字,少部份標示是醫療用品,還標註要送到海外的醫療支援團隊基地。

他們跑到倉庫深處,以地上的法陣為中心圍成一圈,齊聲以所尼語念誦咒語,但法陣沒有絲毫反應。

「再來一次!」「可惡!」

這時候倉庫門彷彿從來沒有上鎖過一樣,順暢的打開了。一名身材骨感的騎士身後站著其他全副武裝的騎士和警察,舉著聖劍站在門口。

那名騎士是女性,身高比聖潔之盾女騎士的平均值要矮一截,站在一群騎士前面顯得嬌小。

她的聖劍是一把和她等高,巨大的金屬鑰匙。比例不是把一般的鑰匙直接放大。她的聖劍柄更細,裝飾頭也比較小一些,看起來反而像是造型特殊的戰斧或權杖。她輕輕鬆鬆用單手握住鑰匙柄,鑰匙尖對著本來該是門鎖的地方。

她用一雙墨綠色杏眼掃視倉庫內部。倉庫裡沒有開燈,她只能從紙箱和紙箱中間的空隙,看到最深處有試圖發動魔法的閃光。

她露出自信的笑容,朝倉庫內部邁開大步:「騎士臨檢!待在原地不要移——」她話還沒說完,一顆跟馬車差不多大的火球就撲了過來。火球撞上聖劍力場,朝四周潰散,點燃許多紙箱。墨綠眼睛的騎士左右揮動聖劍,火焰一下子熄滅。

「笨蛋,會燒到貨物的!」「沒辦法啊!」「法陣為什麼不動?」倉庫深處的男女們驚慌的吼叫著。

「冷靜!有黑夜王者的護壁!他們沒辦法靠近我們!」一個看似領導者,穿著農作服的女性大喊。

墨綠眼睛的騎士往前走了兩步,感覺前方有什麼東西在。她身旁的騎士試圖用鋒波攻擊遠方的男女,卻被無形的牆壁擋了下來,發出一聲悶響就消失了。

對此,墨綠眼睛的騎士只是微微一笑,擺出先前在倉庫門口時一樣的姿勢,舉起聖劍,像是開鎖一樣在空中轉動。聖劍尖端發出金屬鎖被開啟時的「啪擦啪擦」聲響,然後牆壁就消失了。騎士和警察一湧而上,穿過本來有護壁障礙的地方,衝向深處的人們。倉庫深處的人們也拔出祭刀衝向騎士。倉庫裡發生混戰。

「待在原地不要移動,工作證拿出來。」墨綠眼睛女騎士在後面掩護同伴,同時搖頭晃腦的唸著:「現在說好像沒差了。」

 

戰鬥不到二十分鐘就結束了。騎士、警察和倉庫外面的戰鬥法師合作,那些男女一個都逃不掉,不是死亡就是被捕。

倉庫裡的紙箱全都被查扣。運囚車駛離港口,倉庫被封鎖線包圍。

墨綠眼睛的騎士和同伴交接完畢,從倉庫裡走出來。另一個綁著麻花辮的女騎士在外面等她。

「我們的部份完成了,偵訊交給專家。」綁麻花辮的騎士說。

墨綠眼睛的騎士名字是雅莫薩,綁麻花辮的則是特麗卡。

特麗卡比雅莫薩高,她是女騎士的平均身高,也比雅莫薩有肌肉。臉龐線條俐落帥氣,聲音低沉。紮緊的短麻花辮在她走路時不太會晃動。

「暫時結束了——」雅莫薩把聖劍縮小別在袖口上,然後伸了個懶腰。

特麗卡瞄了一眼倉庫裡:「這是目前為止查到最大宗的物資運輸。北方學院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在外面接應。」

兩人並肩走去搭車,雅莫薩說:「繼續給他們的補給網絡施壓,等待他們露出破綻——雖然知道這個工作很重要,不過我好想去前線啊。」

「因為萊爾諾特女王在前線嘛。」特麗卡聳肩,笑了起來。

「是啊!」提到萊爾諾特,雅莫薩精神就來了:「好想和萊爾諾特女士並肩作戰啊!想看海洋聖劍發揮力量的英姿!我想聽她下命令給我啊!」

「哈哈,看妳這樣子,應該還有力氣工作吧?」

「沒問題,我的目標是從萊爾諾特女士手上接過表揚狀!」

「很好,回去還有一堆事要做!」

「喔!」雅莫薩朝天揮出一拳。

他們搭上騎士團的馬車,沿路討論瑣事。「等一下經過順便去買幾盒蛋糕吧。」「也搬一箱紅茶回去。大家都有點累了,需要補給一下。」「要買幾杯無糖、幾杯全糖?」「局長大人跟幾個老長官習慣用自己的茶葉。不過可以多買幾杯,反正總有人會喝掉。」

突然,他們的通訊石發出聲音。他們把通訊石開啟接收廣播的功能,指揮中心送來的消息不用他們接聽就會自動播放出聲。

「一級警報九九九,二一九九九。重複,一級警報九九九,二一九九九。」

瞬間兩個人都變了臉色。特麗卡衝到駕駛座,叫同事全速前進。

廣播的意思是「聖潔之盾據點遭到戰爭或等同戰爭的攻擊。」在大戰平息之後,這個代碼已經很久沒有用上了。

兩人以最快速度趕回騎士團在本省的分部。

距離分部還有兩條街的時候他們碰到了封鎖線。再更往前一些就到了攻擊現場。

距離分部大門八百公尺的地方,地面有一大片圓形的焦黑。周圍的房舍玻璃全都被震碎。消防車、救護車擠滿現場。

「加上房子裡受震波影響的居民,十四人受傷送醫,都沒有生命危險。」聽到同事報告後,雅莫薩鬆了一口氣。

「周邊區域繼續搜查,還沒找到犯人。」

犯人乘坐一般車輛接近騎士團分部,企圖突破檢查哨,在警衛破壞車輪,車子停下來以後,犯人施展了爆炸法術並逃逸無蹤。雅莫薩和特麗卡接著加入搜索隊伍。

後來他們找了一天一夜,把半個城市都翻遍了,才從光明之杖的鑑定裡知道,犯人引爆的法術是埋在犯人體內的。犯人本身在引爆的同時就身亡了。屍體被爆炸銷毀。處理本案的人沒有想到這個可能性,以為找不到犯人就是逃跑了。

從這個事件開始,「黑夜教團的人會自爆」這件事才廣為人知。

 

吃過了貧乏的午餐,璽克和奈莫前往北方學院的魔草園。離開餐廳的時候他們和伊蓮翠自動往不同方向走,一個半小時後雙方再次碰面。

和璽克去過的其他北方學院區域一樣,魔草園吹著宜人的風,鳥兒唱著歌,植物健康生長。

穿過石造拱門,進來後首先看到的是年幼孩子們的教學田地。

中央是網狀的水泥磚走道,草和野花從磚塊中間冒出頭。兩側一塊塊用木籬笆分開,均等的方形田地裡種著具有療效的藥草。裡面插著田地主人的名牌。名牌是用薄木板和筷子綁在一起做成的,用油性筆寫上的名字由於不熟練而歪歪扭扭。孩子們隨自己的意思裝飾名牌。有人在名字周圍畫上小天使,有人用花朵和枝葉拼自己的名字,有人畫上蜻蜓和蜜蜂,有人畫皮球,有人黏了陶土做的小矮人……

還有一些稍大一些的田地,裡面插的不是單一人名,而是班級名稱,是一整群孩子一起照料的田地。

璽克看到其中一個班級的田裡插著兩塊牌子,一塊寫著「一年祈恩班,希望之田」,另一塊寫著「希望世界和平」。其他班級田地也差不多,有像是「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健康」、「希望世界沒有飢荒」等等。

璽克只瞄了一下就匆匆走過這一區。

更深的地方有兩道拱門,璽克站在門口張望了一下。在他猶豫的時候,他聞到右邊傳來硫磺的味道。於是他選擇往右邊走,奈莫和莉絲娜也跟著他。

果然,伊蓮翠在這裡。硫磺味的來源是一個正在跳舞的惡魔。那隻惡魔瘦巴巴的,手腳長著水袖一般的寶藍色長毛,身高只到人的腰。牠在伊蓮翠前面轉圈跳舞。

璽克靠近,伊蓮翠比了個手勢,惡魔就不見了。伊蓮翠大概是覺得魔草園很無聊,叫那隻惡魔出來打發時間。

除了伊蓮翠,現場還有兩個人,和伊蓮翠保持大約兩公尺的距離站成三角型。那兩個人是以前東方學院教師選拔的通關者,比璽克他們更早幾年到北方學院的學姊。

「呦,好久不見啊,璽克、奈莫。不對,應該是好久沒說話了吧。你們兩個在餐廳碰到都不打招呼的。關係還是這麼好啊。整天待在兩人世界裡不膩嗎?」

先說話的學姊身材高而修長,豐厚的黑髮盤在腦後。細長的眼睛在眼鏡後面瞅著璽克。她的名字是茉卡.伊坦兀卡,以前是東方學院四首之一,鑿眼之首。

另一位學姊身材嬌小,只到璽克胸口,圓圓的臉龐和眼睛看起來年紀很小。蓬鬆的焦糖色長髮綁成兩個馬尾。她的嘴角總是微微上揚,帶著笑容看人。她的名字是安哈拉.肯崔爾,以前是東方學院四首之一,築獄之首。

他們都戴著顯示教師身份的華麗胸章。

他們都曾經嘗試殺死璽克或奈莫。這就是為什麼璽克不和他們打招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