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槌座第四顆星的故事 作者:奈莫.席亞各

 

弗利爾的妻子過世了,他得到一大筆遺產。本來他就是為了錢,才和這個富有的寡婦結婚。他因為太過懶惰而被父親趕出家門,整天只想著要發大財,於是對剛喪偶的老寡婦大獻殷勤,最後成婚。他本以為他的妻子年紀那麼大,肯定拿他沒辦法了,於是偷偷的想勾搭上村子裡的其他女人,想不到他的妻子盯他盯得極緊,他敢稍稍逾越分際,妻子就會讓他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久而久之所有女人都知道他是個沒用的妻管嚴,跟他勾搭也沒有錢拿,而避開他。

現在好不容易妻子死了,他有錢了,他第一個想到的當然就是找女人。他覺得他在妻子壓迫下過了那麼多年苦悶的日子,當然要好好補償自己,找個年輕貌美的女人當第二任妻子。

他在村子裡找、在村子周圍的村子裡找。但是看到的女人他都不滿意。他總是說:「這個年紀太大了、這個身材太胖了、這個胸部不夠大、這個臉蛋不夠好。」好不容易找到了美女,卻發現那是以前拒絕過弗利爾的女人之一。弗利爾覺得這些女人都是只看錢的壞女人,他才不要讓他們成為富翁的妻子。

這一天弗利爾坐著豪華馬車,沿著街道看有沒有美麗的女子,突然他看到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子坐在路邊縫補衣服。那個女人美麗到彷彿不該在這種鄉下地方出現,但是她的裝束看起來又像是非常窮困的女子。

弗利爾心想:「這才是適合當我妻子的女人啊。她肯定是非常單純的女子,在此之前未曾有過和男人交往的經歷。我真是太幸運了,第一個發現她。」

於是弗利爾派人去調查那個美麗女子的身分。他派遣的人是服侍他和已經過世的妻子很久的老僕人伊吉。

其他僕人總是瞧不起弗利爾,只有伊吉會稱他為老爺、用心伺候他,所以在妻子過世後,弗利爾把所有僕人都換掉了,只留下伊吉。

伊吉出門三天,回來以後告訴弗利爾:「那是一個乾乾淨淨的女孩,從來沒有碰過男人。因為家裡太窮所以沒有人願意娶她。她的父母非常樂意把她嫁給一個富翁。」

聽到父母的事情,弗利爾皺起眉頭:「我可不要讓兩個窮酸鬼進這個家門。我會給他們一筆錢,娶他們的女兒,但我不要看到他們。」

伊吉說:「沒問題,老爺,讓我去辦,我跟他們談話就好。老爺您只要在家等著迎接美嬌娘就好。」

於是伊吉替弗利爾奔波,把所有事情都辦妥。

美麗的女人名叫維娜,伊吉把她送到弗利爾家。婚禮後弗利爾和維娜在床上待了三天三夜,床單染上了紅色。

剛開始弗利爾非常的滿意,甚至好一段時間沒有去外面勾搭女人,但是漸漸的,他發現維娜有點奇怪。她常常故意在弗利爾面前蓬頭垢面。弗利爾給她買的那些美麗的衣服、珠寶、化妝品,她都不用。她總是用一張臭臉對著弗利爾,彷彿弗利爾是什麼髒東西。甚至在床上她也表現得意興闌珊,讓弗利爾一肚子悶氣。

弗利爾心想:「也許維娜是害羞,畢竟她在我之前沒有別的男人。只要假以時日就會改善。」但是他等了又等,維娜還是一樣,甚至還開始拒絕和弗利爾同床。

這天夜裡弗利爾慾火難耐,他覺得今天無論如何都要維娜做妻子的工作,否則就要把維娜趕出去。他半夜前往維娜的房間,發現維娜不在房內。維娜房間的窗戶是打開的,一條繩梯從窗戶延伸出去垂到地面。

弗利爾非常震驚。他離開維娜的房間,來到室外,躲在房間下方的樹叢裡。維娜直到天快亮的時候才回來。她穿著弗利爾買給她的,露出大半胸脯和後腰的絲綢華服,化著豔麗的妝。她的妝糊掉了,像是畫好以後又用手胡亂抹過的樣子。

維娜熟練的抓住繩梯,爬回自己的房間裡。弗利爾從底下看到她在華服裡面什麼都沒穿。

弗利爾裝作沒事一樣,回到屋內,派僕人邀請維娜吃早餐。維娜出現的時候卸掉了全部的妝,穿著包覆全身的厚重衣物,面無表情的陪弗利爾吃飯。

弗利爾心想:「這個女人在家裡和我說話總是漫不經心的,晚上也都要我再三催促她才肯過來,現在打扮得這麼花俏三更半夜出門,一定有問題。我就偷偷跟著去看看。」

於是接下來幾天,他晚上都躲在窗戶底下等維娜出門。終於讓他等到有一天維娜又穿著弗利爾買的衣服,用弗利爾買的化妝品,盛裝打扮爬下繩梯。

弗利爾偷偷跟在維娜後面。維娜走路的樣子像是同樣的路已經走了很多次。最後她從某一戶人家的後門進去,在裡面待了一整晚,再從後門離開。

弗利爾記下了那戶人家的位置。

隔天弗利爾若無其事的叫伊吉過來,要伊吉去調查那戶人家裡住著誰,是做什麼的。伊吉恭敬的答應了。

伊吉回來以後告訴弗利爾,那裡住著鐵匠格朗和他的妻子。

弗利爾心想:「這個人都有妻子了,還去勾搭別的女人,真是個不知羞恥的垃圾。不只是格朗,維娜也是個不知羞恥的女人,都有丈夫了還跟別的男人共度夜晚,我一定要給他們好看。」

弗利爾在維娜夜裡出門以後,拿著斧頭憤怒的跟蹤她。一直到格朗的房子。弗利爾在門外等了一陣子,等他覺得差不多的時候,他上前轉後門的門把,發現沒有上鎖,他就直接進到屋內,爬上二樓踹開起居室的房門。就著房內微弱的燭光,他看到床上的棉被裡包著兩個人。他衝上去掀開棉被,看到維娜穿著弗利爾買給她的衣服,趴在格朗胸口。

憤怒的弗利爾一面吼叫,一面揮動斧頭,當場把維娜的頭砍開,殺死了維娜。格朗大喊:「你在做什麼?」抓起了床旁邊的燭台毆打弗利爾。雖然弗利爾有斧頭,但是格朗是鐵匠,力氣遠比從不工作的弗利爾大,也比他敏捷。格朗受了一點傷,但是成功把弗利爾的斧頭搶過來,制伏了弗利爾。

弗利爾被壓在地上,仍然繼續吼叫:「我殺死這個女人是正當的,她是我妻子維娜!她沒有遵守妻子的規矩!」

格朗怒吼:「你到底在說什麼?你殺死的是我的妻子,尤莉塔!」

弗利爾聽了十分吃驚。他仔細察看他砍死的人,這才發現那個女人只是身形和維娜相似、又畫著相似的濃妝,其實是不同人。

格朗怒吼:「你殺死了我的妻子!我要你付出代價!」格朗把弗利爾告上法院。弗利爾被關進牢裡了。

弗利爾不明白怎麼會這樣。他在牢裡的時候,伊吉來看他,一臉凝重的對他說:「老爺,這樣下去的話,格朗會要您償命。為了逃過死刑,您要讓格朗原諒你才行。付給他錢,讓他原諒你吧。」

弗利爾驚慌的問:「他要多少錢?」

伊吉說出的金額是弗利爾的全部財產。

弗利爾說:「不行!這樣我就身無分文了!一定是維娜和格朗聯手搞的鬼!」

伊吉說:「就算是這樣也沒有辦法證明。維娜天亮時已經在家裡了。」

弗利爾說:「我絕對不付錢!」

伊吉嘆氣:「那恐怕您就只有死亡一條路了。」

 

審理這個案子的法官為了這個案子十分苦惱。法官在家中心想:「這個案子裡雙方說的話差太多了,我要怎麼才能知道是誰在說謊呢?偉大的黑夜王者啊,你賜給了人類智慧,現在我請求你也賜給我能夠分辨真相的智慧。讓我知道何者為真、何者為假。」

這天晚上,法官的妻子碰到一個乞丐來到他們家大門要吃的。雖然這樣一個又髒又醜的老人出現在他們家大門口,很討厭,但是法官的妻子想到她早上才讀過黑夜王者的聖典,要她不可因為外表而惡待他人。所有黑夜王者的子民不分貧富貴賤都是平等的。所有財富都是黑夜王者賜下的,擁有的人應當分享給沒有的人。於是法官的妻子和顏悅色的請乞丐進到餐廳,拿大魚大肉給他吃。

乞丐吃飽以後,對法官的妻子說:「您真是一個好心、又虔誠信奉黑夜王者的好人啊。黑夜王者一定會賜福予你們的。」

法官的妻子說:「其實,我的丈夫正為了一樁奇案煩惱呢。不過我相信黑夜王者會賜給他智慧,讓他找出真相的。因為黑夜王者賜予智慧,人類才有了公正啊。」

乞丐問:「是怎樣的奇案呢?」

法官的妻子把弗利爾殺死尤莉塔,還有伊吉和格朗的供詞內容,告訴了乞丐。

乞丐告訴法官的妻子:「這有什麼難的呢?像我這樣住在街頭的人,誰家的人晚上偷偷跑出來,我們都會看見。你們何不上街去問問住在格朗家附近的乞丐,有誰看到過呢?」

法官的妻子聽了非常高興:「黑夜王者說智慧不分貴賤,果然是真的。」

法官聽妻子說了這件事後,也非常高興,讚美黑夜王者。

法官派屬下去向乞丐打探。他們都是虔誠信奉黑夜王者的人,非常認真調查。他們沒有找到看過維娜的乞丐,卻得知在弗利爾殺死尤莉塔之後,有一個名叫匹瓦的小乞丐被維娜收養了。匹瓦晚上過夜的地點,就在弗利爾說的維娜會經過的路邊。

 

到了審判的時候,法庭上。弗利爾、伊吉、維娜、格朗、和匹瓦齊聚一堂。匹瓦穿著華麗的衣服,吃飽喝足臉色紅潤,已經看不出來曾經是乞丐了。

維娜也衣著華麗,化了妝,驕傲的笑。

弗利爾說:「黑夜王者眷顧,英明的法官大人,請您用黑夜王者的智慧看清真相吧。我的妻子維娜欺騙我。她對待我十分惡劣,拒絕和我同床,又用汙言穢語汙衊黑夜王者,不准我向黑夜王者獻上供品。」

維娜說:「黑夜王者即使是像我這樣弱小的人,也會認真聽我的祈禱。我每天都認真擦拭黑夜王者的祭壇,勤勞的更換供品。是弗利爾想要用違背黑夜王者心意的方式和我同床,我才拒絕他。誰知道他竟然編出了我在夜裡外出的謊言,想要休掉我。」

格朗說:「我相信黑夜王者會主持正義。弗利爾自己的妻子不肯以違背黑夜王者教誨的方式和他同床,他就潛入我家,想要染指我的妻子尤莉塔。因為我正好在場,他就殺了我的妻子!」

法官問維娜:「妳在尤莉塔死後,自作主張替你的丈夫收養了匹瓦,為什麼呢?」

維娜說:「我聽說我的丈夫殺了人,趕去鐵匠家的路上看到他的。我的丈夫入獄了,這個家沒有男人不行,所以需要一個兒子。他是品行端正的好孩子,虔誠信奉黑夜王者,您看到他就知道我為什麼會想收養他了。」

所有人說的話都有道理。法官宣布休息,思考了一段時間,再次開始審判。

這次法官要匹瓦說話。

法官問匹瓦:「你成為弗利爾的兒子之後,一直是維娜在照顧你。她對你怎麼樣?她有讓你吃飽、穿暖,並教育你信奉黑夜王者嗎?」

匹瓦回答:「是的。法官大人。夫人對我非常好。待我就像她親生的兒子一樣。她讓我吃、用都是最好的。她也送我去學校研讀黑夜王者的話語。」

法官說:「那麼你應該知道,黑夜王者是公正的,祂是全知全能的,我們做的每一件事祂都看在眼裡。祂期待我們選擇公正誠實的道路,所以才不在我們做錯事的時候阻止我們。當我們有了可以為惡或是為善的機會時,就是祂在考驗我們。作為黑夜王者的子民,我們要時時注意自己的言行,不管多小的事情,當祂考驗我們的時候,我們必不能讓祂失望。」

匹夫回答:「是的。法官大人。」

法官接著問:「所以,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應該告訴我呢?」

匹夫回答:「是的。法官大人。這一切都是夫人和伊吉策畫的。伊吉和夫人早就認識了。他們一起設計讓弗利爾老爺娶夫人回家。本來他們想要毒死弗利爾老爺,裝作病死,讓夫人繼承財產,他們再成婚。但是老爺預立遺囑,如果他急病過世,就不讓夫人繼承財產,所以他們才改變主意,想害老爺殺人。他們知道格朗和尤莉塔夫妻間感情不好,就讓夫人去接近尤莉塔,讓夫人晚上去教尤莉塔化妝和打扮,教她如何取悅自己的丈夫,讓弗利爾誤會殺死尤莉塔。我以前就睡在格朗家後面,事情經過我全都看在眼裡。」

法官問匹瓦:「你說的都是真的嗎?維娜對你那麼好,你卻說這些話害她,你對得起黑夜王者嗎?」

匹瓦正直的回答:「黑夜王者教導我們要誠實。對祂忠實比任何世俗的關係更加重要。我們和黑夜王者的關係是永遠的,但和凡人的關係只是暫時的。」

法官說:「說得很好。就連這麼小的孩子也知道誠實的道理,大人又是如何呢?維娜、伊吉,你們竟敢在黑夜王者面前說謊,行淫穢的事!」

維娜和伊吉立刻跪了下來:「對不起!求您饒命!我們用雞血欺騙了弗利爾,我們錯了!」

法官怒斥:「你們應該求黑夜王者赦免你們!但是你們犯了黑夜王者明訂的罪,只能用血償還!願黑夜王者接納你們的靈魂!」

於是法官判維娜和伊吉死刑。弗利爾無罪釋放,從此不再娶妻,虔誠侍奉黑夜王者。匹瓦仍然在弗利爾家當他的孩子。後來匹瓦娶妻、子孫成群、生意成功,越來越富有。大家都說是黑夜王者獎勵他。

他老去、死亡後,大家看到一道光照亮他的墳墓,然後成群的樂隊和豪華馬車從天上降下,匹瓦身穿世間沒有的閃耀的衣服,變成了年輕健康的樣子,坐上馬車升上天空。從此天上多了一顆星辰,讓所有人記住誠實是黑夜王者所愛的美德。

讚美黑夜王者,祂是真正公正、真正慈愛的惟一真正的神!

 

讀完奈莫寫的這個故事以後,璽克發現一個疑點。

「為什麼弗利爾會想到,要訂下他急病過世老婆不能繼承財產的規矩?」其實璽克說出口以前就已經猜到原因了。因此他這麼問奈莫的時候,臉上掛著了然於心的微笑。

奈莫用兩根手指轉著手中的筆,笑答:「你猜啊。」

答案是,弗利爾的前妻、有錢的寡婦就是「急病」過世的。而弗利爾沒有受到任何處罰。

「還有,既然目標是害死弗利爾,讓維娜繼承財產,伊吉為什麼要說服弗利爾賠償格朗?格朗的老婆穿著維娜的衣服,真的是她自己的意思嗎?」璽克再問。還是那是丈夫的要求?要讓尤莉塔打扮成維娜,方法不是只有一種。

「另外我也覺得匹瓦的選擇非常聰明。維娜收他當養子只是為了堵他的嘴,弗利爾死了以後她跟伊吉或格朗再婚,不管哪個男人都很可能會想除掉這個沒血緣的孩子。選擇弗利爾、成為救命恩人才是最有保障的。

「弗利爾不再玩女人,是因為匹瓦威脅他不准生孩子吧。不能讓有血緣的孩子威脅到他這個養子的地位。弗利爾自己也有不能讓法官知道的事情,所以只能聽從。」

奈莫只是笑,不回答。璽克也跟著笑。

璽克在「說故事時間」當然不會提到這些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