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_早該知道不會有這種好事

 

 

 

 

 

芳芙諾女士跳下大木箱,讓其他人把大木箱搬到電視機旁邊,然後她又站了上去,對著人們大喊:「大家——看這裡!」她用一種介於嘆息和哭號中間,充滿煽動性的語氣說話:「政府說焚化爐至少可以再安全運作五年,那是卑劣的謊言!其實這裡面早就塞滿了凶暴的魔器,這是一座不安全的監獄,裡面的猛獸隨時會衝出來吞食我們的孩子!」她在這裡頓了一下,讓聽眾充分的感受恐懼,才繼續說:「我的妹妹芳古諾是一個充滿熱忱的優秀記者,她為了揭發政府的謊言,一直鍥而不捨的追查這件事!終於讓她找到了證據!」

 

小碴低聲說:「她鍥而不捨追的是騎士團吧。」

 

芳芙諾女士尖叫:「政府一直隱瞞的真相!」她打開電視機,上面正在播出新聞。這個電視台所屬的傳媒集團向來以鉅細靡遺報導性侵案犯案過程聞名,不久前還聲稱自己是獨家爆料,抹黑一所根本沒有理工科系的大學,說他們的理工學院院長貪汙。

 

化濃妝的主播用清晰的口齒重複芳芙諾女士的發言:「……本台獨家爆料……關於第四焚化爐……」最後她說:「記者現在人正在現場,請看即時畫面。」

 

璽克以為自己要上電視了,但電視上接著出現的不是抗議場面,只有一片黑,裡面有幾個光點。

 

璽克聽到妖怪記者的聲音。

 

「各位觀眾!這裡就是魔器的監獄,三十五年來政府瞞著人民,把危險的魔器藏在這裡,而這個地方距離我們的家園就只有幾十公尺的距離……」

 

璽克很肯定,第四焚化爐園區外緣跟最接近的無關建築,中間距離至少有幾百公尺。

 

電視傳出控制器轉動的聲音,佇坑內的燈亮了起來,照出一排排塞滿垃圾的隔間。芳古諾小姐故意在抵達圓柱型房間以後才開始連線報導,不讓觀眾知道中間有七扇嚴實的門。

 

畫面晃來晃去,芳古諾小姐沒有架腳架,自己拿著攝影機拍攝。她發現一隻因為方向定位系統出問題,所以一直撞欄杆的玩具狗,趕緊把鏡頭對準那裡說:「看啊,這個狗一直撞欄杆,顯示具有強烈的攻擊性。記者相當擔心,萬一牠逃出來的話,我們的孩子會怎樣呢?」

 

「她跟那隻狗的孩子嗎?我還真想看那是怎樣呢。」小碴冷笑說。

 

芳古諾小姐又發現那隻重複播放各種語言髒話的鸚鵡,把鏡頭對過去說:「這隻鸚鵡不停喊著要強暴人!」

 

她一面搭浮空板下降,一面搜尋可以被她以「超危險」形容的垃圾,但是她找到的每個垃圾危險性都像是一場鬧劇。禿草皮上的氣氛已經冷掉了,只有零落的叫好聲,大部份人和法師們都因為她牽強的說詞而目瞪口獃。

 

等她降到底層,她終於找到了理想的材料——鳥身女妖、蜘蛛精和噴火龍,三隻巨大、兇惡的擬獸魔器!

 

鳥身女妖的上半身是美豔的女人,就像很多裸體雕塑一樣,它有豐滿的乳房,但沒有作出乳頭,還巧妙的用羽毛蓋住。雖說是鳥身女妖,長相卻像是傳統故事裡的狐狸精臉,另外描了長長的眼線,途上紫色口紅。羽毛層層疊疊的取代頭髮。它的手變成了翅膀,腰瘦到裡面應該沒有內臟的程度,底下接著肥胖的鳥身。每根鳥爪都有三十公分長。它的羽毛大多都是鮮豔的藍色和紅色,紅色部分還塗上燃燒般的發光顏料,強烈的對比讓人感到不安。它對著鏡頭露出它惟一能有的表情——不懷好意的笑容。

 

蜘蛛精是一隻特大版的黑棕色毛蜘蛛。背上加上了表示危險的紅色血流斑紋。它的八顆眼睛作成了八個骷髏頭的造型,螫肢(牙齒)變成了好幾排閃亮的刀刃(其實很鈍)。腳上和身上的毒毛都沾著綠色螢光液偽裝毒液。

 

噴火龍的體型最大,看起來像是腿和脖子比較長的巨大鱷魚。它的肌肉作成了比較像人類,而誇張過的強壯樣子,再蓋上一層厚重閃亮的鱗片,很多部位特地設計成像鎧甲的模樣。因此它看起來就像是一隻蜥蜴鐵甲武士。它的嘴唇無法密合,好讓銳利的牙齒一直暴露在外。背上的蝙蝠翅膀上面有很多可以讓人以為它經歷過許多戰鬥,殺死過很多人類戰士的破洞。從牙縫裡一直冒出不嗆人的魔法黑煙。

 

這些展示用的假魔獸外表都作得很嚇人,跟自然界的魔獸長相差很多,除了真正看過這些魔獸的人之外,一般人看到這些假貨都會害怕。

 

這讓芳古諾小姐欣喜若狂。

 

她穿過魔法壁,鏡頭近距離拍攝這些擬獸魔器:「請看!政府瞞著我們把這些危險的東西放在這裡!這些魔獸是法師製造來作為戰爭用的武器,一隻就可以毀滅一座城市,卻隨便扔在這種地方!」

 

她說完才發現,這些她所謂「隨便扔」的東西,都受到重重強力法陣鎮壓,還加上專用的附魔鐵鍊綁住每個關節。鳥身女妖連脖子都不能轉,蜘蛛精最多只能讓八顆骷髏頭對準她喀喀喀的笑,噴火龍更是動也不動,就只能趴在那裡。她就算在他們身上睡午覺也不會有絲毫危險。

 

「這些東西都是隨便就可以解開了!」她趕緊補充說。為了證明這些東西真的一點也不安全,她要採取行動。她把攝影機放在地上,鏡頭拍到她穿著防護服的腳走過,走向那些擬獸魔器。因為放在地上的關係,擬獸魔器同樣只能拍到腳而已。

 

「小碴。」璽克淡然問:「你有教瑟連怎樣放開那些傢伙嗎?」

 

「拆完都要解開才能拿去燒啊。當然有。」小碴緊盯著電視。他能猜到璽克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問題。

 

「他們真的不會殺人吧?」

 

「功能都正常,不會殺人的。」

 

「會殺不是人的東西。」瑟連開口說。他面無表情的看著電視,好像不太關心那裡面在演什麼,卻也沒有半刻移開目光。臉上沒有平常隨時帶著的笑意。瑟連說:「原本都是用活雞演出,之前動物保護團體抗議,所以改用布偶。因為動物布偶演出效果不好,所以採用和人等大的人型布偶,比較可以刺激觀眾的想像力。這些擬獸魔器是舊型,辨識系統是以外型為主。生命跡象辨識系統太貴了,他們沒錢改裝。」瑟連偏著頭,伸手揉自己的後頸:「人穿上防護服,看起來就不像人了,還挺像布偶的。」說完他頓了一下,才補上最後一句:「這是她自己想到的主意,我有阻止過她喔。」

 

電視機傳出極為淒厲的尖叫。璽克已經有幾年時間沒聽過這種慘叫了。這是活人被慢慢玩弄至死時發出的叫聲,任何人第一次聽見這種聲音,都會作上好幾天噩夢。

 

電視畫面裡,鳥身女妖的爪子不斷抬起、又放下,爪子上染滿了紅色的液體,隨著它的動作濺到鏡頭上。蜘蛛精毛茸茸的腳也閃過畫面。

 

沒草的草皮上。法師們握緊了法杖。丈夫抱住妻兒,母親遮住孩子的眼睛和耳朵。所有人深陷恐懼之中,沒有人敢發出聲音。

 

連能言善道的芳芙諾女士也張著嘴,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慘叫聲持續了一分多鐘,突然停止。芳芙諾女士嘴唇顫抖著,對著電視輕聲問:「芳古諾?」

一團被蜘蛛絲包覆的東西甩向鏡頭,在白色半透明的蜘蛛絲後面,是芳古諾睜大雙眼,死不瞑目的頭顱。這顆頭顱狠狠的親吻鏡頭,在電視螢幕上瞪視觀眾。然後攝影機被撞得鏡頭朝天,從坑底一直拍到掛在頂部的巨爪。

 

鏡頭拍到噴火龍抓著隔間往上爬,一路抓壞鐵欄杆,撈裡面的魔器出來殺。佇坑的魔器總量太大了,它只能抓住一小部分,大部分都逃出牢籠,在坑裡亂飛亂爬,像是大群憤怒的蜜蜂。

 

電視台終於反應過來,切斷直播,畫面回到棚內。臉色蒼白的主播結結巴巴的唸出下一則新聞。

 

「哇,你馬上去買這個電視台的股票,保證賺!」奈莫面帶笑容對璽克說。

 

「血腥畫面,新聞局會開罰。」小碴咬牙說。

 

「挨罰的新聞才值錢!」奈莫聳聳肩:「罰越多、收視率越高!」這個傳媒集團早就習慣挨罰和挨告了,那根本就是他們的經營方針。

 

「魔器會不會逃出佇坑?」璽克問小碴。

 

「還不至於。屍體只能晚點再收了。」小碴按著自己的太陽穴。真是個大麻煩!鬧成這樣,就不是兩個第四焚化爐分解員能收拾的了。

 

「芳古諾!芳古諾!」芳芙諾女士抓著電視瘋狂搖晃,對著主播罵出一連串髒話,完全不管電視並沒有通訊功能:「妳這個……讓我看她!不要再播美食特報了,我才不要看妳這個……」

 

在芳芙諾女士忙著煽動大家看電視的期間,障壁的另一側,法師們已經插好魔法樁,準備疏通騷靈能量。

 

其他人看芳芙諾女士太激動了,就把電視電源拔掉,結果她用頭去撞電視,撞了幾下沒用,她又站上大木箱,用比之前更高昂的語氣,指著第四焚化爐大門大喊:「是他們殺了她!殺了他們!殺了他們!他們是故意把那些危險的東西放在那裡,謀殺我妹妹!他們也會殺死你們!快殺了他們!」

 

「院長再現啊!」奈莫興奮的原地跳步。莉絲娜站在旁邊,默默的抬起奈莫的手,咬了一口。

 

「哇!」奈莫喊痛。

 

莉絲娜眼睛看著芳芙諾女士:「小心點,女人很可怕!」她的眼睛裡閃著惡魔特有的嗜血紅光:「我最喜歡了。」

 

在芳芙諾女士的指揮下,混亂的抗議群眾再次將力量集結起來,衝撞障壁。法師們不得不動用最強力的反彈障壁,將群眾的撞擊力道反彈回去。這導致民眾因為自己的力量而往後跌倒,許多人因此受傷、流血,或是壓傷撞傷自己人,變得更加憤怒。

 

「衝破那個爛東西!」芳芙諾女士高聲尖叫。璽克真不明白她這樣一直大吼大叫,為什麼喉嚨不會受傷。

 

芳芙諾女士的手指指向了佇坑入口,群眾蜂擁而上。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是向來習慣用法術處理大東西的法師們無法想像的。

 

那些人只靠雙手,還有一些鐵杆、鏟子一類的東西,就把佇坑的鋼板門整個挖了下來,四周的牆壁全被他們鑿爛。連裡面的管線也被扯斷。他們又繼續攻入佇坑,雖然看不到,但後面的門大概也難逃類似的命運。

 

鋼板門上面,靠近屋頂的地方有個燈泡。璽克一直以為那個只是裝飾,因為它從來沒亮過,現在卻亮了起來。那個紅色的燈光看起來十分不祥。

 

「糟糕,負壓系統!」小碴看到那個燈亮了,馬上拿出防毒口罩戴上。

 

璽克不知道什麼是負壓系統,但他看到小碴的反應就知道,這表示佇坑裡的廢氣要衝出來了!

 

一股奇怪的味道蔓延開來。聞起來像是植物腐敗時濕濕黏黏的甜味,舌頭上則有鐵鏽的味道。

 

璽克一陣暈眩。他趕緊拿出手帕,用他裝在水壺裡的藥浸濕,然後綁在臉上遮住口鼻。他感覺到精神控制法術的波動在四周擴散游動,心靈毒素的濃度正在上升。以前因為太稀薄了,他搞不清楚廢氣的真面目,現在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廢氣就是黑心商人藏在商品裡的違禁法術,化為自由波動釋放出來的結果。各種效果不同的精神控制法術參雜在一起,形成心靈毒素,讓人神智昏茫。

 

抗議群眾首當其衝。他們的眼神漸漸變得和怪頭相似,筆直而無神,對疼痛也失去感覺。他們扛起鋼板門,任由手被鋼片割傷而毫無所覺,對著法師障壁猛衝!

 

障壁受到本身有附魔的鋼板門撞擊,應聲碎裂,恢復成法術能量四散,在草皮上捲起一陣狂風。塑膠袋滿天飛舞,同時,磚塊、石頭、棍棒藉由人手也飛了起來!

 

璽克拔腿朝大門內衝,把抗議群眾交給第一情報部的法師們應付。他一路往園區深處跑。在他背後,魔法樁被拔起、折斷,法師部隊遭遇抗議群眾,陷入混戰。偏偏他們是戰鬥部隊,不擅長鎮暴,他們常用的高殺傷性法術不可以用在一般民眾身上,束手無策只能挨打。

 

時間已過九點,垃圾騷靈準時開始活動,璽克看到他們跟每個碰到的活人大打出手。

 

第四焚化爐陷入暴亂!

創作者介紹

眾月鑑征途

笑獅拔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