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拉法邑朵一百二十八年夏季,璽克擔任墓場看守人那一晚。

光明之杖總部遭到邪惡法師圍攻。

窗外爆炸時,還好透沙柏反應夠快,及時架起護壁,沒有受傷。他和凡馬上趕去找值班的佐羅克。

「師父,外面變成火海了!」透沙柏衝進佐羅克辦公室說。

「來得正好,我正好要分任務給你們。二之四區的疏散交給你們了,把人帶到第五防空洞去。」佐羅克的辦公桌上有一堆漂浮的魔鏡,顯示出光明之杖總部內外情況。

「是!」凡聽了就準備行動。

「慢著,其他人呢?」透沙柏看著冷靜到可說是淡漠的佐羅克,有些悲愴的問。雖然沒有悲慘到只剩他們三個,不過整棟樓的戰鬥法師數量也實在不多。

「根據作戰計畫去別處了。我們不能請求支援。就利用防禦法術進行組合抵擋攻勢吧。」佐羅克伸手在魔鏡上點來點去,移動這棟大樓附著的法術:「外面居民的撤退很順利,可以放手大玩一場了。」

另一個穿制服的年輕男子扛著一把鎗衝進辦公室:「佐羅克大人!」

佐羅克對那人說:「康亨,陪我去偷襲對手。不幹掉幾個,他們可能會覺得無聊而離開。我們要纏住他們才行。」

那人面帶恐懼,但眼睛發亮。

「行動吧!」佐羅克微笑說。

 

同日較晚的時候,在聖潔之盾總部地底下的監獄裡,一道陰影貼著牆角移動,閃開所有警衛和防禦法術,最後鑽進其中一個房間裡。

這間房間空無一人,也沒有生活家具,只有房間中央一個圓柱台座,上面用玻璃罩著一本書。

那本書封面是深咖啡色的,用許多皮革縫合起來,像一塊紅燒豬肉。書頁的顏色和書皮差不多。

陰影來到台座前方,從緊貼地面的平面狀態升起,變得立體,化為人形。

突然房裡所有的燈都亮了,無數戰鬥法師和騎士憑空出現,包圍陰影和台座。

「我還以為你們都去救援光明之杖總部了。」陰影輕聲說。

在戰鬥法師群前方,一些光點聚集成宮龐的幻象,笑著對陰影說:「你失算囉。動手!」

密布在整個房間裡的鎮邪法術開始作用,符咒密密麻麻的顯現在牆上。陰影發出淒厲的嚎叫。一些防禦較弱的人被叫聲震懾,摀著耳朵倒下。

宮龐的幻象手扠腰欣賞這個畫面。九年前,璽克假扮成「特羅」潛入聖潔之盾總部,當時他們破壞掉的法力節點不只供應捺阿房間的防禦法術,也供應這個房間的防禦法術。

「你,帶先天死靈師接近『屍皮書』,算盤打的想必不是什麼好事吧?」宮龐咬著牙咧嘴笑,看似用牙齒威嚇陰影。

知道璽克是先天死靈師以後,宮龐就猜這才是真正的目標。捺阿不過是個向黑夜教團借人手的藉口。

靠著佐羅克和穆朗士邊打邊聊,宮龐得到很多來自穆朗士的情報。

例如,創辦黑夜教的人是個巫妖,那傢伙還會假扮大天使給蘭因神諭。

除此之外他還想到很多資訊。像是大約三年前,涅庫卡密納的芙蘿蜜長公主來訪時,出現在霧侶大飯店,由瑟連指認為帶走璽克的人的那傢伙。

他把摩挪畫的人像和其他畫像,拿給龍首孟列特和墨耳銘特看,得知那些臉是誰的。

兩年前在龍的魔書館,發生了艾珠憐搶奪「屍皮書」的事件。這背後可能和同一個傢伙也有關。當時透沙柏潛入邪教會場調查,但沒有找到線索。

「你假扮成埃文薩爾身邊的人到處跑,有什麼用意?」宮龐問。

將璽克送去黑夜教團、出現在霧侶大飯店的山羊鬍男,那張臉屬於一個服侍埃文薩爾起居的忠心僕人。

而在北方學院,被稱為「莫耶.尤迪」的外貌,是埃文薩爾的書僮,同樣是個忠心耿耿的人。

還有大天使凱烏烙的長相,那是埃文薩爾的廚師。

宮龐說:「我放消息說最近會加強對不死者的防禦措施,刺激你在那之前採取行動,其實消息流出時已經裝好了。現在的能量供應系統可以讓兩個總部互相支援能量,所以我猜得到你會攻擊光明之杖,讓這裡的能量分過去,削弱這裡的防禦。還先攻擊重犯監獄當幌子倒是意料之外。」

陰影持續發出尖叫,輪廓開始飄出細微的灰塵,慢慢潰散。

宮龐繼續說:「所尼語大概也是你發明的吧。一直以來反覆嘗試腐化光明之杖的人就是你。

「本國一百一十年前後大流行的瘟疫。那個也是你做的吧?」

那是毀滅璽克和瑟連的故鄉的瘟疫。那場瘟疫很奇怪,在眾多與世隔絕的村莊爆發開來,人口大量流動的大城市反而沒有感染。光明之杖發現這個瘟疫是法術造成的。

宮龐認為,是因為當時國家政策鼓勵民眾開發人煙罕至的區域,新出現很多小村莊,妨礙黑夜教團躲藏在那些地方,才用瘟疫「清除」這些人。

宮龐問:「你的目的是什麼?要毀滅艾太羅嗎?」

陰影停止尖叫,咧嘴一笑:「不,我會拯救艾太羅。」

陰影放出更勝於前的尖叫,同時放出強風吹颳整個房間。法師和騎士撐住護壁和力場阻擋。

陰影發出短暫的嘶聲,從天花板中央極微小的法術隙縫中鑽了出去,逃逸無蹤。

「雖然沒想過這麼容易就能解決巫妖,不過算是大失敗吧。」宮龐嘆氣:「告訴團長大人可以去救佐羅克他們了。應該還活著吧。」

 

薩拉法邑朵一百二十九年春季某日。璽克坐在他和奈莫的魔藥鋪攤車上面。

奈莫在攤車前面,正在給巨狂號喝水,準備等一下讓牠拉攤車回去。

天氣很好,陽光溫暖,周圍有鳥的吱啾聲和些許人們的談笑聲。

沒有爆炸、沒有血腥味。最強烈的味道是附近點心店剛出爐的餅乾香味。

璽克看著曾是他第三使魔的巨狂號,呼出一口氣,低頭看放在腿上的書。

這本書是艾太羅古代詩集。裡頭收錄了璽克喜歡的那首「死地之師」的原文版本以及作者介紹。

原來這是一位古代聖騎士作的詩。這首詩裡提到「我把桃樹當成劍刃」,就是在說作者的聖劍。

這位聖騎士同時也會法術。詩裡既提到「死寂大地」又提到「遍野哭嚎」,這種雙重視野是法師常有的情況。

他生存的時代是負亡時代末期,流荒時代初期,兩者重疊的時候。

詩中所述「他們的魔法為世界訂立戒律」,指的是惡魔和與其狼狽為奸的邪惡法師。在火焰中消失的「盛行於大地的瘟疫」,則是死靈術感染。

璽克翻開那一頁。

這首詩有滿長一段時間作者不明,只有詩本身流傳下來。是後來考古學家挖到古人藏的書,找到佚失的資訊,才知道作者的身分。

如今得到魔法之手研究黑夜教的資料後,璽克可以想像,是那個創造了黑夜王者的傢伙,在這首詩作者不明的那段時間裡,抄襲了有收錄這首詩的詩集,改成所尼語塞進東方學院的圖書館裡。因為詩作本身作者佚名,那傢伙就沒有為這首詩捏造一個虔誠信奉黑夜王者的作者。

黑夜教團不同學院的藏書差異也會受到這類影響。和東方學院相比,北方學院藏書抄到的書,年代最近的一批,比東方學院年代最近的一批要接近現代很多。這是因為北方學院成立較晚,那些被抄襲的書在東方學院成立時還沒出現。

有些東方學院的藏書沒有出現在北方學院圖書館裡,或是有,但是刪去了某些段落、改掉一些內文。璽克目前還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黑夜王者不存在,信仰祂的古文明也不存在。

璽克感覺得到,他的第一使魔,小灰在他脖子掛著的銀匣裡。另外還有一條線薄弱的連向某處,線的另一端是他的第二使魔,黑夜王者。

「千人祝福法」這種古老而原始的法器製造方法,可以透過「相信」,賦予某物原本沒有的力量。黑夜教團人們的信仰之心,相信那道法術真的可以讓黑夜王者降臨艾太羅,於是賦予魔法集現體原本沒有的力量,使它成為黑夜王者。

璽克總是小心的不去碰觸那條線。

「我的魔法……」璽克用安各沃語輕聲唸出書頁上的字句。

 

降祭完

明天貼出後記,記得看喔。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