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_打翻玩具箱
 
 
 
 
 
吉諾領著璽克直直往三樓去,璽克想到時間,以極為絕望的語氣開口懇求:「吉諾小姐,我吃飯的時間要到了。」廚房開放領餐時間有限,過了他就只能吃存糧了。
 
「下午有場宴會,我讓你以賓客身分出席,你可以吃個夠。」吉諾頭都沒回的答覆。
 
「成交。」璽克立刻回答。
 
這是璽克第二次上三樓,他還是感覺很不習慣。也許是因為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地方,竟然和他跟小叭的房間在同一棟房子裡。
 
吉諾帶璽克到優蘭夫人的房間門口。
 
璽克本來以為那裡不是門,而是一面裝飾牆,直到吉諾伸手去扳門把,璽克才驚覺那裡是門。
 
優蘭夫人的門上貼滿了蕾絲和假花,大叢大叢的把門板都給淹沒了。門把上也包著布和蕾絲作成的套子。門打開後,門後又是一個充滿假花的空間,還有一股甜膩的香水味飄出來。這個味道,璽克曾經從他在哈娜書架上拿到的惟一一本非小說《裙子的枷鎖》上聞到過。
 
房內每個東西都有強烈的造型。像是桌子的形狀是一束花,椅子的形狀是一隻蝸牛,床柱是拿著鈴蘭花的小精靈,櫃子上站著很多小松鼠小兔子之類的雕刻。如果只是在屋內放一兩個,這種裝飾還挺不錯的,可以讓房間活潑許多,但是這裡整個房間全部都是這種東西,每個家具都是某種生物的造型,家具上也都站滿了玩偶,桌面幾乎看不到,更別提要用來寫字或看書了。
 
這個房間看起來不會讓人覺得活潑,而像是打翻的玩具盒,既失控又讓人感到壓迫。
 
而優蘭夫人就是躺在滿地玩具中間,不願收拾的孩子。她躺在掛著粉紅紗帳的床上,粉紅紗帳上又掛滿了布作的小矮人玩偶。優蘭夫人穿著異國公主風格,有大量摺邊的睡衣。
 
遠多於所需人數的女僕圍繞著她。這些人璽克之前從沒見過。他們不是雙馬尾女僕那一派的,也不是瓦魯和吉諾需要人時會去找的對象,應該都是優蘭夫人自己一個人專用的僕人。他們都穿著高跟鞋,表情倨傲,讓璽克想到被主人放縱而亂吠人的狗。由於人數實在太多了,他們大部分人的任務就和桌上的玩偶一樣,只是個擺飾。
 
「母親大人,我把人帶來了。」吉諾對優蘭夫人說。
 
「啊,助理先生。」通常躺著的時候人不太會大口吸氣,但她卻大口吸氣到必須挺起上身的地步,再慢慢吐出,表現出非常情緒化的樣子。她抬起手到璽克眼前,璽克愣了一下才發現她是要他親吻她的手背,璽克笨拙的照辦。
 
之前璽克見到優蘭夫人的時候,場面都非常戲劇化,這是璽克第一次看到處於日常生活中的優蘭夫人。璽克發現,優蘭夫人是一個平時就活在戲劇中的人。她看著璽克的目光不像是看著眼前的人,而像是看著某個非常遙遠的地方,也許她是看著她寫在天邊的劇本。
 
「唉,我有點不舒服,你可以幫我看看嗎?我聽說是你救了我的心肝兒。他們都說你作得很好。」優蘭夫人說。
 
吉諾看璽克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的樣子,在旁邊補充說:「我們的家庭醫師說你給姊姊的藥很正確。」
 
璽克點點頭。這是個能讓他感到高興的評價,但他還是不知道眼前該怎麼辦。他慢慢的拉下優蘭夫人的袖子,探她的脈搏,並隨時觀察她會不會突然給他一巴掌。
 
璽克的慢動作似乎逗樂了優蘭夫人,她露出微笑。
 
璽克一下子就找到原因了——又是毒物。優蘭夫人的腸胃整個垮了。這種情形讓璽克想到甜蕊草,攝取一點點就會造成這樣的後果。璽克常聽說有女人為了青春永駐而亂喝魔藥,結果把自己變成一具永遠不會隨時間改變的木乃伊,對生前的美貌卻沒什麼幫助。
 
璽克打開藥材包,開始配藥。在他忙碌的時候,優蘭夫人用虛無飄渺,好像自言自語般的聲音說:「謝謝你救了我的心肝兒。」
 
「不客氣。」璽克正在忙,頭都沒抬的說。那筆生意讓他賺進二十四枚銀幣,並且讓他愛上了瓦魯這個人,他永遠歡迎瓦魯來找他幫忙。不過對於優蘭夫人他有種感覺,在優蘭夫人的世界裡,應該沒有用了別人的東西就要以金錢回報,這種充滿銅臭味的概念。她應該會把璽克獻上的藥當成是給她的愛之獻禮,毫不心虛的免費使用。
 
優蘭夫人又繼續對著璽克自言自語:「自從我的小妖精離開以後,我的身體就越來越差了。喔,你說,我這是不是心碎的病?」她指著吉諾說:「都是這個小妖怪,她忌妒她美麗的姊姊,所以把她趕了出去。我的小心肝,妳現在在哪裡,是不是忍受著風雪的摧殘,靠著雪水充飢?」
 
突然,優蘭夫人對著吉諾大吼:「妳給我出去,我不要看到妳這個小妖怪!」
 
吉諾扁扁嘴,搖了搖頭,走出房間。
 
璽克有隱約察覺,利諾離開對吉諾來說有好處。這裡就只有他們兩個女兒可以當繼承人,利諾退出,所有家產就都是吉諾的了。她惟一一個還不如利諾的地方,就是要找一個好老公,而璽克並不認為這對吉諾來說很困難。雖然這件事對吉諾有利,但優蘭夫人說是「趕出去」未免太誇張了。吉諾不過是幫助利諾完成利諾的心願罷了。跟著瓦魯離開這裡,對利諾絕對有好處。璽克對雙贏的局面向來沒什麼意見。
 
「喔——沒有我的照顧,她會一直病弱下去,沒有我,在這樣的風雪中——」優蘭夫人不斷哀嘆著。
 
璽克皺起眉頭。別的男人不知道,瓦魯是絕對不可能讓利諾餐風露宿的。
 
「為什麼她會中這樣的計謀,跟著男人離開我?非要男人不可嗎?我該怎麼作才能救她回來?」優蘭夫人竟然哽咽起來了。
 
璽克真的很想告訴她,離開對利諾來說才是好的,但他知道自己還是閉嘴比較好。
 
藥弄好了。璽克把藥丸包在紙裡交給女僕:「每兩小時配白開水吃一顆。費用要——」
 
「謝謝你。」女僕露出可以用來製作面具的標準笑容說。
 
「費用——」
 
「謝謝你。」
 
「材料費——」璽克再試一次,配藥的人工和他長期努力累積的學識不收錢,至少材料成本給他吧。
 
女僕露出無敵笑容說:「非常感謝您對夫人的關心,有您如此熱心的幫忙,夫人一定會好起來的。」
 
璽克心裡閃過無數髒話,他坐到床旁邊的椅子上,握起優蘭夫人的手說:「夫人,請您千萬要保重玉體。」
 
「謝謝你的關心,可惜我沒有力氣坐起來答謝你。」優蘭夫人有氣無力的回答。從璽克進來之後,她就顯得越來越虛弱,現在更是顯得快要死了一樣。璽克很清楚她的病況離死還遠得很。
 
「您是大家的太陽,在這樣冰冷的天氣裡,只有您能溫暖大家的心。沒有您,大家都覺得家裡變陰暗了,彷彿墓穴一樣。啊,我這樣說會不會使您難過,我絕對不希望讓您有更重的負擔了,但我們都期待您能早日恢復健康。即使是在病中的您,給我的笑容也這麼的美麗,如果能夠看到健康的您,那一定會成為讓我的生命擁有光彩的記憶。」璽克用上他全部的演技,露出他所能辦到最誠摯的目光,努力把優蘭夫人想像成以前他在寒冷的夜裡露宿街頭時,允許他一起躲在橋下,還跟他靠在一起取暖的大恩狗。
 
「你真是太貼心了。真是個好孩子。」優蘭夫人喚來一個女僕:「把我的胸針拿來。」女僕拿來的那個胸針是銀製台座,上面鑲著七顆綠豆大的寶石。她把胸針塞到璽克手中說:「這個給你。當你看著它的時候,請當成我在你身邊,別為我不能親自現身而憂傷。」
 
「真是太感謝您了,夫人。」璽克親了一下胸針,把它珍而重之的放進靠近心臟的口袋裡:「每當我看到它,我沉沒在黑暗裡的心就能得到安慰。現在請您容許我告退。我的職責箝制著我,使我不能永久的留在這裡。」
 
「希望你不會因此心碎。」優蘭夫人說。
 
璽克很想說「絕對不會」,但他說出來的是:「一定會的,但這是我必須承受的傷痛。再會了,夫人。希望下次能夠在陽光下看到您的笑容。」
 
然後璽克三步一回頭的走出房間,關門。吉諾出去以後一直站在房門邊,她現在皺著眉頭對璽克說:「辛苦你了。」
 
「是啊。」璽克也沒反駁。
 
「這個給你當醫藥費,她沒給錢吧?」吉諾塞了一枚金幣給璽克,璽克當然是收下不找零。
看璽克的表情怪怪的,吉諾問:「夠嗎?不夠我再補給你。」
 
「夠,很夠了!」璽克把金幣塞進包包裡,忙著點頭。他總不能說他用別的方法已經討到醫藥費了。
 
「那好,沒你的事了。」吉諾點點頭,然後又開門進了優蘭夫人的房間。
 
璽克立刻聽到優蘭夫人的尖叫聲穿透門板,傳了出來:「妳逼走了我的心肝兒,妳還想對我作什麼?妳怎麼能阻止我去見我的小妖精?妳竟敢隱藏她的下落,妳是不是把她拘禁在哪裡虐待她?」
 
這不關璽克的事。璽克把胸針拿出來,仔細觀看確定是真品,再收好,然後下樓。
 
盡心盡力的配藥結果虧本,說幾句好聽的話就賺到了這東西。璽克開始有點明白,為何有些人會拋棄累積肚裡墨水的枯燥工作,跑去累積前科了。
 
 
 
 
 
璽克走到一樓,發現累積前科的人就在樓下堵他。
 
哈娜怒氣沖沖的,眼睛瞪大而眉毛下壓,那副表情好像璽克把髒水潑在她臉上,又用手指指著她嘲笑一樣。讓璽克聯想到爭寵的女人找第三者麻煩時,大概就是這個表情。哈娜說:「你跟夫人說了些什麼?」
 
「什麼也沒有。」璽克覺得自己越來越受不了哈娜了:「以後妳給她喝任何東西以前,記得先查毒草大典,看會不會喝死人!」
 
「什麼?這——我的藥絕對安全無虞——」哈娜氣到頭上的尖塔都開始搖晃,這現象璽克還是第一次看到。看來被警察局長約談對她造成很大的創傷。
 
「你今天一定要叫小叭來上工!」哈娜用塗上閃亮指甲油和黏著水鑽的尖手指指著璽克:「你們兩個狼狽為奸,你們兩個躲在閣樓裡,誰知道你們在偷偷講些什麼話,計畫些什麼邪惡的行為,一定要把你們放在我看得到的地方——」
 
還共謀呢!璽克和小叭根本沒有說過話。璽克皺眉說:「他死很久了。」
 
「不要找藉口了!」哈娜歇斯底里的尖叫:「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好幾次躲在房間裡幾個小時不出來!你們每天到底在房間裡商量什麼?」
 
璽克不出來是因為被小叭的書吸住了。璽克說:「我們每天都沒交談。既然妳那麼在意,就自己去房間看看啊,妳不是有鑰匙嗎?」
 
「我要你親口承認自己作的事,你這個——」哈娜越罵越難聽,引來路過的人側目。
 
璽克用力的抓抓頭髮。這個動作沒有把頭髮弄整齊,反而抓得更亂了。他抬起頭,對著哈娜吼道:「好,我承認!我跟小叭在房間裡煉藥!那是超級好用的美容藥,是古代大法師秘傳的超級配方,只要我們完成了,全世界的女人都不必再抹保養品,只要喝了那個就能青春永駐!只要用過它,妳那些每天跟皺紋奮戰的客戶再也不會在妳身上花半毛錢!」
 
「果然是這樣!你們這些可惡的——」哈娜繼續罵出一連串難聽的字眼,然後對璽克下令:「現在就帶我過去!立刻!」
 
「樂意之至!」璽克咬牙對哈娜笑。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