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奈莫尋找突破口的時候,薩國某個法術實驗設施裡畫了複雜龐大的法陣。整支戰鬥法師部隊在現場待命,緊盯法陣中心。

站在最前頭施法的是一個腦袋半禿,身材矮小的男人。他穿著風衣式法師袍。大鼻子上面架著圓框眼鏡,胖胖的臉還滿有喜感的。他粗短的手指靈活的擺弄法術能量,啟動法陣。

「墨耳銘特,你的主人召喚你!」禿頭男子丹田用力,朗聲喊出咒語,法陣發出光芒,但是中心沒有任何動靜。

禿頭男子皺眉,咧嘴一笑,攤開手說:「有空的話來一下吧。」

法陣中央猛然爆炸,黑煙和火焰燒到天花板。空氣震動,一個低沉粗啞的男聲說:「你以為你是誰?竟敢這樣召喚我?我是魔界大公爵!低等的牲畜,看我殺光你們!」

戰鬥法師們面露恐懼,抓緊了手中的法杖。

「現身吧,墨耳銘特!」禿頭男子揮了下手。

黑煙和火焰快速變小,消失。法陣中間站著一個紅色矮小的惡魔。那個東西的身體是鑽石型,接著細短的四肢。脖子上有一圈獅子鬃毛,有著牛的頭。背後長著牛尾巴和蝙蝠翅膀。他用雙腳站立,一隻手扠腰,另一手用牛蹄夾著一支骷髏頭造型的煙管。他用一雙金眼看著禿頭男子。

「好可愛!」其中一個戰鬥法師不小心喊了出來。

「哼,知道本大爺的魅力了吧?雖然可愛是個讓人產生疑惑的讚美之詞,不過看在你被本大爺迷倒的份上,可以饒你一命。」牛頭惡魔揚起下巴說。

「其他人雖然嘴上不說,其實他們也都覺得你很可愛。」禿頭男子笑著點點頭。

「其他人也是?真沒辦法,只好放過你們了。」牛頭惡魔皺眉說。

「感謝您的不殺之恩。」禿頭男子笑說。

「慢著,你可不包括在內啊。」牛頭惡魔吸了一口煙管,吐出煙圈,然後繼續說:「你這老賊就算覺得我可愛,一樣不可原諒。」

「不要嚇我啊,我膽子很小的。」禿頭男子猛眨眼。

「你不膽小的話,我看會天下大亂吧。一肚子壞水的傢伙,還帶著一群同樣的小弟。」牛頭惡魔雙手扠胸,正色對禿頭男子說:「魔法之手的老大找我什麼事?我弟叛逆期到了,我忙著保護我的布丁,沒多少時間可以陪你聊天。」

「魔法之手解散很久了。我們只是光明之杖底下的公務員而已。」禿頭男子連連搖手。

「這種說法只有人類才會信。好歹你名義上也是我的主人,幫我省去躲條子的麻煩,我就施捨一點耐心給你,你想幹啥快點說。」

禿頭男子說:「我想問你,魔界是不是有炎魔和人類簽了契約?不是我們這種人頭契約,是真的主從契約。」

牛頭惡魔的嘴角猛力往下壓,一臉不屑:「那傢伙喔?他惹事了?」

「穆朗士,對嗎?」

「就是那個名字。對啦。終於給你們知道了。怎樣,他把你們打得落花流水?」牛頭惡魔瞇起眼睛,耳朵抬高,脖子前傾逼近禿頭男子。他接近法陣邊緣,法陣發出吱吱聲。他和禿頭男子中間出現火花。

「有兩個騎士和他交戰,不過沒事。」禿頭男子偏頭微笑:「很奇怪,是吧?」

「跟他打的不是格列塔大叔?喔,那是很奇怪。他要是認真起來,你們全都要變焦炭。」牛頭惡魔收回脖子,聳肩說。

「對付炎魔需要整支部隊。」禿頭男子說:「他是不是——」

牛頭惡魔擺擺蹄子:「沒有。他的力量沒有變弱,身體健康得很。他只是不想用全力而已。我最近沒跟他聊過,不過我看著他長大,他在想什麼我大概知道。

「他從小就是這樣,想要的東西不敢說,只會一直等。他不像你這老賊,花時間操縱局勢來實現願望,他就只會等。我講過他好多次了,想要什麼要主動爭取,不能等別人改變心意。這次八成又是這樣。他不想打,又必須打,於是偷工減料在那邊等著別人來改變他的處境。」

禿頭男子問:「意思是他不喜歡他的主人嗎?」

「他是炎魔喔。沒人能違反他的意願讓他簽約。就算不小心簽了,殺掉主人對他來說也是小菜一碟。」牛頭惡魔瞇起眼睛:「我看到你眼裡閃著狡詐的光芒了。你就是這種心機重的傢伙。我告訴你,挑撥感情是沒有用的。惡魔跟人類不一樣,我們不會被皮相影響我們對人的感覺。雖然那個窩囊廢回來我會高興,不過這件事已經沒指望了。他沒救了。」牛頭惡魔嘆了口氣:「他已經從貴族裡除名了。你們愛把他怎麼樣就怎麼樣吧。雖然我知道你這老賊本來就不會先問我們就是了。」

「感謝您的配合。」禿頭男子微笑點頭。

「啊,我的布丁!颯米浩特!」牛頭惡魔突然大叫起來。他原地蹦跳了一下,隨即冒出一陣黑煙。牛頭惡魔消失無蹤,同時一陣大風在室內轉,把法陣吹散,也把戰鬥法師們吹得東倒西歪。

風停後屋內一片狼藉,人們一個個爬起來,只有禿頭男子從頭到尾不被風影響,他只有衣角和不多的髮絲稍微晃動而已。他推了下眼鏡,說:「看來該從蘭因下手。」

 

璽克進到教室裡。二十雙眼睛一下子看了過來。這不是第一場「說故事時間」,他已經比較習慣了。璽克深吸一口氣,面帶微笑站好,等這堂課的老師向同學介紹他。

今天的學生年紀比較大,吉祿瑪也在裡頭。他明顯的扁了一下嘴,一臉不屑。璽克裝作沒看到。即使現在東方學院的地位提升了,還是有許多北方學院的學生覺得東方學院就是比較低等,不放過任何小機會表達他們的看法,吉祿瑪是其中之一。

隨著經驗累積,璽克慢慢掌握了吸引學生注意的技巧。他用幻術的習慣和蘭因不同。蘭因會變出一大堆讓人目不暇給的東西,到處飛舞快速移動,掩飾他的成品細節粗略的缺點。璽克可以變出精緻的幻術,所以他做出場景、物件,擺著讓學生看個仔細,刺激他們的想像力,讓他們在腦內想像動作場面。

如果是蘭因說同樣的故事,應該會用很大的音量和大量的音效,一再釋放爆炸閃光吧。但璽克說話的聲音不大,引導同學安靜下來聽,專注的看著他的每一個手勢,和隨著故事進展一個個變出來擺在台上的幻術模型。

剛認識蘭因的時候,璽克覺得蘭因迷人的程度可說是最頂尖的了,但是璽克慢慢發現,也透過伊蓮翠的例子發現,這件事上沒有所謂的「頂尖」。他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種事情,但他知道他和蘭因不一樣,因此蘭因沒有勝過他。

「那個金髮的騎士突然從角落衝出來……」璽克向學生述說他和瑟連戰鬥的過程。

「他們非常勇敢的衝向騎士……我看到比太陽更耀眼的閃光……」璽克說到自爆的兩人。

璽克注意到他這一段在學生裡引起了不太一樣的小小騷動。

年紀比較小的孩子會露出難過的樣子,因為「好人」死了,這些年紀較大的學生中間卻有一種僵硬的氣息散播開來。

「可以說得更詳細一點嗎?」有個人舉手問。他的表情相當凝重。

「你想知道什麼?」璽克放下比劃到一半的手,認真的問。

「賜信禮『祝福』的瞬間到底是什麼樣子?」舉手的學生猶豫了一下,又問:「會痛嗎?還是沒有感覺,一下子就結束了。」

「我想應該是快到他們感受不到痛苦。」璽克回答。他沒有意識到,此刻他做了很不得了的事情。

所有老師、特別是北方學院的老師,都不會回答學生這個問題。只會向他們強調賜信禮是榮耀、是好事,或是用反問堵上學生的嘴:「你不想為黑夜王者奉獻你自己嗎?你為什麼要問這種問題呢?知道賜信禮會祝福你們不就夠了嗎?」

璽克是第一個正面回應他們的疑惑的人。

教師拍了拍手,上前微笑朗聲說:「好了,孩子們,你們不想知道接下來的事情嗎?接下來的戰鬥更精采呢。崔格先生,請繼續說。」

「好的。」璽克點點頭,繼續說故事:「騎士被這個光芒逼得後退——」

璽克注意到,課堂上的氣氛出現了微妙的變化。學生神情異常專注,對璽克正在說的故事卻心不在焉。

璽克在他們心中的意義改變了。吉祿瑪看璽克的眼神也變了。他放下翹著的腳,身體前傾,認真的盯著璽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