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拉法邑朵一百一十九年,十月一日。這天聖潔之盾和光明之杖進攻黑夜教團北方學院。

「天氣有點冷了。」班納圖在聖潔之盾總部外一處機庫裡,和其他同仁們等待出發。所有人都已經穿上了全套附魔戰袍。戰車在他們旁邊等待。

「打進東方學院的時候還是夏天呢。」班納圖左右踱步、在衣服上搓手:「居然拖了這麼久。」

瑟連坐在裝補給品的大木箱上,維持稍微弓著背坐著的姿勢不動。好像某個世界知名的沉思雕像。

在機庫深處,法師們搬來傳送門零件,組合成足以讓戰車通過的巨大傳送門。

「從這裡傳送過去會消耗很大能量吧。為了讓炎魔措手不及,大概也只能這樣了。」班納圖聳聳肩。

穆朗士在北方學院外面佈下了探測網,範圍非常廣。像對付東方學院那樣,逼近再用傳送穿過防線的方法,在北方學院會導致對手提早察覺而逃跑。

「還有就是——那傢伙居然要跟來啊。」班納圖小聲嘀咕,往機庫角落瞄了一眼。

瑟連也看了一眼那個方向。那邊有一個騎士遠離同伴單獨活動。他面對機庫牆壁,駝背,雙手和頭都下垂,以地縛靈般的姿勢站在那裡,似乎在喃喃自語。明明整間機庫都照明充足,只有他在的角落顯得特別黑。

「『亡靈對策室』的一人部隊。你覺得會不會是為了對付殭屍才讓他來的?不過我們能對付殭屍的人多得是,除非是『特殊』的殭屍。」班納圖問瑟連。他暗示著也許是為了對付先天死靈師,也就是璽克才出動的。

「不知道。」瑟連漫不經心的回答:「也許是為了替朋友報仇。」

「也是。」

這個騎士和先前璽克入侵聖潔之盾總部時,被「拉達德」打成重傷,拿黑曜石聖劍的禁衛騎士是朋友。

瑟連在這裡提起朋友,讓班納圖想起,他們也有朋友被璽克打成重傷。阿寇兒還在醫院裡。瑟連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這件事。

班納圖希望這不會妨礙瑟連做出正確判斷。等一下肯定會是緊湊的戰鬥,他沒空管瑟連。

班納圖盯著那個騎士袖口上的一小塊黃紙。那是他的聖劍。班納圖看了一陣子總覺得心裡發毛,趕緊轉頭。

法師們的傳送門發出嗡嗡聲。門框中間景色模糊消失,最後出現一塊看似鏡子的東西。

「準備好了。」班納圖笑說。

 

另一方面,在光明之杖總部裡屬於法師第一情報部的區域,佐羅克在辦公桌前振筆疾書。寫好並簽名、蓋章以後,他把紙仔細折好,塞進白色信封袋裡封好,在封口處又簽一次名,最後在正面寫上「遺囑」。

他拿著這封遺囑,走進更後面的辦公室,交給負責保管這些東西的同事,然後走出辦公室,前往集合地點。

光明之杖總部內部就有巨大的傳送門,他們直接使用這個傳送門。大批穿著黑底金邊法師袍的戰鬥法師在傳送門所在的大廳集合。

「準備好了嗎?如果格列塔大叔分不開身,穆朗士就交給你了。」魔法之手的老大站在傳送門邊,微笑著看佐羅克走進來。

佐羅克低頭微笑說:「沒問題。如果我戰死了,我的線民就拜託你照顧了。詳情都記在遺囑裡,請兌現我對他的承諾。」

「沒問題。」魔法之手的老大抬頭對佐羅克笑說。

現場瀰漫著緊張的氣氛,但他們兩人平靜得彷彿只是在交代「我要是睡過頭了記得叫我起床」這類小事。

負責傳送門的法師對魔法之手的老大喊:「宮龐大人,可以開始測試了!」

「那就開始吧。」魔法之手的老大,宮龐笑說。

傳送門充能達到運作標準,發出光芒。

 

這天的北方學院正在狂歡。

這幾天,蘭因下令所有人全力投入完成迎接黑夜王者的法術。除此之外,餐廳全天候供應豐盛的飲食。孩子們因為教師都在忙,不用上課,整天就是吃喝玩耍。其他幫不上忙的學生投入慶祝和裝飾學院。公園非常熱鬧,球賽和其他各種競技從天亮開始一直進行到太陽下山。響亮的笑聲幾乎達到沸騰的程度。

彷彿慶典。

璽克、奈莫和莉絲娜走在彩帶飛舞的林間小道上。聽歌聲從四面八方傳來。璽克覺得大概有一半的人是因為黑夜王者要來了而陷入狂喜,另外一半人則是不確定會發生什麼事而變得激動。於是所有人都躁動不安,非要做點什麼事宣洩情緒,才造就這個場面。

璽克知道答案。那個法術會產生一場把整座北方學院都吞進去的爆炸,殺死所有人。

相較於四周的人,他冷靜得多。他覺得穆朗士不會讓這種慘狀發生,其他人姑且不論,在那之前一定會有個機會讓蘭因離開。

璽克的目標是抓住那個機會逃跑。

「從那裡過去,就是北方學院的停屍間。」奈莫小聲說。

在北方學院,所有死者都統一交給學院處理過後,再以看不出本來面目的「法術材料」面貌分配給人們。

奈莫在到處查探的期間摸熟了處理流程,不過,那些地方閒雜人等無法靠近,該怎麼下手是個難處。

璽克和奈莫一起沉思。

突然,一道震波在北方學院中擴散。莉絲娜抓住奈莫的手。

頭頂上的防壁開了一個洞。學院裡的鳥受到震波驚嚇,紛紛振翅起飛,從那個洞中飛了出去。

震波很快平息。璽克看著鳥群密密麻麻的穿過那個洞,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那個洞形狀很漂亮,邊緣結構完整,不像是遭到攻擊而出現的,像是穆朗士自己打開了。

狂歡的人們也停下來看被翅膀遮蔽的天空。

奈莫靠近璽克耳邊小聲說:「大概是騎士來了。他們早就知道北方學院的位置了。」

璽克不知道奈莫為什麼會曉得這種情報,皺眉看奈莫。

奈莫再次靠近璽克,說:「裝裝樣子作戰,一有機會就投降。這你會吧。之後交給我。」

他們是合作多年的搭檔,璽克不需要知道這背後是怎麼運作的,他知道奈莫的意思。璽克點頭。

「有東西忘記帶嗎?」奈莫站直,笑問璽克。

「都在身上了。」璽克也咧嘴一笑。

敵襲警報的鐘聲響起。

「那好,迎接最終決戰了。」奈莫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