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納圖回到騎士團處理後續。

在格列塔的辦公室,面對萊爾諾特嚴厲的責備,班納圖連眉頭都不動一下,板著臉堅持立場。

「我不會把璽克交出來。」班納圖再次重申:「他不是威脅。他是友方。」

「他是先天死靈師!」

「那又不是他自己選的!何況他用死靈術救了我們大家!死靈術只是種法術,是用的人決定結果!」

「不應該有使用死靈術的人!」

「好了。妳再怎麼罵他,他也不會改變心意的。」格列塔坐在辦公桌後面,出聲說。

「這是嚴重的違紀!」

「妳也做過很多次。雖然不是劫囚。」格列塔聳肩笑了下。最近的一次在北方學院。

萊爾諾特一時無語。

「我也做過很多次——」格列塔接著說:「——在我還不是團長的時候。騎士就是這樣。」他轉向班納圖說:「你想救這個人,光這樣不夠。我可以成立專案小組,就只負責抓他一個,最後他一樣會落網。瑟連不能對抗整個聖潔之盾。你們躲藏的技術還是我們傳授的。所以,你知道該怎麼做嗎?」

「還是要回到體制內。」班納圖嚴肅的點頭。

「知道就好。加油吧。代表璽克接受審判,這就是你的處罰。」格列塔說:「你的聖劍派不上用場,但這才是真正讓你成為騎士的事情。」

「是。」班納圖回應。

「那麼,幸好你回來得早,我們還沒發布你和瑟連的通緝令。我們不可能不處理璽克的情況,所以還是要通緝他。但是我們姑且當成他是自行逃亡的,先不通緝瑟連。之後這張通緝令會不會發出去,順便把你以共犯的罪名關起來,就看你的表現了。」

 

在班納圖和瑟連打開監禁處的房門,把璽克揹走的時候,璽克沒想到要抵抗。

他本來就一身傷,法力耗盡和貧血讓他精神萎靡,加上魔藥的嗜睡效果,他只問了句:「怎麼了?」就在瑟連背上睡著了。

等璽克睡飽的時候,班納圖已經離開大半天了。

「這是哪裡?」璽克掀開被子,很快注意到周圍的情況和預期不同:「其他人呢?」

這裡看起來不像監獄或任何適合關犯人的地方。這裡是一戶平房。璽克可以透過窗戶看到中庭。周圍很安靜,沒有其他人的氣息。

只有瑟連端正的坐在床旁邊的木椅上。

「如果你是想問其他獄卒在哪裡,沒有了。」瑟連很清楚璽克喝的魔藥的效果,所以也很清楚璽克在問什麼:「只有我一個。」

璽克不懂怎麼會這樣,疑惑的看著瑟連。

「班納圖正在幫你爭取特別待遇。」瑟連臉上沒什麼表情,直直看向璽克的樣子甚至可以說是冷峻。這副樣子是他用來應付狡猾罪犯用的面孔。瑟連頓了一下,補充說:「班納圖是騎士,你見過他、和他說過話,雖然我不確定你記不記得。在黑夜教的北方學院,你受重傷被騎士揹去和部隊會合那時候,我們兩個都在。」

璽克努力回憶。當時他就是一塊破抹布,視野也模糊不清。他隱約記得有人揹著他走,還有人一直說話。

璽克搖頭。

「沒關係。現在重新開始。」瑟連站起身,拿出一張同仁的合照,指出班納圖的位置:「這是班納圖。」

璽克想起來了,是在戈塔家的花園裡,和穆朗士對戰的其中一個騎士。他那奇怪的聖劍讓璽克印象深刻。

但是璽克還是不懂發生了什麼事。

瑟連說:「聖潔之盾方面應該認為,是你自行逃脫出了關你的地方,逃逸無蹤。不過實際上,是我把你藏起來了。我不建議你逃離我的看管,出去只會被聖潔之盾抓走而已。你不會想面對審判的。」瑟連收回照片,再次端正的在木椅上坐下:「我叫瑟連.尼可.拉斐特。你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嗎?」

璽克點頭。

其實小時候他聽過,但他不記得了。那是九年前的事情了,之後發生了太多事。

「待在那種地方,也難怪。外面的人應該都知道我的名字。我是聖騎士。你知道什麼是聖騎士嗎?」

璽克搖頭。

「不知道也無所謂。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瑟連說。

「你想幹嘛?」璽克皺眉,弓著背,警戒的問。

在地底神殿,瑟連給璽克魔藥、璽克請瑟連幫他穿過騎士防線的時候,雙方目標一致,在那短短的十幾分鐘裡,他們相處起來就像是夥伴。但是現在瑟連的眼神,看璽克的樣子又像是在看敵人了。

於是璽克的敵意也升起了。

「我們擔心如果繼續把你留在那裡,你會被那些認為你威脅太大的人殺死,所以把你藏起來。」明明是在說一些為了璽克好才做的事,瑟連的語氣和措辭卻像是在威脅璽克:「你最好安份一點,乖乖配合。」

璽克齜牙裂嘴的笑:「我也沒有抵抗的力氣。」

雙方瞪著彼此,僵持不下。之後他們也幾乎沒有交談。就只有提醒該吃飯了、準備轉移躲藏地點之類的對話。

 

那之後又過了一段時間,在移動到另一個安全屋的途中,瑟連從電線杆後面撕了一張傳單下來,看上面班納圖留下的暗號。

解讀完成的瞬間,瑟連露出笑容。

「怎麼了?」璽克問。

「阿寇兒——啊,是被你砍傷的騎士。他都綁馬尾,聖劍是骨頭,記得嗎?他轉到一般病房了,沒事了。」瑟連高興的轉頭看璽克,他看到璽克的眼神透出同樣的高興情緒。

直到這一刻,瑟連才終於確定,為了救璽克,他這麼做是值得的。

璽克不知道瑟連內心掙扎的過程,所以璽克對瑟連的態度還是有敵意。

他們繼續前進,經過一座傳統市場。

瑟連看到旁邊的糖果攤,有賣結冰果汁棒,於是停下來買。

璽克焦躁的在一旁等。他們明明置身危險之中,怎麼還有時間停下來買零食?這個騎士到底在搞什麼?他可靠嗎?璽克想著要不要乾脆自己逃跑算了?但是他在外界又沒有資源,連錢都沒有,到底要怎麼逃過瑟連的追蹤?

瑟連買到結冰果汁棒,面帶微笑,把果汁棒從棒身的腰身處折成兩半,把長的那一半塞給璽克:「喏、你喜歡的吧?」

由於設計的關係,這種果汁棒折斷以後總是一邊長一邊短。

璽克當場傻眼:「我小時候有吃過,可是你憑什麼說我會喜歡啊?」

瑟連對璽克的反駁毫不在意,自顧自吸起自己那半根。邊吸邊走。

「你到底——而且現在是冬天,吃什麼冰棒啊?」璽克一面唸一面跟上。瑟連買的這根結冰果汁棒並不是從冰箱裡拿出來的,是老闆放在室外攤子上就結成冰了。

結果璽克還是吸起了冰棒。反正身上有保暖魔器,沒那麼糟。

結冰果汁棒,是在璽克的故鄉,在他還很小的那時候,旅行商人偶爾會帶來給他們的禮物。小孩子總是搶成一團,想要分到長的那一半。

「怪人。」璽克皺眉心想。

 

班納圖還記得璽克說過奈莫和莉絲娜的名字。他找到了奈莫。

奈莫完成了和佐羅克的交易,獲得自由和公民身分,不帶任何前科。莉絲娜也順利登記,得到工作證。

班納圖和奈莫見面的地方是某座城市廣場路邊的露天咖啡座。

奈莫戴著釘上許多圖騰徽章的鴨舌帽,穿著刺繡夾克和牛仔褲,翹腳皺眉看班納圖,說:「我才不上法庭。」

莉絲娜的長髮在頭右邊綁成鬆鬆的麻花辮,把許多閃亮的緞帶穿在裡面,穿著無袖立領上衣,上臂戴著金屬圈,配一件同樣釘著許多圖騰徽章的高腰拼接長裙。笑看兩人說話。

「需要有人為璽克的人格作保證。說服法官,說璽克是好人。」班納圖說。

「我不是合適的人選。我在黑夜教團裡的時間和他一樣久。而且我接下來也沒打算當個乖寶寶。」

「那你能提供其他人選嗎?」

「舒伊洛奴妹妹。沒有更好的了。」奈莫說。

「告訴我她的事情。」

關於舒伊洛奴的話題結束後,班納圖離開之前,問奈莫:「要我幫忙帶話給璽克嗎?」

班納圖覺得,在他提到家人時,璽克馬上想到的是這兩人,他們的關係應該滿深的吧。

奈莫咧嘴一笑,充滿自信的回答:「就跟他說我沒事、莉絲娜也沒事。這就夠了。其他事情他想像得到。」

 

於是班納圖找到舒伊洛奴,讓舒伊洛奴為璽克的人格作證。

之後,魔法院行政部部長和璽克會面。

璽克得到特赦,成為良民。

 

獲得自由身以後,知道自己是先天死靈師,璽克想要對死靈術有更多了解,於是很努力的去找和死靈術相關的書籍。結果只有防治死靈術的書,還有呼籲不要碰死靈術的書。至於死靈術本身的知識,由於光明之杖的禁令,在一般管道找不到。

璽克從書中知道,騎士和死靈師是死敵,還有關於聖騎士的知識。

在有暖氣的圖書館裡,穿著破舊的深色法師袍,腰上掛著二手魔藥包和藏在水壺袋裡的祭刀,璽克驚訝的站了起來。脖子上的皮繩掛著銀匣,因為璽克身體前傾,手撐在桌上看書的關係,緩緩晃蕩。回想起故鄉毀滅時的種種,璽克終於想到了他和瑟連可能是什麼關係。

 

明天開始是降祭最後一章,距離結束還有三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笑獅拔劍 的頭像
笑獅拔劍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