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_那東西居然會再生!
 
 
 
 
 
這天晚上,璽克設在房間裡的法陣仍然在十二點大亮,然後熄滅。璽克把這當成土地汙染後的規律性擾動,不再熬夜觀察。
 
隔天,哈娜容光煥發的恢復上班,昨天疑似用公款作了全套塑身美容。她對璽克的薪水什麼也沒說。璽克估計是要等到發薪的時候才說。
 
璽克邊打雜,邊在心裡計算他到時該領多少錢,他要仔細檢查哈娜有沒有苛扣。
 
下午兩點左右,璽克正在工作室裡把一堆骨頭敲碎,準備磨粉。哈娜正在休息室裡看《螺旋尖塔之愛》的續集,她讀到在第一集的尾聲終於和捲軸公司董事長心意相通的女法師,誤飲了新角色——一間飛船公司的董事長——下了媚藥的果汁,被帶到飛船公司董事長專用的豪華飛船上,即將受到侵犯,而捲軸公司的董事長闖進對方辦公大樓,搶了一艘飛船追上去拯救她。飛船公司董事長和捲軸公司董事長間的大戰一觸即發!
 
這時候瓦魯敲門進來,說:「哈娜小姐,我要借用一下您的助理。」
 
哈娜趕緊把小說塞進靠墊底下。她想要抓起放在旁邊的法杖,裝作她在練習施法的樣子,卻誤抓了裝著雞尾酒的高腳杯,趕緊又放下。
 
「只是請他協助一些例行事務。」瓦魯站姿端正,手別背後,以專業級的撲克臉說。
 
「什麼事務?」哈娜睜大眼睛,微微嘟嘴,裝出親切的樣子說:「是不是若芙夫人的寶貝咪咪又不舒服了?還是小吉達需要占卜?我隨時都可以幫忙啊。」
 
瓦魯說:「不是夫人們有事,是女僕們需要幫忙。」
 
哈娜小姐的臉瞬間垮下,她倒回躺椅上,抽出小說繼續讀:「他在工作室裡。」
 
璽克已經聽到外面的對話了。他在他們說話時就把工具收拾好,骨頭跟粉分開裝起來。
 
瓦魯打開工作室的門,對璽克說:「跟我來。」
 
 
 
 
 
璽克跟著瓦魯走到僕人的休息區。跟著他往右邊的女僕休息區轉。巨大的「男性止步」標誌掛在門邊,璽克緊張的縮著脖子,瓦魯毫不在意的把門打開。
 
這個長方型的房間地上鋪著木頭地板,兩邊牆壁都是置物櫃。十多位女僕穿著裙長及踝的女僕裝束,靠邊站得歪歪斜斜的。他們早就知道有男人要過來,並沒有人在這裡換衣服。他們投給瓦魯信任的目光,然後用看待一塊發霉麵包的表情看璽克。
 
「是要我幫什麼忙?」璽克更加縮緊脖子說。
 
「你聽。」瓦魯說。
 
所有人都安靜下來,包括女僕們也是。然後,有個聲音在寂靜中慢慢變得明顯。
 
「啊——嗯——」非常微小的呻吟聲,人頭狄庫草的聲音!
 
璽克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這些人認為這件事是他搞出來的,他即將遭到私刑對待!他的手直接伸向放著祭刀的水壺袋,在他把刀拔出來之前,瓦魯清清喉嚨,說:「請你幫忙我們找出聲音的來源。」
 
所以沒有要處刑璽克?璽克的手慢慢又遠離了祭刀。
 
瓦魯繼續說:「上次在工作室裡見面的時候,我有聽過這個聲音。那時候你正在處理的那些——」瓦魯僵了一下,好不容易才找到適合的詞彙:「——頭,會發出類似這個的聲音。」
 
「你覺得有暗門——」璽克試探性的說。
 
「對。我認為是從暗門裡傳出來的。」瓦魯說:「我需要你幫忙把暗門找出來。」
 
「是可以幫你。可是這個地方我不方便搜索。」璽克說。他光是踏進來就已經感覺到巨大的壓力了,更別提還要把這個地方翻上一遍。
 
之前把璽克抓去打扮成侍者的雙馬尾女僕也在場,她說:「我會在旁邊看著你。只要你不要有可疑的行為,我也不會刁難你,只管找就對了。」
 
「好吧。」璽克嘆了口氣。看他們非常堅持的樣子,璽克要是拒絕,被動私刑的可能性也不低。雖然「可疑的行為」的定義也很可疑,不過這個忙璽克是非幫不可了。
 
瓦魯做事周到,他拿了一雙白手套給璽克,以免有人覺得璽克碰過的東西就必須扔掉。
 
璽克戴上手套開始找暗門。
 
他問女僕聲音在哪裡最大,他們說到處聽起來都差不多。璽克沒辦法鎖定範圍,只好把可能的地方都翻開來找。他把每個櫃子都打開來,裡面的抽屜也都拉開來。還把頭伸進去聽聲音。女孩們的私人物品暴露在他面前。被他一件件的挪動。璽克要求自己必須以專業法師的態度進行這個工作,因此他碰觸那些東西時沒有絲毫情緒動搖。看待黑色小內褲的方式跟對一片烤過的葉子之類,單純的法術材料沒有兩樣。
 
璽克沒有注意到,但是他嚴肅的態度也改變了女僕看待他的方式,剛開始他們非常警戒,防範璽克趁他們不注意,偷拿他們的東西。但是璽克的樣子讓他們認知到璽克非常認真,慢慢的,他們看璽克的眼神也出現了幾分信賴。
 
花了將近兩小時的時間檢查,璽克總算在進門左側,從裡面往外數過來第四個櫃子,抽屜後面的空間,找到暗門的位置。他站起來,回頭看到地板上排滿了被他抽出來的抽屜,那些五顏六色的貼身衣物到現在才被他意識到,看得他眼花。
 
他對瓦魯說:「找到了,防護法術我也破解了,要拿出來嗎?」
 
「當然要。」
 
璽克再次蹲下,彎腰伸手到牆壁裡的洞穴,拿出三個長方形白鐵材質的小盒子,放在地板上。所有人都圍過來看。璽克先打開第一個小盒子,毫無阻隔的呻吟聲立刻傳出,璽克在一秒內把蓋子又蓋上。在這一瞬間他已經看到盒內的狀況了。那些曾經被他切到快成泥狀的球莖,竟然再生了!裡面現在有好幾塊黏在一起的破碎人臉,極其驚悚。
 
第二個盒子打開來,裡面有一個殘留著紫色藥劑的空瓶。璽克拿起瓶子,檢查瓶底和瓶口沾著的草藥渣。哈娜做事粗枝大葉,沒有把藥濾乾淨。璽克從那些渣渣判斷出這是什麼配方。
 
「媚藥,應該沒錯。」璽克說:「用剩的媚藥。哈娜做這個作什麼?」難不成是想上演螺旋尖塔之愛的經典場面嗎?
 
瓦魯的臉色鐵青,明顯因為這個發現而動搖。
 
璽克打開第三個盒子。裡面有放過藥草,不過現在是空的。璽克聞到熟悉的氣味,說:「這裡以前放過劣喉花。」那是他以前常用的毒草,他不可能認錯。因為是犯罪者常用的東西,璽克可以理解為什麼哈娜要把這項材料藏在暗門裡。璽克想了一下,又對瓦魯說:「你的清單上好像有。」
 
瓦魯趕緊拿出收據,他找了一陣子才確認,上面確實有劣喉花,進貨量還滿大的,現在卻一點也不剩。他猛吸了一口氣,眼睛睜大。
 
璽克兩腿開開的蹲著,看瓦魯驚慌的樣子。女僕們也交頭接耳,十分不安。璽克不清楚這些發現的意義,不過好像很嚴重。他問:「現在要怎麼辦?」
 
瓦魯說:「把東西放回去,恢復原狀。」
 
「連防護法術也是?」
 
「對。」
 
「這種事早點說嘛!」璽克哀嚎。早知道就不把防護法術破壞得那麼徹底了。他重設還沒辦法設得那麼破綻百出呢。希望哈娜不會發現她設的防護突然變完整了。
 
璽克擺出一張苦瓜臉,把東西放回去,他努力模擬哈娜可能會出現的法術失誤,但總是會因為他過去嚴格的自我訓練而不小心作出正確的手勢,重複嘗試了好幾次,才成功的施法失敗。
 
女僕們討論著:「哈娜到底是什麼時候把東西放進來的?這裡整天都有人在啊。」
 
「沒有整天,晚上我們就不在。夫人規定十一點以後不准出房間,那時候她要幹嘛都可以。」
 
「可是我們有鎖門啊。」
 
璽克插嘴說:「鎖對法師沒用。」
 
瓦魯說:「但是那是光明之杖認證的魔法鎖。」
 
璽克本來想說那也不行,但他想了一下,說:「只是擋哈娜的話,綽綽有餘了。」
 
在一陣沉默之後,瓦魯開口說:「大家解散吧。今天的事情不要說出去。大家要像平常一樣,不要露出馬腳了,好嗎?」
 
女僕們紛紛點頭。
 
「為什麼十一點以後就不能出房間?」璽克還蹲在地上,用手支著頭問。
 
「不知道。夫人的精神不太好。常常定一些很奇怪的規矩。」雙馬尾女僕說:「這只是其中一個而已。像是一樓那些蠟燭啊,也都是她要點的。她還不准我們碰,如果熄了,只有她可以點,也不讓我們代勞。」
 
另一個女僕說:「她每天晚上都會親自把蠟燭熄滅,早上再點起來。有時候我被廚師留下來幫忙,會在走廊上碰到她,那個樣子簡直像幽靈一樣。」
 
璽克明白,他看過。不過他碰到她的時候,她是在點蠟燭。距離要全部熄滅的時間應該也沒差多久了,她還堅持要點上。璽克想著:不知道那些蠟燭跟地底下的法術能量有沒有關係。
 
「謝謝你的協助,你可以回去工作了。」雙馬尾女僕滿臉笑容的,請璽克離開女性聖地。
 
璽克也回以微笑,起身離開。
 
 
 
 
 
跟小叭的屍體住同一個房間這麼多天了,璽克也習慣了這個無生命跡象室友的存在。能夠在每次進房間時反射性的阻止自己打招呼。
 
璽克非常不客氣的穿小叭的外套,蓋小叭的被子,拿小叭的筆作筆記,還吃了小叭未開封的零食。通通都沒有先跟小叭說一聲就拿了。
 
今天下班後,璽克更是得寸進尺的,將手伸向小叭擁有的法術道具。就像很多剛出學校的年輕法師那樣,小叭手上有很多華而不實的道具,但也有些簡單實用的款式。通常要離開學校五年以上,有足夠實務經驗以後,法師們才會慢慢篩選出真正必要的道具。
 
璽克還找到一兩樣不肖商人賣給他的裝飾品。最後他發現一件法師必備道具:正圓形鋼面鏡。
 
這種鏡子的材質雖然在生活中處處可見,但是打磨後作為鏡子使用時,有驅邪的力量。加上正圓形這種令法力流動更乾淨順暢的形狀,這個鏡子是相當優秀的法術投影介質,還能夠防備反投影法術的攻擊。
 
璽克拿著鏡子想了很久,反覆考慮。他打算進行一個不折不扣的犯罪行為。
 
關於哈娜如何進入女僕休息室的問題,璽克認為她可能是設了傳送門,直接跳過鎖上的門,直達內部。因此不必打開鎖。要確認這件事,他需要偷窺這個房子的各個地方。
 
璽克決定要做。他用雙手手掌抵著鏡子邊緣,用掌底推動鏡子旋轉,每轉一圈就用所尼語唸一次:「吾之眼,不見自身,見諸外象。」轉七圈後,鏡子裡不再映出他的樣子,而是直接透過他,映出他背後的房間景象。法術的初步準備完成了。
 
明天他要在屋內設幾個偷窺基點。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