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朗士察覺北方學院裡發生騷動,但是他沒有餘力管。

佐羅克的施法技術用「熟練」不足以形容,可說是「精妙」的層級。單論法力他不如穆朗士,但是他極其精準的用細小的力量結晶擊中弱點,破壞巨大的法術結構。穆朗士聚起一連串火球,全都在將要投擲出去的前一瞬間原地爆炸。

炎魔的身體會散發高熱,但他們本身不會因此覺得熱。穆朗士現在覺得身體發熱了,他開始興奮了。

被蘭因召喚到艾太羅至今,他第一次覺得有趣。

這個脆弱、容易受傷死亡的人類,一臉輕鬆寫意的和炎魔周旋。好像這不是死鬥,只是切磋,於是穆朗士也覺得愉快起來。

他張開雙臂發出咆哮,地面隨之融化。佐羅克後退一步,法杖指著穆朗士。

炎魔的火焰有雙重效果。普通的魔法火焰只是先製造熱量,再用這個熱量破壞目標。但是炎魔的火焰除了可以利用熱量破壞目標,也可以直接將目標化為火焰。

火法術是所有法術的基礎,只要將法術能量活化就可以了。製造火球的方式同時和所有法術的起步共通,只差在後續加工。因此,所有的法師也都可以算是火法師。

學術界有種說法是:如果要選一種最強的先天法師,那麼非火法莫屬。

這關係到埃文薩爾第一定律:質能可互換。

這個概念持續研究至今,延伸到極致,就是所有物質都可以轉變成能量。學術界假想中的先天火法師,應該能夠使用極致的第一定律。雖然所有先天法師都同時可以算是火法師,但還沒有人在第一定律的領域強大到會被稱作先天火法師。

炎魔可以辦到第一定律,強迫物質轉換成能量。因此就算是耐高溫的惡魔也抵擋不住炎魔的攻擊。

法師稱這種魔法叫「崩滅術」。

雖然許多法術都有質能轉換的成分在,但是崩滅術的層級完全不同,達到的境界和其他法術是雲泥之差。

佐羅克臉上的笑容不見了,換上專注的神情,身周的冰晶增加了。

「本來想保留一點力氣對付格列塔的。」穆朗士說。他的聲音帶著滾沸聲。

「我想團長先生也是這麼想的。可惜你只能用我將就下了。」佐羅克說。

「你還這麼輕鬆好嗎?我知道你是怎麼辦到的了。」穆朗士說:「你的使魔躲在周圍,緊盯著我、分析我的動作,然後由你實施他們看出來的破解方式。只要將他們和你一次消滅掉就可以了。」

「被發現了。」佐羅克微笑。他們現在其實被人工魔神眼球團團包圍了,只是眼球們都藏著、躲得夠遠而已。

「之前混進來的人就是你吧。」

「可以給我一個機會逃跑嗎?」

「不行。我奉命拖延時間。你是個不錯的障礙,讓我不用對上格列塔。」

在說話的期間,不管是穆朗士還是佐羅克都以最快速度編織法術。火焰織成的咒文沿著水平環狀路徑在穆朗士周圍成型,編織完成,頭尾相接後,以穆朗士為圓心轉了一圈,隨即撲向佐羅克。同時另一圈環形火焰從穆朗士腳底下往外擴張,燒向眼球們。

佐羅克的冰晶分成五道,聚集成漂浮的咒文冰塊撲向穆朗士的咒文,同時架起堅固的法術護壁。

強光和暴風吞噬了他們。

 

一個強震,除了禮拜堂,所有還站著的建築物全倒了。璽克慘摔在地。他趴在地上,看到穆朗士所在的方向,蘑菇形狀的灰雲緩緩升起。

他這輩子從沒看過這種東西。

相較之下,另一邊,格列塔和教師會議的戰鬥看起來還好一些。因為聖域的奇蹟抑制法術效果,爆炸規模小很多。

璽克決定依照奈莫失蹤前說的,找到護壁的洞口,往格列塔後方逃。他不知道奈莫怎樣了,但是希望能在那裡和奈莫會合。

他朝著北方學院的邊界狂奔。一隻長相像螳螂的惡魔撲向他,被他架開鐮刀手,腹部一記重拳擊倒,然後砍頭。從惡魔肚子裡掉出屍體。

璽克深吸一口氣。停屍間現在應該也被惡魔群淹沒了。他現在沒有祭刀,小灰也不在身邊,他需要戰力。

他跪下來,靠近那具屍體,大喊:「起——」

然後一陣強烈的暈眩襲來,彷彿有無形的大槌砸中他的腦袋,讓他一陣反胃,差點吐出來。釋放到一半的呼喚力量也崩潰了。

在他把力量轉移到喚起死者上的瞬間,宮龐的法術逮到機會,影響到他。

璽克集中精神逼退暈眩。現在穆朗士的護壁力量變弱了,宮龐的法術威力就變強了。

璽克不知道再試一次會不會讓他當場昏過去。只好放棄喚起死者,朝著護壁邊界狂奔。

 

宮龐和部下待在帳篷外,坐在露天長椅上,朝著戰場的方向吃便當。他們每隔一陣子進帳篷維護法術,其他時間休息吃喝節省力氣。其中一個法師指著蘑菇雲驚叫起來:「部長大人!那裡!」

「我看到了。」宮龐說。他肩膀上站著一顆人工魔神眼球。在蘑菇雲開始消散之時,這顆眼球仍然很有精神的轉來轉去到處看。

宮龐把眼球拿到手掌心,說:「把你主人現場偵測到的法術能量數據給我。」眼球就把一堆數字用光打在他的便當盒蓋上。

「數字太小了,和爆炸規模對不上,有些能量不知道上哪去了。」宮龐嚼著薑絲炒木耳沉思:「那裡該不會在搞什麼不太好的計劃吧。」

 

格列塔等人和教師會議的戰鬥即將分出勝負。

最後一招,他們用了賜信禮。爆炸過後,聖潔之盾前進北方學院的阻礙消失了。

班納圖和瑟連從翻倒的軍車後面出來,跟其他人一起把還能用的車子翻正。

因為戰鬥而混亂的隊伍開始重整。傷員後送,將會透過陣地的傳送門送往醫院。

格列塔收起聖域,喘口氣後,呼吸恢復平穩。他覺得怪怪的。雖然聖域能抑制法術效果,但是剛剛的自爆,威力似乎比他預期的要小一些。感覺像是那些人爆炸之後,能量只有一開始有作用,之後就不見了。

他看了下周圍。他們作戰的時候一直朝教師會議逼近,教師會議也就一直後退。

旁邊有傾倒的牆壁,再往前一步就是北方學院範圍內了。

 

和佐羅克一起進入北方學院的人們,隱藏身影到處活動,插下魔法樁,為格列塔率領的大隊入侵作準備。

其中有人發現了法術能量的異狀。

兩個騎士和一個法師組成的小隊站在禮拜堂的陰影裡。

「這個數據不對。」法師皺著眉頭說:「所有法力都往這個地方流動,感覺有點像第四焚化爐。」

兩個騎士忙著警戒周遭。其中一個騎士問:「要通知指揮官嗎?」

「要。」法師堅定的點頭。

然後,突然,一個騎士轉身放出力場,襲來的攻擊法術卻撕裂了他的力場,把他胸口挖出大洞。

另一個騎士在看到攻擊者後沒幾秒,變成肉末。

法師的防護法術一下子被破解,同樣被切成幾個大塊。

三人穿著的附魔戰袍瞬間就被破壞了,彷彿切紙一樣。

莫耶殺完人,把祭刀收回刀鞘,踩著他們的血走近魔法樁。他一手抓住魔法樁,無視於灼燒他手掌的防禦法術,把魔法樁拔起來,在膝蓋上折成兩半扔掉。

「可不能讓你們壞事。」莫耶微笑說。

 

格列塔即將進入北方學院範圍,是逃走的時候了。伊蓮翠如此判斷。

於是她讓惡魔們帶著屍體集中起來,成群前往穆朗士護壁上的洞。

此時璽克人在洞口附近。伊蓮翠下令惡魔抓住璽克。

璽克砍倒了第一隻撲到他身上的惡魔,隨即又有兩隻撲過來,前進的路上也站了三隻惡魔。

他只好拿出魔藥,往四周潑一圈。靠近他的惡魔身體立刻開始融化。但是這裡是室外,效果遠不如教師資格考試那時候。

他藉著魔藥開路,一半威嚇一半真的動手,設法逃出包圍。用到第二瓶的一半時,伊蓮翠到了。

她微笑著,純潔得彷彿天使降臨人間,揮動手中的慈悲短劍祭刀,像是給予人們賜福。獻祭了五具完整人體聚集起來的法術能量,幾乎不用加工,就直接把璽克擊倒在地。

「帶走。」伊蓮翠輕聲說。

惡魔抓住璽克,拖著他往出口的方向走。璽克的藥材包被他們扯下來扔掉,附魔刀也是,還有他的捲軸,所有東西除了身上那件東方學院的黑袍之外全都被拿掉了。

璽克踹了一隻惡魔的頭一腳。伊蓮翠輕笑著,下令:「拔掉他的指甲。」

在璽克的慘叫聲中,伊蓮翠臉泛紅暈,兩腳內側互相磨擦,享受這一切。

「弄斷他的肋骨。」過了一陣子,伊蓮翠又說:「把他的手弄脫臼吧。」

她曾經在璽克眼前,花十分鐘切下人的頭,現在她比當年又更加精進了。現在她可以凌虐人長達好幾個星期,每分每秒都讓他承受莫大的痛苦,卻不會殺死他。

現在她知道如何不只是給予肉體痛苦,而且透過這麼做摧毀人的意志。她不需要準備刑具,惡魔的爪子和牙齒用途很廣。

佐羅克做的護壁開口很小,而且很脆弱,伊蓮翠必須把大部份惡魔收回體內才能通過。於是他們在洞口逗留了一下。

她愉快的讓一隻隻惡魔和自己融合,用血紅的眼睛看著璽克掙扎哀號,感受璽克逐漸崩潰。

突然,惡魔融合的動作停了。她短暫的別開視線,去看該過來的惡魔在做什麼,結果發現他們正在地上撿東西吃。

那些東西好像是眼球?

「你們——」她還搞不清楚狀況,突然一支長如卡車的冰箭沿著地面水平飛來,撞碎她的護壁。她在飛舞的碎冰中護住自己,看到一個人影出現在璽克的藥材包旁邊,拿出魔藥瓶。

「這個不錯,法情一部徵用了。」璽克趴在自己的血裡,聽到有人這麼對他說。他抬起頭,模糊的視野中間是一顆圓珠狀的東西。等視野稍微清晰一些後,他發現那是一顆眼球,瞳孔正對著他。

要通過這個洞的人還有一個,佐羅克。他正站在惡魔群的外圍,接近璽克。

他在進入北方學院時就在這周圍佈下了使魔。他逃離和穆朗士的戰鬥後,就前來和使魔會合並撤退。

璽克用魔藥對付惡魔的樣子,佐羅克的使魔全看到了。

佐羅克的附魔戰袍已經全毀,法師第一情報部的黑底金邊法袍也是,脆化的碎布已經扔在路邊了。他穿著有焦痕的襯衫和彈性西裝褲,拿著距離徹底碳化只差一步的法杖和璽克的魔藥,微笑對著伊蓮翠和惡魔大軍。

「伊蓮翠.慕茗是吧。請妳束手就擒吧。不過我不保證妳的安危,應該說我打算加害於妳。所以建議妳還是全力反抗吧,免得後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