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完畢,休息一下後,璽克在小碴的指導下實作拆解垃圾。小碴看到璽克使用祭刀也沒什麼特別的反應,他似乎不介意,所以璽克就不藏了,大大方方拿出來用。
 
黃昏的時候小碴叫璽克收拾好工作區,兩個人一起去門口等垃圾車來。
 
小碴有教璽克一些第四焚化爐整體工作流程,這裡幾乎什麼東西都是自動化的,倒垃圾也是。按理來說只要垃圾車司機知道佇坑的門在哪裡就好了,不需要他們幫忙才對。
 
小碴沒有解釋,而璽克才走到大廳就明白了。
 
外面傳來一陣又一陣嘶吼聲,喊著:「第四焚化爐立刻遷爐!政府食言而肥!」
 
小碴推開紙箱大門。門外那片沒有草的草皮上站了上百人,男女老少還有狗狗。他們頭上都綁著白布條,用紅墨水寫著「政府失信於民」的字樣。手裡拿著紙板,上面是一個有雙下巴的肥胖男子照片,用紅墨水畫了個大叉叉。他們穿著輕便,甚至有人穿著拖鞋,而且都沒帶水壺。從這兩點看來,他們應該是本地居民就近過來。
 
小碴走出大門,璽克縮著脖子跟在他後面。那一百多人把充滿敵意的目光投到他們身上。
 
垃圾處理設施通常都會受到當地居民厭惡。基於文明社會分工合作的原則,每個人都想把這個工作分給別人。這地方的人不幸分到「和焚化爐當鄰居」,只好來門前抗議。
 
「那是誰?」璽克指著肥男照片問。
 
「這裡的主管。」小碴皺起眉頭:「差不多半年沒看到他了。」
 
「他還在領薪水嗎?」
 
「嗯。」
 
說時遲那時快,璽克咬牙抓住其中一張肥男照片,搶了過來。拿著那張紙板的女性以為璽克生氣了,嚇得肩膀都縮了起來,可是璽克搶過照片之後,只是把照片扔到地上用腳踩,完全不理她。抗議民眾看了全都愣在那裡。
 
璽克怒罵:「死肥貓!」這個不工作的薪水小偷!
 
「你站哪一邊的啊?」小碴驚訝的把手放在璽克肩膀上問。
 
「我站在公平正義那一邊。」璽克堅定的回答,腳跟在肥貓主管臉上轉啊轉。
 
正當民眾疑惑著,不曉得該不該把璽克當成自己人的時候,在人群中有個婦女以領袖之姿站了出來。
 
她大約五十出頭,身材微胖,燙了一頭很捲卻沒有蓬鬆感的頭髮,使她看起來像是一頭五年沒剪毛的綿羊。燙髮劑和美髮師的技術應該都大有問題,她的頭髮看起來焦炭化了,好像只要碰一下就會粉碎。她的臉上滿是笑紋,但是現在一點笑意都沒有,惡狠狠的瞪著兩個第四焚化爐員工。璽克注意到她提袋裡插著一瓶水,腳上也穿著好走的鞋子。
 
笑紋女士的一隻手握拳靠著胸口,兩手手臂夾緊,收下巴瞪著璽克。這個姿勢通常是女性碰到男性無禮冒犯時的防衛動作。她的肢體語言暗示她正在拒絕男性亂來。作為現場最靠近她,而且絕對沒有在亂來的男性,璽克本能的後退一步以免被入罪。
 
「不要再裝了!」笑紋女士尖聲說。這個聲音聽起來像是她正在譴責男性把手放在不該放的地方。璽克很肯定自己沾都沒沾到她一下。於是他又後退第二步,為了自保拉開安全距離。
 
笑紋女士用一種自己正遭受無法抵抗之身心傷害的姿態說:「你以為只要這樣作作樣子,我們就會聽你們的嗎?」
 
璽克兩手一攤:「老實說,我才不在乎你們會怎麼反應。」
 
小碴用手肘頂了一下璽克。
 
笑紋女士尖叫:「還在口是心非!裝也沒用,我知道你們都是聽他的話在做事!」
 
璽克用食指指著腳下的第四焚化爐主管照片,問小碴:「他有說話過?」
 
「半年沒說了。」小碴扁嘴說。
 
「我從來沒有聽過他說話!」璽克手叉胸口,挺胸說。
 
「你才不是真心想踩他!」
 
「我非常認真的告訴妳我真的很想要踩他最好這一腳可以踩在他本人頭上只是我不知道他家在哪裡不然我就拿……」璽克維持打直背的姿勢,一口氣不中斷的說下去。
 
小碴終於聽不下去了,兩手抓住璽克肩膀,把他挪到自己後面去:「好了,夠了,新人閃一邊去。」小碴往前站了一大步,逼近笑紋女士。現在他和笑紋女士之間的距離近到他只要手叉胸前,就很可能會碰到笑紋女士的胸部。然而,小碴這樣失禮的逼近笑紋女士,她反而露出靦腆的笑容,自己後退半步。她的姿態看起來就像是小碴獻給她一束花,她是為了收下那束花,剛剛才不得已短暫靠近小碴。
 
對方拉開距離後,小碴抬起左手,抖開袖子,露出一只腕錶。璽克看了相當驚訝。腕錶這東西非常昂貴,不只璽克買不起,他想踩的肥貓也買不起。
 
小碴看了一下錶,放下左手,改抬起右手。他的右手握著一個圓盤,他按了一下上面有紅色方塊圖示的按鈕,用唸稿般平穩清晰的聲音說:「現在時間十六點五十四分,地點是第四焚化爐正門前。」那個圓盤是錄音機!
 
「卑鄙小人!」笑紋女士尖叫。
 
小碴用冰冷的語調說:「芳芙諾女士,現在正在錄音,請注意您的遣詞用字。這裡是公開場所,『卑鄙小人』毫無疑問具有污辱性,此為公然侮辱罪,我們保留提告的權利。」
 
所謂「保留提告的權利」,白話點說就是:雖然我現在沒有要告你,不過要是你又作了什麼讓我不爽的事情,或是我突然覺得不爽了起來,我就會拿這件事把你告上法院,根據錄音證據向你要一大筆賠償金。這是一句經過專業用語掩飾,效果不折不扣卻又不會觸犯「恐嚇罪」的威脅行為。
 
小碴舉高錄音機讓所有人都看到,繼續說:「根據法術專用焚化爐管理法規第三十四條,非工作人員不可侵入作業區域,若有妨礙業務行為可予驅離。不得持有危險物品進入園區範圍,如超過一公尺長之金屬製物……根據法術專用焚化爐區域管理細則第三十條第六項,參觀活動需於一個月前申請,如未申請則不可跨越禁止區域。禁制線為黃色,寬度為……」
 
小碴一口氣說出七、八條法規,裡面滿是法律術語、艱澀字跟拗口裝正經的贅字,跟一般日常口語簡直連文法都不一樣。璽克確定這地方根本沒幾個人聽得懂。
 
最後小碴終於說出重點:「……你們是非法集會,請立刻解散。」
 
抗議群眾緊張的彼此交談。其實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們有沒有違反這裡的法條,因為根本就聽不懂小碴在說什麼。只是小碴說了那麼多讓人聽不懂的話,暗示著他懂很多一般人不懂的東西,好像很厲害很不好惹的樣子。「會罰錢嗎?我家裡還要繳孩子的學費。」「萬一被抓去關怎麼辦啊?」民眾因為聽不懂小碴在說啥,自然也沒辦法反駁他,於是全都驚慌起來。士氣一下墜到谷底。
 
「政府答應過這裡只會使用十年!」芳芙諾女士的尖叫聲響起,設法振奮己方精神。
 
「定期檢查顯示焚化爐安全無虞,使用年限按規定延長。」小碴笑說。
 
璽克終於想起來他之前是在誰臉上看過小碴這種社交笑臉了。那是一個如非必要否則璽克不想看到他的人,一個堪稱官僚主義代表人物的配劍武夫——聖潔之盾皇家騎士團的瑟連.尼可.拉斐特。
 
「檢查的人也都是你們的人,哪能信任!」芳芙諾女士尖叫。
 
「他們都是該領域的專家。」小碴說:「再也沒有比他們更值得信賴的人了。」
 
璽克站在後面心想:然後那些專家身分也都是第四焚化爐開設者——光明之杖——認定的。
 
小碴眼周用力看著民眾說:「第四焚化爐負責大艾太羅地區的魔法垃圾處理工作,如果這個地方關閉,魔法垃圾無處可去,只會引起更多麻煩。第四焚化爐是維持你們環境整潔的必要之惡。」
 
芳芙諾用更尖更大的聲音喊叫:「那又怎樣!只要有焚化爐就好了啊,幹嘛不去別處蓋啊?」
 
戰況已經不是璽克能插手的了,於是璽克乾脆不管了,讓小碴去處理,他去旁邊散步。璽克拐過牆角,晃到大門左側去,發現這邊還有一個出入口。那是一扇巨大的垂直升降鋼板門,門上的髒話塗鴉數量可能比園區所有牆面上加總起來還要多。更奇怪的是門上有很多從內部朝外凸出的撞擊痕跡,整扇門上都是小小的尖刺狀突起,多到璽克還以為那是某種防盜措施。
 
垃圾車的笛聲從遠方傳來,慢慢變大,璽克轉頭看到五台垃圾車從省道開了過來。
 
小碴和芳芙諾女士還在吵架,聽見笛聲兩人同時轉頭。
 
芳芙諾女士大喊:「攔下那些車!」民眾聽了,紛紛放下紙牌,衝向省道準備用肉身擋車。
 
小碴大喊:「自殺意外險不會給付!」
 
民眾全都停下腳步,疑惑的交換眼神。
 
小碴的意思是說自己衝到車子前面給車撞是自殺行為,如果投保的是意外險的話,這樣不算意外,保險公司是不會給付的。璽克不知道那些人有幾個是因為小碴說的話才停下來的,可能大多數都是停下來思考小碴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就在雙方僵持之時,垃圾車悠悠哉哉的邊唱歌邊開上園區的水泥路。其中四台是常見的鮮黃色車體,往更後面的處理設施開了過去。剩下一台垃圾車是紅色的,它往璽克剛剛發現的鋼板門這裡開了過來。
 
璽克往旁邊閃。他盯著車子看,總覺得那台車在搖晃,車斗一直震動,還發出「洞、洞、洞」的沉重撞擊聲。垃圾車司機把車停在鋼板門前方地面的紅框裡,然後就打開車門,一面發抖一面快步逃走。鋼板門往上升起,紅色垃圾車自動駕駛進入黑暗中,鋼板門再慢慢放下。
 
「那裡面啊——就是佇坑啦——你拆解的那些垃圾呢,之前就是放在那——裡面。」樹精老人的聲音突然從璽克背後極近的地方傳來,嚇得璽克肩膀縮了一下。他夾緊肩膀轉身,看到樹精老人的背影在超過十公尺遠的地方,正一跛一跛的走開,轉彎進了大廳。璽克剛剛聽到的聲音,距離他應該不超過半公尺才對。
 
小碴和芳芙諾女士的爭執一直持續到太陽下山為止。因為群眾有的人要去接孩子,有的要回家吃晚餐,這才散去。
 
在最後一個人也離開之後,小碴手叉腰,弓著背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然後把到處遊蕩的璽克找回來,拎著他的領口帶去員工餐廳煮晚餐。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