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台運輸車在騎士團分部的門口停下,穿騎士服和警察制服的人從兩台車上抬出三個屍袋,放在推車上,推往驗屍處。

路過中庭的騎士們都在注意那裡。如果是「同伴回來了」,屍袋周圍會裝飾上他們的團徽。最近這種事常發生,是班納圖世代的年輕人成為騎士至今不曾見過的頻繁。

沒有裝飾團徽。屍袋被抬起來的時候,形狀改變,可以看出其中一個屍袋的內容物特別小,差不多只有成人尺寸屍袋的一半。

除了隨車的官方人員,運輸車上還有幾個平民走了下來。其中一個老邁的平民下車時差點站不住,旁邊的年輕平民和警察趕緊扶好他。最後瑟連也慢吞吞的下了車,站在中庭目送那些人走遠。

其中一個騎士認出了那些平民,走到瑟連旁邊問:「那是稻楠一家嗎?」

瑟連面無表情的點頭:「是啊。總算找到了。」

有些民間人士,記者、律師等,比政府更早發現黑夜教團的問題。他們在國家暴力尚未介入,沒有武力保護的時候自行展開調查,結果全家遭黑夜教團殺害。

同伴有點擔心的看瑟連的表情。因為瑟連相當引人注目的抱怨過,所以所有人都知道他想上前線,但是上面叫他去處理疑似被黑夜教團殺害的平民案件。

這也是很重要的任務,瑟連不可能偷懶,也不會擺爛,他確認了相當多「失蹤者」的下落,取回遺物或是殘骸,只是在這個過程裡,瑟連變得沉默寡言,也不再抱怨了。這個任務沒有機會救回活人,有一種不一樣的精神壓力,不過瑟連的改變應該不是這個原因。

在了解黑夜教團的作為、和追蹤受害者人生的過程裡,瑟連的憤怒已經超過了某條界線,開始質變了。

瑟連淡淡的說:「我去報告結果。」

 

瑟連走過分部大廳,進到洽公民眾不會進入的內部區域,看到牆壁上掛著一張木雕書法。每個騎士團據點都裝飾有同樣的書法。字體和設計不一定相同,但內容都一樣:「反躬自省致聖,清廉自持則潔,自強以為民之盾。」

總部的直接用大字刻在樑柱上,分部預算有限,就刻在一人高的木板上掛起來。

這是聖潔之盾的騎士從騎士生訓練開始就會一直見到,比騎士規章更早提醒他們何謂騎士的一段話。

瑟連得到聖劍是他成為騎士生之前的事。

他是聖騎士,和普通的騎士不一樣。聖騎士是所有聖劍的起源。一般人要得到聖劍成為騎士,最為基本的門檻是「曾經看過聖劍」。因為有人看到聖騎士的聖劍,繼而自己得到聖劍,其他人再看到他的聖劍,這樣一個接一個循環,騎士的數量才增加起來。

騎士生訓練只是提高看過聖劍的人得到聖劍的比率,並不是必須經歷的。

交出書面報告、做完口頭報告後,負責人告訴瑟連:「團長的全國播放記者會要開始了,會議室會放,手上沒事就去聽吧。」

於是瑟連就去了會議室,和一群同伴一起盯著電視看。

電視上,在聖潔之盾的玫瑰旗幟前,團長格列塔穿著華麗的騎士服,腰配禮儀劍,向這個國家的每一個人說話。

「過去兩個月,我國面對重大挑戰。我們很難想像在這個時代,就在我們的國家裡,居然還有人過著這種宛若垛洲中古世紀黑暗時代的生活。他們把神的話語當成至高無上的權威,無視人權和人類的自由意志。他們的思想落後,沒有神,他們就不知道該做什麼、該往哪裡去。而這種尚未開化的迷信思想,卻自稱要領導我們,率領我們往更好的地方去。

「我要嚴正的告訴這些人:『我們拒絕接受。』

「薩拉法邑朵是『人』的國家,艾太羅是『人』的文明。五千年以來我們一直是以人的手開拓自己的命運。古代帝王發現了火、發明了畜牧和建築房舍的方法、研究植物,改善我們的生活,歷代先賢對抗種種天災,代代傳承努力至今,建立現代我們看到的一切。

「我們的糧食是『人』動手種植來的,衣服是『人』做出來的,我們每天吃、穿、用的都是『人』製造出來的,所有工藝都是『人』發明的。不是任何一個半路跳出來的所謂『神』就可以抹滅這些事實。我們的文明是人類創造出來的。

「我們不會屈服,我們自己決定自己的方向。黑夜王者過去沒有統治我們、未來也不可能。

「如果這些人聽到我現在說的話,我要告訴你們:『「黑夜王者」也是人類創造出來的。』那只是一個虛像,讓人類寄託心靈,僅此而已。祂的承諾不會實現,祂不能給你們任何東西,你們自己不動手,就沒有糧食和衣物。

「你們選擇了錯誤的信仰,因此用錯誤的眼光看待世界。你們以為自己在執行黑夜王者的旨意,其實你們自己選擇了自己的行動。

「你們以為自己沒有自由,其實自由一直在你們手中。黑夜王者沒有力量,賦予它力量的是人。你們應該站起來反抗那些人,決定自己的命運。」

接著格列塔開始解釋薩拉法邑朵的立國過程和精神,說一些對騎士來說已經很熟的內容,感謝各方支持、鼓勵大家堅持下去,公開一些處理方針。

這場記者會就是為了安定民心,同時向黑夜王者信徒喊話而辦的。

瑟連認為格列塔說的是對的。而且薩國人也會認為他說的是對的。

但是瑟連不覺得黑夜教信徒會和他們有一樣的認知。他覺得格列塔對黑夜教徒喊話是徒勞無功。

之前在森林裡,璽克獻祭了騎士引發大爆炸那一次,光明之杖的鑑定結果出來了,他們偵測到死靈術的殘跡。

死靈法師是邪惡法師裡特別惡劣的一群。這種法術踐踏生命、褻瀆靈魂,是最嚴重的兩大禁術之一。

為了有一天可以去追殺璽克,瑟連這段時間也在研究死靈師的資料。知道的東西只讓他更加堅信原本的看法。

死國帝王耶薩華的徒子徒孫,是必須消滅的邪惡存在。是騎士的死敵。

很久以前有過那樣的時代:所有的法師和所有的騎士,彼此之間是敵人。現在騎士和正派法師合作,對抗邪惡法師。瑟連認為這樣很好。他對法術沒有興趣,不過旁觀他人施法,在工作和生活中得到法師同伴的支持,都讓他明白法術的價值。

但是死靈法術的話,瑟連認為這種法術沒有任何存在價值。研究和使用這種法術的人,只可能是邪惡的。

之後,瑟連收到命令,要將他調回總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