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_笑紋妖怪繁殖時





到了下午四點,再過一個小時每日垃圾車就要到門口了。


這時擬獅鷲獸的四肢、腦袋已經跟軀幹分開來了。裡面的結構暴露在外,纖維攤在地上,以十秒一次的頻率抽動。璽克在旁邊忙得團團轉,不停的抽出管線、拔下動力核心、戳爛法術標記、拆除共鳴道,怎麼弄都弄不完。常常才把一條線扯掉,就七、八條跟著一起跑出來。防護服不透氣,不方便穿脫,佇坑裡也沒有廁所。雖然這裡有強大的冷氣,兩個人經歷五個小時的拆解工作,還是進入一種又熱、又想上廁所、也超想洗個澡的不耐煩狀態中。

小碴把另外四個貨櫃也切開來,把擬獸魔器和貨櫃底座一起扔進隔間裡,啟動法陣出現防護網,然後宣布:「今天就到這裡,我們上去!」

「喔!」璽克歡呼,馬上站到聯結車車頭旁邊去等待。

「車子扔在這就好,那也是要拆的。」小碴說。他把盤狀控制器從面板上拔下來,面板就消失了。他調整控制器,出現一個較小的浮空板,把兩人送上去。

通道兩側有輸送帶可以站,他們站在上面通過七道門,途中把防護服給脫了,放進消毒機裡。

總算看到最外面那扇鋼板門了,璽克極度渴望呼吸新鮮空氣,然後火速衝去洗手間。

小碴把控制器塞進門旁邊的箱子裡,似乎是這樣就會自動歸還到外面的工具箱裡。他按鈕打開鋼板門,門慢慢的升了上去。

璽克搶先一步跨出去,但在他吸到新鮮空氣之前,就先被鎂光燈閃得猛眨眼。

熟悉的笑紋妖怪出現在極近的位置,用麥克風狠狠撞擊璽克的嘴!璽克的嘴唇被自己的門牙傷到,痛到摀著嘴後退,鎂光燈又閃個不停。

「攝影師,快拍啊,第四焚化爐的員工不敢面對群眾的質疑,他們害怕自己一張嘴就會說出不利於政府的真相,只好遮住自己的嘴!」笑紋妖怪轉身,面對後面扛著攝影機的同夥,尖聲怪叫。

「我才不是——」璽克發現這隻笑紋妖怪比他印象中要年輕一些,這人不是芳芙諾女士。他轉頭看四周,沒有草的草皮上站了比平常更多三倍的抗議群眾,他們今天特別早到。璽克找到芳芙諾女士了,她站在從佇坑回到大廳的必經之路上,對兩人露出具有強迫推銷意味的笑容。同時出現兩隻笑紋妖怪,讓璽克背脊發涼。

「這是我妹妹。」芳芙諾女士露出更大的笑容。璽克還寧可被她瞪。他很清楚這種人笑的時候準沒好事。

「妳現在是在把她介紹給我嗎?」璽克嘴角壓低說。

「注意你的用詞!再說我就告你性騷擾!」比較年輕的笑紋小姐得意的昂起頭,為自己達成完美的威脅而欣喜雀躍。璽克卻是怎麼也想不透,怎麼會有人在遭受性騷擾的時候是洋洋得意的。

小碴抓住璽克領口,把他拖到自己後面去,站上前對笑紋小姐說:「芳古諾小姐,您這麼忙碌的記者怎麼有空過來?您不是正在調查騎士團貪汙的事情嗎?」

「那件事已經結束了。」芳古諾小姐對於小碴知道她是誰這件事相當滿意,她撥了一下頭髮,彷彿想要散發出迷人的氣息,但是這幾天天氣潮濕,燙過的頭髮正處於難以整理的狀態,結果她的手卡在頭髮上,花了好幾秒才解開。

小碴滿臉堆笑的問:「這樣啊。可是我沒聽說有進入司法程序啊?怎麼結束的?」

芳古諾小姐的臉色一下變得很難看,低吼:「這個——不用你管!」

璽克摸摸嘴唇,覺得嘴裡有血味,他的嘴唇內側破皮了。璽克用袖子遮住一部分的臉,用舌頭尋找傷口位置。

芳古諾小姐看見璽克這個動作,眼睛頓時發亮,叫攝影機往璽克那裡拍:「各位觀眾,第四焚化爐的員工不敢讓我們看他的臉!因為他知道自己滿嘴謊話,是不能面對群眾、經不起公眾考驗的騙子!」

璽克知道這種情況說什麼都沒用,這些人在採訪以前早就決定好要有什麼樣的結論,根本不在乎採訪對象會有什麼表現。他咬咬牙轉身就走,和小碴兩人努力從人叢、麥克風和攝影機中間擠過去,朝大廳門口前進。

「回答人民的問題,為什麼政府堅持不把第四焚化爐遷移?是否人民的命不是命?是不是政府認為人民只要乖乖的接受毒害就好,不需要聽他們的聲音?」芳古諾小姐追上來,繼續拿麥克風戳璽克的臉。

「我要去廁所!」璽克瞪她一眼。他已經連續工作五個小時,都沒有上廁所了!

「真是太傲慢了!第四焚化爐的代表認為民眾的性命比不上廁所。就因為他要上廁所這種理由,無視於民眾的請求。這充分的顯示出政府是如何狂妄自大,把民眾都當成垃圾!」芳古諾小姐對自己的雙關語感到得意,語尾興奮的上揚,像是在等待讚美。

璽克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成第四焚化爐的代表了。他和小碴低著頭繼續往前走。芳古諾小姐現在已經懶得用麥克風戳人來製造「我說的話其實不是我說的」的假像了,她自顧自的面對鏡頭,開始進行單人演說:「第四焚化爐的員工一直以來都用這樣傲慢的態度面對民眾,現在面對鏡頭、面對這個社會公平正義的力量,在社會監督面前,他們連頭都不敢抬起來!他們明知自己一直以來都在作錯誤的事,卻昧著良心協助政府,我在此懇求他們面對自己、面對社會、承認自己的錯!」

她轉頭看了璽克一眼,璽克不知道她想幹嘛,只能看回去。芳古諾小姐在一秒之內,在任何口才便給的人都不可能來得及提出辯解的時間內,就轉回去面對鏡頭說:「他們一句話都不敢說!他們堅持民眾不過是垃圾!」

這時在群眾中有一名年輕小姐開口說話。她就是之前紙板被璽克搶去扔在地上踩的那個人,她說話的聲音帶著怯意,顯然不像兩個笑紋妖怪那麼習慣發言。她說:「我、我覺得他們是真的想要去廁所,妳看他們腿都夾緊了。」

芳芙諾女士馬上用手肘用力一撞那位小姐,力量大到她都往旁邊站了一步,摸著自己被頂的肋骨,好像很痛。收到這樣的警告,她含著眼淚閉嘴了。

「看!這些人的肢體動作多麼猥瑣!沒錯!這就是他們昧著良心作事的證明!對!內心的醜惡表現在外表上了!」芳古諾小姐一面說一面不停的點頭自我贊同。

璽克距離大門只差幾步之遙了,他再過個十秒左右就可以擺脫這群人,回到安全的室內。這時有一台鋼鐵外殼的馬車,由同樣穿著鎧甲的戰馬拉著,停在靠近省道的無草草皮上。

璽克認得那種馬車。看到這種馬車就快逃曾經是他人生中一大要務。雖然他現在已經沒有逃的必要了,身為前邪惡法師的本能還是一看到就想逃。

小碴也注意到那台馬車,而他的反應是停下腳步,他似乎認為逃也沒有用。這導致璽克基於義氣,想逃也沒有辦法。

馬車車門打開,下來一個穿著全套緊身騎士服,腰配禮儀劍的金髮男子。他胸前佩有一枚盾型玫瑰圖案徽章,這身裝扮突顯出他結實的肌肉、寬闊的肩膀,看起來非常威武可靠。他和也穿著騎士服的馬車駕駛說了幾句話,馬車就離開了。

這個人名為瑟連。是聖潔之盾皇家騎士團的成員。在璽克還是個邪惡法師的時候,他曾經追殺過璽克,也曾經聯手戰鬥,雖然現在璽克已經是個良民了,這份孽緣還是殘留著一點想宰掉對方那時的氣氛。

璽克眼睜睜的看著瑟連走向芳芙諾女士,向對方恭敬的致意。

騎士團明明就是負責保護一般民眾的,怎麼璽克總覺得瑟連老是在找他這個平民麻煩!

「你總算來啦。」芳古諾小姐在旁邊冷眼看著,不像其他民眾那樣對瑟連露出敬意。她說話的用字很尊重,但語氣很惡劣:「尊貴的騎士大人,請您為我們主持公道。」

瑟連轉向璽克和小碴,露出親切燦爛,顯然是某種惡兆的笑臉,說:「我是皇家騎士團聖潔之盾的瑟連.尼可.拉斐特。你好,薩耶弗農先生、崔格先生。」

崔格先生就是璽克,也就是說,小碴姓薩耶弗農,跟建造這個地方的大法師同姓。雖然璽克不知道瑟連為什麼會知道小碴的姓氏,不過這讓璽克更加認定小碴是幽靈。

在這個時代、以及這片土地一般民眾的習慣上,瑟連要表示對兩人的尊重,應該不需要用到喊姓氏這種會顯得過度莊重的作法,他這種過頭的禮貌只讓璽克一陣惡寒。

瑟連禮貌非常周到的向兩人點頭致意,小碴也回了句問候,接著就開始針鋒相對了。

「鄙人今天代表『皇家騎士團』對『第四焚化爐管理局』提出請求以及強烈抗議,貴單位應即行拆遷,不可遲滯。」瑟連用艱澀的語句說。他的意思就是:聖潔之盾要第四焚化爐滾出這個地方,而且是立刻!

「此事窒礙難行。現時此一垃圾處理設施,於大艾太羅地區之環境維護工程責任甚重,無可取代。若將此一設施驅逐,則經年累積之數千噸魔法廢棄物將無可監管,亦無處焚燒。若其露天堆置,則大艾太羅危矣!」把話說得很難懂本來就是小碴的專長。小碴同樣用艱澀的語句說:如果你要我們滾出去,我們就會在這個地方亂扔幾千噸沒人看管的暴動垃圾,到時候後果自行負責!

「我不管你們打算怎麼樣,總之我要去廁所了!」璽克放完話轉身就走,閃進大廳裡直直往廁所走去。小碴的橡膠鞋底和瑟連木頭鞋底敲擊地板的聲音從他背後傳來,兩個人跟著他走了進來,邊走還邊繼續艱澀的交談。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