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_決鬥




大門口的禿草皮上站了大約兩百人。小碴背對大門站著,而瑟連背對群眾和笑紋姊妹站著,兩人彼此對峙。


璽克小跑步到小碴旁邊,緊張的看著。

瑟連兩手叉腰說:「前此允諾鄉人十載拆遷,若此即應成彼所言!」

小碴手叉胸前說:「政令應時而立,何況適期已遠!」

璽克不過就是晚點到罷了,這兩個人的對談已經演化到不像這個時代的語言了。所有抗議人士都一臉茫然。

「食言而肥,此豈權重之士應為?」

「即以騎士之位,吾亦不受汝此等侮辱!」

璽克插嘴說:「大家都聽不懂了,可以說得簡單一點嗎?」

瑟連說:「我說的是事實,要我收回這句話,就跟我決鬥!」

璽克插嘴的時機太糟了。瑟連把決鬥宣言的白話版說了出來,抗議群眾頓時回神,歡呼起來。

瑟連大喊:「槍、劍、巨斧,武器隨你挑!」

「很好!我接受你的挑戰!」小碴壓眉瞪眼,往前跨了一步。璽克馬上抓住他的領口後面把他往後拉到大門附近,然後拉著小碴轉身,兩人背對群眾。

璽克用手臂勾住小碴的脖子,低聲說。「你腦子有問題啊?他是聖騎士耶!連我都不想跟他打,跟他單挑根本是找死!」

「我的腦子很正常,不用你擔心。我早就想宰了他了。」小碴每個字都用力吐氣,加強語氣。

「啊?」

「看到他我就有種同類相斥的感覺,你能理解嗎?那種眼前的傢伙跟自己形象重疊,就會想宰了他的感覺!」

璽克疑惑的搖頭:「我沒那麼容易遇到同類,不能理解。總之你去取消決鬥,法師打不過那傢伙!」

「我不是法師。」小碴眉頭皺起,突然說。

「啊?幽靈就更不能——」聖騎士專砍妖、魔、鬼、怪四大類存在以及璽克。

「我不是幽靈。」小碴定定的看著璽克,露出苦笑:「我不是那種東西。」

「總之你不是人吧?」

「連你也說我不是人?」小碴眼睛轉了一圈:「是滿多人說我不是人、沒心肝,但我沒想到連在這裡也會聽到這種說法。我什麼時候陷害過你了?不,還是別告訴我好了,我不想晚上因為良心不安失眠,還是你知道就好。」

璽克皺眉沉默了兩秒,說:「你到底是什麼?」

「如果你不是在問『人類是什麼樣的存在?』這種大哉問的話,我可以回答你:我的本科系是法律,從業是律師,不是法師。」

璽克再次沉默,這次過了五秒才開口:「可是你在第四焚化爐工作。」這裡是法師單位,工作人員按理來說都是法師。

「我找到法律漏洞了。」小碴眨眨眼,順帶提醒璽克他真正的專業是什麼。

「你穿著法師袍。」

「那是我爸的,他是法師。法師袍的款式向來不太變化。」不同於騎士服有法律規定不准非騎士穿著,法師袍只是一種象徵,跟醫師袍一樣可能被挪用到奇怪的地方。

璽克揉自己的臉,他的確沒看過小碴施法,不過!

「律師也打不過聖騎士啊!」璽克低吼。律師除了嘴以外,感覺上更沒戰鬥力,難不成要用六法全書砸死對方嗎?

「放心。我媽是騎士,我從小跟她決鬥到大。」小碴扳開璽克的手臂,轉身對瑟連宣布:「武器我選『分解工具組』!時間約定在一個小時後,就在這裡!」

說完,他拖著璽克回分解室去拿傢伙。璽克覺得小碴要是繼續這樣抓著他的領口拖他走,他的衣服總有一天會裂成兩半。





分解室是分解員的地盤,他們在這裡最自在。凶器都在手邊,沒有騷靈和鄉民,小碴一面哼歌一面給鍊鋸上油。

璽克整理他那一套工具,準備等一下給瑟連用。

決鬥是本國相當古老的民間傳統,還有無數種方言稱呼這種行為,從粗俗到高尚的用法都有。法律並不承認決鬥的正當性,決鬥中的傷亡依然要受到法律制裁,但男人決鬥往往一激動就不知道何時該停手,雖然決鬥者的共識是打到一方投降就夠了,鬧出人命的情況仍然時有所聞。

璽克實在很擔心小碴會被瑟連一刀兩斷,擔心到想在工具組上動手腳。但他又擔心小碴老爸是法師老媽是騎士,武藝如何他不清楚,萬一動了手腳變成瑟連被一刀兩斷,那也不妙。他想想還是多帶幾塊肉在場邊等,要是有人肚破腸流他可以馬上施法救治,雖然很浪費食材但也沒辦法。

他蹲在分類箱旁邊,重新疏通油壓剪的管線,分類箱裡的騷靈找他聊天:「你怎麼苦著一張臉啊?」

「如果你跟我一樣,住的地方要沒了,兩個認識的人還打算宰了對方,你看起來也不會快樂到哪去。」璽克邊說邊檢查螺絲。他平常就很重視整備,其實沒什麼好整理的。

「有個人可以阻止這件事,在這裡他辦得到。當然了,哎呀,我們是不會讓他阻止我們拆你家的,但是只是互宰那件事的話,他肯定能幫上忙。」

「誰?」璽克忍不住追問。他現在是病急亂投醫了。

「焚化爐之核,此地最初的守護者。」

璽克放下手中的油壓剪。小碴是人不是鬼,不會是焚化爐之核。怪頭小偷曾經幫著女王偷璽克的祭刀,是女王的魁儡,所以也不會是焚化爐之核。那誰才是焚化爐之核?誰是那個多出來的員工?

璽克想了一陣子,走出分解室,把門關好,然後對著空無一人的走廊輕聲問:「老先生,你在嗎?」

空氣中出現一點一點的閃光,像是微小的煙花。光點消失又出現,越來越頻繁,勾勒出一個人的剪影。光點密集到看不見後面的景色時,就聚在一起形成實體。樹精老人出現在璽克面前。這肯定不是傳送門的效果。

「你似乎明白了一些真相。」樹精老人朝璽克走了一步。他抖了一下還有部分是光點的袖子,把最後一點缺少的地方補上。現在他看起來完全就是個人類老人,除了很像樹精之外沒有任何可疑之處。

璽克低頭看著樹精老人說:「你是焚化爐之核。」

樹精老人抬起額頭上的大片皺紋,對璽克睜開滿是光點的眼睛:「對。我是這裡最初的成員。我是大法師查.拉古尼曼森.古里絲莫拉.梅吉克.薩耶弗農留下的精華。當年這個地方建好的時候,他年紀就已經很大了。他知道他沒有足夠的時間守護這個地方直到遷爐,所以把我留了下來。只是他沒料到,他比他預計的更長壽,而這個地方也運轉了比當初設計更長好久好久的時間。」樹精老人用下巴比了一下分解室的門,小碴人還在裡面忙碌。樹精老人說:「他的後人在多年後來到這裡,尋找爺爺生命的軌跡。」

璽克想到小碴和奈莫之前的表現,皺眉說:「我不覺得你有什麼好笑的地方。」

「多謝抬舉。」樹精老人咧嘴一笑,露出嘴裡的假牙。

「我的朋友打算決鬥,你能阻止他們嗎?」璽克問。

「我盡量試試。」樹精老人點頭說。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