璽克和騎士對抗的故事說完了。他開始煩惱接下來要說什麼。他發現他的「說故事時間」意外受歡迎,即使在他的經歷都加油添醋的說到爛以後,還是不停有學生要求教師邀請璽克來說故事。

璽克開始懷疑,那些學生——特別是高年級的學生——他們想聽的不是故事本身,而是故事裡連帶揭露出來的,一些璽克知道而他們不知道的訊息,例如賜信禮爆炸瞬間的狀態。璽克不知道北方學院的不成文規矩,不知道哪些事情必須避談,所以他會把實情說出來,這種情況才是學生們期待的。

如果璽克猜中了,這才是學生期待的事情,他本身可能會因此惹上麻煩。他認真思考自己到底洩漏了多少正確資訊。他決定趁這時候改變風格,來說純虛構故事。

他找奈莫商量下次的主題。

「那,自然主題的怎麼樣?」在他們的房間裡,奈莫一面喝咖啡一面說:「星空故事多到夠你說一年。」

「他們沒教星座故事嗎?」璽克問。

「他們教比較多花花草草的故事。我看過他們的教材了。課外讀物也主要都在說地面上的。至於天上的部份,貧乏得很。」奈莫咧嘴笑:「我幫你寫幾個他們聽都沒聽過的故事。」

璽克不明白奈莫為什麼這麼有幹勁,也不知道奈莫幹嘛看北方學院的教材,總之他讓奈莫幫忙準備接下來要說的故事。

 

奈莫寫的故事讓璽克拿著稿子沉思許久。

這些故事裡充滿了各種香豔刺激的情節,登場腳色一個個抓準所有機會腳踏多條船搞各種悖德的活動,於是人物關係複雜無比,每個小孩都有好幾個可能的老爸。還有各種失手殺人、故意殺人、借刀殺人,免不了要為了外遇殺人。還有捉姦在床繼而上演裸體遊街示眾,因為不知道自己爹娘是誰而娶了自己的媽媽。媚藥、栽贓、讒言齊聚一堂。

只有結尾黑夜王者冒出來懲處幹了這些事的傢伙,獎勵幾個道德楷模,勉強把故事扭轉過來,安上了懲惡揚善的說教意味。

真的要說這種東西嗎?璽克深思。不過他想起之前學生演的關於格列塔和所有女騎士都有淫亂關係的話劇,又覺得應該沒那麼嚴重吧。這裡的人在聽關於汙衊騎士團的宣傳時,應該已經很熟悉這種內容了。

於是璽克說了這些故事。

但是璽克完全不懂,故事的精華在於氣氛。奈莫不只是擅長在故事裡加入刺激的情節,他還擅長一步步營造刺激的氣氛,那些粗糙硬塞的話劇完全不能比。

璽克的說故事時間前所未有的大轟動。沒多久,他就從在教室裡對一班學生說故事,變成要借禮堂一次對好幾班的學生說故事,入場資格甚至成為成績好的學生的獎勵。

星空故事成為北方學院裡學生的流行話題。

璽克擔心這樣的熱潮會給他帶來麻煩,但既然已經開始了,他也無法阻止。終於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這天他在禮堂說故事時,蘭因來聽了。

蘭因和伊蓮翠一起入場,並肩坐在禮堂角落的位子。

「弗利爾心想,這個女人在家裡和我說話總是漫不經心的,晚上也都要我再三催促她才肯過來,現在打扮得這麼花俏三更半夜出門,一定有問題。我就偷偷跟著去看看。」

璽克一面說,一面提心吊膽的看著那兩人。

「維娜穿著弗利爾買給她的衣服,趴在格朗胸口。」

在觀眾們紛紛大笑的時刻,蘭因和伊蓮翠也跟著笑。

「格朗向法官說:這個人闖入我家,殺死了我的妻子。」

伊蓮翠把頭貼近蘭因,在他耳邊輕聲說話,而蘭因笑得更燦爛了。璽克認為他的好心情應該和璽克說的故事沒有關係。

「黑夜王者把他升上天空成為一顆星星,獎勵他在法官面前勇敢的說出真相。」

故事說完,散場的時候,蘭因和伊蓮翠牽著手走向璽克。奈莫也來找璽克會合,於是一群人碰在一起。

「很精彩的故事。」蘭因微笑說:「我特別喜歡最後星星上升的那一段。」

「謝謝。」璽克暗地鬆了一口氣。

「真正的星空更漂亮。」奈莫插嘴說。

蘭因心情非常好,所以一點都不介意奈莫加入對話:「我們晚上也可以看到一些星星。」

「今天故事裡這顆我們看不到,它太暗了。想看到它,要關閉燈光才行。」奈莫轉向伊蓮翠說:「北方學院的星星比較少吧。」

伊蓮翠甜笑,溫柔的說:「是啊。關燈的話,會看到比較多星星。銀河很漂亮。」

「是啊。」璽克不知道這個話題有什麼意義,反正不會惹禍上身就好。

「那就來辦賞星會吧。」蘭因拍了一下手,笑說:「就一個晚上,把所有的燈都關了,大家一起在月光下野餐。黑夜王者賜予的奇蹟景色,就讓我們用心欣賞吧。」

「我很期待。」璽克笑說。

「我也是。」奈莫同樣笑著說。

 

現在北方學院物資充裕,辦場活動完全沒問題。蘭因一聲令下,準備工作一天就完成了。穆朗士讓他的護壁頂端部份變得非常透光,讓裡面的人可以清楚看見星星。

餐廳的桌椅搬到公園草皮上,擺滿了比平常更豐盛的食物和飲料。所有人邊走、邊吃、邊聊。惡魔組成樂隊演奏和緩輕巧的樂曲。雲朵彷彿奉黑夜王者的命令遠離此地,天上連一小片雲都沒有。月亮是惟一的光源,繁星在它周圍布滿天空。

這毫無疑問是非常壯觀的景色,但璽克心中卻沒有多少感動。他的心思全放在注意周圍的人上頭,只是假裝欣賞天空。

今晚對璽克來說沒什麼特別的。在這天過去之後,他對這一晚根本沒留下什麼回憶。他只記得他有被拱上台說了幾個故事,就這樣。

至於奈莫,他趁著璽克上台說故事,大家的注意力也都放在那裡的時候,一個人溜到樹叢後面。

一顆魔界眼球附著在樹幹上,上仰看著繁星。

「這樣可以了嗎?」奈莫手叉胸前,挑起一邊眉毛,輕聲說。

眼球抬起五條血管觸手,對奈莫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

 

在格列塔的記者會後過了五天,躲藏在北方學院裡的眼球和幾個循同樣管道進來的「同伴」聚集在無人的禮拜堂。他們已經摸清了禮拜堂的使用時間。在四下無人的時刻,他們爬過講台,鑽到布幕後面,面對禮拜堂最深處的空白牆面。眼球們從瞳孔裡放出雷射光,分工合作,在牆面佈下滿滿的焦痕。

隔天早上,晨禱開始的時候,蘭因拉開布幕,準備利用空白牆面投射幻影製造效果,卻聽到台下一陣騷動。人們臉上有著他預期之外的驚駭表情。

蘭因轉身,看到牆面上滿是用焦痕寫成的文章。

那是格列塔在記者會上的演講,翻譯成所尼語的版本。內容精簡過,字大到連最後排觀眾都能看清楚。「你們以為自己沒有自由,其實自由一直在你們手中。黑夜王者沒有力量,賦予它力量的是人。你們應該站起來反抗那些人,決定自己的命運。」這段話還塗上紅色染料,像血一樣刺眼。

「聖潔之盾團長格列塔.忽策」的署名上方刻上一朵玫瑰。

「不准看!」蘭因大吼:「解散!所有人出去!衛兵!」蘭因命令愣住的守衛回神,把所有人都趕出去。

璽克跟著隊伍慢吞吞的往外走。他面無表情,但覺得很愉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