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_據說沒有女王

 

 

 

 

今天剩下的時間璽克都在作法術研究。他躲在房間裡試驗各種不同法術結構受法術能量吞噬影響的情形。他弄得滿地都是雞骨頭,結論是全面失敗。魔器為了避免時間久了裡面的能量會流失,也為了隔絕外界法術能量影響,都有設層層隔離構造。這裡的能量吞噬連魔器裡的能量都能吸走了,一般法術根本無力抵抗。不管璽克嘗試幾次,不斷改良加固方法,都只能稍微延長法術持續時間,無法阻止法術崩潰。

 

接近九點的時候,樹精老人又來把璽克的門鎖了。璽克今天不急著去睡,他坐在門前地板上等騷靈開始鬧。

 

時間流逝,璽克把耳朵靠在門上,聽到外面有唱歌的聲音越來越近。那個聲音聽起來像是孩子隨意哼唱,不但沒有旋律可言,音準也亂七八糟。還常常猛然拔高或是中斷,跟「悅耳」絲毫沾不上邊。那首歌只有一句歌詞,一次又一次的重複。唱得含糊不清,璽克聽了很久才聽出那是什麼句子。

 

「無魂者的王國——出艾太羅!出艾太羅!出艾太羅!」

 

音量漸漸大到像是在開宴會。唱歌的傢伙越來越多,但曲調沒有統一,各唱各的,搭配一些可能來自於鍋碗瓢盆的敲擊聲伴奏,充分達到讓人不能睡的效果。

 

「吾輩的女王——」璽克聽到他們一直重複這句歌詞。

 

璽克大聲問:「誰是女王?」這個字眼讓他想到今天那個小偷。

 

外面的傢伙突然全部安靜下來。過了四秒,外面轟然響起回應,用之前那個亂七八糟的曲調,七嘴八舌的唱:

 

「沒有——女王!沒有!」

 

「被人聽到了——不要再歌頌女王了!」

 

「女王有危險!不可以——不要告訴他——」

 

璽克還真沒想到騷靈是這麼搞笑的靈體。

 

「沒有女王,你懂了吧?」一個相當耳熟的聲音,貼著門板的另一側,用高傲的語氣說。

 

璽克大喊:「你是那個掉進分類箱的傢伙!」

 

「我才沒有掉下去!那是我的策略,要你拆掉蓋子放女王出去!」

 

璽克有種碰到整群奈莫的感覺,這些傢伙腦中毒的情況似乎還要更嚴重。

 

「明明就有女王,你騙我!」璽克剛喊完這句話,就因為自己的用詞愣住。

 

他十歲以後就不再說這句話了。「你騙我」這種說法完全是不成熟的小鬼頭在用的。在大人的社會裡,騙人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在某些圈子裡甚至是社交活動的基礎。就算知道自己被騙了,就連對方是惡意為之的情況下,也不能直接用這句話指責對方。只能拐個彎子責備對方「缺乏誠信」,不然自己就會得到「天真浪漫、過度老實」的評價,而且每個人都會認為是因為被騙的一方太笨才會被騙。

 

璽克不禁懷疑,自己果真在不知不覺中吸入了過多廢氣,影響到他的心智了嗎?恐怕也是同樣的原因,導致奈莫變得口無遮攔。

 

外面的傢伙還是堅持自己前後矛盾的說法:「沒有女王!沒有!」

 

璽克本來只是隨口問問,卻發現還有廢氣在毒害他,一時怒從中起,他用力搥了一下門,大吼:「叫你們女王過來!」

 

「來了!」門的另一邊真的傳來一個甜美的女聲。就是之前和璽克隔著門對談的同一個聲音。

 

這下換璽克錯愕了。他愣了一下才說:「你們不要每天晚上都這樣吵,我要睡覺!」看來這個女聲就是女王的聲音。

 

女聲忽大忽小,說:「在出去以前,我們去不了別的地方。」

 

「那也該保持安靜!」璽克說:「還有,不准碰我的東西!」

 

「這是我們證明自己存在的方式。沒有靈魂的我們只能像這樣的確認自己和世界一起存在。」

 

「你們存不存在又不干我的事,我要睡覺!」

 

其他騷靈又開始唱歌了:「吾輩自虛無中創生,自被造物擷取立身之所在,無過去亦無未來,僅於當下永恆的族裔。」

 

女王的聲音說:「你難道不在乎被遺忘嗎?」

 

「什麼遺忘?」璽克皺眉。

 

「我感覺你跟我們很像。」

 

「啥?」璽克挑起一邊眉毛。他更聽不懂了。他可不會三更半夜的拿著鐵鍋和鏟子,跑到別人家門口敲敲打打。

 

「你的聲音對這個世界來說根本不存在,這個世界也不打算分給你一個立足之地。你如今的面貌是他們創造出來的,你承擔了這個世界製造的業報,因此受到汙染,因此被視作垃圾。如果你不去證明你的存在,你將會被掃除到世界之外,對那些創造出你的人來說,你既不曾誕生,也不曾消失,你將從未存在過。他們不會記住你,更不會為你的遭遇負責。」

 

璽克兩邊的眉毛都挑起來了:「先說,我完全沒有意思要別人為我的人生負責。」

 

「但那是他們應該作的。」

 

璽克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個女王跟他的想法有些不同之處。璽克當然同意製造垃圾的傢伙該為此負起責任,比方說支付焚化爐工作人員的薪水之類的。但是女王口中的負責似乎不是指這一類的事,而是指這樣一來,不管女王想對那些人作什麼事都可以。

 

這種沒有底限的「負責」讓璽克覺得不舒服。在璽克思考的時候,突然他感覺到有視線穿過鋼板門,碰觸到他。他本能的後退一步,拔出祭刀對著門板戒備。

 

女王的聲音傳來,這次她的語調平板,毫無起伏變化,音量也維持在固定的分貝,彷彿機器一般:「吾輩可以看見汝曾經歷之事,讀取汝身上不成型的殘留意識。」她一口氣不間斷的說下去:「被瘟疫毀滅的故鄉覺醒的死靈師之力進入黑夜教團踐踏同窗成為四首黑暗學院潰敗在荒野逃竄……地底神殿的背叛鎮壓黑夜王者幾乎被魔法院處死特赦進入法術補校……」

 

「夠了!」璽克大吼一聲,打斷女王的發言。那些經歷他記得一清二楚,不需要別人提醒。

 

「吾輩的痛苦,汝應該能夠感同身受。」女王的聲音又變得柔嫩:「你會落到現在這步田地都是別人造成的,你應該要讓他們負起責任啊?」

 

「以靈體來說你們太愛管閒事了。」璽克收起祭刀,搔搔脖子說:「不要再吵了。」

 

「吾輩沒有靈魂,故此直視真實。」

 

「你們很喜歡強調自己沒有靈魂喔?」璽克沒好氣的說。

 

「是的。那是我們與世間萬物最大的區別——我們是伊薇娜.莎頌的遺願。」

 

女王的聲音變小,逐漸遠離,敲擊樂隊跟著她離去。最後再也聽不到聲音。

 

璽克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走到床旁邊直接倒在床上。他沒有辦法換工作,換個房間總可以吧。他決定明天就動手。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