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北方學院六公里外的樹林裡,聖潔之盾正在搶建陣地。從最初一道傳送門過來的傳送門零件以最快速度組裝起來。每完成一道傳送門,物資和人員抵達的速度就會更快。

萊爾諾特是最初抵達的人之一。靠著聖劍和醫療法術的力量,她恢復到能夠作戰的狀態。

她看到北方學院所在的方位,飛出大群大群的鳥。

「這可以視為對方已經發現我們來了的證據嗎?」在她思考的時候,一股壓迫感朝著聖潔之盾陣地的方向逼近。法師設在外圍的護壁發出吱吱聲,變成紅色,發出焦味。隨著壓迫感消失,護壁也恢復原狀。

「炎魔的下馬威嗎?」格列塔走到萊爾諾特旁邊,一起看著北方學院的方向:「可惜,我們沒有撤退的理由。」

「既然已經暴露了,傳送門最大效能運作!不用再隱藏了!」萊爾諾特下令。

 

穆朗士衝過地下迷宮,進入地底神殿。

「蘭因,跟我走。現在就走!」穆朗士找到蘭因,急切的抓住蘭因的手臂。

「為什麼?」蘭因疑惑的看著穆朗士。

穆朗士一咬牙,吼說:「格列塔帶著大軍殺過來了!連宮龐都來了!再拖下去就逃不了了!」

「不需要逃。」蘭因微笑說:「黑夜王者馬上就會降臨,祂會為我們掃除所有敵人。」

「黑夜王者根本就不存在!」情急之下,穆朗士吼了出來:「這是一隻巫妖搞出來的騙局!」

「為什麼你要說這種話?」蘭因掉下一顆顆珍珠般的眼淚:「如果你不相信黑夜王者,我們就無法一起並列在祂座前!」他吸吸鼻子,忍住淚水:「凱烏烙一定是知道會變成這樣,才告訴我們如何迎接黑夜王者。祂要在邪惡力量達到巔峰的時候粉碎他們的野心。祂會出現在他們面前,讓他們明白自己的罪惡。到時候你也會明白的。」

蘭因深吸一口氣,用彷彿法官宣布判決的語氣,說:「我命令你拖延時間。」

穆朗士咬牙反抗契約。他身上發出熱氣,火焰穿過人類的皮囊往外噴發,炎魔的翅膀、尾巴和角都破體而出。但是契約束縛他的力量就是來自他自己,所以他做不到。除了服從命令,他只剩一個選擇:殺死蘭因。

他不可能做出這個選擇。

穆朗士放棄抵抗,恢復人形,轉身走向出口。

「穆朗士!」蘭因把手放在嘴邊喊。

穆朗士停步,陰鬱的回頭看蘭因。

「加油!」蘭因雙手握拳,往下淺淺的壓了一下,比出加油的肢體語言。

穆朗士「哼」的勾起嘴角笑了下。即使在這個時候,他還是會因為蘭因對他笑而高興。

然後他就轉身離開。

 

在聖潔之盾陣地裡,重要設施都已經就定位。

外圈由巨型魔法樁一層層包圍,架起了堅固的護壁。內部的無數傳送門持續運作。部隊在陣地中集結。在其中一個大營帳裡,宮龐和一群部下站在大型法陣上,由宮龐帶頭群體施法。

大家的動作都很像法師,整齊劃一的揮舞法杖,嚴肅的朗誦咒文。宮龐看起來卻像是搞笑藝人。他穿著五顏六色的法師袍,兩手各拿一把紙扇,上面分別畫著太陽和月亮。他揮動紙扇,用一雙短腿靈活的跳來跳去,滑稽的舞蹈。

宮龐整個人往前彎腰,兩把扇子跟著朝下搧,再誇張的擺出伸懶腰的姿勢,把扇子往上搧:「成為我的要塞一部份吧!噠啦——」

地上的法陣發光,開始運作。

宮龐「啪」的收起扇子,抹了一下禿頭上的汗。其他法師也都稍微放鬆下來喘氣。

「這樣就能阻止炎魔的傳送嗎?」格列塔站在外側問。

「沒辦法滴水不漏。他如果想帶一兩個人逃走還是可以。不過至少他不能把整個北方學院都帶走。這對你們來說夠了吧。」

格列塔點頭:「感謝,你真是太厲害了。」

「再來看你們的了。我在這裡守住後方。真要感謝的話,就別讓對方衝到這裡來。」宮龐把手放在眉角,再往前擺一下。

宮龐是有名的一定會躲在安全區域的戰鬥法師。他能施展大量適合在後方支援的法術。

「嗯。交給我吧。」格列塔咧嘴大笑。他走出帳篷,要親自率隊衝進北方學院。

宮龐的法術覆蓋到所有友軍身上。

「我覺得好像可以連續一個星期不用睡覺。」帳篷外,班納圖感覺體力、精神一下子變得非常好。

瑟連本來還有點隱隱作痛的腳也不痛了。

「只是降低對疲勞和疼痛的敏感度而已。」萊爾諾特對騎士們大聲說:「受傷的結果還是一樣。不要因此大意了!要更加注意身體狀況!」

「是!」

 

宮龐的法術也影響到北方學院。

不久前還充滿笑語聲的北方學院,一下子被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覆蓋。

「好痛!好痛!」「我的腳!」「呃嘔嘔——」

力量比較弱的人受到宮龐的法術影響,疼痛和疲勞的感覺被強烈放大。孩子們連走路腳都會感覺到刀割般的痛,大哭著倒在地上,接觸地面的肩膀和手又傳來更猛烈的劇痛。

有人連吞口水都會嚴重不適,於是吐到胃都空了。

璽克完全沒事。奈莫腳步沉重,莉絲娜抱住奈莫,給他支持。

他們四周全是倒地哀嚎的人們。有人痛到昏過去,也有人休克。還站著的人趕緊施法建立護壁,才改善這個情況。

璽克看到還站著的人努力救援倒在地上的人,把他們抱到屋內去。

奈莫架起護壁,恢復活動力。璽克指指屋子,告訴奈莫他們要去那裡。

跟沒有戰力的人躲在一起,應該是最可能順利投降的路。

 

力量比較強的人大部份聚集在地底神殿裡,為迎接黑夜王者做準備。現在敵人來襲,蘭因分了一半人出去迎戰。

伊蓮翠在這裡,蘭因的身邊。

「隨著偽神的信徒逼近,偽神的力量也變強了。現在正是我們堅定信心的時刻。」伊蓮翠朗聲對著所有人說:「穆朗士也被迷惑了。不過惡魔本來就不了解黑夜王者,幸好他還有蘭因,才能避免墮入地獄。」

蘭因在穆朗士走後就陷入沉默,一直跪在水晶製成的黑夜王者神像前面祈禱。於是安撫人心的工作就落到伊蓮翠身上了。

伊蓮翠做得很好。她帶起了一種氣氛,使人們相信如果自己提出疑慮,就會被自己以外的所有人圍剿。於是即使很多人心中都有疑慮,也沒有人敢提出,而是繼續執行蘭因的指令。

蘭因專注在祈禱中。他有一種哪裡不對的感覺。穆朗士最後對他那個笑奇怪的觸動了他心裡某個地方。他覺得他必須去做一些事,可是又搞不清楚是哪些事。當他開始咬指甲的時候他才發現,他變得非常焦躁不安。於是他立刻到水晶神像前面跪下。

蘭因相信這是錯的。他不應該焦躁。一個擁有黑夜王者的愛的人再也沒有缺乏,所以不會不安。他強烈的向黑夜王者祈求,堅定他的信心,直到焦躁不安的情緒退去。他感受到平靜,心靈得到潔淨。

是的,黑夜王者總是會在他需要祂的時候支持他。他曾經深陷在恐怖的負面情緒裡,那段日子他根本不敢回想。他不能在那樣的情緒裡活下去。因為黑夜王者的關係,他才不再感受到那一切,也才有繼續活下去的勇氣。

只要有黑夜王者,他就感受不到恐懼、感受不到汙穢、感受不到痛苦、感受不到孤獨,蘭因相信這是對的。

他沒有發現自己在發抖,因為他感受不到。

 

璽克、奈莫和莉絲娜既然都跟著非戰鬥人員躲起來了,也就順便動手幫幫忙。

璽克和其他成年人忙碌的在屋子內外,拿著魔法道具佈下阻擋宮龐法術效果的範圍壁,減輕孩子們疼痛的症狀。

奈莫和莉絲娜則避開了會消耗法力的工作,只是幫忙把孩子擺好、擦擦汗餵餵藥什麼的。

璽克也知道他該省著用法力。

失去祭刀以後,他有嘗試摸索著用附魔刀獻祭,但是還沒找出方法。要再過幾年的時間,他才會研究出製造祭刀代替品的法術。現在他無法獻祭,只能用自己的法力。他盡可能節約的使用。

反正等騎士殺到這裡的時候,他就擺出一副必須用所有法力保護孩子,沒有多餘力量可以作戰的樣子,順勢投降就好了。他不需要戰鬥的!璽克這樣為自己打氣。

璽克邊思考投降的台詞一面組合法力線。然後他聽到慘叫聲在非常接近的地方響起。

璽克轉身,看到剛剛還和他一起架護壁的其中一個人,被一隻車子般大的惡魔咬在嘴裡。惡魔的嘴一閉,那個人的下半身掉到地上,上半身被惡魔頭一仰吞掉了。然後惡魔又低頭吃下半身。

另一個人大聲尖叫。叫聲一下嘎然而止,他整個人被一隻形狀像花的惡魔吞掉了。

璽克拔出附魔刀,奈莫拔出祭刀,莉絲娜拿起鞭子。

四周開始出現一隻又一隻的惡魔。從門口和窗戶爬進來。璽克認得其中一些,這是伊蓮翠的惡魔。

璽克架起護壁當成盾,格檔朝他撲過來的惡魔,再用附魔刀砍掉對方的頭。莉絲娜衝到璽克背後,和璽克背對背站著。長鞭靈活的纏住惡魔再甩飛,當成鉛球砸其他敵人。奈莫躲在中間給兩個人掩護,發射火球和閃電。

「啊!」璽克大叫。他看到惡魔爬向不能動彈的孩子們,把孩子一個個吞噬掉。為孩子鋪的毯子很快吸飽了血。

「沒辦法救他們了!」奈莫大聲提醒。惡魔越來越多,黑壓壓的一片。莉絲娜一記重拳把太靠近的惡魔打到陷進地裡。

「伊蓮翠那傢伙,在收集施法材料!」奈莫喊。

璽克也想到應該是這樣了。

「與其給她不如——」奈莫盯著腳邊的孩子。

璽克沒有理由阻止奈莫。

璽克伸手摸向腰間的藥材包。裡面有他在教師資格考試時用來威嚇伊蓮翠,對惡魔有效的毒藥。他可以馬上動手,但他知道這只是拖延時間,外面的惡魔還會再進來,結果還是一樣。

他只能自保。

突然外頭一個大爆炸,餘波把窗戶全部炸碎,惡魔也飛了好幾隻起來。

從大門進來的暴風在惡魔群中吹出一條通道,三人趁機衝出屋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