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_她說我們是一家
 
 
 
 
 
璽克的腦中響起了他在黑暗學院裡聽慣了的,女人低沉沙啞的聲音。
 
「在黑夜王者之下,我們成為兄弟。」那是蜜姷院長的聲音。她總是在說一些美麗、讓人喜悅的話。
 
蜜姷說:「在我們之中再也沒有外人。血親尚且會拋棄彼此,而我們是真正的家人,我們擁有真正的團結一心。」
 
在她主持的晚禱會上,每個人都露出心滿意足的表情,彷彿她說的話觸動了他們的心靈,滿足了他們所有需求,使他們的靈魂充盈而平靜。低年級學生用心布置會場,用各種圖畫讚頌他們所敬愛之神的美德。中年級學生朗誦關於神有多愛我們的文章,而璽克,他在高年級學生中,點頭贊同他們,並且,一直露出笑容。
 
但是璽克知道,就在蜜姷跟前不遠處,有一個學生的臉一半包在紗布裡,那底下的眼眶是空的。另一個學生挖走了他的眼睛,還差點殺死他。
 
幹出這件事的女人就坐在璽克旁邊,撥弄著她一頭瀑布般的金髮。她眨動眼簾,裡頭血紅色的瞳孔滿是狩獵的喜悅。
 
蜜姷看到了那個學生臉上的繃帶,她露出一個全然慈祥的笑容,對那個學生說:「很痛吧,放心吧。在這裡你不會受傷的。我們所有人都是兄弟姊妹,絕對不會傷害彼此。」
 
每個人都知道那個學生活不過今晚了。
 
璽克旁邊的女人低聲說:「黑夜王者給予所有人愛。」她今晚一定會成功。
 
 
 
 
 
家暴事件後過了半小時以上,瑟連才再次出現在會場裡。他一出現就直直的走向璽克,直接把他抓到陽台去單獨談話。
 
「優蘭夫人沒事了,現在正在休息。」瑟連對璽克說,彷彿璽克應該很在意優蘭的狀況,不過他其實不太在意,至少沒有瑟連以為的那麼在意。他知道瑟連會注意。
 
「哈娜會幫她治療的。」璽克說。治療跌打損傷應該是法師工作範圍裡最古老的一塊了。
 
「哈娜是那個戴高尖帽的法師?」
 
「那不是高尖帽,是她的頭髮造型!」璽克莞爾。
 
「真的?我看她表演,沒有一個法術是成功的。」瑟連轉頭看了一眼會場,又轉回來說:「我要離開了。」
 
「慢走。」璽克面無表情的回答。他知道以社交慣例,道別之後還要聊上好一陣子才會走。果然瑟連又拉開椅子坐下,還幫璽克也把椅子拉出來,璽克就跟著坐下了。
 
「本來想要私下和老爺會面的,不過剛剛那樣子,他應該不會見我了。」瑟連微笑說。
 
「我想也是。」
 
「你住得還習慣嗎?有缺什麼用品嗎?」瑟連問。
 
「沒缺什麼。」璽克回答。照那房間的情況,本來應該會缺很多,不過他都拿小叭的來用,反正小叭用不上了。
 
「那我真的該走了。再留下來,有些鷹犬蠢蠢欲動了。」
 
「你可以開大部隊來剷平這裡,我絕對會袖手旁觀。」
 
「再考慮吧。」瑟連左手握拳在胸前平舉,行了一個騎士禮,然後抬頭挺胸的穿過會場離開。
 
璽克也回到會場工作,跟著蜜汁燒肉一起撤回廚房去。
 
 
 
 
 
瑟連從溫暖的豪宅走出來,到了陰冷的街頭上,他卻覺得外面比裡面好多了。這棟屋子有問題。不只是光明之杖想要這塊地這件事讓他這麼覺得,他在裡面也這麼覺得。
 
雖然在上流社會的宴會上,有被人窺視或是當成笑話觀賞的感覺很正常,但是在那裏,存在於人群中的不是只有陰冷的欲望,他還有實際遭受威脅的感覺。
 
他把情況分析了一下,那個家的主事者是老爺,其他人都沒有影響力,但是老爺對他的印象已經很糟了,連說話都不可能。
 
於是瑟連打算從別的地方切入。他在宴會上認識了一個穿喪服的老奶奶,對方是那一家人的親戚,還長期住在這個社區,跟她聊聊也許會有收穫。
 
瑟連答應晚上去看她,在那之前,他要先幫自己找地方住,看來他會在這裡待很久。
 
本國的騎士和警察系統關係良好,騎士出差經常借住警局,瑟連這次也打算這樣作。他找到當地的警局,發現局裡氣氛詭異,那些警察手上都拿著一大疊美少女照片,邊看邊喃喃自語,臉上還有黑眼圈,讓瑟連懷疑這裡是不是發生了集體聯誼之後全體被甩的悲劇。
 
他把行李放好,換上便服就出門了。
 
老奶奶的家不遠,他步行就到了。那是一棟很可愛的雙層建築。不像璽克工作的豪宅那樣有外露的奢華氣息,這裡給人的感覺是因為長久用心經營,因而完備了的完美的家。光是門的尺寸就比另一邊小很多,這裡的門大小剛好,而且門板可以只開一部分,開口剛好讓一個人通過。
 
瑟連把鞋子放在木頭鞋架上,穿上毛茸茸的拖鞋,踩過橢圓形的編織小墊子,跟著老奶奶進到屋內。
 
牆邊的舊式壁爐暗示這屋子年紀不小了。裡頭沒有火,現在為這棟屋子提供暖氣的是新式的魔暖爐。
 
瑟連並不清楚為什麼老人家都喜歡他,只知道他們只要看到瑟連就會笑逐顏開。就連那些別人說很「難搞」、「頑固」等等,被年輕一輩說得很難聽的人,在瑟連看來也都是些和藹可親的人。
 
有些老人家說他像是他的孫子,有人說讓他想到死去的老伴,有人說他讓他們覺得年輕人就該是這樣。
 
這個老奶奶也是,瑟連靠近她,她就過來攀談了。瑟連聽她說了很多生活瑣事,在聽說她家中一把有著回憶的椅子損壞了的時候,瑟連自告奮勇幫忙修,就這樣促成了晚上的約會。
 
瑟連用從警局拿來的釘子、角碼等修好椅子,之後老奶奶理所當然的把瑟連留下來,進行第二輪講古。
 
瑟連聽她從這個地方還是一片荒土的時候說起,看她一本接著一本的拿相簿給人看。在瑟連看來,這位老人家顯然很需要陪伴,而他很願意這麼作。
 
瑟連足足在她那裡待了三個多小時。在時間點跳來跳去的故事裡,知道了很多關於那個家的事。
 
老奶奶是看著優蘭長大的。
 
老奶奶還記得那一天,優蘭穿著高中制服,跑進廚房跟她說:「姨婆!我有喜歡的人了!」
 
那時候她兩頰飛紅,在屋子裡像隻蝴蝶似的打轉。老奶奶那時看她那樣子就覺得擔心,她這樣一頭熱的樣子總讓她覺得不安。
 
果然,幾天後她就聽說,優蘭喜歡的那個人當眾拒絕她,她當眾尖叫、哭鬧,最後被教官帶走。據說對方不喜歡主動的女孩子。
 
多年後老奶奶回頭想想,優蘭之所以開始改變,這是最初的開端。
 
幾年後,優蘭在沒有男友的情況下,遵照父母安排嫁給了那個家的老爺。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