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_偏狹
 
 
 
 
 
「璽克,啊,璽克。」禮帽男刻意把聲音壓低,但他的聲音本來就是男性的音域了,再壓低顯得很不自然。他用一種明知故問,逼對方承認罪行般的語氣說:「你來這裡作什麼?」
 
「專程來找妳麻煩的,『夫人』。」璽克刻意強調最後兩個字。
 
「你必須稱呼我為『老爺』!」禮帽男怒吼。男人怒吼時通常是丹田用力,女人多半是喉嚨用力。他現在是喉嚨用力:「我不是那個醜陋的肥肉塊!」
 
「妳並不胖啊。」璽克皺眉說。他是真心的。優蘭夫人還是女性時身材非常好,男人移不開眼,女人艷羨不已。一對豪乳更是讓那些花錢隆乳的女人忌妒。
 
「噁心透了,那種東西居然長在我身上,那根本不該發生的。」禮帽男喃喃唸著,他左右踱步,用憤怒的語氣說:「可是,這種日子今天就會結束了。今天,就是我重生的日子!」
 
「不可能,不——可能。」璽克一手舉起,呈手刀狀,側邊朝外在脖子的高度附近左右擺動,作出輕蔑的否決手勢:「這個法術不可能成功。光看你們工作室就知道,基本管理工作作得這麼差,連傷藥都弄不好。這裡不可能進行任何需要精密計算的法術。你們要進行的還是精密法術中的精密法術。再來,就算你們奇蹟發生真的成功好了,警察都盯上妳了,妳還想有什麼新的人生?只是從女子監獄改關到男子監獄罷了。妳的某些罪行在男子監獄裡是會被圍毆的,不會有好日子過。」
 
「我不會被抓的。」禮帽男暴吼一聲,然後目光又開始飄遠:「我會離開這裡,帶著我的小妖精一起,我會給她一場最美麗的婚禮,她會穿上純潔的白紗,象徵她把無暇的純潔獻給我。我會呵護她,命令她,我不會像那些男人那樣對待女人,她會樂於服從和服侍我,從中得到相應的獎勵,並且體認到我是惟一一個不會讓她痛苦的主人。」禮帽男的聲音一下子粗啞起來:「只要我今天克服這惟一的障礙!」
 
不管璽克怎麼聽,她都只是想把自己受過的傷害加諸在利諾身上罷了。璽克說:「妳想搶我朋友的老婆,這我不能允許。」利諾是瓦魯的老婆,這是大家,包括最重要的利諾在內都同意的事。
 
「誰都不能阻止我,那本來就是我的!」禮帽男揮舞著拳頭,歇斯底里的大吼。
 
與此同時,怪物像是回應他的憤怒一般,張開血盆大口撲向璽克。牠嘴裡的尖牙一下子伸長數倍,沾染著血絲的黃牙對著璽克,突出口腔之外,並噴出濃烈的惡臭。
 
璽克早知道這隻怪物遲早會動手,已經有準備了。他把鴿子的翅膀骨頭扔出去,手握祭刀唸出咒語的最後一段。骨頭變成三顆直徑六十公分的實心鐵球,狠狠砸中怪物的臉、手和下體,撞擊一秒後消失。怪物的下體毛髮裡並沒有看到外生殖器,所以璽克以為砸那邊的鐵球不會有什麼影響。那只是他習慣攻擊的人體要害之一罷了。怪物被砸得往後飛,還在地上滾了兩圈,把法陣都弄糊了。不過那個法陣本來就畫得亂七八糟,璽克不覺得法陣再糊一點會有什麼差別。怪物很快就爬起來,看來沒受什麼傷害。
 
但是禮帽男卻兩手放在下體處,慘叫著跪下,背也弓起,臉部扭曲。看樣子是感受到了女人無法體會的劇痛。
 
怪物呈圓形路線,繞著璽克四肢著地爬行。牠並沒有受傷,滿布血絲的雙眼緊盯著璽克的一舉一動。今天沒有撤退的選項了,要在這裡分出勝負。
 
 
 
 
 
「我從她一出生就看著她了。」禮帽男深深的吸氣,用力挺直身體站起來,但背還是有點弓,脖子也伸不直:「沒有人比我更了解她,我一直看著她,我知道她是純潔的。跟那些心甘情願服侍男人,還把男人隨手給予的一點小惠當成大恩的下賤女人不同!這世上到處都是骯髒的男女,但她是純潔的!
 
「為了守護她,我用盡一切手段,忍受著極大的痛苦,面對這個世界的邪惡。她應該跟和她一樣純淨的人結合,這樣才能保持她美好的心靈。如果她像其他髒女人一樣和男人結合,她就會被男人強迫成為一個骯髒的魁儡!只有具有男人權柄而有女人純潔的人才配得起她。非常遺憾的是,在這世上只有我才符合這個標準!
 
「然而那個可惡的小妖怪。那個打從還沒出世就寄生在我的心肝上的怪物。是她害我受了那麼多苦,我之所以會噁心,一直嘔吐,都是因為我的身體想要排除她,而她卻攀在我的小妖精身上,通過陰影來到這個世界!
 
「那個惡劣的東西根本不是女人,她是異類。她會穿著褲子騎馬,還跟男人打球!那是一個男人派來離間我們的怪物!」
 
璽克記得,那本講性別不平等問題的書,書名就叫《裙子的枷鎖》。取這個書名是因為早年在遙遠的異國,女人不能穿褲裝,只可以穿長裙,否則就會被視為淫蕩。女人可以穿褲裝、騎馬、打球,優蘭夫人應該要為吉諾的自由感到高興才對,但她的思想完全扭曲了,已經不在乎女人在現實中是什麼處境了。
 
禮帽男口不停的繼續說下去:「那個小妖怪對我的心肝如此純潔懷抱妒意,因為她自己是汙穢的生物。她竟然和一個卑劣的法師助理聯手,把我的小心肝趕出這間屋子,趕出我的羽翼下!那個小妖怪想要這棟屋子就給她,但是她居然傷害我的摯愛!就連她離開以後也不放過,一直壓迫我,不讓我打探小心肝的下落!
 
「這真是太可怕了,她落在我以外的男人手中,我沒有辦法跟著她、保護她!她會遭到蹂躪、被當成奴隸,她會過著生不如死的生活!這個世界上只有我能愛她,只有我會珍惜她,只有我!她的命運就是這麼可悲!
 
「我沒有選擇,都是汙穢的人逼我作的。這個世界上美好的事物如此稀有,用任何手段保護都是正當的!她值得一個更乾淨的世界!所以我才入侵那個渾帳的房間,那個讓人噁心的閣樓,強迫他喝下毒藥!為了保護美好的事物,我可以弄髒我的手!
 
「那是我重生必須的藥物,我知道那也可以毒死人。任何人看到那個樣子都會以為那是自殺,我是多麼的聰明優秀啊!渾帳就應該自殺,天底下的人都該去自殺,不該逼我們弄髒手!」禮帽男的聲音變得溫柔,他用氣音說話:「我無意間得知有這麼一塊美好的土地,這是抱持著夢想的人的城堡。我要那個奪走我童貞的男人在這裡蓋房子。為了讓他同意,我是如何屈辱的,違背我的心意去侍奉他,那種被迫聽別人命令的感覺,你們這些骯髒的生物是不可能明白萬分之一的!
 
「我讓他相信我正在變成他想要的那種卑微女人,我不要臉的奉承他,我讓自己更加骯髒,就為了保護純潔的妖精。他居然答應我可以負責設計房子格局,相信這樣會讓我『快樂』,這樣一個想用小惠收買別人靈魂的傢伙,他應該下地獄!
 
「啊,哈娜,妳是我一生中最真誠的邂逅,妳是惟一一個沒有企圖利用我的人!我忠實的盟友,妳來得正是時候。妳一定是上天為了幫助我而派來的天使。我們一起挖開這個地方,一起研究這個奇蹟之術。我們花了很多時間,這件事並不容易。神在給予人幸福之前都喜歡考驗人,是吧?我們還沒辦法讓我成為我應該成為的樣子,但是我們已經找到了暫時將我的汙穢和我純潔的本質分開來的方法。看啊,我這個樣子,這就是我應有的面貌。而那個怪物,就是男人在我身上栽培的罪惡!
 
「現在我們已經破解了最困難的一段。今天我就將永遠消滅我身上不是我的部分,成為完整而神聖的存在。要產生完整的男性藍圖,就需要完美的女性藍圖作為對照。我們已經準備好了!
「有了這個法術。我的小妖精就能得到一個真正愛她的男人,這就是女人最大的幸福。在這個男人的疼惜之下,我們都會幸福!她將聽從我、屬於我,再也不用奉承別的男人,永遠不會有我以外的男人入侵她!
 
「我,將會拯救她!」
 
璽克只能搖頭,沒空嗆他那些亂七八糟的邏輯和偏狹的觀點。他沿著牆壁後退,而怪物圍著他轉的圓逐漸收小,直到撲上來。一直在旁邊唱咒語的哈娜同時出手,朝璽克扔出一顆直徑達到一公尺的火球。璽克右滾翻躲開怪物,同時用一根鴿子骨頭造出護壁,擋下火球。火球撞上一堵薄薄的光牆,在半空中燃燒一陣後熄滅。
 
「咯咯咯咯咯咯!」哈娜發出雞叫一樣的笑聲,在原地跳躍:「活該!全都活該!你去死吧!」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