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拉法邑朵一百一十九年,九月二十八日。

在聖潔之盾總部裡,變化成「特羅」的璽克,和其他來自黑夜教團北方學院,偽裝成光明之杖工作人員的人一起前進。

在通過大廳後,「拉達德」盯璽克盯的更緊了。甚至讓璽克感覺他們的目的不是殺捺阿,而是要押送璽克去某個地方。他沒有機會送出任何訊息給路過的人們。

璽克等人又通過了一個檢查哨,離開觀光客出沒的區域,來到只有工作人員才能進入的地方。

這裡的裝潢明顯簡單多了。花崗岩地磚和米色油漆牆。處處顯露出和大樓外觀相同的機能性風格。印有聖潔之盾標誌的玻璃隔開不同的會室。許多地方通過自動門以前需要出示證件。

無法送出訊息,那就讓別人懷疑自己。璽克故意打量路過的人,使勁擺出可疑的表情。「拉達德」最多只能注意璽克的肢體語言,無法時時刻刻盯著璽克的表情。

騎士團總部裡,很多人都有在第一線維持治安的經驗,沒多久就有人發現璽克的異狀。

那個男人穿著全套騎士服,一頭整齊乾淨的棕色短髮,皮膚白皙,瞬間給人一種書桌工作者的感覺。但是他的走路姿態和盯著人看的樣子都像軍人。

那個人的臂章上除了代表聖潔之盾的玫瑰,另外還有一頭長著獨角的神獸。璽克不知道這是騎士團禁衛隊的標誌,職責相當於軍隊裡的憲兵。

那個禁衛騎士擋到璽克等人面前。他應該只是很普通的停步站著,卻給人他是立正的錯覺。他目光很快的在眾人臉上掃了一輪,恭敬卻強勢的伸手要求璽克:「打擾了,請出示證件。」

璽克拿出「特羅」的證件,同時把法力集中在手指上。他的指尖一陣刺痛,把證件燒出一塊焦痕。

禁衛騎士見狀,表情沒有變化,仍是公事公辦的態度:「證件毀損,請你跟我去辦理補發。」

如果讓璽克離開「拉達德」視線範圍,他會立刻供出一切。

璽克正要照著對方指示的方向走,「拉達德」伸手抓住璽克的手臂:「不好意思,我們的工作不能拖,再拖下去損壞會擴大。」

禁衛騎士回話的語調不帶敵意,但也算不上和善,讓璽克想到門鎖上時的鏗鏗聲。

「不管那是什麼工作,順位都在規則之後。您是這些人的隊長嗎?請您也過來一趟,協助核實身分。」

「要是廁所爆炸,您也會很困擾的吧。要是那樣的話,都是您造成的喔?」「拉達德」說。

「不。那不是我負責的部份。」禁衛騎士說:「其他人也請出示證件。我要核實所有人的身分。」

對話一來一往的期間,有幾個路過的騎士停了下來。在聖潔之盾總部裡沒有人會和禁衛隊討價還價,這個景象怎麼看都不對。

在其他人掏證件的時候,禁衛騎士把手伸向腰間的通話石。

「鏗」的一聲巨響就在璽克旁邊炸開,這次是真實的聲音。接著是一連串玻璃破碎和重物翻滾的聲音。璽克本能的縮頭按住疼痛的耳朵。感覺他的整個腦袋都在嗡嗡響。

禁衛騎士瞬間消失無蹤。在「拉達德」的正面,朝向禁衛騎士原本所在的位置,地面裂開一道長長的破口,可以看到樓下。在破口延伸的方向,玻璃隔間破碎,後面的辦公區域一片狼藉。到處都是防護法術的碎片,變成點點光亮在空氣中載浮載沉。

「沒死嗎?」「拉達德」舉著偽裝成保溫瓶的祭刀說:「還要大力一點啊。」

另外三位騎士手持聖劍,擺開陣勢面對他們。「拉達德」的樣子像是不管騎士做什麼都無所謂,他揮動手中祭刀,三位騎士碎成肉塊。

「石狄」嚇了一跳,愣住了。「哈路米」和「英夫」大聲歡呼,然後「石狄」才像是被提醒該歡呼一樣,趕緊一起叫好。「蔓可妮」一臉緊張,只是抓緊她的祭刀。

璽克根本來不及阻止。他做不了任何事。

「在麻煩的人來之前,趕緊把事情完成吧。」「拉達德」微笑著伸手要拉璽克。這時一道鋒波砍向「拉達德」,逼「拉達德」收手防禦。往鋒波的來向看,剛才的禁衛騎士站在一片廢墟中看著他們。他手中握著一把黑色石質聖劍,表面有綠色和紫色的反光。雖然還站著,但是他的情況很糟,站不直,身體前傾喘氣,血從嘴裡流出來,把胸前的衣服都染紅了。

「黑曜石聖劍——性質相剋啊。所以才沒死。這樣就會死了吧。」「拉達德」再次舉起祭刀。

璽克拔出偽裝成摺疊傘的祭刀,搶在「拉達德」之前全力一擊,破壞已經搖搖欲墜的地板。禁衛騎士隨著碎石和煙塵掉到樓下,避開了「拉達德」的攻擊。璽克等人則因為「拉達德」的法術穩定周圍,仍然在同一樓層。

「拉達德」對禁衛騎士的攻擊這次一口氣穿透好幾面牆壁,開出連串隧道般的大洞,最後面透出中庭的陽光。

「拉達德」抓住璽克的領口往上提,小灰瞬間纏上他的手。大量灰霧湧出,弄得璽克一時間什麼都看不到。「拉達德」鬆手了。

璽克看不到「拉達德」,只聽到他的聲音,帶著愉悅的上揚。「你要幫助騎士嗎?『特羅』?」

璽克一面後退,一面從藥材包裡抓出魔藥,總之先砸了兩瓶魔藥在地上。一瓶放出有催眠效果的霧氣,另一瓶放出大量黑霧遮蔽視線。

他腳踩到地板破碎的邊緣,立刻跳了下去。

往下兩層樓的地板被打穿了,璽克沒有第二次往下跳,他沿著下層走廊飛奔逃命。小灰在魔藥黑霧散開以後也追著他過來,縮進銀匣裡。

無數騎士朝璽克奔跑方向的反向移動,趕往爆炸現場。入侵警報的廣播震耳欲聾。

璽克聽到背後傳來淒厲的慘叫聲。是「哈路米」、「石狄」、「英夫」、「蔓可妮」其中之一發出的嗎?還是是那些趕過去的騎士?璽克無法分辨。他牙一咬,撥開朝他衝過來的人們,繼續跑。

萊爾諾特和璽克擦身而過。

璽克不知道該往哪逃,在一個連接四條走廊的小型圓廳停步。這裡距離爆炸處有一段距離,現在空空蕩蕩。突然一陣天搖地動,天花板都被震裂了。璽克身體一晃,往後倒下。在他的腦袋要和堅硬的花崗岩地面接觸之前,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抓住他的手臂,拉住他,讓他免於直接撞昏在地的下場。

璽克身體後仰,由下往上看到瑟連的臉。瑟連青綠色的眼睛盯著璽克,金髮的邊緣反射燈光。璽克因為手被拉住,改變姿勢,差點坐在地上。被瑟連拉起來站好。

「疏散方向往那裡走。」瑟連簡短的說,然後就要趕往爆炸處。

「等一下。」璽克抓住瑟連的手臂。

「出去就會有醫療隊。」瑟連以為璽克受傷了,簡短的說,轉頭又看向璽克的來向。

「他們的目的是捺阿!」璽克以最快速度把他想招出的話全部吐出來。他聽到小小的「吱」一聲,和法術相關的聲響,但他沒有餘力注意。「那裡有五個人,是黑夜教團的人!他們扮成光明之杖的法師,假身分名字是拉達德、哈路米、石狄、英夫、蔓可妮!拉達德特別危險,他已經殺了三個騎士!」

又是小小的「吱」一聲。

「你怎麼知——」瑟連皺眉回頭看璽克。

璽克又聽到「吱」一聲。

然後他身上的偽裝就消失了。他從「特羅」變回璽克。

聖騎士只要接觸就能引發奇蹟。瑟連的奇蹟逆轉了美容魔器的效果。

在璽克發現自己不再是「特羅」的同時,瑟連腳一絆,手一拉,讓璽克整個人在空中旋轉,下一瞬間就會把他背朝下重摔在地。璽克的祭刀也因此脫手飛了出去。

小灰撲向瑟連的臉,讓瑟連的力氣減弱了一些,動作也慢了點。於是璽克反抓住瑟連的手,腳勾住瑟連的脖子,拉他一起摔倒。

兩個人一起倒在地上,瑟連抓住璽克不放,璽克想踹瑟連,兩人滾了一圈後撞上牆邊的矮桌。璽克壓在上方,不過瑟連聖劍已經握在手中,立刻抵到璽克脖子上。

「投降!」面對瑟連凌厲到像是要把自己生吞活剝的眼神,璽克立刻舉起雙手大喊,小灰撤回銀匣裡。

「你這傢伙——」瑟連沒打算把聖劍從璽克脖子上挪開,就保持這個樣子,推開璽克坐起來:「你們想幹什麼?」瑟連怒吼。

「我剛才就說了!」璽克也怒吼回去。

兩人慢慢的站起身。

「你說這些話有什麼目的?想誤導我嗎?」瑟連質問。

璽克很想打爆這個金髮騎士的腦袋。

在他們僵持的時候,又是一陣劇烈搖晃。這次璽克有站穩,不過因為晃動,瑟連的聖劍離開了他的脖子。

「有沒有騎士啊!」璽克轉頭對走廊大喊。他需要一個會聽人說話的騎士!

「我就是!」瑟連聖劍指著璽克怒斥。

「你沒有用!」璽克繼續舉著手,隔著聖劍,瞪了瑟連一眼。

瑟連身體小小的後縮,「呃」了一聲。璽克身上有什麼地方怪怪的。璽克的態度跟他腦中的印象似乎不太一致。這種盛氣凌人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現在好像不是正在和邪惡法師廝殺。

那他現在是在做什麼?

一陣腳步聲從遠方傳來。天花板突然垮在他們頭上,瑟連不得不迴轉聖劍防禦石塊。

一雙手從碎石中伸出,抓住璽克拖走。「拉達德」和「石狄」一起現身。「拉達德」笑著,抓住璽克胸前的鍊子,把銀匣扯下來扔掉。小灰立刻竄出來衝向「拉達德」,但「拉達德」身周像是有不間斷往外吹的狂風般,霧妖無法近身。

法力形成的風暴充斥著小型圓廳,閃電四竄。燈已經熄了,備用照明同樣被擊毀,只有電光一陣一陣照亮廳內。

瑟連聖劍在身前打橫,展開力場保護自己。他只能眼睜睜看著「拉達德」抓住璽克的脖子制止璽克掙扎,然後跺了一下地面,連同璽克和「石狄」落到下一層去。

下方一直傳來隆隆聲響,越來越遠。

大批騎士衝進廳裡,有些繞路,萊爾諾特直接從洞裡跳了下去。

小灰被騎士用力場困住了。能夠把霧妖關起來的法師隨後趕到。

瑟連站在洞邊,深呼吸,一下、兩下,他覺得自己冷靜下來了,也跳了下去。

 

先前的兩次搖晃是「哈路米」和「蔓可妮」自爆了。「英夫」被騎士殺死了。

「拉達德」捏著璽克的脖子,弄得他幾乎不能呼吸,在璽克耳邊說這些事情。「你都不會覺得丟臉的吧?讓兄弟姊妹這樣犧牲,自己逃掉。」

璽克完全不覺得「拉達德」說的話裡有一絲一毫譴責璽克的意味在。這傢伙只是在享受說這種話的感覺而已。璽克抓住「拉達德」的手指用力扳,但是他的手彷彿石雕,沒有半點動搖。

「拉達德」沿路破壞地板和防護法術,帶他們往下鑽。

「你可真會給我添麻煩!」隆隆聲中,「拉達德」亢奮的高聲大笑。

他們撞進一個圓形房間。這間房間中間有一個漂浮在人臉高度,像是鴕鳥蛋的東西,不同點在於那個東西的材質是白玉。光潔無暇。整間房間寫滿法術符號,疊加起來形成一個法陣,所有法力導流都指向那顆蛋。

璽克光是站在房間裡,就覺得皮膚一陣一陣發麻。這個房間有強力的防禦法術。如果不是「拉達德」的法術保護他,璽克已經被擊昏了。

「那麼,碧揚,」「拉達德」喊了「石狄」的本名,對「石狄」說:「使用『賜信禮』。」

「石狄」驚恐的退了一步,遠離「拉達德」。

「拉達德」大力嘆氣,肩膀先提高再放下,皺眉說:「真是的。黑夜王者不是這樣教妳的吧?聽話,解放賜信禮,妳就會在黑夜王者的國了。」

「石狄」嘴唇顫抖,過了一秒,她哭喊:「不要!」

「我命令妳自爆。」「拉達德」說。他說這句話的同時,璽克的耳朵聽到非常尖銳的聲響,讓他難受到幾乎聽不到「拉達德」說了什麼。

「石狄」一直搖頭後退,眼裡含著淚。

「抵抗命令術的長效法陣——光明之杖裝潢功力還可以嘛。」「拉達德」抓著璽克脖子的手一陣使力,害璽克吸不到氣,過了兩秒才放鬆。

「不過,真可憐,我想妳會比較喜歡中命令術的感覺。」「拉達德」把璽克扔在地上,上前抓起「石狄」,把她整個人提起來按向白玉蛋。

「石狄」的背撞上保護白玉蛋的法術,房間裡頓時充滿焦味。黑色的血啪答啪答不停滴落,最後「石狄」身上所有洞口,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一直溢出黑色的血。

「拉達德」更加用力的把「石狄」按向白玉蛋。防禦法術發出吱吱聲,銳利的氣流撥動「拉達德」的袖口,卻傷不到他。

萊爾諾特率隊衝進房間,就在這同時,「石狄」再也受不了折磨了,發動賜信禮結束自己的性命。

璽克倒在地上不停喘咳,突然被「拉達德」又提了起來。然後他聽到爆炸聲在他們身後很遠的地方響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