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爾諾特站到陣地外,面對北方學院的方向。她在同伴掩護下凝聚力量,紅珊瑚和貝殼的聖劍發出強光,隨著她一轉身,聖劍橫劈,全力一擊,朝著北方學院的方向放出鋒波。

鋒波不大,但結構十分堅固。所經之處樹林直接削平。轟隆隆的樹倒聲不斷傳來。

萊爾諾特再次聚力,這次她半跪下來,聖劍朝上揮。一道鋒波鑽入地面,在地底下前進的同時,像噴泉般朝上噴發衝擊波。於是把路上的斷樹幾乎全部撞到旁邊去,清出了一條路。

「前進!」萊爾諾特大喊。她往旁邊走,讓出道路正面。載滿騎士和法師的車隊朝北方學院出發。

萊爾諾特向離去的車隊敬禮,然後走進陣地裡。她負責留守後方。

他們的車是向軍方借來的軍用車。直接從樹林的斷枝殘根上面輾過去,毫無阻礙。每走一段距離就會有法師跳下車,在道路兩邊加上防禦魔法樁。

班納圖和瑟連同一台車。班納圖一面警戒一面說:「如果可以借飛彈就好了。等國會同意太慢了。」班納圖皺眉:「以前我們有自己的飛彈的。現在都繳給軍方了。」他往前方看。格列塔在最前方第一台車上。

「砲擊!」有人大叫。

所有騎士展開力場。從天上掉下無數車子般巨大的火球和冰箭,還有閃電沿著道路從前方劈過來。

他們撐過第一波轟炸,周圍煙霧瀰漫。

從道路前方有更多魔法炸了過來。防禦只要有一處隙縫就會少一塊肉。騎士組成陣形,把大家的力場組合起來,形成完整的龜甲狀蓋住整台車。法師忙著給地面加固以免車子陷落。

班納圖他們的車子從一個深兩公尺的大坑上面經過,車子走在法術架起的橋樑上。

在漫天轟炸中出現了巨大的金色火球,像是墜落的太陽。他們左後方的一台車被打中,力場潰散,騎士震到倒地。又一顆金色的火球接著打過來。瑟連趕緊站到車緣把他的力場伸出去接,稍微減弱威力。金色火球的碎塊打中那輛車,打破軍車本身的防禦附魔,好幾個人濺血。那台車變形損壞。還能動的人下車把車推到道路外面,避免擋到後面的車子。在他們只能靠魔法樁掩蔽的推車期間,轟炸仍是一波接一波。

格列塔聽著通訊石報告。他也看到滿天的火球和冰箭。冰箭的尺寸大得像座小冰山。普通法師做出來的頂多跟腳踏車差不多而已。

他本來想保留力量對付炎魔,這下沒辦法了。

格列塔展開聖域,包覆整個車隊。

班納圖本來正拚死撐住力場,聖劍回傳的感覺彷彿他的力場不過是一張紙,隨時都會破掉。突然他聽到絞鍊的聲音。許多大大小小的齒輪和鍊條出現在他四周。

轟炸法術一靠近他們就急速衰退。火球只剩足球大,冰箭也融到剩十分之一。騎士可以輕鬆防禦住了。

格列塔站在第一台車的椅子上,他手中由齒輪和鍊條組成的聖劍發出微光,支撐保護所有人的聖域。

與此同時,第二批出發的法師隊沿途在魔法樁的基礎上追加更多防禦法術。於是第三批出發的車隊可以很快追上前面的隊伍。前進的速度快了很多。

到了萊爾諾特開出的路的盡頭,另一個高階騎士再做一次萊爾諾特做過的事,繼續開闢道路。

他們很快逼近北方學院。在肉眼已經可以看到禮拜堂的尖塔時,他們的路撞上了一堵法術形成的牆。

牆體是半透明的,上面用光芒寫滿了黑夜王者的話。二十四個穿月白長袍、戴教師胸章的法師,率領數百人在牆後方頌唱法術,放出金色的火球和冰山,越過法術牆轟炸車隊。

戴胸章的是是黑夜教團的教師會議成員。北方學院最重要的戰力。

在車隊衝到法術牆前的時候,他們施展的法術變了。蟒蛇般扭動的荊棘、會走動的酸液、形成骷顱臉的飛舞灰塵,各種怪物撲向車隊。

還有無形的詛咒能量,和聖劍的力量撞出火花。

格列塔和他們陷入戰鬥。

 

和蘭因分開後,穆朗士沒有直接衝向聖潔之盾陣地。他走向樹林,突然聽到鳥兒緊張的啾啾叫。

他抬頭,看到兩隻鳥在樹上對著他叫。

「你們沒有逃走啊。我打開門了,這裡很危險,快點逃啊。」穆朗士用手指著天空的洞。鳥群已經全部通過散去了。現在除了這兩隻,這裡一隻鳥都看不到。

那兩隻鳥只是啾啾叫,跳來跳去。然後穆朗士看到他們旁邊有鳥巢。

「原來如此,你們的孩子逃不了啊。」穆朗士苦笑:「雖然大部份都被鎮壓住了,不過這點事我還能幫你們。」

穆朗士把手放在樹幹上。紅光一閃,樹、樹上的巢、巢裡的蛋、鳥爸爸和鳥媽媽,都被他傳送到遠離這裡的安全地方去。

然後他走到樹林更深處,施了個法術隱藏自己的身影,接著開始聚集火球。

他要做出一顆能從這裡炸飛聖潔之盾陣地的強力火球。當然這顆火球從外面是看不到的。

騎士團車隊逼近的期間,他手中火球越聚越大。突然一支冰箭射過來,穿進他的火球,融在裡面,精準的扭曲了火球的結構,導致平衡崩潰,直接引爆。

爆炸威力震憾了整個北方學院,震碎了璽克所在屋子的窗戶,給他們製造了逃出惡魔群的機會。

穆朗士驚愕的咬牙。他知道格列塔還被教師會議擋在外面。是誰,不但能找到他的位置,還引爆了火球?

他看向冰箭的來向,穿著黑底金邊法師袍的佐羅克微笑站在那裡,手中法杖尖端在空中畫著小小的圓圈。

「冰法嗎?」穆朗士身體溫度上升,周遭空氣開始扭曲:「不只是這樣吧?」

「請不要殺我。」佐羅克微笑著,淡淡的說。在格列塔率領的車隊吸引敵人注意力時,佐羅克和一小隊人繞路前往北方學院。沒人發現他們、沒人攻擊他們,於是他們先到了。

穆朗士發出威脅的低吼,撐破人類的偽裝,露出炎魔的真面目。岩漿和黑石組成的巨大身軀,拍動翅膀吹起熱風。

「我還是第一次對付炎魔呢。傳統作法是用冰寒法術對抗,不過——」佐羅克的眼睛危險的發亮,嘴角微笑的角度也變得尖銳。他輕輕擺動法杖,身周的空氣出現許多漂浮的反光亮點,碎冰包圍住他:「——讓我好好研究吧。」

 

璽克、奈莫和莉絲娜逃出屋子。他們立刻感到龐大的壓力,壓得人耳鳴。宮龐的法術在作用,還變得更強了。格列塔和教師會議交戰的方向傳來巨響和震動。佐羅克和穆朗士交戰的地方火柱衝天又被冰柱取代。不管哪一個都給周遭帶來極大影響。在穆朗士的火球被佐羅克引爆時撐下來的房子也開始出現大片裂痕,搖搖欲墜或是乾脆的崩塌。伊蓮翠的惡魔在廢墟中撿拾已經死掉或是是剩一口氣的人。

就在璽克眼前,餐廳塌成一地瓦礫。天花板的壁畫有一塊滾一滾停在他附近。那一塊上面畫著黑夜王者的鬍子。不知怎麼的,在一片混亂中,這種細節璽克記得特別清楚。

到底要躲到哪裡,才能在戰鬥降溫時平安投降?璽克努力思考。看起來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

還有一個問題,蘭因正打算引爆北方學院,騎士能在那之前阻止他嗎?

璽克抬頭,看格列塔的方向,又看佐羅克的方向。璽克會選擇逃到離這兩處最遠的地方去,不過奈莫意見不同。

「我們往騎士團那裡去。想辦法繞路進樹林裡,然後從側面靠近。」奈莫說:「簡單說,就是我們繞過他們交戰的地方,到後面和他們接觸。」

「能通過護壁嗎?」璽克問。穆朗士的護壁仍然覆蓋北方學院。

「都有人進來了,一定穿孔了。何況穆朗士還跟個難纏的傢伙對上了,護壁一定變弱了。」奈莫看了下穆朗士的方向:「看樣子是很厲害的法師。不會很快死。」

正說著,璽克看到奈莫背後出現一個不可思議的東西。

「你後面!」璽克大叫。

「蛤?」奈莫轉頭,發現一顆跟他差不多大的眼珠正盯著自己。眼珠在奈莫反應過來之前,撞向奈莫。奈莫就像掉進一團泥巴裡一樣,整個人陷了進去。

眼珠瞳孔朝天晃了兩下,把奈莫露在外面的腳也吸進裡面,同時用血管般的觸手把莉絲娜從上到下嚴實的捆起來。

「放開!」璽克用附魔刀刺在眼珠上面,卻像是用棉花棒刺厚皮革一樣毫無效果。

眼珠抓住奈莫和莉絲娜後,用血管觸手章魚般的移動,速度卻快得像獵豹。璽克只來得及追著跑一小段路,眼珠就不見了。

璽克只能站在原地喘氣。

不知道過了多久,奈莫被眼珠吐出來。他和莉絲娜跌在一片軟墊上,看到宮龐對他露出人畜無害的微笑:「線民到了。你好啊。」

奈莫人到了聖潔之盾陣地,由於驚訝和暈車,久久說不出話來。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