璽克休息一晚後,參加晨禱。

開始以前,他注意到蘭因看起來特別高興,整個人容光煥發。穆朗士看起來則相當陰沉嚴肅。

而「拉達德」,這個人昨天回到北方學院以後就卸下了拉達德的外表。他現在看起來是一個年紀和蘭因相近,眉清目秀的少年。璽克昨天聽蘭因喊他「莫耶.尤迪」。

莫耶在台下,和學生坐在一起,臉上掛著微笑。

吉祿瑪率領大家向黑夜王者祈禱過後,蘭因上台,先是一串聽膩了的獻給惟一真正的神的讚美詞,然後他宣布:「昨晚我收到了神諭。」

璽克忍不住皺眉。

蘭因繼續說:「昨晚大天使凱烏烙來到我房間,告訴我黑夜王者聽到我的祈禱,回應了我。」

台下隱約騷動起來。不安的氣氛在蔓延。

「我明白你們覺得難以置信,但是黑夜王者準備了確鑿的證據,證明祂選了我們作為祂在人間的代理人。我們要挖開禮拜堂的地面,我們會在底下看到遠古時代黑夜王者的國還在地上時,那個真世之國的殿堂。」

 

晨禱結束後,開挖行動很快開始。

禮拜堂裡的椅子被搬開,地面被敲開,往下挖掘。

大約往下挖了十公尺,他們碰到另一層石磚。他們把洞挖得更大,把石磚翹起來搬開。開挖四十小時後,他們發現了一座地底神殿。

 

璽克入侵聖潔之盾總部後過了兩天,包括瑟連在內,大批騎士接到通知在大會議廳集合。

「已經確認了北方學院的位置。即將展開最後的清剿作戰。」

聽到高階騎士這麼宣布,台下立刻騷動起來。

佐羅克和奈莫合作,取得了北方學院的天文資訊,再透過分析這些資訊,取得了北方學院的位置資訊。這些幕後工作不需要公開。

士氣大振的結果是花了不少時間才讓大家安靜下來,開始報告作戰相關資訊。

「從現在開始進入備戰狀態,所有休假取消。」高階騎士宣布。

「真的假的——」班納圖小聲說:「我從來沒有因為不能放假這麼高興過。」

瑟連對班納圖苦笑了下,回頭繼續盯著講台。

「你要報告親戚的事的話,最後機會了喔。」班納圖小聲說。

瑟連沉默的搖頭。

高階騎士開始報告需要特別注意的危險敵人資訊和應對方法。炎魔的部份講了很久。璽克不在危險敵人名單裡,這點不知為何讓瑟連鬆了一口氣。

 

蘭因手持火炬,像是主人引導賓客來到他家一樣,微笑著帶領璽克和其他人下到地底神殿。

他們穿過宛如迷宮的走道。兩旁斑駁的壁畫畫著並列的天使,像是兩排衛兵。這些天使是黑夜教裡守護各種美德的天使。例如守護正義的、守護美的、守護智慧的、守護忠誠的、守護殉教的……

璽克在走廊底端看到蘭因聲稱在夜晚拜訪他,給他神諭的那個大天使凱烏烙。凱烏烙是站在黑夜王者側近,最接近祂的僕人。之前的天使都是隔著走廊兩兩對視,這個大天使視線卻朝向走廊另一頭,讓來人和它的雙眼對上,就像是接受覲見高層前的檢查。

走廊底端的拱門雖然有些坍塌,還是可以看出原貌,用模仿植物姿態的浮雕裝飾得極其華麗,用所尼語寫著一行字:「惟有全心信服黑夜王者之人方得通過。」雖然有裂痕延伸到字的邊邊,字本身卻完整無缺,很容易辨識。

蘭因自然是高高興興的走過去。璽克也乾脆的通過,他不覺得會發生什麼事,也真的沒發生任何事。

拱門另一邊看不到絲毫歲月的痕跡。

這裡是一座巨大的廳堂,可能相當於半個北方學院。觸目所及,所有牆面都以黃金覆蓋,再鑲上寶石。光從寶石裡發出,照亮室內。

「好美。」蘭因讚嘆。

壯觀歸壯觀,璽克倒是覺得很刺眼。他瞇眼看著四周,突然看到灰灰髒髒的暗沉牆壁,上面連一點黃金碎片都不剩。他再定睛一看,又看到黃金包覆的牆壁。

地面是一整塊看似天然形成的岩石地。底是黑色,上面夾著白色條紋,沒有半點裂痕。看起來類似大理石。條紋貫通大廳,從入口處開始畫出一個像是噴泉,也像是大樹的圖案。水滴和枝條一直延伸到深處。

「這是我們將要實現的世界。」蘭因盯著地面說:「看,艾太羅將被黑夜王者的洪水淹沒。」

璽克很認真的盯著地面看。在疑似噴泉的圖案底下還有一層灰色的大斑塊,那是艾太羅地圖,不過璽克沒有看出來。

「從這裡開始,世界將會回到黑夜王者的懷抱,迎接一個只有真理,再無虛妄的世界。」蘭因踏著彷彿夢遊的腳步,往大廳深處走。

穆朗士跟在蘭因後方五公尺處。自從蘭因在晨禱時宣布要開挖禮拜堂以後,璽克就一直看到他寸步不離的跟著蘭因。以前他並不會這麼常跟在蘭因身邊。璽克可以想像,以穆朗士的能力,蘭因在北方學院的哪個角落碰到什麼事他都能馬上知道並反應,沒有必要貼身保護,但是穆朗士現在的樣子就像是這裡有什麼足以和他匹敵的威脅在,他只好緊跟著蘭因。

在大廳深處立著另一面牆。那不是圍繞大廳的牆壁,而是在大廳中間突然又冒出一扇牆。牆的四面沒有和其他牆相接,上面也沒有接觸天花板。

那面牆是立在地上的大型水晶,看起來彷彿是從地上長出了水晶,再把兩面磨平的結果。水晶大部份是透明的,內部有立體雕刻的黑夜王者像。牆有五個人高,黑夜王者的身高就大約四個人。姿態和神情都和東方學院樓梯間的雕像一模一樣:穿著及地長袍,留長髮蓄短鬚的成年男子。兩手張開朝天,袍子底下露出腳趾。臉上帶著一種古怪的肅穆。

水晶的前面有一塊長方形石頭。尺寸讓璽克聯想到石棺。

當他們往石棺的方向接近時,周圍響起了人聲。穿著華服的人們出現在大廳的各個角落,談笑著舉杯。

擺滿食物的長桌憑空出現在璽克旁邊。璽克盯著長桌,突然他的視線穿透長桌,看到底下黑色夾著白絲的地面。他往長桌方向跨了一步,伸手往桌面揮了一下。手直接穿過桌面。

不管是冒著熱氣的肉湯,還是潔白柔軟的桌巾,鑲貝裝飾的餐桌,璽克一樣也沒摸到。他集中精神,一下子所有聲音都不見了。滿牆的黃金寶石也不見了。他身在一個空蕩蕩的、墓穴般的地洞裡。

整個大廳只有那座內有黑夜王者像的水晶和石棺沒有消失,其他都是幻術。

璽克轉頭看蘭因和其他人,幻覺回到他的感官裡。樂隊搭起了台子,開始演奏音樂。

就在石棺的位置前面一點,有穿著特別華麗,戴皇冠的男子,和雍容華貴,應該是皇后的女子坐在寶座上。

當蘭因走到他們面前時,他們對蘭因頷首微笑,然後就化為輕煙消失了。

蘭因走到石棺前方,手放在石棺上,像是要擦去灰塵一樣的橫向移動。隨著他這個動作,石棺上顯現出發亮的所尼語文字。

周圍的所有幻影隨著文字顯現而逐漸消失。從入口開始一點一點變得透明,露出墓室的牆壁。每個人影在消失前都朝著蘭因的位置鞠躬。彷彿他們是在這裡徘徊千年的亡靈,就只為了看到蘭因來到這裡的那一刻才維持至今。

璽克急忙跑到蘭因旁邊,看石棺上的字。

石棺上寫著:「真世王國的正統繼承人,黑夜王者恩寵之人,掌握地上權柄之人。開啟此棺,取得自天上之國歸來的聖經。以洪水消滅偽神,帶給世界正義與榮耀。」

「這裡是真世王國最後一任皇帝的安息之地。」蘭因的聲音因為感動而顫抖:「他因為背離了黑夜王者的教誨,允許偽神在他的王國裡舉行儀式,於是黑夜王者不再庇佑他,讓他的王國毀滅。即將死亡的時候他發誓要請求黑夜王者的原諒。他日日夜夜跪在黑夜王者面前懺悔自己的罪惡,終於黑夜王者原諒了他。於是黑夜王者將他的屍骨帶走,從祂在天上的國送來祂的計畫,和屍骨交換。石棺裡有黑夜王者要交給我們的東西。我們都是皇帝的繼承人,我們要在地上彌補他的過失。這就是黑夜王者給我們的機會。而這也將拯救所有的人類。」

說完,蘭因雙手手指扣住石棺的側面,使力上抬,可惜石棺紋風不動。他試了一次、兩次,只弄掉了一點小石屑

璽克不想碰石棺,只是皺眉旁觀,其他人也一樣。這堆幻象讓每個人都感到不安,只有蘭因很享受。

最後是穆朗士看不下去,過來單手一抬就把石棺蓋掀開了。他單手拿著蓋子放在旁邊,然後轉身又回到距離蘭因五公尺的位置。

「謝、謝謝。」蘭因喘著氣,有些驚訝的問。穆朗士板著臉沒回答。璽克從這裡看出來,這兩人吵架了吧。

蘭因靠著石棺,上半身探進石棺裡查看。璽克也稍微伸長脖子看。

裡面放著法器和書本。幸好沒有看起來像屍骨的東西。

書本的話璽克就想看了。他跟蘭因一起把東西一樣樣拿出來,在地板上一一擺好。

這些東西看起來是施展一個高難度法術需要的一切。璽克努力翻書,想知道這個法術的作用是什麼。

他先拿到一本古代王國皇室族譜,看了幾頁發現是沒用的東西,他趕緊換一本。這次裡面總算是講法術的了,他看到裡面有個法陣讓他覺得眼熟。

璽克想了一下,發現這和東方學院正式禮袍背上的法陣裝飾圖案風格相似。

然後他看到了,書上寫著,這個法術會讓黑夜王者親自降臨艾太羅。

璽克從法術架構推測出來這個法術的效果,會是大爆炸。

璽克不確定黑夜王者是否真會因此出現在世界上,並且施展大洪水術淹沒世界,但是爆炸顯然無可避免。即使祂真的出現了,也會是出現在被爆炸破壞殆盡的大地上。

他從書中抬起頭,目光恰好和蘭因對上。

蘭因的雙眼發亮,露出愉快、充滿信心的笑容。

於是璽克知道說什麼都沒用了。他把本來想說的話吞回肚子裡,改口說:「有件事我想請你幫忙。」

「什麼事?」蘭因微笑。

「我的祭刀被騎士搶走了,你可以幫忙我再做一把嗎?」璽克希望既然蘭因現在心情這麼好,也許會答應。

「雖然我很願意幫你,不過鍊刀儀式開始之前需要大天使的祝福。通常他們要在每年儀式快到的時候才會降臨。我不知道大天使什麼時候會回應我的祈禱。我會替你禱告的。」蘭因有些遺憾的偏頭說。

「我知道了,謝謝。」璽克點頭。

「文物」整理告一段落後,璽克通過迷宮走廊回地面休息。

莫耶在禮拜堂裡,地下神殿的入口旁邊,端正的坐在疊得高高的長椅堆最頂端,居高臨下看著璽克爬上來。

莫耶笑說:「我可以幫你再造祭刀喔?要不要啊?」

「不要。」璽克立刻否決,頭也不回的離開。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