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_法師執業管理局的尖叫熱線

 
璽克現在工作的地方,在這個國家裡是屬於所謂「繁華地區」。公共建設相當齊全。因此,一個現在還不常見,造價昂貴的公用設施「魔話亭」,在這裡可以找得到。
 
這項魔法新發明非常方便,能夠讓距離遙遠的兩個人透過附魔鈴鐺對話。本來這是使用者付費,要價昂貴的計時計程服務,但是因為是光明之杖蓋的,他們給手下單位優惠。有照法師打魔話到光明之杖單位去是免費的。不然璽克根本沒有那個錢。
 
璽克趁上工以前出來找魔話亭。他一身破爛灰暗的法師袍,跟這個社區乾淨整潔,顏色亮麗的街道格格不入,但他並不在意,他已經習慣了。
 
魔話亭的外觀是圓筒狀,底色是紅色,加上各種彩繪。璽克找到的這座魔話亭外面畫著一大群紫色的鶴,站在水塘裡覓食或整理羽毛。
 
魔話亭裡掛著一顆金黃色的鈴鐺,上面有小小突起的編號。璽克拉了一下鈴鐺,扯動繩子,大約在璽克腰部的高度附近浮現一個藍色的圓盤,上面有一圈數字凹槽。璽克用手指在凹槽裡戳來戳去,撥打魔話號碼。
 
這個鈴鐺是空心的,裡面沒有珠子。這一顆和其他分散於國內各處的魔話鈴鐺彼此之間有聯結。
只要撥打正確的號碼指定另一顆鈴鐺,兩顆鈴鐺接通後,對著自己身邊的鈴鐺說話,另一頭的鈴鐺就會震動,把這一邊鈴鐺收到的聲音完整在另一邊重現,讓兩邊的使用者能夠隔空交談。這種技術很不簡單,既要克服長程的法術能量傳輸問題,每顆鈴鐺還都要能夠辨識其他鈴鐺的印記,有人說,魔話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魔法發明之一
 
璽克戳完號碼,鈴鐺發出叮叮叮的等待音,過了一陣子,魔話接通。喀擦一聲之後,叮叮聲停止了,一個女人甜美而制式的聲音傳來:「法師執業管理局您好。我能幫您什麼忙嗎?」
 
「我是璽克.崔格。」
 
鈴鐺對面爆出一聲恐怖的尖叫。聽起來彷彿那個女人剛剛咬掉了半隻蟑螂。「喀」一聲之後,通話結束。
 
璽克又撥了一次魔話,撥通之後,這次傳來一個男子模糊的聲音,聽起來應該是嘴裡在嚼著什麼脆脆的零嘴:「喂喂喂?璽克呦?」
 
璽克聽見剛剛那個女人的聲音還隱約從鈴鐺裡傳來:「他不是已經詛咒我了?我會不會半夜毫無知覺的走出家門然後就被開膛剖肚?我會不會生出個魔嬰?人家沒法嫁人了啦——」
 
「對,是璽克。」璽克沒好氣的說,然後對著鈴鐺咆哮起來:「局長大人!你給我這啥鳥工作?宿舍裡有屍體,院子的草長人頭,廚師還因為我上司太討厭少給我飯!」
 
「法師助理都嘛這樣嘛。」局長大人以一種純粹敷衍的語氣說。
 
「我可從來沒聽說過有哪個法師助理挖到發浪的狄庫草!」
 
「發浪的狄庫草?怎麼培育出來的?你有意願在期刊上發表消息嗎?」
 
「我既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那東西怎麼誕生的!」
 
「冷靜點,璽克。屍體那種東西用衛生紙包起來扔進馬桶沖掉就好,不然垃圾車也能扔。」局長大人把璽克說的「屍體」當成了蟑螂或老鼠的死屍。他換上嚴肅的語氣,但是嘴裡還是嚼著東西,反倒讓璽克覺得他更加不正經了。局長大人說:「本局是魔法院專門為處理法師就業問題而設立的機構。我們所有的服務都是公費支付,給你介紹工作也都沒收仲介費。你自己知道你在就業市場上是什麼價位,我們還要給對方補貼,對方才肯雇用你。你不能因為一點小挫折就不幹了,這樣我們很難做事耶!」
 
「我要是死了絕對會跑去你家作祟,每晚在你耳邊打官腔打到你瘋掉!」
 
局長大人的反應是大笑,渾厚的笑聲幾乎要震斷璽克的神經。璽克切斷通話,抱著頭蹲在地上。
 
他想起他剛從法術補校出來的時候,降價求售還是找不到工作。那種吃了這餐,下一餐不知道在哪裡,每天要去收容所排隊等床位的日子,他真的不想再過了。現在又是冬天,露宿街頭要面對的狀況,可怕到璽克不敢去想。
 
璽克雙手撐在膝蓋上,藉此施力挺起上身,再慢慢的站了起來。他拖著腳步走出魔話亭,回去工作。
 
 
 
 
他回到不屬於他的豪宅裡,正打算去領取午餐果腹,卻遭到女僕包圍。這些年輕女孩們之前都是遠遠的,用不友善的目光打量他,現在六個人堵住他的去路和退路。有的女孩把拳頭靠著下巴,有的手插腰,用銳利的目光看他。
 
其中一個應該是領頭者的雙馬尾女僕,對著其他人說:「我們該怎麼作才能把這東西變得能看一點?」
 
另一個女孩拿出粉餅和吹風機說:「從頭開始吧。沒有我們辦不到的事。」
 
然後璽克就被拖到一個非常像是法師實驗室,充滿了瓶瓶罐罐的空間,被那些女孩在臉上和頭髮上抹各種東西,再強制換衣服。
 
那些女孩對待璽克的方式就像他是一塊待雕刻的石頭,可能是特別差的那種。除了叫璽克「頭轉過去!」「閉上眼睛!」之外,他們不會和璽克交談,把他當成不會說話的石頭,只顧著和同伴說話。
 
於是璽克輕輕鬆鬆的聽到了許多內幕。
 
「我上次又聽到那個聲音了。」
 
「又來了?好像都是黃昏的時候開始是不是?」
 
「那個聲音真的很噁心,牆壁裡是不是埋了一個變態?」
 
「我聽起來可不止一個。」
 
「結果夫人怎麼說?」
 
「她說我神經過敏。」
 
一個女僕拔高聲音說:「她說妳神經過敏?她有資格說別人?」
 
「我看夫人藥越吃越多了,哪天出事都不稀奇。」
 
「還不都是哈娜給她的?我絕對不喝那個騙子的藥。」
 
「她上次還想拉我進老鼠會。」
 
「啊?她在搞那個?」
 
「唉,我看這個地方就算鬧鬼也不稀奇,我上次聽說這裡死過人。」
 
「怎麼回事?拜託說詳細一點?」
 
「聽說是夫人指定要在這裡蓋房子,地主本來不賣,就耍了很多手段,後來人家生病死了,我看也算是這家人害死的。」
 
「夫人有那麼大權力?」
 
一個女僕壓低聲音說:「聽說她病好幾年了。老爺本來很寵她的,是因為她『病了』,」她指指腦袋說:「才變成現在這樣,老爺本來大概期待順著她的意,她就會改善吧。」
 
碎禦劍獅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